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青梅欲为民:千面太傅我不嫁

正文第一章 就这样成年了

[更新时间] 2017-08-25 17:02:06 [字数] 2796

萧乐然行笄礼的那日,天一直阴沉沉的,有些极细的风,穿梭于屋宇之间,带来些庭院里细密的幽香,那是父亲为了她种的一园桂花,金桂、银桂、丹桂、四季桂一样不少。*=-$+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样昏沉沉的天气,把日子拉的绵长而又慵懒,她瞧着外面的一派喧哗,紧张之余不忘打了个大大的哈欠,唇齿间拉出好长一条哈达子,惹得站在身旁的婢女一阵窃笑。一旁伺候的忍冬瞧着她这模样终于是受不了了,她一边搅着绢子不住的念叨着这天气,一边教训着她,“小姐,您倒是紧张一下啊。”*=-$+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萧乐然擦擦嘴边的口水很是不在意地说道:“我紧张了啊,紧张得都快要喘了。”心里暗自揣测堂姐表姐们在这般繁琐和吵闹中曾有的成年喜悦究竟是从何而来,莫不是欠虐?*=-$+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要在这贫,您倒是给我喘一个看看啊,赶紧再想想笄礼的流程,昨晚说好了再温习一次的,可您倒好,睡得雷声震天的,摇都摇不醒。眼下外面来了那么多亲眷友人,万一一会出了错,丢了老爷面子,看你怎么交代。”*=-$+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萧乐然显然是习惯了这唠叨,一边不住的称是,一边拿起手边的杯盏很是惬意地抿了一口,嘴角微扬小声说了句:“真香。”*=-$+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多时,萧母身边的翘儿便来请,忍冬无奈只得快速的又给萧乐然整理的一番便同翘儿一道扶了出去。天色似乎比方才又暗了一些,但总算行礼的时候没有下雨,倒是也不枉费它吉日的称谓。笈礼在一派庄严的气息中展开,萧乐然在盥手、跪拜、行礼、临训、换服一应的行云流水地做着,样子倒是颇为大方得体,全然不似方才那般的浑噩模样。*=-$+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站在角落里的忍冬捏紧的双手总算是轻轻松了些,遇上这样的小姐,真真是操不完的心,笈礼快结束时,她轻轻舒了一口气,这才注意起周遭的人来,众多宾客中站着一淡青色衣衫的男子,一眼看去整个人充斥着一派清雅气息,虽不显眼却莫名地吸引了她的注意。男子似乎发现了有人注视,回头看了看,忍冬赶紧低下头避开,疾步离开去准备接下来的筵席。*=-$+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日落的时候下起了小雨,宾客才渐渐散去,府里忽的安静了下来,下人们都在前厅,或是送客,或是请骄,或是收拾,或是领着远亲去厢房,忙做一团。萧乐然远远地瞧着在母亲身边像个鹅黄色的小蜜蜂般忙碌的忍冬,她满脸赤红已然露出了些许疲态,估摸着也是无暇顾及萧乐然这个闲人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索性这样也好,萧乐然独自一人往后院走去,脚下的石子路被踩得“咯咯”地响,脸上打着细雨,一丝一丝的很清凉,她踢着石子,闭着眼,哼着自编的小曲,甩着袖子,猛力吸着花香,一步三蹦再转圈,活脱脱的市井模样,心里快活得不得了,此刻若能化身为鹏,她定会伴着花香抟扶摇而上九万里。*=-$+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到回廊时萧乐然方才缓缓睁开眼睛,这不睁还好,一睁便吓得她向后倒退了好几步,白色的石子被踢的往后滚了数颗,发出一阵的细碎响声。回廊里迎面站着一男子,清雅干净的模样像个文弱书生,他极力抿着嘴,眼里有掩不住的笑意。想来定是在笑她刚才的模样,白日里辛辛苦苦展现出的萧家小姐模样竟是在这一刻都毁了。想到此直想跺脚,她倒也是见过些场面的,暗自里低头迅速抚平刚才甩皱的衣角,使劲握了握拳,松开手时,抬头极文雅的对对面的男子说道:“公子,这是后院的回廊。”*=-$+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二小姐莫怪,在下方才在府里失了方向,偶然闻到细雨中伴的花香,寻着香味擅自走到了此廊。失礼了,在下这就走。”说着,拿着扇子拱了拱手,从萧乐然身边侧身离去,因走的急促,他衣服上那从未闻过的檀香味和院子里的桂花香味混在风里悄悄地窜进萧乐然的鼻子里,甚是好闻。她在回廊里看着他疾走的背影,一直消失在雨雾里,有些懊恼,却也一时无处发泄,只得硬生生的踹了回廊的柱子两脚,踹完直觉得左脚生疼,龇牙咧嘴一阵也无济于事。只得悻悻地回了房,擅自倒了杯茶水大口大口地喝了,喉咙里“咕噜咕噜”的声音充斥着耳朵,虽是豪迈一饮,却仍是冲不淡心里的懊恼,不由得又要跺跺脚。*=-$+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老远就听见跺脚的声音,合着这院子都震了几震,什么事情惹得您这般不高兴?”门口进来个笑嘻嘻的小丫头,鹅黄衣裙,嫩白脸庞,眼角的一颗小黑痣颇为精致,烛光照着她的轮廓,映着头上的银钗一晃一晃的甚是柔和。她笑嘻嘻地露出两个小虎牙,甚是可爱。*=-$+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去给我把今日来客的名册拿来。”人就是这般,若是在自己不悦的时候瞧见别人开心,自己的不悦定会再加上几分,此刻的萧乐然也不例外,她见忍冬这模样眉头已然扭成了一把,不禁在心里埋怨,“人都说主仆同心,怎的我同她一道处了也有十年有余,我这满脸写着的不开心竟被这小丫头生生的无视了——尤其是还笑得那般艳丽刺眼。”*=-$+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惹怒小姐的怕是苏家三公子吧,方才我回来之时看见翘儿在引他往前院走。听说那公子此前一直和母亲在山里的庙宇寄居,前几日才回到苏府认祖归宗。为这事情苏府的那位颇为有主见的大夫人闹得可是满城风雨,这事已经成了皇城里大户人家茶余饭后的闲资。今日来府上,许多人都想看他的笑话,没想见到他的父亲甚是维护他,也就少了许多辱笑的乐趣了。”忍冬一边收拾着被褥,一边慢条斯理的讲着,说完不忘回头得瑟地看了萧乐然一眼。那样子甚是滑稽,萧乐然不忍笑道:“你这鬼灵精可以挂个招牌出去做算命先生了,我就说了个名册,你能给我说出这么多东西来……那他母亲也一并回来了吗?”*=-$+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倒没有,他母亲生性淡然,说是已经不惹俗世了。其实不回来也好,以苏府大夫人的性子,还不知闹出什么乱子。”*=-$+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是啊,山野之中虽清苦了些,但落得安静自在。”想起以往苏大夫人的种种事迹,萧乐然不禁皱了皱眉,看这苏三公子一派清雅之气,将来怕是有的苦头吃,这么一想竟有些同情他,刚才的愤懑霎时间散了不少。*=-$+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小姐,好生奇怪呢,说着说着这地啊,它就不震了。”说罢便跑出了里屋。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日子清清浅浅过了几日,园子里的四季桂一夜之间竟是全开了,一阵一阵的花香伴着花瓣熙熙攘攘的落了一地,萧乐然未教人清扫,任之落地。她坐在秋千上看看书,想想许多自己的小心事,品一杯自家的桂花酿,尝一块桂花糕,在醉与不醉之间,倒也真是人间的极致享受。*=-$+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忍冬匆匆忙忙来叫她的时候,她正坐在秋千上喝着一杯桂花酿,一旁的小炉子上已然又温上了一坛,白烟轻起。萧乐然有些微醺,但并不碍事,她手里拿着父亲口中的杂书继续看着,虽有些重影,倒也看得津津有味。*=-$+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小姐,快,老爷唤你去前厅,来了贵客。”小丫头跑得甚是匆忙,衣裙都皱到了一处。她喘着粗气,擦着豆大的汗珠,急得眉头紧蹙,样子有些滑稽,萧乐然想笑,但想想昨日招惹了小丫头的不快,以免被打击报复还是生生地忍住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有贵客叫我做什么,让兄长出去迎上,我一个女儿家的怎能随意去抛头露面?不成体统,太不成体统了。”说了一番明事理的话,萧乐然对自己的机智甚是满意,其实就是不想挪动步子,故的,依旧把玩着小杯,小小的又啄了一口,一阵的温暖甜腻直直划过喉咙直直地进了胃里,叫她一阵的陶醉。她举起酒杯想着再来上一口,不想,还没啄上许多 ,便被这小妮子一把抢了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哎呀,小姐,什么时候了,还喝!是圣旨,圣旨啊,全家人都要去接旨了。传话的人说宫里传旨的公公马上就要到了,你快随我走,晚了老爷定是又要生气的,上次你小腿上的疤可还没好呢。”*=-$+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