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青梅欲为民:千面太傅我不嫁

正文第五十四章 微妙得很

[更新时间] 2017-10-16 23:41:12 [字数] 3088

萧乐然看着萧瑾然一脸关切的样子,一时间心里紧了又紧,“去街上闲逛了下,本想着去寻点桂花酿来喝一喝,终究还是忍住了。”说罢她坐下与自己倒了一杯茶水送到了嘴边。这期间,苏迟默一直默默地看着她二人,未曾说上一二。||++~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萧乐然如此的应付已然觉得很费劲,但古人常说“祸不单行”也并不假。萧乐然一口茶还没喝完,就听到絮鸢轻轻走过来说道:“四小姐来了,眼下正在向揽湖苑走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萧乐然一听这话两眼一时都有些冒金星了,她暗自想着:人啊,果真是不能做坏事,现下好了,报应来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苏迟默看着萧乐然一脸愁苦的模样,不动声色的站了起来说道:“我去看看窈儿,你们先聊着。”说罢,在萧乐然感恩的眼神中缓缓离去,大雪中的苏迟默,眼下于萧乐然而言大约就是神的化身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眼见着苏迟默走眼了,萧乐然起身跪在萧瑾然面前,她低着头说道:“姐姐,对不起。”||++~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萧瑾然看着眼前的女子,轻轻笑道:“这是做什么?”||++~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是我害得你孩子没了,还和井锡闹出了问题,我无意伤害你的,真的,你相信我。”||++~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萧瑾然扶起自家妹子,已然是轻柔地说着:“本就不是你的错,本就是我高估了自己在他心里的地位,也本就是我勉强来的感情,和所谓你的错?这不过就是勉强来的命数罢了。你也不用放在心里,那时候你心里也定然是难受的,也怪芙蕖这丫头。”||++~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姐姐。”萧乐然听到此心里越发的难过了,萧乐然还想再说些什么,只是此时的萧瑾然似乎不大愿意再提这件事,便很是利落的打断了她的话,萧瑾然起身在屋子里走了几步,“你这琴倒是不错呢。”||++~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萧乐然看着那琴,正式太子送与她的绿绮,萧瑾然接着说道:“自小我便体弱多病,总是坐在屋子里看着你们玩耍,而每每如此,你都会来陪我,弹琴与我,顺道与我说些趣事。小时候,那许多的日子里,是因了你才让我觉得世界不是那般的无聊……许久未曾听你弹琴了,现下与我弹上一曲,我们便还是从前的我们,如此如何?”||++~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萧乐然点点头,起身坐到绿绮旁抬手便是一曲,萧瑾然喝着茶,不远不近地看着萧乐然,眼睛里满满的是漠然,那漠然中含着深深的刺骨寒冷。||++~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琴声悠扬而起,萧乐然的手灵动的拨动着,苏窈淑正是踏着这一个个每秒的音符,亲亲热热地挽着苏迟默走进屋子的,萧乐然知道是他二人,头也未曾抬起,只是静静地弹着。站在一旁的萧瑾然嘴角一抹轻笑,自小听惯了萧乐然的琴声,她自然最是能在她的琴声中感受到她的情绪变换。||++~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琴声戛然而止,苏窈淑率先鼓起了掌,“嫂子果真是才艺俱佳的佳人,这琴声听得窈儿都有些痴醉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萧乐然看她一改往日的泼辣模样,也顺着她说道:“四妹妹谬赞了,不若是些上不了台面的小功夫罢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苏窈淑对于这样的答案很是满意,深以为意地点点头便不再搭理萧乐然了,“瑾姐姐,许久不见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萧瑾然与苏窈淑点头一笑道:“是啊,许久未见了,你可过得还好?”||++~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还算不错吧,只是听闻瑾姐姐近来身子颇是不适,不知是为何?”||++~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苏窈淑一句话问完,屋子里的一众人脸色均是一变,萧瑾然此刻倒是淡定,她轻轻一笑道:“不若是从前的些许个旧疾,不碍事的,多谢妹妹挂怀。”||++~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哦?果真只有些旧疾吗?窈儿怎么听说姐姐因遭了些人的陷害,致使腹中的血肉早早夭了呢?”||++~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苏迟默站在一旁终究是忍不住了,“窈儿,怎么这般大了还总是喜欢听信外面的风言风语?!”||++~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苏窈淑闻言立刻收了方才的戾气,转身颇是柔和的模样瞧着自家哥哥道:“三哥,我不若是好奇罢了,若你不喜欢我便不说了嘛。”苏窈淑摇着苏迟默的手一个劲的撒着娇,“三哥,窈儿饿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苏迟默终究是松下了架子,唤了絮鸢去准备些吃食,萧瑾然忙说道:“我便不留在这吃了,家里还等着我回去一道吃呢。”||++~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苏窈淑显然又想说些什么,却在要说话的一刹那硬生生被萧乐然的话给截了去,“姐姐,我送你。迟默,你在这陪着四妹妹吧。”||++~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说罢,萧乐然一把拉过了萧瑾然,披上披风便向外走去,苏迟默看着漫天的大雪和呼啸而过的风,皱着眉也终究未说什么话,风雪中,他看着那个红色披风的女子,心里总有些隐隐的不安。||++~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走到石桥,萧瑾然回身与萧乐然笑了笑道:“你本就经不得冻,还为了我跑出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萧乐然低头笑笑,“走吧。”||++~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萧瑾然被这红色斗篷拽着,心里的苦涩莫名其妙的涌了上来,她咬咬牙终究还是忍住了。萧乐然将她一路送到了大门前,上轿子之前,她回身与站在鹅毛大雪中的萧乐然说道:“那古琴的声音与桂花茶的味道终究是不大配的,不若换个茶吧。”||++~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萧乐然点点头,一路瞧着萧瑾然走远,轿子里的萧瑾然将手狠狠的握住,生疼的感觉才让她觉得真实了不少,她擦擦自己的泪,看着手中的绢子道:“我们两清了。”说罢,她将那帕子一把丢出了轿子,寒风中,帕子随着风飞了老高,然后再重重地跌落在地上,任人踩踏与蹂躏。||++~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萧乐然送走了姐姐,刚是一个回身便看见了絮鸢,她笑嘻嘻地看着絮鸢道:“没事了,回去吧。”||++~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絮鸢点点头,走过来搀住了她,二人一深一浅地走在雪里,“絮鸢,有空叫苏童看看那琴,或许……或许是我多想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是。”||++~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二人一道走到揽湖苑之时,萧乐然的鼻子已然通红,絮鸢将她扶进屋子的时候,她才第一次感受到自己屋子的美好,一股热气扑面而来,真是暖和啊!萧乐然坐下拿起一杯热茶便捂了捂手,想起方才萧瑾然的话,她终究还是未喝。||++~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苏窈淑坐在一旁静静地看着萧乐然道:“嫂子,眼看就要过年了,母亲要我来这小住几日,看看你们缺些什么,在年前与你们一应的不齐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萧乐然点点头道:“那便麻烦妹妹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简短的对话方是结束了,荭蕊的菜便到了,三人一道用了膳食,苏窈淑便很是识时务地去了厢房,萧乐然唤来苏童仔仔细细地查了查绿绮。||++~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夫人,这琴是无毒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萧乐然听着这话,心里也算是舒坦了很多,但事情总归不是她想的那般简单,苏童继续说道:“但若是与桂花一道便有问题了,还好发现的即时,否则便是入骨的毒,无法解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什么意思?”苏迟默放下杯子,心里隐隐的不安越发的让他不适。||++~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回公子的话,这琴弦上涂了一层名唤长相思的毒,这毒本没什么烈性,即便中了也不过是叫人有些发晕罢了,对人几乎没有什么损害。但若是与这桂花处在一道了,便又大不一样了。这长相思本就是从前一个求而不得的女子,女子曾与自己打赌,若斯自己丈夫信守承诺永生不再与那花农女子相见,便不会有什么损伤。但若再相见,那喜爱桂花的女子身上的香味便可让已然中了长相思毒的丈夫一命呜呼。”||++~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萧乐然瞧着这毒,回身道:“不会是姐姐,是她提醒我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知道,眼下的事情怕是要加快些速度了。”苏迟默看了看以休道:“翩若惊鸿最近有何动静?”||++~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已经有人与朱老板商量了,要将翩若、惊鸿带走。”||++~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终于是坐不住了,讨价还价一番便答应了吧,两人一定要在年前送出去,这样才能赶上团年饭那日的精彩一幕。”||++~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以休点点头,此刻宜喧走了进来道:“公子、夫人,太子那边开始要对陵王——”||++~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迟早的事情,除掉了这个人便再无什么可以忧虑的了。想法子把翩若、惊鸿中的一人弄进太子府。”||++~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是。”||++~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眼下窈儿来了,带来的下人个个都不简单,派人给我盯紧了,他们定然是听到什么什么风声,或者是想要做些什么,早早了解了他们的打算我们再来做打算。”||++~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是。”||++~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一夜大雪后,萧乐然推开大门之时,门前的雪已然过了膝盖,从前那想要玩上一玩的冲动居然荡然无存了。说来也奇怪,几日来,她都因额头莫名的疼痛而烦恼,一阵阵的疼痛,似乎像是要刻上什么东西一般,而夜间又满满的都是梦,那梦境似乎是悲凉的,但她醒来却什么也想不起来,这让她一日里光是试图回忆那相同的梦境便要耗费许多时间,自然这一日里便也什么也做不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过,虽是这浑浑噩噩的日子不大好,但子这几日里,也算是得了这不知名毛病的后,苏窈淑竟然一刻也未曾来过,萧乐然对现下这样的处境甚是满意,一时似乎也觉得额头没那么疼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只是,许多时候,萧乐然不知道,越发是沉默的敌人,才越发的可怕。||++~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