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青梅欲为民:千面太傅我不嫁

正文第三十五章 以命换命

[更新时间] 2017-09-17 23:40:52 [字数] 3071

苏迟默走了便是走了,萧乐然却在原地呆了许久未动,絮鸢瞧了寒箪便回了西厢,看见萧乐然一个人漠然地站在院子里,不禁加快了步子向她走去,“夫人,小心着凉。”^=#?*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萧乐然看了看絮鸢,点点头便随着她一道进去了,“絮鸢,我刚刚被禁足了,他说,昨日的歹人是我派的,是我要与井锡走才演了这么一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絮鸢扶她坐下,轻轻的按着她已然僵硬的肩膀道:“夫人,还记得您二人第一次来这宅子的夜晚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记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公子与您说了三点,您可还记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嗯。”^=#?*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第三点是什么?”^=#?*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知道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一隔数日,苏迟默与往昔一般,依旧每晚与萧乐然吃过饭后便去了忍冬那处过夜,只是吃饭之时已然没了什么言语,而夜间的温存却又盛了几分。冯虚阁里的风向似乎也变了,下人们开始纷纷伸着脖子往染池院里钻,一时间染池院里热闹得很。^=#?*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小寒那日,苏童一大早便端着一碗糯米饭兴致勃勃地放在了萧乐然的面前,“夫人,今日小寒,《黄帝内经》中记载:春夏养阳,秋冬养阴。现下吃粥能益气、生津、养脾胃、治虚寒,最适合喘疾患者。”^=#?*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萧乐然拿起碗闻了闻,“倒是很香。”大约喝了一碗的时候,忍冬来了,萧乐然替她盛上一碗道:“来,苏童说这粥颇是养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忍冬连连起身接过碗,拿起勺子也替萧乐然斟满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姐姐,数日未见,你怎么也不来瞧瞧我?”忍冬自顾自地喝了一口,抬头颇是无辜地看着萧乐然道:“姐姐,怎么不喝呀?当真是不错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萧乐然看着她道:“慢些吃,怎的还是这般的急躁,又没人与你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忍冬一口喝完最后一滴后抬头笑笑道:“迟默说我这样可爱,便没刻意去改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萧乐然搅了搅碗里的粥附和道:“是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忍冬看着萧乐然隆起的肚子,撑着额头歪着脑袋静静看着正在发呆的萧乐然,嘴角轻微的一个弧度转瞬即逝。^=#?*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须臾功夫,萧乐然的身旁突兀地坐下一人,拿起她的碗便喝了起来,“凉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萧乐然瞧着苏迟默这一气呵成的模样有些不知所措,“你怎么——”她话未说完,忍冬已然急速站了起来,手里的碗被碰到地上摔得粉碎。^=#?*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冬儿,这是怎么了?”苏迟默拿起一旁的帕子擦了擦嘴,笑得一脸明媚。^=#?*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忍冬一边急促地擦着身上的污渍,一边强行镇定道:“我……我方才才送你出去,现下突然瞧见你,有些惊讶,所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苏迟默起身前驱,伸手弹了弹忍冬的头大笑起来,“我们冬儿胆子越发小了,我回来拿东西,瞧见你过来了,便想着过来瞧瞧,好了,我也该走了。”说罢便大步流星的出了西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忍冬在苏迟默走后似乎也有些坐不住了,她寻了个借口便也匆匆离去,萧乐然看着她的背影一直到消失。^=#?*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忍冬走过西厢,一路未曾回染池院,而是转身出了府,一路驰骋消失在早间的阳光中。^=#?*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约莫两个时辰后,萧乐然听着冯虚阁里一阵的吵闹,她想透着门瞧瞧外面发生了什么,却发现桃丽源的守卫又多了一层,不得已,她只得退了回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絮鸢,外面可是出了什么事?”萧乐然捂着自己的心口子,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劲,但又说不上来什么。^=#?*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没什么事情,您先坐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真的?可我的心有点乱,你再出去看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是。”说罢絮鸢一个箭步便走出了房间,出桃丽源时,她不自觉的回头瞧了一眼,皱了皱眉便与侍卫说道:“守住了,消息若是被夫人知道了,你们一个都活不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是!”^=#?*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絮鸢说完疾步走去了染池院,院子里一片混乱,苏迟默的房间大门敞着,进进出出的丫头妈子一波接着一波,手上端的盆子里全是血,絮鸢走进房间时,忍冬恰好回来了,她一把推开站在门前的絮鸢,疾步走到床前,一把握住苏迟默的手道:“迟默,这是怎么了?这是怎么了?早上还好端端的,怎的现下却——”忍冬再也说不出话来,眼里的泪水一个劲的往外涌,苏迟默抬手附上她的脸气息浮游的说道:“冬儿乖,咳咳咳咳咳,别哭,我没事……咳咳咳咳咳……”话刚说完又是侧身吐出一口血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忍冬转身一把抓起苏童的衣服吼道:“你快救他啊,快啊,你不是什么都能治的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苏童忍着怒火与焦躁竭力平静地说道:“二夫人,你这般,我怎么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忍冬闻言立马放开了他,苏童看着忍冬道:“二夫人,公子需要安静,您且先出去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忍冬哪里是这般听话的人,一听这话,本就焦急的她顿时又怒了:“你敢撵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苏迟默被这女人吵得头越发晕眩了,只得强行撑起精神道:“冬儿听话,先出去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忍冬听了苏迟默的话,这才收起了那不依不饶的气魄一步三回头的走了出去。苏童待她走后道:“公子,再这般下去怕是真的有危险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苏迟默抬手捂住嘴一阵猛咳,断断续续地说道:“没事……她哪里……可……”^=#?*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絮鸢大步而前道:“公子放心,已然布置妥当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好——”苏迟默气若游丝地答了这最后一个字便昏了过去,絮鸢急切地看着眼前的苏童道:“公子……”^=#?*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絮鸢,你且回去守住夫人,这里有我,我不会让公子有事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好。”絮鸢转身走了出去,重回桃丽源时才发现萧乐然已然睡着了,近来萧乐然越发开始嗜睡了,絮鸢看着眼前的这人,俯身为她掩了掩被子轻声道:“这样也好。”^=#?*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絮鸢在一旁守了一会,确定床上的人半晌不会醒来,才又起了身准备出去巡视一番,她方起身,萧乐然便睁开了眼,嘴里流出一阵逐渐变大的痛苦的声音,絮鸢迅速转身发现萧乐然已然蜷缩到了一处,她急忙道:“夫人,夫人,您怎么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萧乐然皱着眉道:“肚子,絮鸢……肚子……好痛……”^=#?*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絮鸢闻言立刻一个飞檐走壁便去了染池院,苏迟默看着还在昏迷中的苏迟默,立刻拉着苏童便走了出去,站在门外的忍冬立马拦住了二人道:“你们这是做什么,迟默还在里面躺着,你们这是去哪里?”^=#?*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夫人有恙,苏童过去瞧瞧,絮鸢会在此守着公子,不消一会苏童便会回来守着公子,还请二夫人让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忍冬闻言迅速地让开了,看着二人反向而行的急促身影逐渐消失,她立刻唤了个丫头道:“去吧。”丫头闻言点点头便急速离去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苏童到达桃丽源时,萧乐然已然放出了鸽子回到床上蜷缩在原处,苏童把过脉后迅速开了个简单的方子道:“夫人只是郁结气胀,不碍事的,我开了方子一会便叫湫涟将药送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好……”^=#?*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苏童走得这样急促,更加肯定了萧乐然的猜想:迟默出事了。苏童已然走远,一旁同来的丫头急速递了张纸条与萧乐然便随着一道离开了院子。^=#?*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萧乐然待二人走远瞧瞧打开纸条:公子中浮草毒,七日内不治必死。萧乐然握紧手里的纸条,已然顾不得许多,她坐在凳子上等着湫涟,待到湫涟一来便从身手拿起一根短棍敲在了她的脖子处,她一把将晕倒的湫涟扶到床上,掩上被子,拉上床幔,迅速的换了身家丁的衣服,跑到方才信鸽上说好的墙角处和来人一道飞檐走壁的出了冯虚阁。^=#?*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萧乐然坐在马车里一路未曾说话,一旁的井锡也颇是安静地看着她,一路到了静心庵,她疾步而前,井锡在原地等着。萧乐然已然顾不得眼前小尼姑的阻止一路到了秦桑的禅房,她跪在地上拜了大礼便急促道:“母亲,迟默出事了,求您救救她。”^=#?*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秦桑放下手中的念珠笑道:“我何德何能能去救得了他?”^=#?*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萧乐然跪着挪到秦桑的身边,抓住她的手道:“母亲的医术我是最清楚不过的,您那手中的念珠便是佛家七宝之一的红珊瑚,有救命回生的神效,迟默现下中了浮草毒,七日内若是就不了就得死,母亲,乐然求求您,求求您救救他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知道的倒是不少,但这七宝的功效并未有你说的那般大,缓解他的毒是可以,但若是想根治……你还是走吧。”秦桑拿起手上的念珠摸了摸,神情颇是复杂。^=#?*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萧乐然知道这话里的意思,她一边磕着头一边道:“母亲,求求您,救救他,无论需要什么稀世的药我都能找到,求您。”^=#?*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秦桑见萧乐然的额头已然渗出了血丝,摇摇头递过了自己的念珠道:“你拿着,将它磨成粉与他服下,可以缓一段时日……若想解了浮草毒,你需割舍样东西。”^=#?*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萧乐然接过秦桑的念珠急忙问道:“什么?”^=#?*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秦桑闭上眼,缓了片刻,眼睛不经意地扫过萧乐然已然隆起的肚子,像是下定了极大的决心道:“你可愿以命换命?”^=#?*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