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在线等:王爷总是口不对心

正文第一百零一章:白梅、家法

[更新时间] 2017-08-13 11:57:15 [字数] 3444

沈凌枫就是故意的!给她一件破衣服就算了,里面还是不透气的。再加上这天气,穿上这个让她一直不断的冒着汗。幸好沈凌枫没有限制她喝水,不然她会在这个初秋中秋的第一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被人使唤的感觉虽然不太好,但是毕竟不用面对沈凌枫那张阎王一样的脸,童辛雅就觉得舒坦,只不过今天又要失约宋段了,虽然每次宋段都没有说切莫。可是自己都说好了去她那里帮忙,这两天也都没有,这当下人干活也不知道有没有饭吃。?~**$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远处,洪涛真的不忍心看下去了,可是自己又在沈凌枫旁边,这去拦下也不是,不去的话那些花草都快被王妃剪没了!那可是他亲自种下去的花草啊,现在看着都心疼。?~**$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而王爷居然还在放任这王妃这样,在不阻止一下整个花园都没了。“王爷,属下看……王妃都忙活了一个多时辰了,要不……王爷就让着王妃歇息一会儿?”?~**$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休息?可以啊?只要童辛雅跟他认错,他可以给她休息。“你去问她知道错了没!”?~**$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哎!属下这就去。”有沈凌枫这一句话,他不去也也得去,毕竟这可是花园……王妃这样已经破坏了王爷好几株盆栽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童辛雅真的只是那些大钳子在那里乱剪,以前读书的时候看到学校里的那些整理草坪的一个个修的的个球似得,怎么到了她这里就成了外星人的样子了?剪坏一株就拿另一株开刀。反正这些都不是她的,沈凌枫叫她修理花园,她修了,只不过样子比较另类而已。?~**$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王妃……”您快停手,您现在修的是王爷最喜爱的一株白梅花,冬天还得要开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转过头,就看到洪涛的脸色似乎……不太好,童辛雅悻悻的把手上的动作停了下来。“有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有大事!王妃您要是在不停手,王爷就真的要大火了。“王妃,王爷传话,说您知道错了没?如果知道了……就可以休息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错了?她今天到底又是哪里惹到这位老佛爷不高兴了?!没有做错的事情,童辛雅是说什么都不道歉。“告诉你家王爷,我没错,硬是要把罪名强加在他人之前,在我们那里属于污蔑罪!不但要罚钱,还需要坐……不对,还有免费的几顿饭!”?~**$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还好自家王爷离得远,没听到这些话,不然整个花园都没救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怎么?王妃是说本王污蔑你?”早上王府里的所有人走传了个遍了,她居然还这样理直气壮的说自己没错?!?~**$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童辛雅没心情跟他吵,再次把钳子拿起来。“哪敢啊,王爷要是没什么别的事,我要忙了,为了不伤到王爷您,还请您离远点。”?~**$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在洪涛跟沈凌枫来不及阻止,就见童辛雅手里的大钳子一用力,那一朵即将在冬季要开的白梅花就这样死在了童辛雅的手上。洪涛默默地退了两步,因为他已经看到了沈凌枫放在身后的手握成了拳头。自己现在也帮不了王妃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王妃!”沈凌枫的声音像是从地狱发出来的。冷的有些不像话,这才梅花可是她最喜欢的花种,而京都城只有红梅。白梅很难求。他找了很多地方才在宋段府里后面找到一株。?~**$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声音有点不对劲,又怎么了吗?把目光看向沈凌枫身后的洪涛,只见他不断对自己摇头,然后又使劲的眨着眼睛,接着又是点头,童辛雅压根就不知道他想表达什么。?~**$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看着被剪下来的那株白梅,沈凌枫真的想掐死她!过了好一会之后,他蹲下身体把地上被她剪下来的白梅捡起来。“洪涛,把府里的家法拿到南苑去,让人把王妃也带过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又要打?洪涛以为沈凌枫只是会发火而已,没想到王爷居然为了一株白梅而用上家法?!?~**$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童辛雅瞪大眼睛,不敢相信沈凌枫说的话。这家法明显就是对着自己来的,她又犯了什么错?“沈凌枫!你是什么意思!我们有话就说明白,没必要用不用就家法什么!你真当我不娘生爹养的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把手里的东西扔到一边,她就不明白,不就是一株小小的白梅而已吗?剪了就剪了,用的找吗?“我妈爸都没打过我,你凭什么打我!我告诉你,老娘我还不干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带到南苑去,鞭打五十。如果谁胆敢少一下,本王让他们一块受罚!”?~**$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想跟童辛雅费那么多话,也不想跟她说话。?~**$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干嘛要到南苑,既然你都那么下决心了!那就在这里好了!洪涛,去搬凳子!”说不干有用吗?反正迟早都要挨打,还不如来个痛快算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洪涛被两个人冷空气压的有些透不过气来来,王爷要用家法,王妃倒好,现在连南苑都不回了,直接说在这么多人的面前受罚。他该不该拿家法?该不该板凳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沈凌枫本以为让她回南苑受罚已经是她最大的侮辱了,没想到她居然敢在花园?那好!自己就成全她!“去搬凳子!”?~**$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干了半天的活,童辛雅也都没有休息过,再加上快到中午了,肚子还有些饿,所以她一屁股的坐在地上。反正自己都已经成一样了,躺一下又何妨。?~**$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洪涛行动再慢,最后还是把鞭子跟长凳拿了过来,看到沈凌枫还在花园里看着那株被童辛雅剪掉的白梅,意思是,他在这看着,给他赶紧搬凳子!?~**$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一次,不用谁动手,童辛雅轻车熟路的自己趴在上面,等着绑手。而花园里,也只有洪涛跟沈凌枫,其余的人都被洪涛给赶出了花园,各自在外面该干嘛就干嘛,花园里要是传出任何的声响也不能传出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王妃……属下得罪了。”把童辛雅的手绑好,洪涛只能说这么一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也就五十下,很快的。童辛雅知道那鞭子的滋味,所以不断的调整呼吸。等着鞭子落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慢着!”就在洪涛正准备落手的时候,沈凌枫的说话了。目光却没有停留在童辛雅的身上。“既然王妃受家法,那就连早上的事情一块算下去,八十!”?~**$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王爷,这可使不得!王妃……”可是洪涛的话并没有说完。沈凌枫抬起眼看了他一下,如果他敢在多话,他不介意一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洪涛只好低下头,举起鞭子往童辛雅身上打去,虽说长年下来都是伺候着沈凌枫,可是有一些事情他还是亲自去做,所以本身的力气也不算太小。自己只能是尽量轻一些。原本以为童辛雅会像上一次那样,第一鞭子落下时会叫喊起来,可是没有。?~**$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在沈凌枫的目光下,洪涛也不能下手太轻。花园里只能听到鞭子与肌肤接触的声音。?~**$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很痛!童辛雅盯着某一处地方,死死的咬着嘴唇不让自己发出一点点的声音。可是尽管这样,童辛雅还是忍不住的全身发抖起来。只有疼的太过了,身体才会产生一种反应。?~**$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沈凌枫一直在等着她喊出来,没想到她还真倔!他甚至都有些怀疑洪涛到底有没有用力,可是当看到她衣服上逐渐出现的血渍时,也明白了洪涛并不是没用力气。?~**$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童辛雅在倔,她也倔不过死物。手也从原本扣着凳子变成了紧紧的窝着。由于太用力,嘴唇更是很快的被她咬出血来。视线也有些一个人地方变成了看向很多。?~**$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当鞭子落下的声音到了四十下的时候,童辛雅眼前也黑了下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呜呜……不关我的事,我没病!不要抓我。”小小的身子缩在一个人的怀里,不断颤抖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没事,我们躲在这里。只要不发出声音,他们就不会发现你。”另一个小小的人安抚着怀里的人,尽管他这么说,可是自己的身体本能还是出卖了他。?~**$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为什么要抓我?我要回去找我爸爸妈妈。他们在哪?”也许是受到了些许的安慰,怀里的人更是不敢哭泣,就怕一哭,外面的人就要进来把她给抓走。?~**$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而外面,许多人在不断的翻找着,一双脚也停在了他们躲着的地方前。?~**$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小宋段也最先看到了,他知道外面的人是谁,有些兴奋的伸出一只手想把挡在他们面前的门推开,可是没等自己用力,门却在外面被人给搬开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看到的,却是昔日的好友拿着剑在他们面前,小宋段突然有些后悔。?~**$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而门被搬开后,怀里的人更是不敢抬头看,整个人都脸色苍白的窝在小宋段的怀里。?~**$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让开,她身上带着瘟疫,所有百姓都会受她牵连!”找到她,也是自己最后一次见到她了,为了让自己下定决心,小凌枫避开宋段的那不可思议的眼色。?~**$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而小宋段怀里的人听到这声音,有些害怕的抬起头,看清楚来人之后就想站起来跑过去。可是自己刚站起来,小凌枫身边就突然不知道从哪里出现了好多的人。他们想上前,却像是在忌讳什么一样又躲着她。?~**$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当自己走到自己想走的地方,想要对面前的人说话时,就感觉心脏的位置一痛,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比自己还要高出半个头的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别靠近我!”小凌枫只是本能把剑拿起来,头偏过一遍,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刺到了哪里。?~**$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小宋段想要去阻止,可是却被刚才出现的人挡住了。眼睁睁的看着沈凌枫的剑刺到她,他在她背后,根本就不知道那剑刺到了哪里。“你们快给我让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公子,您别过去,她身上有瘟疫,指不定传染到您。”几个人把他拉到一边,可是小宋段却像发了疯似得不断的咬着他们。?~**$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趁着他们吃痛,小宋段三步并作两步的跑到她面前,看着她胸口前被一大片的血渍淋湿。有些愤恨的转身把沈凌枫推开。“你干嘛要这样!她没病!”?~**$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身上有瘟疫!城里死去的那些百姓就是被她给传染的!”小凌枫给自己说着理由。?~**$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没有!就算她再有病!我来治,为什么你们都要把什么事赖在她身上?!我说过我会把她治好!”?~**$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很急,小宋段对着沈凌枫喊着,换来的除了身后的人倒地的声音。?~**$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流了好多血,小宋段吃力的把人背起来。不顾周围人的目光,更没有去看沈凌枫,而且直直的走出门。他一定会救她的!一定会!?~**$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