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青梅欲为民:千面太傅我不嫁

正文第四十八章 世界仿佛一雨成枯

[更新时间] 2017-10-05 22:37:16 [字数] 3292

晚间,萧乐然已然困得泪流满面,嘴巴直直的打着哈欠,数条银丝直直的挂在两齿之间,看得皱眉的苏迟默终是忍不住笑出了声,“要是困了便去睡,在这硬撑着做什么?”@=*^~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萧乐然擦擦嘴角处的晶莹口水,样子颇是坚毅地说道:“同甘共苦,替你分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苏迟默闻言笑得越发有兴致了,“哦?可替为夫分忧的法子只有一个……”@=*^~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萧乐然像是等了许久这话的模样,一个鲤鱼打挺便从软榻上起来了,身上的被子被她一脚踢得老高,她走到苏迟默身边,一把拿过地图道:“你看,燕北大军把每一寸地都看得那样精贵,明明没必要退那么多却分明退了,说明什么?”@=*^~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想利用地势,那处易守难攻,因了峡谷口的风势,也不可用箭远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萧乐然抬手默默苏迟默的头道:“孺子可教,朽木可雕。那你看,这附近能用的险隘之处便只有这处峡谷了,我们攻进去十有八九要中埋伏,不攻的话他们也能把我们的一应军需拖垮。而现下朝廷迟迟没有下令我们班师,也可能是希望我们趁着这次机会一举扩张更多的领土,亦或是保守的认为燕北此次求和不过缓兵之计。”@=*^~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嗯,所以你觉得怎么办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萧乐然听到这话,很是骄傲地咳嗽了一声,苏迟默很是明白的倒了一杯茶水与她,“夫人请。”@=*^~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萧乐然有模有样地喝了一口方才说道:“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嘛,你瞧那燕北是能长托的模样吗?燕北十六部时时都想着反,而此次的作战若是拖久了必然导致本来就不富庶的燕北财政更加雪上加霜。所以他们必然希望我们能主动攻进去,然后就这天险打我们个措手不及。此刻,我们便不如就力打力。声势浩大的攻过去,再站在天险处踟躇一番转头回来,调调那燕北猛子的口味。”@=*^~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如此几次定能让他们着急,不得不派出队伍前来引诱我们前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萧乐然点点头继续道:“如此一来我们便可以进行第二步了,把这个敢死不对一应活捉,每日在那峡谷门口斩杀一个,扰乱他们军心。”@=*^~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苏迟默笑笑道:“这个时候是不是还该学着前人一般在峡谷附近奏上一曲燕北曲子?”@=*^~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萧乐然闻言道:“还真是可以。与此同时我们还可以偷偷遣人去山上准备些巨石,不为几落什么人,只为堵住峡谷路口阻止那强烈的风势。”@=*^~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堵住了封口便可往里面放箭了是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对了,这下可以睡觉了吗?”萧乐然说完又是一个巨大的哈欠。@=*^~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苏迟默道:“可我有忧啊,不能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萧乐然听了这话陡然停住了还在进行中的大哈欠,她勉力将嘴巴关上,猛力吞了一口口水道:“不是帮你想出法子了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苏迟默起身低头瞧着她说道:“可我什么时候说想法子是我的忧了?可替为夫分忧的法子只有一个,便是——”@=*^~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苏迟默一个俯身便将萧乐然抱了起来,萧乐然被他这么一抱突兀地清醒了不少,“苏迟默,你又想……”@=*^~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苏迟默将她放在床上,萧乐然立刻拿着被子把自己裹成了个大粽子模样,苏迟默瞧着她这模样也不做声,转身将屋子里的蜡烛尽数吹灭了,他回到床上伸手抚了抚萧乐然的脸道:“你说我想怎么样?”@=*^~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还能怎么样,肯定又想与我,与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与你什么?”@=*^~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苏迟默瞧着她未再说话,故意将手伸过去一把搂住她的腰道:“与你什么?淳儿。”@=*^~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萧乐然瞧着他这模样已然是有些怂了,她闭着眼睛嘟起嘴巴,却迟迟未等到那个吻,她不由得犹疑地睁开眼看了看,透着月光,苏迟默对她笑得一脸得意,“淳儿,闭眼嘟嘴做什么?啊——原来淳儿是想与我……唉,可为夫只想抱着淳儿好生睡上一觉呢。”说罢也不管萧乐然一脸愤然的表情,他便一把抱着萧乐然闭上了眼,安安静静的。独留萧乐然一人在黑暗中——凌乱。@=*^~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第二日一早,苏迟默带着图纸与陵王、父亲商量了一番,三人一致默认。午间,陵王亲自率着大军向峡谷走去,峡谷处风声极大,迎着风势,一众人等确并未像昨日萧苏二人商量的那般撤离,而是派了一只百人不对迎风而上,直直地冲进了峡谷,方是一进峡谷,陈朝的军旗便被打落一地,远远地山间,苏迟默也已然清晰的闻到了血腥之气。一众队伍在峡谷中全军覆没后陵王方才率领大军迅速撤离,那样子真真是看着有些狼狈。@=*^~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两个时辰后,萧乐然吃过午饭悠闲的在园子里踱着步子,样子惬意。突然听到一阵若有若无的哭声,她寻着呜咽的声音走了一段,在一个假山背后,她瞧见个已然有些华发的中年父女在悄悄哭泣,@=*^~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怎么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老妇人像是受到了极大的惊吓,突兀地便止住了哭声,她缓缓行了礼道:“老奴没事,老奴没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萧乐然走过去认真瞧了瞧那老妇道:“你眼睛都哭肿了还能没事?说吧,没准我能帮得上你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老妇人闻言佝偻的要忽然直了些,“夫人,真愿意帮我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萧乐然拿出自己的帕子递给老者,颇是真挚地说道:“当然。”@=*^~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老妇人抬头瞧着萧乐然跪在地上行了个跪拜大礼,这举动让萧乐然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她伸手搀起老妇不断地说着:“你这是做什么,有什么你先说。”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老妇人起身的一瞬,萧乐然瞧着她的眼神突然从凄苦变成了凌厉,几乎是同一时间,萧乐然感觉脖子后一阵巨痛,须臾便失去了知觉。@=*^~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待到她再醒来之时,周身的一切已然被昏黄的落日染得有些血红,她摇了摇脑袋清醒了许多,这是才发现周身的一切都是陌生的。一间破落的小屋除了她便没有其他人,她坐在凳子上双手被反缚在身后的柱子上,嘴里塞着些破布,那气味让萧乐然直直地想吐。@=*^~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清醒后的萧乐然挣扎过,可绳子绑得太紧,根本不是她说挣扎就能挣扎开的,但她也没放弃,一个劲地在身后磨着绳子,希望能将那粗绳磨断。正在她便的有些吃力的时候,门被轻轻推开了,门外的血红将来人的身影拉的老长,她背着光,萧乐然看不清那人的模样,但也已然心中明了,那佝偻的背是她在失去意识之时最后瞧见的模样。@=*^~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老妇人走进来之时,身后还跟了不少人,那些人个个都面露杀气,样子狰狞得叫萧乐然一阵惊慌。@=*^~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老妇人走到萧乐然身前,身后拍着她的脸道:“别再挣扎了,你跑不掉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萧乐然瞪着大大的眼睛,嘴里一个劲的发出“呜呜”的声音。老妇人看着她道:“你一定觉得自己很委屈吧,怎的好生的就被我们绑来这里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一把拔掉了萧乐然嘴巴上的破布,萧乐然迫不及待地“呸”了好几声,那破布的滋味着实是太恶心,让她甚至有些想吐。@=*^~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们这么多人,抓我一个弱女子做什么?”@=*^~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老妇人阴森的笑了,“抓你做什么,当然是为什么的儿子报仇了,也为这固北城里其他的孩子留下命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什么意思,你说什么我根本听不懂,快放了我,否则——”@=*^~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否则便有陵王、苏将军、苏少卿来找我们麻烦是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老妇和身后的人突兀的笑声传遍整个屋子,那声音古怪的叫萧乐然汗毛直立,“知道还不放了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便是知道又如何,不若就是因为你与他们的这层关系我们才抓的你。我们的孩子都死了,因为你们这些不顾百姓生死的人的一个号令,我们的孩子都死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是军属?”@=*^~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正确的说应该是遗属。”@=*^~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们的孩子不幸在战场上丢了命我也觉得可惜,可这也不是抓我的理由吧。冤有头债有主,你们不应该团结起来去一起杀了那些进犯我们的燕北人吗?在这抓我有什么用?”@=*^~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一个彪形大汉听着这些话,一个箭步走到萧乐然的面前,一把抓住她的头发道:“你说的对,冤有头债有主,我们家里的血债就应该由你们这些草菅人命的贵族门阀来偿还。若不是你们平日里贪图享乐疏于练兵,我们的固北城会遭遇今日的劫难吗?若不是你们带兵无道,我们的孩子会被抓去做壮丁吗?若不是今日峡谷一战需要一队有去无回的队伍,我们的孩子会死吗?会吗???今日你若觉得冤,便只怪自己是个门阀贵族,就如今日我们有怨,只怪我们自己是一届贱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萧乐然听了这话有些不知所措,怎么会需要一对有去无回的敢死队,明明昨日商量的时候我们是可以不废一兵一卒便拿下燕北大军的,如今这是怎么回事?她迅速的思考了一番道:“所以眼下你们绑我来是要杀了泄愤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老妇站在一边笑了笑,她露出些参差不齐的黑牙道:“怎么会如此便宜你?我们要用你,保住我们其他的儿子,保住固北城千万男儿的性命。”@=*^~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萧乐然听了这话突然有些不好的预感,她缩了缩脖子,强行自己咽下了口水道:“你们要那我去要挟陵王他们?没用的,他们不会因了我一个人便停下进攻的步伐。”@=*^~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一个拄着拐杖的老头从人群中走出来,拐杖在地上敲打的声音震得萧乐然的心已然跳到了嗓子眼,“我们怎么会这么蠢?把你交给这些个贵族我们还能有活命?”@=*^~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你们——”@=*^~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当然是把你讲给燕北了,哈哈哈哈哈,从此我们也让你体会体会生离死别生不如死的滋味。”窗外突兀的下起了雨,一雨成枯。@=*^~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