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青梅欲为民:千面太傅我不嫁

正文第三十八章 阴谋

[更新时间] 2017-09-20 22:28:08 [字数] 3364

萧乐然每每发出一个声符,嘴里便涌出一口腥红,井锡焦急的声音萧乐然的意识里渐渐越来越小,因了萧乐然不住的眼泪和抽搐、难以吞吐,她眼前的井锡也变得越发朦胧起来,嘴角的甜腥味还在不断涌出,井锡扶着她的手已然染了个通红,一滴一滴滴在地上,鲜艳得刺眼。再向前,是湫涟匆忙而来的身影,渐渐地、渐渐地,井锡的声音萧乐然已然听不清了,嘴边的温热也渐渐感受不到了,一切归于黑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井锡抱着萧乐然疯了似得向门口喊着,家里的女大夫跑来之时已然是满脸的汗水,不待她擦汗便一本被井锡拽着去把了脉,“有什么闪失你便去陪葬。”-~~*%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湫涟站在一旁皱着眉终是走上前道:“井公子,您还是出去等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井锡虽是不愿,但终究还是出去了,关门的那一刹那,萧乐然径自缓缓地睁开了眼,她与床前的女大夫四目相对,大夫显然是被吓了一跳,但很快便恢复了平静,静静跪在一旁不再言语。湫涟瞧着这情景,已然知道所有的一切都如她主子事先预想的一般,她低着头咬着嘴唇转过了身。-~~*%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萧乐然侧头看着这女大夫道:“我是中毒了,而且是有人故意下毒想要了我的命,若是再晚片刻便有性命之忧,而这毒的名字叫水浇半夏。”-~~*%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大夫猛地一惊未敢言语分毫,脸上的汗珠不断的向下落着,衣裳已然浸湿了半边,萧乐然瞧着她这模样不过一笑道:“何须如此惊讶,你本就是瑾然姐姐身边的医女,自然知道她那处的原料最是丰富了,后面的话还需要我教你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苏夫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若你不想配合我也简单,不若是井锡杀了你,我再杀了你全家罢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夫人,您余毒未清还请好生休息。”-~~*%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萧乐然看着眼前已然颤抖的女子道:“那便辛苦陈医女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湫涟闻言缓步走到门前打开了门,井锡一口气冲到了最里面,直直地看着还在昏迷的萧乐然道:“怎么回事?到底怎么回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陈娇娇跪地道:“苏夫人是中了水浇半夏,此毒来得极猛,还好救治得即时,只要醒来便是无碍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井锡坐到床边一手握着萧乐然,一手替她轻轻地擦着汗道:“我的府上怎的可能有毒。”-~~*%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陈娇娇顿了顿道:“公子,其实……”-~~*%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七哥……为什么……”井锡一听到萧乐然的声音立刻俯身低头去瞧,那紧张的样子直直地扣在了陈娇娇的眼里。-~~*%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怎么说话了说话了却不见醒?”-~~*%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公子勿急,通常人在昏迷的情况下也可说话,而大部分时候是喊着心底最紧要的人的名字。”陈娇娇小心翼翼地说着,果不其然,井锡的眼睛从方才的愤怒与紧张已然转变成了狂喜。陈娇娇终是明白了——我早已无路可走。-~~*%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方才说其实什么?”-~~*%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回公子的话,其实那水浇半夏从府里便能做得出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井锡闻言放下了手中的帕子,将萧乐然的手放回被子,起身俯视着陈娇娇道:“这话的意思是毒来自井府,投毒之人便是府里的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公子恕罪。”-~~*%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井锡看着眼前这磨磨蹭蹭的女子很是不耐烦地道:“快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陈娇娇顿了顿道:“水浇半夏主要是由水仙花的花头与三步莲制成的,而三步莲又叫半夏……”-~~*%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井锡看着眼前跪着的人,回头看着还未曾苏醒的萧乐然紧紧地皱着眉,半晌只说了一句话,“回去看好夫人,从现下到生产你就在她身边伺候着,没事便不要出来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陈娇娇点头转身便退出了屋子,疾步而走之时回头瞧了好几眼床上的萧乐然,却不巧刚好与站在门前的湫涟对上了眼,她不觉缩了缩脖子再不敢回头,因了那一刻湫涟的眼神着实是肃杀得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一天一夜的光景,萧乐然躺在床上未曾有什么苏醒的迹象,井锡便也就这般衣不解带的在一旁看着。待到第二日破晓之前的一二时辰时,萧乐然才缓缓睁开了眼,她看到眼前已然熬出了血丝的井锡的眼,未曾说过什么话便使尽力气去翻了个身,井锡一时不知哪里做错了,手足无措不敢动弹。-~~*%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萧乐然很是冷漠地说了一句:“你走吧,天亮了我便回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井锡这么一听更是手足无措了,“不是,淳儿,我……”本就不知眼前人为何生气的井锡,又在讲话的途中瞧见萧乐然颤抖地肩膀,才蓦然反应过来——她哭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井锡连连一骨碌抱起了萧乐然,颇是心疼的擦着她的泪道:“我哪里做错了你倒是说啊,我这般粗,哪里知道你受了谁的委屈,我求你快别哭了,你又不是不知道,自小我便最见不得你哭。”-~~*%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萧乐然很是虚弱的侧过脸,避开了井锡的手,“你就是不待见我了!”说完因是激动了些,一阵的咳嗽声咳得井锡更加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一边拍着萧乐然的背,一边竭力控制自己的脾气道:“我怎么就不待见你了?难不成你觉得那毒是我下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萧乐然梨花带雨的回过头来很是激动地说道:“难道不是,你不就是见不得我肚子里的苏家孩子,可你再不喜欢那也是我的孩子,若是有人动这孩子,我便是死也不会放过他!!!咳咳咳咳咳咳——”-~~*%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又是一阵猛咳,井锡已然估计不了自己的脾气,他急忙起身与萧乐然倒了杯水道:“求求你别激动行不行,本就不能气,这下身子更虚了反倒更急,你这样子是要急死我才甘心。”-~~*%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萧乐然未接过水杯,眼里满满地都是怀疑,井锡似乎也是明白了她的意思,一口闷下二话不说扶着萧乐然便吻了下去,那水从两人的唇间不住的留了出来,而更多的是井锡灌进了萧乐然的嘴里。待到萧乐然不再挣扎了,井锡才轻轻地放开了她,他抬手替萧乐然擦了擦道:“这样能信我了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萧乐然看着她眼里的泪水有一次涌了出来,还不待井锡反映过来,她便握着拳开始打井锡,“你怎么这么过分,我既然下定了决心来你这处,便是放下了他。可你却要这般对我,这孩子是他的,可也是我的,你容下我的孩子真就那么难吗?我……我本就想与你好好过,可你这般……太过分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井锡听了这话连连低头傻笑,竟也忘了去安慰一二。-~~*%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萧乐然看着他这模样不过嘴角一扬,随即便扭过了身子假装生气道:“哼,你还笑,我明日便回去,从此再也不见你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井锡猛地拍了下自己的脑袋,抓着萧乐然的肩膀急急说道:“不是,淳儿,我就是高兴,就是……”-~~*%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还高兴?我都这样了,你是要气死我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是,我不是高兴,不,我是高兴,不是,淳儿,你听我解释……”萧乐然看着眼前这个大男人仿佛又回到了年幼的模样,她逗他,他急她,二人嬉笑单纯的日子——再也回不去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萧乐然突然笑了,井锡更不知是怎么回事了,他一头雾水地看着萧乐然,只见眼前人轻轻地抱住了他,头埋在他的脖子处,声音极低地说道:“我想在你这处一直任性下去,往后好好待我好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井锡重重的点了点头,心里暖得要开花,另也终是下定了决心。-~~*%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天大亮之时,井锡抱着怀里的萧乐然还在一个劲的傻笑,他抬起手捋了捋萧乐然额间的散发,轻轻吻了一下便打算悄然起身出了房间,谁知萧乐然却忽的睁开了眼睛,一个极好看的笑容便出现在了井锡的眼前,“躺下,今日我来给你准备早膳。”-~~*%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井锡笑得一脸宠溺,伸手又揉了揉萧乐然的额头道:“你还有这样的手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煮坏了你吃不吃?”-~~*%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吃,可我最想吃你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七哥太坏。”萧乐然说罢便颇是俏皮地起身出了房门的内间,“湫涟给我更衣。”-~~*%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湫涟几乎是哭着跪下的,她用几乎只可侧耳耳闻的声音道:“夫人罢手吧,再这般下去……再这般下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萧乐然看都不看一眼地上的她,只是重复了一遍,“更衣。”-~~*%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湫涟无奈与她更了衣,二人一路各怀心思的走向小厨房,路上阶梯起伏已然映在了萧乐然的脑子里,二人到了厨房之时,萧乐然回头与湫涟道:“为我做最后一件事,先去把芙蕖引来,再是井锡,如果你想瞧着我活着回去的话。”-~~*%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湫涟未有什么言语转身便走了,萧乐然在厨房里随意的煮着碗粥,约莫粥熟了的时候芙蕖果然踏着怒气来了,萧乐然远远地便看见了她风风火火的模样,随即使了个眼色与湫涟。-~~*%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这贱人,连自家的丫头都看不过你那骚样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芙蕖这话便意思了,我不过是来住上几天罢了,何至于被你说得如此不堪。”-~~*%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萧芙然看着萧乐然很是淡然地端着一碗粥的样子,显然是更怒了几分,“我还真是没见过谁去人家府上住着住着便住到了人家丈夫的床上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住在哪里又如何?若是你有本事不妨也去我府上试一试?”-~~*%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还真是不要脸到了家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萧乐然也不理她,径自绕过她向前走,直到她预先备好的地方方才停下,她远远地瞧见了熟悉的身影正在疾步飞檐而来,于是迅速地抓住萧芙然地衣服道:“从前缄然的事,如今你与瑾姐姐的事,都对不起。还有,往后不要再这般鲁莽,容易被人利用,这是我今日最真诚的一句话,望你记住。”-~~*%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什么?”-~~*%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萧芙然显然没明白眼前这人在说些什么,便看见这个青蓝的身影猛地把她一推向了身后的台阶,一时间尖叫与呻吟吓得她直直地坐在了地上,眼前的萧乐然小腿处不断的涌出血来,一片片地晕染开来,刺得她睁不开眼。-~~*%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远处井锡疯了一般地跑来,嘴里不断地喊着——淳儿!!!-~~*%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