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青梅欲为民:千面太傅我不嫁

正文第三十九章 错信

[更新时间] 2017-09-21 23:54:39 [字数] 3303

萧乐然被井锡一把抱起的时候,腿上的鲜血已然染红了衣裙,她忍着痛看着湫涟,嘴角竟然有一丝微笑,那是事成后的放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湫涟看着她手握得极紧,转身以极快的速度离去了,须臾工陈娇娇便到了萧乐然的所在,井锡在门外看着端着一盆盆血水擦身而过的丫鬟,恨不得一刀杀了萧芙然。#~?-~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萧乐然在极端的痛苦下依然竭力保持着清醒,“把这个孩子给湫涟。”#~?-~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夫人,放下吧,已然是个死胎,何苦留下徒增伤痛。”#~?-~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萧乐然有些不可置信,什么叫她的孩子已然是个死胎?她一把抓住陈娇娇道:“什么意思,给我说清楚。”#~?-~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陈娇娇手上颤抖着道:“即便没有今天的这一摔,这孩子也已然死了,只是您未有察觉罢了。夫人……应是被下了药……”#~?-~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萧乐然的手陡然间没了力气,待到陈娇娇将一应的处理完了,萧乐然虚弱的拉住她的手道:“浮草毒你会解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只有一个法子,千年红珊瑚粉。”#~?-~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萧乐然突兀的笑了,陈娇娇被她这一笑吓得不轻,一个腿软便跪了下来,萧乐然看着眼前的人,眼角已然全是泪。#~?-~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退下吧,若是想活便管住自己的嘴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夫人,请将小人留在身边,小人可保夫人往后再不受任何毒物所侵。”#~?-~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倒是很大的能耐。”#~?-~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夫人应是认得秦桑的,她是小人的师叔。”#~?-~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萧乐然擦了擦眼泪,脑袋里迅速地闪过了一个念头,“想要我留下你,不该先让我看到你的诚意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夫人说的浮草毒是我派秘传的,只有门派中人会调制。这样说,夫人可愿意留下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本就叫陈娇娇?”#~?-~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是瑾夫人赐的名字,小人原名陈宜。”#~?-~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往后你便叫宜喧了,明日与我一道回府吧。你且出去叫井锡进来,我办完; 我的事情便再与你细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是。”#~?-~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井锡进到房间的时间比萧乐然想的时间晚了许多,她看着井锡袖子上的血迹道:“你做什么了?那血是怎么回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可还好?不过是教训了些应受教训的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萧乐然正要发怒,一旁的宜喧突兀的插了句话:“公子,夫人现在虚弱得很,还需雪莲一株入药才能好得快,可现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雪莲?宫里有,我这就去,你照顾好她。”说罢又是一阵风风火火地离了去。萧乐然看着眼前的宜喧有些不悦。#~?-~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宜喧也不着急解释,现实径自坐在了床边,再来给萧乐然重新掩了掩被子,才说道:“夫人,我来与您说两件事。第一,我们门派是古派,自古药理只传一人。而师叔却因了与一男子私奔而背弃了门派,最终下落不明。这才有了我师父在门派中的一席之地,也才有了今日的我,所以,夫人说的浮草毒一事,定然是与师叔相关。第二,夫人此来的目的大约是离间萧井二家,小人的师父因了掷子钱一案而冤死狱中,小人愿为夫人献上一臂之力。”#~?-~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师叔是我夫君的生母。”#~?-~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什么?中浮草毒的便是我的夫君,而也正是她告诉我需要未成型的孩子做药引才能解毒。我竟然信了,还来此处闹了这么一大出。害的瑾然姐姐……”#~?-~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若是为此夫人大可不必过分自责,这样的伤痛根本敌不过萧井二家对掷子钱涉案者造成的伤害的分毫!此事若是能离间了这两家的关系,也算是离名单近了一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萧乐然听着眼前人的话,有些不明白,“什么名单?”#~?-~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夫人定是不知的,当年掷子钱一案的涉案人可不只井家,萧家的手也并非是干净的。如今二家再次联合,便是要将此事永远抹掉了。我在井家这许多年,才查到,井家之人为了防止萧家反叛他们,曾留下了一份涉案名单细则在手上,只是这细则我却始终未曾找到。”#~?-~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萧乐然听着眼睛一眨,散发着些心思,宜喧自然知道这心思是什么,赶忙说道:“这次是不行的,只有萧家与井家决裂了您再出手找到才是上策。”#~?-~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确实,若是两家决裂了,我即便拿走了册子,井家最先也会怀疑是萧家拍了人来取把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是。小人有个问题想问夫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夫人是在夫君中毒后去见的师叔是吗?那是什么时候?”#~?-~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是来府上的那天见的,那时候迟默已然中毒,你问这个做什么?”萧乐然有些不解,但隐约觉得有什么不对劲,她竭力不去思考这些问题,但却也忍不住去往那处最阴暗的地方想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其实,小人初次见到夫人的时候便知道您的孩子没了胎心,既然小人能看的出来,那么师叔定然也是看的出来的,她让你以命抵命或许只是为了减轻您的丧子之痛。另外,她或还是在保护某个人,某个下毒的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萧乐然顺着这思路一路想下去,心里不禁漏了好几拍,“这毒是单传的,我夫君是她儿子,那会这毒只可能是我夫君,可中毒的也是我夫君,这不合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夫人,换个角度想想,或许她想要护着的并非是您夫君呢?而是那个与你和你夫君下毒的人呢?夫人身边近日可有什么奇怪的事情发生?或是有什么奇怪的物品常常置于身边?”#~?-~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萧乐然细细回想了一番,似乎并未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宜喧也不着急,看着萧乐然道:“明日我与夫人回去一趟便什么都知道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午间时分,井锡急匆匆的拿着雪莲便来找了宜喧,他瞧着萧乐然还在睡着,便轻手轻脚的将雪莲给了宜喧,自己留下来照顾萧乐然,约莫过了一盏茶的工夫,萧乐然睁开眼便瞧见了趴在床边的井锡。#~?-~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没事了,你去休息下吧。我明日想回冯虚阁,这里……终归不是我该来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是什么话,怎的就不是你该来的,这里除了你便没人该来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萧乐然默默自己已然平整的肚子,又看看眼前的这个大男人,“你看,我一动了不该动的心思,孩子便不愿与我再在一处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井锡被她这话说得有些急了,声音不自觉的便大了些,“瞎说什么?我知道你心里不舒服,这口气我定会给你出的周全了,你且不要再胡思乱想,好生休息,我去瞧瞧药怎么样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萧乐然一把拉住起身要走的井锡道:“七哥,让我走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恰是此时,宜喧拿着药碗进来了,瞧着这二人的模样心里暗自揣测了一番,便已然知了十之八九,她将药放在了桌子上,便拉着也正要进来的湫涟一道出去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井锡轻轻拉开了萧乐然的手,拿起药碗舀起一勺,小心翼翼地吹了又吹才送到萧乐然嘴边,见萧乐然未有喝的意思,他放下碗,一把抱起萧乐然,“我从来拗不过你,想回去便回去吧,晚些时候我便把你送回去,怕是到了明日,我便再不愿放你走了。现下,喝药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萧乐然听着这个有些粗的男子如此柔软的话,便是再硬的心肠也软了几分,她抬手抱住井锡,“七哥,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等萧乐然说完,井锡便松开了她,他拿起药碗又重复了方才的动作,一勺一勺喂进了萧乐然嘴里,“若是再想回来,便放信鸽与我。”说罢放下空碗,转身向门外走去,在门槛出他顿了顿道:“我都知道,所以你不要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萧乐然看着空荡荡的门,心里有有些空荡荡的,她咬了咬嘴唇,终是在夜幕降临之时与井锡一道回了府上,井锡最终什么也没说便飞檐而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站在西厢的园子里还沉浸在方才的内疚中时,宜喧已然逛完了整个西厢,她站在黑暗中看着眼睛透亮却忧伤的萧乐然道:“夫人,那有些烧伤的琴,是谁送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怎么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琴弦有问题。”#~?-~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是前些日子一位宫里的故人送的,后来我的园子走了水它也遭了殃,后来是忍冬——哦,是夫君的妾替我修好了给我搬过来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忍冬?药名。”#~?-~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嗯。与我一道长大的,后来随我嫁来了苏府,再后来被迟默收了。期间种种一言难尽,你可以去问问湫涟。”#~?-~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宜喧笑笑道:“小人怕是知道了什么有趣的事情了,夫人若是愿意,可否让我见一见这个二夫人,只需确认一点,我便能与您一个惊心的消息,哦,不,是两个。”#~?-~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萧乐然看着眼前自信满满的人儿,觉得把眼前之人带回来真真对了,她与这里的种种未有丝毫联系,看的也最是通透,哪怕是萧乐然从前极力回避的问题,也能一瞬的被她抓出来。如此,萧乐然自然是愿意配合她的,萧乐然点点头便唤来了湫涟,“把絮鸢唤来,说我想见她。”#~?-~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絮鸢听了湫涟的话,也顾不得什么礼仪了,连连运着轻功便到了萧乐然身边,她看着萧乐然已然扁平的肚子,又看看一旁的宜喧,纵是有许多的困惑也并未说一二。萧乐然便是最喜欢她这一点的,你不说她不问,让人舒心。#~?-~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去唤了忍冬过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絮鸢转身离去之时又颇是警惕地看了一眼宜喧,宜喧点头一笑算是打过招呼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须臾工夫,忍冬便来了西厢,她走进萧乐然的房间里,却只看见帘帐之后的人儿,不觉有些奇怪,“姐姐,我来了,这纱帐是怎么回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最近我一人呆着无聊得紧,才想把你叫来絮叨絮叨,可等我叫人请你之时才想起来我染了些风寒不便与你接触。”#~?-~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忍冬闻言也未再进一步,径自坐在了帘子与萧乐然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约莫小半时辰工夫,萧乐然便因困倦而送走了忍冬。#~?-~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忍冬走后,萧乐然侧头看了看宜喧,宜喧明白其意便说道:“夫人,从前怕是信错了不少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