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青梅欲为民:千面太傅我不嫁

正文第四十七章 连胜

[更新时间] 2017-10-03 23:57:58 [字数] 3003

毽子落地的地方恰好在茴香身旁,她捡起毽子紧紧握了握便跑回了萧乐然身边递给了她,萧乐然接过便不再玩了,因为余光处已然瞧见苏迟默站了起来,想来是要走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萧乐然走过去正要与陵王道别,却被苏迟默一把拉住,他将手抬得老高,萧乐然以为是自己胡闹踢毽子,要被敲脑袋,便不由自主的缩了缩脖子,“缩什么脖子,都这么大了,还总玩得一身汗。”%?+%~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萧乐然这才明白,苏迟默不过是想给她擦擦脸上已然渗出的细密汗珠。她低头笑笑没说话。站在一旁的陵王却是先发了声,“真是伉俪情深的一对璧人,让本王羡慕得紧啊。”%?+%~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苏迟默道:“若是王爷愿意,也可拥有。”%?+%~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那本王现下与你要个人,你可愿意?”%?+%~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王爷请说。”%?+%~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陵王闻言手直直地指了指道:“我要她。”%?+%~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那手指的方向不是别处,正好就是萧乐然那处,苏迟默低头看了眼将她掩在身后未曾说话,陵王笑道:“别紧张,不是苏夫人,是她身后的丫头。”%?+%~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苏迟默显然是松了一口气,他看着茴香道:“既是王爷要的……”%?+%~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茴香反应倒是颇快,不等苏迟默说完便跪在了地上说道:“茴香谢王爷垂爱。”%?+%~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陵王俯身看了看茴香,嘴角微扬道:“苏少卿,本王就不送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萧乐然低头看了一眼茴香便被苏迟默牵起手走了出去,苏迟默一路走着几乎是以微不可闻的声音与萧乐然说了些什么,适才让闷闷不乐的萧乐然心里舒畅了许多。%?+%~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你怎么能就这样把茴香留下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是她愿意的,我没有勉强她。”%?+%~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可……”%?+%~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陵王是个好人,会善待她的,你放心吧,瞧瞧你这一身的臭汗,赶紧回去洗了,若是凉了,我定不会饶了你。”%?+%~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你还能怎么我?胆子大了不少啊你。”%?+%~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也不能怎么样,不若是……”说着说着,苏迟默便用手轻轻抬了抬萧乐然的下巴,萧乐然一个扭头转身便跑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苏迟默站在她身后笑了笑,回头眯着眼睛对着已然有些模糊的府邸大门,转身道:“别跑,你不能跑。”%?+%~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茴香跪在地上许久,冰凉的石子咯得她骨头生疼,陵王就这样不动声色的瞧着她道:“胆量倒是不错,你可知今日留下了会遭遇些什么?”%?+%~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茴香抬头看着眼前人道:“茴香不知道。”%?+%~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陵王笑道:“是吗?那我便让你知道知道吧。”他一把拉起茴香,一个拦腰便将其抱入了怀里,样子轻浮得很。茴香看着这样子,心里不觉漏了几拍,她被抱进屋子,一把丢在床上,她有些惊慌却未有什么动作,只静静地看着眼前的男人。这男人站在她面前一步步退到了门边,未再有什么动作,二人静静地对视着,须臾,陵王道:“我给你机会,还你自由。”%?+%~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茴香看着眼前的男人,径自从床上爬了起来道,一边走退掉身上的衣服道:“我不要什么自由,我只想……”%?+%~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走到陵王身边时,她的身上已然只剩一件轻纱,她伸手抚摸着眼前这个男人的脸颊脸慢慢地凑近,眼前的男子嘴角突兀地上扬低头便吻了下去,烛光摇曳之时,帘帐轻轻地被放了下来,只留茴香一阵阵沉重的呼吸声。%?+%~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清晨时分刮起了南风,苏迟默看着还在熟睡的萧乐然正准备起身时便听到了急促的敲门声,他有些懊恼,急速站了起来应了门,“做什么?没人教你怎么与主子回话吗?”%?+%~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来人跪在地上道:“少卿不好了,燕北大军一大早便直直地向我们射来火箭,城门处的冰融得很快,怕是融尽了便要再攻来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苏迟默瞧都没瞧一眼来人,只回身说了一句:“知道了,退下吧。”他走进屋子,瞧着一脸朦胧的萧乐然轻轻笑了笑,“没事,再睡一会。”说罢穿上衣服直直地去了陵王的住处。%?+%~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苏迟默到衙府之时,苏严恰好也刚到门口,二人对视后并未有言语,一道进了府衙。陵王在里面已然等了一会,苏迟默走进书房时快速地看了一眼陵王。%?+%~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陵王皱着眉道:“伤了我跑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苏迟默看着陵王手臂上的白色绷带,很是淡然地说道:“那便好。”%?+%~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苏严看着二人的对话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但瞧着二人胸有成竹的模样也未说什么,不过坐在一旁饮了杯早茶。%?+%~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昨夜,茴香在床上与陵王缱绻之时,悄然拔了头上的簪子,一个用力却不甚刺到了陵王的手臂,那人也不怒,抓住她的手继续在她身上肆虐,那样子像个贪婪的野兽,让她觉得分外恶心,她松了松手腕,又是一刺,直直透过了陵王的衣服刺进了心脏处,这是陵王玄色的衣服才似乎有了弄弄的血腥味道,她颇是满意地站起来穿上衣服,看着床上之人渐渐瘫倒不动,血迹浸染床褥,她小的乖张起来,转身离去。%?+%~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她一路飞檐走壁直直越过了城门地界,在黑暗处迅速地向燕北移动。许久,她约莫到了燕北的大营,陵王方才起了身,拿掉玄色衣服里的血囊,唤了声,“来人。”%?+%~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朱玉应声而来,“殿下,已然跟上,现下是否要先沐浴。”%?+%~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先把这伤口包扎了再沐浴吧。”%?+%~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一晃的工夫,朱玉便又进来了,瞧着陵王手上的绷带道:“殿下,已然进了燕北大营,我们的人不能靠太近。”%?+%~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就在远处看着便可,若是早晨他们用了火攻便去通知苏少卿。”%?+%~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朱玉站在这书房里瞧着三人喝茶的模样,似乎明白了什么又似乎没明白什么,终是在须臾后有了前线的战报——燕北大军开始向我军进发。%?+%~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苏迟默与陵王闻此消息几乎是不约而同地说道:“鱼儿上钩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苏迟默起身与苏严道:“父亲,昨日我与陵王殿下放了个鱼饵出去,顺道将一份攻势图一道与了她,现下看来是钓到鱼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苏严放下手中的杯子道:“此刻我们需要做什么?”%?+%~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什么都不做。”%?+%~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苏严和朱玉闻言有些吃惊,但很快就明白了其中的缘由,四人皆是一笑,又静静地拿起了茶杯品起了茶来。%?+%~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两个时辰后,天空几乎被燕北大军的火把与火车照的通红,突兀地原来的北风停了下来,渐渐的,南风骤起,不大,可苏迟默觉得已然够了。他淡淡地与朱玉道:“要弓箭手上城楼,箭头带火径直射出去,一个时辰,定能让燕北大败而归。”%?+%~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话音落了不多时候,固北城的城楼上万箭齐发直直地射向了护城河畔,一时间城外火光四射,那火像长了眼睛一般直直地朝燕北大营延伸而去,一径的似乎要烧到天边,燕北的将士因自乱了阵营一时间弃掉火把的人更多了,而这又导致火势变得越发之大。%?+%~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朱玉站在城楼上瞧着火势的蔓延开始有些愕然,原来昨日种种的祥和与部署都是为了这一场兵不血刃的胜利。原来昨日苏迟默要求将城门泼水结出厚厚的一层冰是为了抵御门外的熊熊火势;原来昨日那个名唤茴香的女子早已杀了真正的茴香,她不过是个细作罢了;原来苏迟默这个人并非看上去那般羸弱无用……%?+%~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二次打败燕北之后,天气陡然变得更凉了,萧乐然在这样的气候里终究是有些受不住了,苏迟默命人找了最好的炭几乎要把萧乐然的屋子整个蒸起来,可萧乐然终究还是浅浅的染了风寒。%?+%~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苏迟默瞧着她,正在犹豫着要不要将她送回家里时,苏童突然很是惊喜地与他说萧乐然又有了。苏迟默一阵欢喜后决定还是将萧乐然留在身边最为妥当,便放弃了送她回去的念头。而这其中的心里挣扎,萧乐然显然是全然不知的,她坐在暖烘烘的屋子里拿着些陵王新送来的话本子,看得有滋有味。%?+%~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窗外呼呼的大风,一阵阵的席卷而来,燕北已然向朝廷呈送了投降协议,可朝廷却久久未有要他们班师回朝的圣谕,苏迟默坐在萧乐然身边看着手中的地图,时不时地皱着眉。%?+%~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皱什么眉啊,跟个小老头似得,不是已经打了胜仗了吗?”%?+%~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不若是瞧着我的夫人,日日看着话本子咯咯的傻笑,担心着了什么魔症罢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萧乐然一把放下手中的话本子,一手便打了过去,苏迟默一把抓住她的手道:“都要做娘的人了,还这般淘气。只是在这边远之地,让你们受苦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萧乐然闻言果然放下了手,轻轻摸了摸肚子道:“其实我倒更喜欢这处,这里人心是简单的,我也不必担心哪一日冒出个谁谁谁来突兀的与我下毒什么的。”%?+%~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你啊——”苏迟默闻言笑了笑,伸手宠溺的揉揉她的头发,将她一把揽入怀里。%?+%~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大约是同一时刻,燕北的大帐里传来了一阵阵爽朗的笑声,“此次定能打败了那帮子棉花枕头!!!”%?+%~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