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穿越之少侠如此多娇

正文第三十六章 恶战一场

[更新时间] 2017-07-17 21:22:01 [字数] 3104

冷师姐和萧师兄以及大壮赶过来时,就见那三人已经打得难分难舍了。|#|&?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薛百岁和夜羽止虽然联手勉强能抵挡一会儿,但两人都是有伤在身,久战是撑不了多久的,所以,两人决定速战速决,奋力一搏。|#|&?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夜羽止吸引火力,薛百岁打算从后边给他致命一击,正要得手时,却听见师姐喊了他一声,他一回头就错过了好机会,那人也识破了他俩的计谋,便趁薛百岁分心之时,躲过夜羽止的攻击,一剑向薛百岁身上刺去。|#|&?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在那千钧一发的紧要关头,夜羽止拼尽全力扑了过去,用左手一把将薛百岁推走,同时右手从胸前交叉,一个回身,挥剑抵挡那人的攻击。那人此次攻击本就用了七八分的功力,再加上殇的杀伤力本就很强,夜羽止也没能抵挡得住,被那人刺中了右肩,后退了两步,又吐出一口血来。|#|&?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薛百岁见状便急红了眼,二话不说就提着剑就朝那人的脑袋刺去,那人显然没料到,有些慌了神,只能侧身闪躲,于是薛百岁的剑就从他耳朵旁穿过,却意外地割断了他面具的绳子,露出他的真面目来。|#|&?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薛百岁看到那张脸,隐约觉得有些熟悉,却记不清到底在哪里见过。但他却不再多想,只一个劲儿地用剑攻击那人,招招紧逼,招招致命。那人因为面具被毁,一下子慌得不行,只想着逃跑,根本无心应战,薛百岁不知不觉间占了上风。|#|&?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又纠缠了一阵儿,双方都受了很多伤。那人一连打了这么久,有些体力不支,逃过薛百岁一招,就趁机要走。薛百岁此时怒火冲天,岂能轻易放过他,便又挥了一剑想要拦他,那人正要转身,便抬手去挡,这一折腾就被薛百岁刺中了手腕,大概是伤到了手筋,那人惊呼了一声,那把宝剑便掉落在地上,瞬间恢复成玉笛的样子。|#|&?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薛百岁心想这正是他得手的好机会,于是就上前一步,阻止那人捡殇笛,又给那人身上添了几个伤口。薛百岁不会杀人,但他也不恋战,打算再给那人来几下让他彻底跑不了,却不料身后传来师姐的尖叫声,他不得不顿了一下,想要回头,那人便趁机逃跑了,待薛百岁反应过来时,早已没了那人的踪影,薛百岁只能气急败坏地骂了句该死。|#|&?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薛百岁此时早已伤痕累累,一身白衣差不多染成红色,见那人跑了,他这才算松了口气,弯腰捡了殇笛,拖着步子就要去看羽止和师姐的情况。|#|&?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羽止呢?他伤得怎么样?师姐又是怎么回事?”薛百岁一边走一边焦急地问。|#|&?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百岁,羽止他刚吐了血就晕过去了,我也不知道什么情况。”大壮蹲在那里扶着羽止,神情很慌张。|#|&?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凌音刚才突然喊头疼,现在大概也晕过去了,我们还是赶紧找大夫吧。”萧师兄扶着冷师姐,表情很担忧。|#|&?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你怎么样,还撑得住吗?”萧师兄刚要走时,想起了薛百岁身上的伤。|#|&?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不碍事,救他俩要紧,快走。”薛百岁气息有些不稳,却还是强撑着。|#|&?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几人相互扶持着回到住处,又连忙派弟子去请附近有名的大夫,薛百岁看着晕过去的二人,心里百般焦急,十分煎熬。|#|&?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虽说已经晚上了,但大夫一听是逍遥宗的人,二话没说就赶过来了。大夫刚进门,看到这一屋子的人伤得都不轻,还吓了一跳,但毕竟也是见过世面的,也就没多问什么,只是打开了药箱,先帮夜羽止包扎了伤口,然后又给冷师姐把了把脉,这才算将情况稳住了。|#|&?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大夫,他们两个伤得严重吗?”薛百岁见大夫诊完脉,便急切地询问情况。|#|&?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这位少侠的剑伤并未伤及要害,想来性命无忧,只是他气息不稳,恐怕是内伤过重,还需要好好调养一番,方能恢复过来。”大夫先将夜羽止的情况说了一下,若说羽止伤得挺重,但好歹没有性命之忧,众人也可稍微安了些心。|#|&?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那我师姐呢,她的情况严重吗?”薛百岁听大夫说羽止暂无性命之忧,他也踏实了一些,但又想起师姐的情况,也不知道她伤得重不重,就更加担忧起来。|#|&?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你要问那位姑娘的话,这个,她的情况不太好说。”那大夫说起冷师姐的情况却是有些支支吾吾的,害得众人都紧张起来。|#|&?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大夫,凌音她并没有受什么伤,只是突然就说头疼的厉害,然后就昏过去了,这到底是怎么了?大夫,你就直说吧。”薛百岁正要开口时,萧师兄便抢先一步接了话。|#|&?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我不久前刚好诊过一个伤患,那人的症状与这姑娘十分相似,所以,我猜测,她这是中毒了。”大夫叹了口气,说出了心中所想。|#|&?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什么?”众人皆是吃惊不已。|#|&?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这些天,薛百岁一行人都是同吃同住,一起行动的,按理说不会给别人有机可乘,但冷师姐到底是什么时候中毒的,他们之中却没有一个人知道,那大夫一言既出,众人都慌了起来。|#|&?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怎么可能突然中毒呢,哎,先不说这个了,我问你,你可有办法解毒吗?”薛百岁想不明白师姐是怎样中毒的,但当务之急还是先想办法解毒为好。|#|&?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这个恕在下无能,我只能根据症状判断是中毒,但究竟是什么毒,怎么样解毒,我是没见过这种情况的。”那大夫说着还战战兢兢的,生怕其他人要打他。|#|&?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你不是名医吗?你怎么会不知道。”薛百岁一听这情况,整个人都暴躁起来。|#|&?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大侠饶命啊,我是真的从未见过这么奇怪的病症。”那大夫吓得从凳子上跌落下来。|#|&?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百岁,你冷静点,现在最重要的是给你们师姐解毒。你身上有伤,先待在这里,大壮带几名弟子去把其他的大夫都找来吧。”萧师兄出声才算稳住场面。|#|&?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是,师兄,我这就去。”大壮领了任务就匆匆走了。|#|&?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大夫,你给我师弟也包扎一下伤口吧,他身上也好多伤呢。”萧师兄见那大夫被薛百岁吓到了,坐在地上不肯起来,便又嘱咐两句。|#|&?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呃,好。”那大夫虽然不情不愿的,但还是照做了。|#|&?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待薛百岁身上的伤处理的差不多的时候,夜羽止总算是醒过来了,他脸色苍白如纸,声音也绵软无力,看来是真的受了很重的内伤。|#|&?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羽止,你感觉怎么样了?”薛百岁见他醒来了,便立马跑到他身边,问他还好吗。|#|&?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我没事,只是浑身无力。”夜羽止也算是鬼门关走了一遭,他那时为了薛百岁硬是接了那人一招,剑伤倒不要紧,但那宝物本就以内力来驱动,他的内力不足与之抗衡,只能生生受着了,现在醒来就一点力气也使不出来。|#|&?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嗯,那大夫说你受了很重的内伤,你就安心调养吧。”薛百岁想起羽止为他挡剑时的情景,心里很不是滋味,只觉得自己欠了他太多。|#|&?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百岁,今晚上你从那人手里得来的宝物,是跟逍遥宗有关吗?”萧师兄这时候满肚子疑惑,只觉得那宝物像是逍遥宗的东西。|#|&?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师兄,那宝物正是逍遥宗的殇。我出发前受宗主所托,要秘密查询此事,所以,一直瞒着你们。呐,这是宗主给的手信。”薛百岁想着也该将实情告诉大家了,便从怀里拿出了老头给的那封手信,递给了萧师兄。|#|&?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原来如此,那现在还由你来保管那宝物吧。只是,此事还需要保密,不能再跟别人提起了。”萧师兄见那确实是宗主的字迹,这才完全信了薛百岁的话。|#|&?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是,我知道了。”薛百岁也知道那宝物一现必有大祸,还是小心行事为好。|#|&?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不一会儿,大壮回来了,说是将镇上知名的大夫都给带了过来,萧师兄便急着去看冷师姐那边了,薛百岁也打算过去,师兄却让他留下来照顾夜羽止,他只好作罢。|#|&?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百岁,师姐那边到底是什么情况?”羽止晕倒前隐约记得萧师兄扶着师姐,之后就不知道是什么情况了。|#|&?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那大夫说是中毒了,但却查不出是什么毒,所以师兄就把这附近的大夫都请过来了,现在他们应该都在师姐那里。”薛百岁说起这事,心里就担忧不已,眉头也不自觉地皱了起来。|#|&?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怎么会这样?你那么担心,还是过去看看吧,我这里不要紧。”夜羽止见他愁眉苦脸的样子,就知道他是在担心师姐,于是就劝他去看看。|#|&?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你真的没事吗?都管我一时大意,才害你至此。”薛百岁说着,心里的愧疚更重了几分。|#|&?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你不必如此,我受伤也不是为了你,再说,你不也是一身伤吗,这还分得清吗?”夜羽止救他是心甘情愿,却不想让他如此介怀。|#|&?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好了,不管怎样你都是帮了我的。那我先过去看一下,你好好歇着吧。”虽然夜羽止并未将此事放在心上,但薛百岁受他救命之恩,却是不敢忘的。|#|&?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呃,羽止,多谢!”薛百岁临走前又给羽止倒了谢。|#|&?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羽止知道薛百岁心里还有些过意不去,也就不再推辞,默默地受了他这一句谢,并不再言语。薛百岁见他无恙这才放心地出了门,去找冷师姐去了。|#|&?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