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青梅欲为民:千面太傅我不嫁

正文第五十八章 澜宫(下)

[更新时间] 2017-11-13 21:57:13 [字数] 3241

萧乐然自小便知道,澜姨心里住着一个人,那人便是井锡的爹,但传闻总是杂乱的,即便是想知道也并不好问,因为那是大人的世界,晚辈若是一板一眼的去打听,那便是不孝不敬。#!?#~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二十岁那年,我在九燎的大殿里,听到那一群蛮人恭喜着九燎的大王,他们说我有喜了。那一刻我的心突然被刺得好痛,眼泪刷刷的便落了下来。九燎的大王以为我是喜极而泣,忙来抱着我一阵抚慰。而只有我自己知道,那一刻我欢喜着,也悲哀着。欢喜在于,我终于可以得到九燎大王的信任,那里应外合的任务已然离我越来越近了,我终于可以回家见到我的井尚了。可我也觉得很悲哀,悲哀什么呢?自然是我再也配不上他了。可我已然不想放弃,我想啊,我只要努力完成了任务,父王一定会答应我的任何要求,我便已然有机会留在井尚的身边了。”#!?#~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萧乐然伸手抚了抚陈澜皱着的眉,“澜姨——”#!?#~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没事,我没事。继续说——所以啊,我就揣着这股子想法,拼命的去魅惑着九燎王,搅乱他的后宫,再搅乱他的前朝,最后,我终于合着父王,里应外合地灭掉了九燎。而我,也亲手杀了自己的孩子。我也觉得我残忍,但比起井尚的嫌弃,我更愿意选择残忍。后来,我在回朝的途中,见过一次九燎王,他被关在大笼子里,轻轻说了一句,即便如此,我仍爱你。”#!?#~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他是真心的?”萧乐然好奇的问。#!?#~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我不知道,那时这句话甚至未曾对我造成任何影响。后来他死了,我也没有多少的难过,现在细想来,我当真是心狠手辣之人。说来,那时,我也没时间思考那么多,我只知道我的世界塌了,因为井尚在我离开的日子里已然成婚了。回了宫里,我曾有幸的见了一次井锡的母亲,当真是个极美的女子,我的心死了。我拿什么与她争?她端庄舒雅,可我却被九燎磨得渐渐野性十足。她冰清玉洁,而我却已然为妇为母;她面善心细,而我却心狠手辣……我这般的比较了许久,觉得自己已然是没什么希望了。但,上天真的很有意思,他让我心灰意冷,却又总是让我看到希望。那日,我自暴自弃地去了郊外的林子里骑马,心里百无聊赖,我想要把心中所有的愤怒全部交给了风儿,让他把我所有的痛都吹走。”#!?#~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那后来呢?”#!?#~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后来啊,马儿被绊了一下,我惊慌失措的飞了出去,就在这时,井尚又一次出现了,他一把接过我,在空中回旋了几圈,轻轻巧巧地落地了。我被他抱在怀里,嘴角不自觉的上扬。我没有问他为何在那,为何又正好能碰到我,因为那些于我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在,在我身边,在我身边对着我微笑。他与我行了礼便要送我回去,一路我都是甜蜜的,到了皇宫大门,我回头对他说,我想报答你。他回答我说,你无事便是最好。就在那一刻,我几乎认为他也爱上了我,所以,我开始义无反顾的想要嫁给她,哪怕是做妾我也不在意。”#!?#~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陈澜看着萧乐然睁大的眼睛,“咯咯”的笑了,“傻丫头,是不是觉得澜姨年轻的时候很疯狂?后面还有更疯狂的事呢。当天我去父王那处对他说,我已然找到了想要的,我要嫁给井尚。那一刻,父王看我的眼神很怪异,我不理解,但结果总算是好的,他答应我了。”#!?#~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可是,您后来……”#!?#~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对,正如你后来所知道的,我未曾如过井家的大门。那是,父皇觉得我嫁与井尚本就是屈尊了,可偏偏井家已然有了主母,我若是嫁过去便是妾了。我那是天真的不在意,可却不知道父王与我的想法却大不相同,他命了皇后召来了井锡的母亲,叙谈一番后,井锡的母亲便在我筹备婚礼之时,在生下井锡那日死了。外传的皆是因了难产,我也不过是为了她那红颜薄命而悲了几日。直到那日,我去父王那处请安,不巧听到了真相。”#!?#~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井锡母亲走的真相?”萧乐然不自觉的想起了小时候的井锡,因了少了母亲的爱,而在年少之时总有一股子莫名的忧伤之气。#!?#~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对,是关于她的真相。原来她不是难产而死,而是在党日入宫之时便应该死,只是因了井锡的关系,才多活了那些个日子。我当时心里难受极了,眼泪簌簌的便流了下来,我默默的走出廊子,一路去了井家,他那模样我永世都不会忘了,哪怕是现在与你说着,我的脑子里也满满的全是当时的画面。那日,我看见坐在门廊上的他,不似往日那般的意气风发,颓废不堪的抱着已然冰凉的女子。他抬头看着我,眼里清淡,没有恨也没有怒。我不由得向后退了退,那眼神实在可怕。他就一直这样看着我,最终我一句也未说便回去 ,我已然知道了答案,我以为我的噩梦过去了,我甚至以为他会是我生命中的那个人,到头来,我却成了他的噩梦,是不是讽刺。”#!?#~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所以后来您去退了这婚,独自搬到了澜宫。”#!?#~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是了,后面的事情你便也就知道了。”#!?#~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萧乐然抿了口茶水,这才终是明白了为何澜姨从前便总是格外偏袒井锡,知道井锡对她有意后也总是想着去撮合二人,原来那许多的爱,不过是因了愧。#!?#~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你若想知道些线索,也并非不可以。想来,你来这里便已然知道了这案子与井家的关系,所以,若你想知道什么,需与我承诺几件事。”#!?#~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您请说。”#!?#~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说来也简单,第一,不可伤了井尚。”#!?#~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好。”#!?#~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第二,无论未来如何,你要为我照顾好锡儿。”#!?#~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好。”#!?#~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你若想知道这玉麒麟的下落其实也简单,首先查查那小官背后的人是谁,在看看这个背后的人是否是当年掷子钱案的推动者或处决者,最后倒着查过来便也就明白了。还有一事,我需提醒你,若是查到最后,怕是还不如不查。”#!?#~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萧乐然听了这话,脑袋迅速的转了转便说道:“澜姨,我知道,这事与我家也脱不了干系。可即便如此,也不能让锦姨一家一百多条人命就此悄无声息的没了。”#!?#~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回去吧。”#!?#~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萧乐然拿着澜姨与她的荷包便福了福离开了。一路上她细细琢磨了琢磨,将荷包拽在手上,嘴巴抿得很紧。#!?#~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就在萧乐然去见澜姨的同一日里,便从宫里传出消息——翩若惊鸿姐妹双双得幸,因是出身较低,不过被封了个美人称号,但这些对于苏迟默来说已然足够了,对于翩若惊鸿二人来说也已然足够了。#!?#~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萧乐然回家之前,犹豫再三最终还是叫絮鸢将荷包与了井锡。萧乐然回府不过须臾,絮鸢便回来了。#!?#~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收了吗?”#!?#~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收了。”#!?#~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这下轮到萧乐然震惊了,“收了?”#!?#~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嗯。”#!?#~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那也好,你去叫以休查查,葛建红背后的人是谁——不对,应该说葛建红背后的人是不是我伯父。”#!?#~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是。”絮鸢低着头离开了,宜喧留下与萧乐然重又把了一次脉,见一切安好,便说道:“夫人,休息一会吧。”#!?#~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待到萧乐然一觉醒来,苏迟默已然 不知何时坐在了屋子里,他安安静静地看着书,萧乐然看着他的侧脸,觉得很是满足。苏迟默听她有了动静,便放下书笑了笑,“当真是把夫人累的紧了。”#!?#~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也无事。以休查到了吗,是的吗?”#!?#~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是。”#!?#~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萧乐然惨淡一笑道:“那我似乎也不该觉得对不起谁了。父亲本就对伯父有间隙,我说那日怎么会听了他的话去你家催促你们赶紧走,想来也是因了这玉麒麟吧——见物如见人。”#!?#~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苏迟默点点头,“即便我们知道了这许多,却仍少了证据,眼下我们还需将萧世安与葛建红联系起来,二人藏的隐蔽,且在朝廷里,许多时候还是假装唱着黑白脸。现下时间紧迫,若是无甚办法便只能引他自己说出来,或被我们抓个现行了。”#!?#~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苏迟默低头与絮鸢说道一二,絮鸢便转身走了出去。当夜里,葛建红家的偏院便被火烧了,恰巧挂着一阵子的西风,那风一路不知是燃着什么,竟然一路烧到了许久不用的官炮房废址,大半夜的,炸的半个都城都摇了一摇。第二日京兆尹便匆匆去了那私宅,一查原是葛建红的儿子——葛笙——在外藏着的小妾所居,这私宅处,小妾受伤,私宅忙做一团。这主宅,一石激起千层浪,葛笙的大夫人便炸开了锅,一路哭回了娘家。一时间葛家便真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了。#!?#~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京兆尹站在一片废墟的私宅,亲自带着人去做了记录,可这小妾的来历却始终模糊不清,且又说不清昨晚究竟去做了什么。而这京兆尹又碍于葛家,不好直直的便如往常一般随意定个嫌疑人的罪。#!?#~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苏迟默一早便一路去了那处私宅,好巧不巧的苏迟默一眼便认出了那丫头,“翘儿?你怎么在这里?”#!?#~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跪在地上,头上裹着个白色布条的女子猛然抬头,又迅速的底下头道:“夫人,小人是苒苒,您怕是认错了人。”#!?#~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怎么会呢?絮鸢,去把夫人叫到京兆尹府去一趟。朱大人,不若将这妇人带回去,这人似乎是我家夫人娘家的婢女。”#!?#~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那正好,那实在好。”朱大人擦擦汗,像是找到棵救命稻草一般迅速的便下令把夫人押回了京兆尹府,那妇人一路面色惨白,未曾说过一二。#!?#~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