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凤谋:薄情冷帝滚远点

正文第五十九章 神池

[更新时间] 2017-07-25 21:58:28 [字数] 3364

无汐一路上完全是处于风中凌乱的情况,脑海中一直徘徊着,何种跑路的画面,翻墙,还是直接把守门的侍卫劈晕,诸如此类的各种奇葩的方法。#|*$!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羽拉着失魂落魄的无汐,不由的微微担心道:“无汐姑娘没事吧,其实陛下没这么可怕。”#|*$!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羽轻轻的说道:“这个江南,很早的时候是被腐败的天朝划给了邻国,那个时候这里是民不聊生的,百姓受的是邻国的压制,真的是很痛苦。”#|*$!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羽清明的眼眸望着无汐说道:“是陛下解救了这里,也是他战神的名号响彻了整个天下,这里的每一个人,都很尊敬他。”#|*$!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羽浅浅的笑了:“所以无汐也不用害怕他。”#|*$!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无汐浅浅的笑了,一双淡然明眸清澈望着羽,然后她轻轻的揉了一下羽说道:“是啊,他真的很令人尊敬。”#|*$!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统一了国家,痴情的帝王,还有为百姓着想的明君,这样的陛下又怎么不会让人尊敬呢,如果她只是一个普通百姓的话,夜会偶尔仰望一下若神的男子吧。#|*$!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但是如今的她,只求不要在看到他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羽望着无汐一双清澈的眸子,但是为何眼底会闪过不符合年龄沧桑。#|*$!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虽然很想逛夜景,但是逛了这么久,也累了。”无汐轻笑道,刚才因为萧重华的消息凌乱的情绪已经平静不少。#|*$!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好啊,回去和玥姐姐品茶吧。”羽微微的笑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无汐脑海中微微闪过那个明明很温婉但是眼眸却很风情的女子,这样也不错。#|*$!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福泽依旧仿若仙境一般,在楼阁中放眼望过去整个江南仿若画一般。#|*$!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无汐与玥姑娘坐在阁楼上,羽在一旁微微焚香,沉稳的香更是让人微微心静了很多。#|*$!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温水煮着的茶也弥漫着清冽的香,无汐轻拿起那玉盏,轻轻的嗅了一下,真是好茶呢。#|*$!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玥姑娘依旧拿着雕琢精致的烟管,慵懒的坐着,风情的眼眸微微侧望着无汐轻笑道口:“姑娘觉得江南如何?”#|*$!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自然是好。”无汐轻轻的抿了口茶,那#|*$!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清苦的茶瞬间席卷了整个味蕾,但是无汐并没有皱眉。#|*$!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玥姑娘依旧笑道:“姑娘是第二个品茶的人却没有皱眉的人。”#|*$!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般浓苦的茶,到真是会让人皱眉呢,但是对于一个死过一次的人来说,却并没有什么。#|*$!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茶名曰。”无汐问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玥姑娘望着她,风情的眼眸泛着让人看不出情绪。#|*$!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奈何。”她轻轻的答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奈何。”无汐轻轻的喃喃道,然后将茶一饮而尽说道:“人生本就有很多无可奈何的事。”#|*$!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玥姑娘微微怔了一下,然后望着那双淡然的眼眸,红唇勾一一抹笑意,面前的这位女子和那个人真的很像呢。#|*$!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但是,总会苦尽甘来的。”无汐淡淡的说道,这茶中的苦味渐渐的散去,留下的只有甘甜,若不品尝到最后,是不会尝出来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玥姑娘是在等什么人吗。”无汐突然不明的说出一句话。#|*$!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玥姑娘深深的望了无汐一眼说道:“姑娘何出此言呢。”#|*$!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无汐的一双明眸清澈的仿若能印出她的心事一般,淡淡的说道:“你的茶告诉我的。”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不过或许是让我想多了”无汐又淡淡的笑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不论是什么物品,若是注入了主人的情感,都回多多少少的表现出来,这茶中包含的期待这样的重,又怎么会察觉不出来呢。#|*$!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没有。”玥姑娘突然笑道,眼眸依旧风情:“这的确是为一个故人制作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是吗?”无汐笑道,然后夹着杯子轻轻的那滚烫的水烫了一下,随后轻轻的烤干:“那个人应该对玥姑娘挺重要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不然为什么会露出那样的神伤。#|*$!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玥姑娘轻轻的吸了口烟管,缭绕的雾却并不招人厌烦。#|*$!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无汐姑娘在来江南之前,是做什么的。”玥姑娘突然问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温热的茶盅微微聪指尖传了过来,无汐淡淡的答道:“不过是一个画师罢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一个被俘虏的替身画师。#|*$!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那样的话,还请无汐姑娘到时候为我画幅画。”玥姑娘说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自然乐意至极。”无汐淡淡的答到,这样想来,她已经很就没有碰画笔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时间也不早了,姑娘累了一天,不如多泡一会儿药浴,对你的伤也是极好的。”玥姑娘轻笑道:“只要不要像昨天一样就好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羽在一旁也不由的轻笑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而无汐更是差点把茶盅给摔下来。眼角微微抽了抽,黑历史就可不可以不要提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不一会儿,无汐就又泡入那特别舒适的温泉中,真的很不错呢,在这个时代还有温泉可以泡。#|*$!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身上的伤已经好的差不多了,毕竟她的伤也比不过辰儿,体内的毒也稍微安分了一些,有它的存在,无汐觉得她活着的时间就是一个未知数。#|*$!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不过只要现在还活着就可以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当务之急,是千万不能遇到萧重华,无汐有些奇怪的事情就是为什么萧重华会出现在江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若是祭祀的话,没有比帝京更为神圣的祭坛了,为什么会千里迢迢的到这里来,更悲催的事因为是走的小路,无汐才没有听到任何关于萧重华要来的消息。#|*$!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么重大的料,这说书人肯定是不会放过的,要是能提前知道了,她是绝对不会来这个地方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就算美食满天了,她也是打死也不会来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但是说什么也晚了,无汐微微潜入水底,现在主要是怎么躲过萧重华,不过江南这么大,他也不会预料到她已经来了的,而且或许那个罗刹已经把她忘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祭祀的时间为半个月,无汐决定了,这半个月,她决定宅在福泽里哪里也不去了,在说了,她上辈子也算一个御宅,别说半个月,两个月不出门都是妥妥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想到这#|*$!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里,无汐的心就为微微静了一些。#|*$!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玥姑娘依旧坐在阁楼上,轻轻的靠着栏杆,缭绕的烟微微将眼前美丽的夜景遮住。#|*$!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皇帝的祭祀,说明那个人也会来的,在见到他时,她会是怎样的心情呢。#|*$!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沉默还是微笑。#|*$!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帝京的天气依旧温和,宫殿中,萧潋清坐在御案旁,修长的手指划过一摞摞的奏折,薄唇微微勾起,他的皇兄还真是信任他呢。#|*$!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但是那如玉一般的眼眸,却也如玉一般温 凉。#|*$!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殿中的龙涎香被换成了梨花香,缓缓的缭绕在空气之中,画锦在一旁,小心的为王爷磨着墨,黑白分明的眼眸望了一眼萧潋清微微有些倦怠的神色,不由的担心的说道:“王爷还是稍微休息一下的好,别累坏了身子。”#|*$!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萧潋清嘴角勾起一抹温润的笑说道:“没事,我还不累。”#|*$!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可是……”画锦似乎还要说些什么,但是和她站在一起的一个女子轻轻的呵斥道:“画锦,不得无礼。”#|*$!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被训斥了的画锦微微有些委屈,但是那女子是她的姐姐,画锦也不敢在说些什么,依旧是小心翼翼的磨着墨。#|*$!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萧潋清眼眸微微望了一下画锦,随后将奏折放下说道:“稍微去外面看一下也可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说着就站起身来,画锦望着萧潋清,知道他是在为自己解围,不由的也甜甜的笑了一下。#|*$!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而身旁的女子,微微怔了以下随后恭敬的说道:“是。”#|*$!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御花园的花开的很美,而站在花中见的萧潋清也美的仿若一副画一般。#|*$!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画锦黑白分明的眼眸微微环顾了一下周围,这里的景色很漂亮,因为王爷很少来宫里所以画锦对皇宫中还是充满了好奇,但是画锦的姐姐却并没有笑。#|*$!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稍微放松一下,毕竟你也站了很久。萧潋清微微望向那女子,如玉的眼眸让人的心微微一动。#|*$!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那女子还未说些什么,突然一个倾国倾城的女子在花丛中停了下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萧潋清淡淡的行了礼:“见过皇后娘娘。”#|*$!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奴婢,见过皇后娘娘。”那女子和画锦也行礼到,不敢窥视这样的绝色,和传闻种的一样,真的是非常美的女子呢。#|*$!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潋清。”淡淡的一声,没有了寒霜,却弥漫着无奈。#|*$!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江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无汐躺在床上,直直的盯着那落纱,一旁的羽微微叹息到,然后将沏好得茶为无汐端上,然后说道:“今晚的夜景,姑娘要不要去观赏一下呢。”#|*$!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羽试探性的望向无汐,没想到无汐僵硬的转过头来说道:“不了,在祭祀结束之前,我是哪里也不会去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无汐说的极其认真虽然出去也不一定会遇到萧重华,但是无汐现在确实连一点点的可能性也不想放过,一想到那双寒的要命的眼眸,无汐的头皮就不由的发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无汐起身,稍微在店中活动一下也好,在这样的宅下去,身体会僵掉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如此想到,无汐就起身说道:“看羽这么忙,我也来稍微帮一下。”#|*$!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羽望着无汐一副绝对不要出去的架势,微微有些无奈,她和陛下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呢,本来还想告诉无汐一件事情,但是若是现在告诉她,羽觉得无汐或许就会暴走了,所以还是不要告诉她的好。#|*$!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无汐穿梭与楼之中,为羽挂着落纱,大片大片的白色的纱飘荡于整个阁楼之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帮着挂完纱的无汐受到了羽的感激,无汐微微环顾了一下四周,然后有些奇怪的问道:“这里会武功的人很少呢。”#|*$!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羽浅浅得笑了然后说道:“这里时圣域,带着杀意的人是不允许来到这里的,所以会武功的少也正是因为如此。”#|*$!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无汐一双淡然的明眸清澈的望向羽然后淡淡的说道:“那我岂不是破了戒。”#|*$!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毕竟,她一身是伤来到了这里。#|*$!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不对哦,无汐姑娘是特别的。”羽浅浅的说道:“姑娘很温柔,并没有杀意。”#|*$!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温柔吗,但是温柔可能会死人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说起来无汐今天并没有看到玥姑娘,不由的问道:“玥姑娘去哪里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羽微微摇头说道:“主上,毕竟有时会很忙的,我也不知道她去了哪里。”#|*$!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毕竟是这里得守候人,有的时候见不到人也是在情理之中。#|*$!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羽对无汐说,可以在福泽种逛一下,但是千万记住,不要到圣域里面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