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青梅欲为民:千面太傅我不嫁

正文第四十五章 北行

[更新时间] 2017-10-02 20:23:40 [字数] 3014

以休走进房门的时候将头低得很低,耳边子上一片赤红,萧乐然隔着轻纱都能看出他的局促,可萧乐然也没工夫笑话她,因为,她的模样也好不到哪里去。说来,最最淡定的还是苏迟默了,他一脸平静的起身,披了件薄衫,身体的线条都能看得透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都备好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是。”-#=++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萧乐然裹着被子坐起来,听着二人的话有些不知所云,“准备什么?”-#=++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苏迟默看了眼以休,眼前之人便很是识趣的退了出去,苏迟默转身走回床边坐下,一边捋着萧乐然的碎发一边给她又裹了裹身上的被子,“今早我应召入宫,皇上派我去燕北助父亲和陵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可你这弱不经风的模样,哪里是打仗的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苏迟默将一只手撑在床边,倾身靠向萧乐然道:“弱不禁风?”-#=++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萧乐然看这形势,迅速地将被子头掩了掩,并火速改口道:“我错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苏迟默伸手捏了捏她的鼻子笑道:“掩被子做什么?不若是什么新鲜的挑逗方式?”-#=++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萧乐然一听这话,一时又红了脸,她不好意思的松了松被子,苏迟默见状又笑道:“果真是被我猜对了,现下这又松了松被子,难不成是想要——”他将最后一个字拖得老长,直到萧乐然红了耳根才总算是罢了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好啦,把被子裹好,给你说正经的,圣旨已下,要我即刻收拾了便走,眼下大约也是走的时候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待他说完,萧乐然急急的便打断了他的话道:“我也要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苏迟默又抬手拧了拧她的鼻子道:“当然要带着你,要不漫漫长夜的——”萧乐然没让他将话说完,一脚便将眼前人踹离了床边,“还和从前一个样子,没个正行。”-#=++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苏迟默笑笑也不说话,径自穿了衣服,一番修整后便坐在凳子上等着萧乐然一道出门。-#=++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须臾,二人便一道出了门,萧乐然跟在他的身后。絮鸢与檀儿站在冯虚阁前看着他们一路消失在街道深处,絮鸢看着檀儿道:“他们已然走远了,现在我们也该在他们回来之前做出点东西来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几日的颠簸叫出行的一众真真是有些苦不堪言,当然,这一众的人里可并未包括苏迟默与萧乐然二人。苏迟默坐在马车里,一路前行之时心里全全惦记着隔着一窗之外的骑马者,苏迟默时不时便会掀开帘子看看那俊俏的小公子。-#=++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小公子发现了以后也是羞得很,一个劲的低头道:“不许看了,没个正行的。”一路前行了两个时辰,待到快要中途修整的时候,苏迟默更是加紧了步伐逗乐这小公子,小公子一路的脸红到了耳根。-#=++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苏迟默被他这模样逗乐了,笑嘻嘻地便要停了马车,一众的人都瞧着这位正主,窃窃之间自然少不了对于这个看上去颇是柔弱的书生的评价与臆测。苏迟默也不管旁人,径自下了马车,走到俊俏公子身旁道:“下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公子尴尬了一下终究是下来了,苏迟默走上前抬起手便拿着袖子替他擦了擦汗,一旁的侍卫们嘴巴都怔得掉了下来,这小公子见状连连退后道:“苏少卿请自重。”-#=++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苏迟默连连跟着这小公子的脚步道:“若是不想被这众目睽睽地看着,就乖乖随我上马车。”-#=++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算你狠!!!”小公子面红耳赤地将头低到了胸前,随着苏迟默一道上了马车,其他人原地休息,众人纷纷围坐一团谈得一阵阵的火热。-#=++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苏迟默坐在车里看着眼前的俊俏公子,手便有些不严肃地凑上了他的脸,“我的淳儿啊,若是真生成个男儿,我估摸着就真的要断袖了,怎的就这般好看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萧乐然一把挥开他的手道:“现下好了,被你这么一闹,外面的人估摸着都以为你我是断袖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苏迟默向后一靠,拿起手边的酒杯抿了一口道:“那也好啊,这样我便可以随时随地带着你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萧乐然看着他那自在的模样,拿起酒壶便“咕噜咕噜”几声喝了个精光,“好你个大头鬼啊。”说罢,拿起小桌子上的食物便是一通的胡吃海喝,待到吃饱喝足了她才意识到,怎的苏迟默竟然如此安静地看着她,她正觉得奇怪的时候,苏迟默便起身探出了半个身子与车外之人道:“休息好了就接着赶路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一众人应声而动,苏迟默很是满意地缩回了马车,他眼睛滴溜溜地看了看萧乐然,嘴角笑得也是颇不对劲。-#=++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萧乐然被她这么看着觉得好生奇怪便支支吾吾地说道:“你……你这是……什么眼神?”-#=++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萧乐然猛吞一口口水,干巴巴地往后不自觉地挪了一挪,苏迟默轻轻巧巧地坐下,以手撑额道:“淳儿,有句话叫什么来着,饱暖思什么来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萧乐然连连向后退,直到贴到了边缘,“你……你……这里可是……”-#=++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苏迟默哪里管她说什么,一个探身便将唇附在了她的唇上,萧乐然拿手一个劲地捶着他,苏迟默将她禁锢得紧,即便他离开了萧乐然的唇也未曾松手,只是轻轻以头抵着萧乐然的头道:“若是你再敲,我便要叫唤了,届时若是有人察觉不对了,跑来一看,那可就……”-#=++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萧乐然闻言立刻停了动作,她闷声闷气道:“傅言佑,你真是越发的坏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苏迟默看着眼前之人,“咯咯”地笑出了声:“我从前便这么坏了,你又不是不知道。”说罢便又是一个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以休跟着马车一路听着里面的动静马,那小心脏可真真是受尽了摧残。起初不过是他家公子的调戏,他听着跟说书似得有趣,一路听着还抿着嘴笑,可待到后来,那声音渐渐地就变了。以休这人,这小半辈子里从未去过花间柳巷,也未曾与哪位姑娘有过什么肌肤之亲,可是呢,“好学的”以休毕竟也是看过不少禁书的。所以,和着从前的禁书册子,与现下听到的诸多声响,以休可真谓是“学习”了。可正在以休“学习”得正带劲的时候,“课程”终止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一连数日,苏迟默一行一路向北,本就寒冷的天气,因了地势与严冬的日益加深,那寒气也是越发的重了。萧乐然在这样的天气里,被苏迟默一层一层地裹着,已然变成了个“球”。-#=++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说,苏迟默苏少卿,能否让我稍微少穿一点?”萧乐然很是艰难地挪动了一下身子。-#=++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苏迟默也是淡定得很,看着像个大团子模样的萧乐然道:“不行,这样的天气你会受不住的,苏童说了,你不能受冷,但如若淳儿想要用别的方式暖暖身子的话,为夫也是愿意的。”说罢居然还含羞一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萧乐然听着话瞧着眼前这个男人,嘴里轻轻悄悄地蹦出一句:“卑鄙。”-#=++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苏迟默闻言也不怒。反而像是得了什么赞扬一样,笑嘻嘻地凑过去蜻蜓点水地亲了萧乐然一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一路到了固北城附近之时,行路突然就慢了下来,马车时不时地甚至会被什么碰撞的声音,每每这个时候,萧乐然便会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看一眼苏迟默,“怎么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苏迟默动动腿,让她睡得更舒服些,轻轻抚摸她的头发道:“没事,再睡一会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萧乐然是知道的,从前的“兔子事件”和如今这走走停停的颠簸是一样的,定是有人在做什么,不过那些都没关系,因为,她的身边有他——那个永远的守护者苏迟默。-#=++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约莫小半月的光景,一众人等总算是到了固北城下,苏严亲自走出来迎了自己的儿子,陵王远远地便注意到了那个“粽子”,嘴角一抹笑容转瞬即逝。-#=++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苏严看着自己的儿子,久久才说了一句:“你来了,说明,井家动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是,井锡。”-#=++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井锡是个稳重的孩子,怎么……”-#=++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苏迟默不待父亲说完,静静跪下道:“是我先动了他。”-#=++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苏严定定地站了一会道:“起来吧。”苏迟默应声而起,低着头已然有些黄染,苏严接着说:“终归不是一路,早些陌路也是好事。眼下,先把井家之事放一放。若是三日内不能退了燕北之人,固北城陷落,敌人便可长驱直入进我内府之地。”-#=++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话到此地门外突兀地响起了来人之声:“苏将军大事不好,城门外不远处突闪出上万火光,估摸明日便可低达城下。”苏严闻言震了一震后退几步,直直地低到了案几之上。苏迟默迅速拂过父亲,立刻道:“先备两支小队去城墙外铺杂草,一直铺到护城河外十里地。再去备八支小队,分为四拨,两两而上,去水源提水沿城墙坡下。再拨出一队来将油桶搬上城楼,余下的人去把能砍的树砍了,一个时辰后再来叫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门外之人应声而退,苏迟默扶着父亲坐下迅速看了看固北城附近的地形,回头与父亲说道:“父亲,是要大胜还是迂回些。”-#=++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