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青梅欲为民:千面太傅我不嫁

正文第三十二章 只见旧人笑

[更新时间] 2017-09-13 00:09:23 [字数] 3132

萧乐然随着寒箪一路到了偏院,不远的距离让她手心已然浸满了汗,手里的簪子已然因浸湿了汗水变得有些滑,她越是走进脚步越慢,心里不断地挣扎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萧乐然站在偏院的圆拱门前,看着正在跪地擦着石阶的忍冬未有言语,忍冬背对着她,十一月的天气有些凉,忍冬身上却已然被汗水浸湿了。萧乐然轻轻启了朱唇道:“忍冬。”-~=^|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忍冬像是听到了什么极令她害怕的声音,突兀地抖了一抖,她扶着腰缓缓起身,回身与萧乐然福了礼,跪下便再未起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萧乐然看着她,将手里的簪子又拽紧了些:“起来吧,与我进房里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是。”忍冬握着拳,眼睛直勾勾地看着地上,随着萧乐然一道进了屋子,萧乐然随意找了个凳子坐下,将袖子轻轻整了整,恰到好处的掩住了手里的簪子。-~=^|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听闻你今日不大舒服,我来瞧瞧你。”萧乐然看着她,眼里有些红,却不知究竟是为何而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劳烦小姐挂心,忍冬一切都好,一切都好,未有什么不适。”-~=^|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是吗?跪着干什么,起来说话,你我何时变得如此生分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忍冬闻言未曾站起,只道:“小姐,忍冬自小跟着您,知道您从未将忍冬当作下人看待,忍冬心里感激不尽。我以为往后的岁月里,十年、二十年、忍冬的一生都将与小姐一道而过,可是忍冬也知道,有些芥蒂生了便不再会轻易消弭。但无论小姐心里是如何想的,忍冬如十年前一般,未曾改变。忍冬永远不会忘记小姐为了让忍冬能正常生活所付出的种种,永远不会忘记小姐带着喘疾为忍冬求情的样子,永远不会忘记小姐在众人面前维护忍冬的样子……可现下无论说什么,确是忍冬犯了错,但,忍冬不会让小姐心里生出二根刺,还请小姐放心。”-~=^|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萧乐然看着眼前的这个人,心里五味杂陈,忍冬豆大的泪珠滴在她的心里,烫的好痛。她听着忍冬的话语方才明白这丫头为什么初见时腰间便细了不少,她用力握了握簪子,终是松开了手道:“絮鸢,带忍冬去把衣服换了,换个宽松干爽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小姐?”忍冬抬头看着萧乐然,大颗的眼泪恰到好处的从眼眶里奔涌而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去吧。”萧乐然看着她,露出个极温和的笑容,“我还是我,未曾变。”-~=^|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絮鸢扶着忍冬进了里屋,萧乐然看着二人的背影伸手将簪子插在了头上,寒箪跪下道:“夫人!不可,少爷那日的种种,我怎么查都觉得蹊跷得很。”-~=^|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但是……我想信她一次,就一次。”-~=^|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夫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好了,起来吧,一会去准备下,今日便把她接进门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是。”寒箪咬咬嘴角硬生生的应了,她转身向忍冬离去的方向狠狠瞪了一眼便悄然退下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萧乐然瞧着换了衣服的忍冬道:“还是鹅黄最适合你,往后你便搬到揽湖苑旁的染池院住吧,我会让苏童每日去你那处请平安脉。还有……晚间准备一下,与我敬杯茶吧。”说罢起身握了握忍冬的人,替她擦擦已然脸上的泪痕,“这般大了却还总是哭鼻子,丑不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忍冬跪下道:“谢谢小姐。”-~=^|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萧乐然将她扶起道:“从前我总是想与你寻一门好亲事,往后的一生平安喜乐。可如今世事难料,我却只能让你做个妾侍,是我没有照顾好你。”-~=^|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小姐——”忍冬已然哽咽,不知如何言语,萧乐然见此也不再说什么,只交代一旁的下人与忍冬收拾一番早些搬到染池院便不再多言,转身而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多时,苏迟默便回了冯虚阁,他瞧着门口的红绸一脸不知所措的看着守在门口的寒箪道:“怎么回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忍冬有了,夫人做主要纳她进门,今晚便行礼。”-~=^|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什么?”-~=^|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寒箪看到苏迟默已然按耐不住的要往里走,便一个大步拦住了他道:“公子,不能纳她。那事着实太过蹊跷。”-~=^|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苏迟默哪里听得进那么多,疾步近乎小跑的向揽湖苑而去,一路上看着一旁的染池院已然红绸飘扬,心里狠狠的揪了一把。萧乐然坐在院子里瞧着他迎面而来,抢在他之前道:“今晚纳了忍冬吧,终是需要个名分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若我说不纳呢!”苏迟默一把甩开她手里的酒杯,怒吼道:“你的心究竟是什么做的,初时对我不闻不问,好不容易让我觉得你似乎可以接纳我了,可现下却又毫不在意的将我往外推,我不是物件,我也有感情,萧乐然——”说罢俯身便去吻住萧乐然,萧乐然初时一阵,转瞬清醒过来便开始躲闪推搡,待到对方少有松弛,她一个打耳光火辣辣地摔在了苏迟默的脸上,苏迟默看着她大笑起来,一把抓起身边已然温和的桂花酿便往嘴里倒,因灌得急促,嘴角衣衫都沾湿了不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萧乐然看着他,也未曾起身阻止,只是静静地看着他并说道:“我早前便说过,我的心从前、现下、往后都不会在你身上,你觉得我是石头做的也好,是冰雪融的也罢,我都不在意。但忍冬,我不能让她受委屈。”-~=^|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忍冬、忍冬、忍冬!!!”苏迟默连连说了三遍这个最近他最不愿提及的名字,伸手一甩将手中的酒壶摔在地上,一时间酒壶碎裂四散,像极了他的心,“从前是傅言佑,现下是忍冬,往后又会是谁?萧乐然啊萧乐然,何时我才能在你心里有上一席之地,和何时才能有上哪怕一丝的怜悯。”-~=^|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萧乐然未曾说话,起身回了房。身后的苏迟默几乎是癫狂的,他拿起桌上仅有的杯盏全部砸在了地上,“好,我纳,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你别后悔!!!”-~=^|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萧乐然顿了顿,再转身时只看见了苏迟默急促地走上廊桥的身影,她眼睛有些肿胀发痛,伸手一抹,竟然已然是满眼的泪,她自顾自的擦了还不忘笑笑自嘲一番,“萧乐然你疯了。”说完喉咙便难受的有些紧,她缓步躺上卧榻,闭上了眼。-~=^|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夜间冯虚阁里的大红灯笼已然高高的挂起,忍冬穿着一身红衣举杯而跪,苏迟默几乎是毫不犹疑地喝下了敬茶,萧乐然看着他,也不过嘴角一扬抿了口茶水。礼数方结束,苏迟默便起身抱起了忍冬,并看着萧乐然一脸冷漠道:“现下可满意?”-~=^|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萧乐然看着二人,忍冬已然羞红了脸,她看着苏迟默道:“好好待她。”说罢便转身先走了。苏迟默也不管她,径自抱着忍冬回了染池院,未有片刻的言语便开始扯她的衣服,忍冬有些慌乱道:“迟默,不行,现下不能——。”-~=^|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忍冬话未说完,苏迟默便停了动作,依然是一脸的冷漠,他看着忍冬道:“你唤我什么?”-~=^|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忍冬不知道自己哪里错了,小声地又说了一遍:“迟默。”-~=^|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苏迟默扯住她的衣领涨红了脸大声吼道:“大点声,再给我说一次!”-~=^|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忍冬已然忍不住自己的眼泪,颤抖地说道:“迟默——”-~=^|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苏迟默甩开她,起身大笑数声,回头时眼睛已然通红,样子甚是凶煞,“往后若再这般唤我一次,我就杀了你!”-~=^|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忍冬瞧着眼前之人,瑟瑟地蜷起了身子,低声应了声:“是。”-~=^|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苏迟默不再搭理她,自顾自的在桌前坐下,拿起酒杯一杯又一杯的喝起来,忍冬缩在床上的角落,静静落着泪看着他。约莫过了一个时辰,二人皆为曾有言语,门外突然有人敲门,苏迟默很是不耐烦地问了句:“谁?”-~=^|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门外人闻言答道:“公子,我是以休,现下有件急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苏迟默回头看了看床上的忍冬,他走过去捋了捋她已然被自己弄得凌乱的头发道:“方才是我过分了,不该将火气撒在你身上,你且休息吧,我去处理点事情。”-~=^|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忍冬点点头,苏迟默转身的时候,身后之人轻轻伸手拉住了他的袖子,他回头看着忍冬,忍冬道:“往后我唤你夫君,你可否愿意唤我一声冬儿?”-~=^|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好。”说罢苏迟默挪开了忍冬的手便转身走了,忍冬仍保持着那个蜷缩的姿势,她将头深深的埋进腿间,双肩不住的抖动,须臾才抬起头来,眼角有泪,晶莹透亮,嘴角有笑,诡谲阴郁。-~=^|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苏迟默走出房间,以休只道了一句:“恭喜少爷,揽湖苑那位有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苏迟默看着以休半晌方才反应过来,他双手抓住以休的肩膀,因是用了极大的力气,因为他眼里的以休表情已然有些把持不住,一阵的龇牙咧嘴,“真的?是真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晚间夫人在屋子里喝着桂花酿,突然便开始干呕起来,因是还伴了喘息声,一旁照料的絮鸢和寒箪吓坏了,以为夫人旧疾又犯了,絮鸢几乎是将苏童提过去的,一把脉,苏童便笑了,说是喜脉。”-~=^|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苏迟默看着眼前笑得一脸灿烂的小子猛的敲了下他的脑袋道:“笑什么笑,那是我的夫人,退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以休摸着脑袋仍是不住的笑着,应了声是便退下了,留苏迟默一人站在石桥上一时摸摸后脑,一时拍拍脑门,嘴角止不住的发出笑声。他深深的吸了许多口气才终于迈起了步子走进揽湖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