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青梅欲为民:千面太傅我不嫁

正文第三十章 二拜静心庵

[更新时间] 2017-09-10 22:49:53 [字数] 3061

萧乐然站在偌大的猎场中,许多的帐子林立其中,她环顾一周却找不到一个自己可以去投奔的地方,那茫然的模样像极了迷路的羔羊。她独自一人进了方才的林子,坐在枯木上,许久未曾动过半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夜黑之时的天空最是好看,她仰着头透着树与树之间的缝隙看着漫天星光。@*&~+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知过了多久,一个寸红衣急速从她身边飘然而过,那速度有些惊人,她瞧着已然远去的身影,揉了揉眼睛,没做他想。@*&~+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在寻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谁?”那是个男子的声音,磁性有质却环顾四周也未曾瞧见人影。@*&~+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不是在这吗?”那人突然倒立而下,脚倒勾于树,头发落下的模样,吓得近在咫尺的萧乐然惊叫的向后退了数步,一不小心便绊倒在地。@*&~+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是人是鬼?”萧乐然在地上已然腿软无力,但仍是不住的向后挪着,直到在不知觉中靠到了身后的大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人瞧着萧乐然的模样笑得越发灿烂,他一个倒挂翻身而下,站在萧乐然面前邪魅得很,“你希望我是什么?”@*&~+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鬼。”萧乐然这才看清他的模样,白皙的皮肤,样貌精细,修长的身材,眼睛与嘴一般刺红,样子诡异妖媚,在这漆黑的林子里着实吓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倒是有些意思,怎的不希望我是人?因为我这双瞳不似人的缘故?”@*&~+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若你不是,我又有何惧,这世间有什么是比人更可怕的?”萧乐然起身靠树而立,确实不像是害怕的模样。@*&~+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有意思,你……”红衣男子邪魅的笑容有增无减,似乎是想说些什么,却中途转了话引子,“你叫什么?在下祭炘。”@*&~+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的名字倒是别致,缺火缺得倒是厉害。”@*&~+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姑娘有眼光,姑娘怎么称呼?”@*&~+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萧乐然。”@*&~+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记下了,告辞。”祭炘一瞬便没了身影,萧乐然站在远处一脸懵,她长舒一口气,刚要会枯木上坐下,眼前便又出现了那红色的身影,“你做什么?下人很好玩?”@*&~+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人也不理她,伸手放在了萧乐然的额间,不过一瞬便收回了手,“我不过想确定些事情,现在确定好了,便要收回刚才那句告辞。”@*&~+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萧乐然侧身离他远了几步,像看精神失常之人一般瞧着眼前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好了,我真要走了——再会,萧乐然。”说罢又是一瞬的没了影子,萧乐然没了第一次的惊吓,倒是淡定了不少,被这无理而又神经有些异常的男子冲淡了不少方才的不悦,她呆呆的坐回方才的枯木,抬头瞧着漫天群星,无甚表情。@*&~+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一夜光景悄然而过,黎明之时萧乐然起身回了自己的营帐,帐子里安静得很,萧乐然未曾进内里,径自坐下吃起了桌上的果子,一夜过后她倒是淡然了许多,吃着果子津津有味。@*&~+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苏迟默约莫过了一个时辰方才醒来,他穿上衣服,看着床上的丝丝血迹,脑袋晕眩得厉害,不禁想起了昨夜种种,他猛地一惊,掀帘而起,方是疾步而走不过数步,便看见了坐在帐内惬意吃食的萧乐然。@*&~+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萧乐然听了声响,也未回头,只轻轻道了一句:“醒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淳……”@*&~+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苏迟默嘴角不过蹦出了一个字便被萧乐然堵住了,“还是唤我乐然好些,这名字,我不大喜欢旁人提起。”@*&~+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苏迟默走到桌边低着头看她,犹疑道:“你听我解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解释是与在意的人道的,我便不必了,眼下你且梳洗一番,我去帐外等你。”说罢,起身拿了个果子便往外走。@*&~+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苏迟默连忙追上,从她身后一把抱住了她,“求你,不要这样。”@*&~+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萧乐然站在原处未有动作,苏迟默以为她或有一二余地,他将头埋进萧乐然的脖子,“人都说这世间最冷不过人心,可我对你的心却是暖的,此事我定会查清,给你个交代。”@*&~+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萧乐然抬手吃了一口果子,声音不大不小的从喉咙里蹦出,“忍冬。”话罢她顿感身后之人身子一僵,却仍未放开手。忍冬从帐外而入,跪地低头未敢有言语,萧乐然看着她不动声色的说道:“为你的夫君更衣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苏迟默双臂一软,收回手向后退了几步,任眼前之人信步而出。他低头看着跪地的忍冬,一个箭步而上,蹲下身子一把掐住了她的脖子道:“趁我现下还能控制自己,你最好给我说清楚!!!”@*&~+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姑爷,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昨日您喝醉了,我扶您回来,可您,可您却硬是……硬是要了我……我……我……”忍冬一瞬哭成了泪人,她无力的哭着,咳着,一张脸涨得通红,眼边的泪痔瞬时增添了她几番楚楚可怜的意味。@*&~+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苏迟默看着她的模样,终是松了手,忍冬一时失去了重心重重地摔在了地上,她猛力的咳着,眼泪还在簌簌的流。苏迟默转过身道:“我会为你寻一处好人家,退下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忍冬的咳嗽突兀的停了下来,扭身跪地,不断的磕着头道:“姑爷,忍冬求求您,不要赶忍冬走,忍冬什么都不要,只求留在姑爷、小姐身边伺候你们。”@*&~+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在,她眼里心里便总有一根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忍冬眼里红得像要滴出了血,她抬头看着苏迟默,几乎是喊出来的,“姑爷,我确是个卑贱之人,可丢了身子,失了清白都不是我愿意的,您不能这样对我,不能——”忍冬跪在地上哭得声嘶力竭,心里痛得几近不能呼吸。@*&~+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你想怎么办?”苏迟默看着她未有什么表情,口气上确是明显的软了些。@*&~+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若是您二人不想见我,我可以去偏房做杂,只求您不要赶我走。”@*&~+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许你个人家岂不更好,何必如此。”苏迟默转身不想再见到她。@*&~+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已然是个残破之人,即便与了人家,那人也不会待我好了,求您成全我,求您成全我。”忍冬不断的磕着头,额前已然青紫出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便随你吧,下去。”忍冬闻言擦泪而出,苏迟默皱着眉一拳打在了盥手的盆子里,水花四溅,盆落声起。@*&~+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忍冬跪在帐子外,不敢抬头看自己的主子,萧乐然吃完手中的果子,方才不咸不淡地说了一句:“起来吧,不是你的错。”@*&~+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小姐……”@*&~+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往后便不要再这般称我了,唤我姐姐吧。”萧乐然扶着眼前的可怜人儿起了身,忍冬在她眼里寻不到丝毫的悲喜。@*&~+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小姐永远是小姐,忍冬不要名分,只求去偏院做事,再不给您添堵。”@*&~+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何必如此?”@*&~+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求小姐成全。”@*&~+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也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话罢苏迟默已然收拾好走了出来,见到二人一跪一立,未有言语。他站在一旁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见一个太监由远而近立于三人前催促三人早些上车,切不可让皇上等。三人听罢便向一众的车队走去,皆是无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苏迟默骑马而行,萧乐然与忍冬坐在一处,大半日光景便回了府。萧乐然径自而入,不过两步便停了脚步,“忍冬,与我出去一趟。”@*&~+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么晚了你去哪?”@*&~+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先休息吧。”萧乐然携着忍冬未曾回头看上一眼苏迟默。@*&~+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马车轻起,萧乐然握了握自己的手心闭上了眼。约莫一个多时辰总算到了目的地,忍冬抬头瞧了瞧眼前一瞬便跪在了地上道:“小姐,小姐,您……”@*&~+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只是想见见他的母亲,今日突兀的很想见见,你若是不愿进来,便在这里等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忍冬起身站在了她的身后,萧乐然回身说了句:“就在此处等我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说罢随着小师父走进庵内,院内还和萧乐然初来时一般,有个硕大的香炉,内里插着香,萧乐然闻着如以往一般安心了许多。过了香炉,往前便是一座大殿,里面是一尊菩萨,慈善的看着万千世界,萧乐然在心里说了声阿弥陀佛。三人绕过香炉,从大殿门前经过,往前走了数步,穿过拱门,又沿着白墙走了些许,终于来到了禅房。房内跪着的妇人依旧,她将手上的朱红念珠放下,看了眼我们二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师太,有访客。”说罢,小师父转身离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母亲。”萧乐然跪下拜礼,看着她未有言语。萧乐然低下头看着石板路,“母亲,这么晚来打扰您,对不起。”@*&~+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进来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萧乐然起身跪在了秦桑身边,秦桑拉着她的手,轻轻地拍了拍,萧乐然道:“母亲,我不知道该与何人说,可我实在难受,心里像是针扎一般难受,这感觉我都快忘了,可现下却又轻轻楚楚的想起来了。您说的对,这强行而来的感情果真是不该有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待你不好?”@*&~+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有了别人,可那人是与我一道长大的人,我不能让她委屈,从前我便在心里发过誓,定要保护好这个人,可我现下看见她心里便特别难受,我不知道该怎么办。”说罢,终是落下了泪,或是忍了太久竟一时停不下来了,珠子也越落越大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秦桑看着她道:“好了,这世上一人心本就不会只许一人诺,若你能看透了,心便不会再动,不动了就不会痛,不痛了便也就释然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