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轮回之络纬秋啼金井阑

正文三十七 连环

[更新时间] 2017-08-13 13:13:05 [字数] 6474

在宇文邕的严加盘问之下,宇文赟终于是一脸不情愿的将当初自己将慕容府中一个小奴婢蝉儿给关在柴房中活活饿死的那桩混账事情老老实实的坦白招供出来,他坚称自己在半夜里亲眼看见那个蝉儿的鬼魂披头散发的站在窗外来向自己讨命,因此上才被吓的如此疯疯癫癫的让父皇和母妃替自己如此担心。!&@&?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谁想到宇文邕听了之后,却登时间就抡起拳头一下子砸在宇文赟脸上,“混账东西,还敢在这里给朕胡说八道,这世上哪里有鬼祟之说,分明是你心中有鬼,自己将自己给吓疯了的才是,”他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但是父皇,孩儿是真的看见那个蝉儿她站在窗外向孩儿讨命了,”宇文赟挨了拳头之后,仍然是一脸委屈的坚持着说,“不信父皇可以去问孩儿那几个贴身奴才,他们也都听见那个蝉儿她半夜里在孩儿窗前说的那些让孩儿还她命来的话了,”他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宇文邕被自己这个混账儿子给弄的实在是没有办法,只好让高公公立时去慕容府中将宇文赟的那几个贴身奴才给召来未央殿中。!&@&?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半个时辰过后,几个贴身奴才被高公公依着皇上口谕给全数带来未央殿上,宇文邕一脸正色的问道他们那日夜里到底在院中听见了什么,几个奴才仔细回忆之后,异口同声的向皇上回禀到那日夜里确是在自己房里听见外面隐约传来一阵女子讨命之声,那时几人都已经给吓的在房中抱成一团了,但是却清清楚楚的听见外面那女子在一声接一声的喊着什么太子殿下还婢子命来,因为知道之前蝉儿的事情,所以几人都以为那半夜里来找太子讨命的女鬼必是蝉儿她无疑的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什么,竟然是还婢子命来,”宇文邕顿时间心中忍不住“格”的一惊,因为他自是知道长安城中不管是皇族官宦还是寻常百姓,自来只是将奴婢给称作是丫鬟婢女的,而突厥却自来是将奴婢给称为婢子的,那蝉儿既然是慕容府中奴婢,自然是不会在宇文赟面前自称婢子,若是那日夜里那女子当真是在慕容府中自称婢子,那自然不是什么蝉儿的鬼魂作祟,而是有人故意去慕容府中装神弄鬼的才是。!&@&?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宇文邕一念及此,当即挥手让宇文赟带着他的那几个贴身奴才速速自未央殿上退下,回去慕容府中好生准备自己的大婚去即是。!&@&?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紧接着,宇文邕又命高公公将现下正在凤仪轩中等待自己发落的慕容皇贵妃给好生送回去慕容府中,继续去张罗宇文赟的大婚,之后,他将自己手下几个心腹侍卫给召来未央殿内殿之中,命他们设法自慕容府中的下人口中打探出来那个蝉儿的样貌,然后画出像来,再依着画像在内宫之中仔细找寻样貌上和那个蝉儿她有几分相像的宫奴婢女。!&@&?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几个心腹侍卫领命之后就去慕容府中奉命行事去了,半月之后,果然不出宇文邕所料,密报上出现的一个名叫婵儿的婢女正是鸾凤阁中的那个专门侍奉阿史那燕沐浴的机灵丫头,那个婵儿她本来是阿史那燕自突厥带过来的,自然会在宇文赟面前自称婢子,而清琴那日在未央池上明明木船已经快要沉底却因为遇见在未央池上划船巡夜的御前侍卫而侥幸得救,自然也断不会仅仅只是一个意外。!&@&?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未央池上每隔七天才会有御前侍卫划船巡夜一次,而那些御前侍卫本来在那一日里是不会去未央池上划船巡夜的,一定是有人事先通知他们去的,在宫中能够命令的了那些个御前侍卫的除了自己之外也就只有阿史那燕皇后和慕容皇贵妃了,而慕容皇贵妃她本来是一心想要将清琴当替身的,自然不会临时改变主意让御前侍卫去未央池上救人。!&@&?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其实慕容皇贵妃她自始至终都是让人给暗中算计了,从有人在慕容府中冒充蝉儿鬼魂,吓疯宇文赟,到玄真观中的天云道长口中说的替身,这一切的目的看起来最终是要让慕容皇贵妃因为设计谋害姝妃娘娘而被自己一怒之下下令赐死的,而慕容皇贵妃死了,宇文赟这个太子位还能不能保得住,可就不一定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如此看来,阿史那燕她也未免是当真太心急了些,她现下还未曾替他生下来一儿半女的呢,竟然就开始在精心准备着要让自己的儿子顺利被册立为太子了,但是,这又怎么可能,兵发突厥本来就只是一个早晚的事情,他又怎可能当真将阿史那燕生下来的儿子给立为太子。!&@&?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高长澈,你倒真的是这世上唯一一个让朕对你恨的咬牙切齿却又无可奈何的人,高长恭死了,你却还活着,让朕不得不为了打败你而向突厥借兵,本来和南陈联手围攻北齐是朕心中一个最上策的选择,但是谁想到那个陈顼他,竟然是你暗中设下的一个傀儡。!&@&?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但是纵是如此,那又能怎样,你当真以为现下北周的军力能比北齐弱上多少,灭北齐,伐南陈,征讨突厥,是朕此生的不灭夙愿,吐谷浑十六番邦你就是夺去又能怎样,西域诸国又岂会甘心长久被你一人辖治,前几日里朕已经听说因为十六番邦隔三差五的就轮番派人去邺城中向高纬要钱要物,高纬一气之下已经诏令十六番邦自此以后万事自在决断,与北齐皇朝再无任何关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也难怪高纬会气愤如此,吐谷浑十六番邦在玉门关左近的还可被朝廷控制,靠近波斯的那几个番邦又有谁能够控制得了,听说这个高长澈他还让追风陪着他一起纵马去了恒河,难不成他想连天竺这个和中原八竿子打不到的地方也给一起攻打下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但是他可不是孔雀王,孔雀王朝最终也只能是他心中一捻最不可理喻的虚空痴念而已。!&@&?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宇文邕对遥远的波斯和天竺显然是半点也没有任何兴致的,自从下诏灭佛之后,长安城中的胡僧日渐稀少,自波斯和天竺远道而来的商人却开始渐渐多了起来,宇文护当政时不知为何执意要取消这些商人所带货物的关税,致使长安城中的商户一个一个的怨声载道,几乎激起民愤,宇文邕心中自然知道宇文护这个老贼他那时毕竟是已经年纪大了,老糊涂了,取消这些商人所带货物的关税,长安城中的商户只怕是要全家饿死,而且北周皇朝的钱财也会源源不断的外流去波斯天竺,若是波斯天竺起心帮助吐谷浑十六番邦反扑中原,天下百姓难免会再次面临当初的十六国之乱,到时候兵灾四起,生灵涂炭,宇文一族只怕是要在史书上被后世之人义愤填膺的咒骂千年才是……!&@&?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但是显然,现在让宇文邕心中最为担忧的却是突厥,前几日里宇文宪自太原回来,亲口向他回奏因为突厥暗中支持稽胡部族在雁门关左近烧杀抢掠,残害百姓,被自己亲自率军前去雁门关斩杀了稽胡部族男丁三千余人,而且还下令斩杀了稽胡部族的首领孟光义,现下稽胡部族中的几位长老已经共同推举了孟光义的胞弟孟光元继任首领之位,孟光元的夫人本是突厥郡主,宇文邕断定孟光元为了给他哥哥报仇会亲率全族投靠诘利可汗,而之前被斩杀掉的孟光义和那三千余稽胡部族男丁,自然会成为突厥大军挥师南下攻打雁门关的最好借口。!&@&?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所以宇文邕现下没有办法,虽然明知道慕容府中鬼祟作怪的事情是阿史那燕皇后暗中设下的连环计,想要借清琴一手除去慕容皇贵妃,废掉宇文赟这个废物太子,现在也只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将事情速速平息下去,好在阿史那燕她因为在长安城中水土不服而根本就不可能怀上他的孩子,眼下就算是任凭她在后宫中如何胡闹,也不见得能够当真闹出什么天翻地覆的惊天动静。!&@&?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宇文邕心中自然知道北周皇朝现下正是内忧外患的危机时刻,内有八柱国蠢蠢欲动,外有突厥北齐虎视眈眈,而太子宇文赟却又是如此的无德无能,荒淫顽劣,虽然在下令将清琴给关去栖云寺中之后,自己曾经在伤心醉酒之下接连临幸了未央殿中的十几个宫奴婢女,其中六人现下已经有孕在身,眼下正在和云嫔一起在昭华宫中住着养胎,但是朕当真还能再活十八年吗?一直活到昭华宫中的那些孩子全都长大成人,只要其中有一个能够继承自己衣钵,能够坐在未央殿中执掌北周千秋江山社稷,自己就算是死后真的去了十八层地狱,至少是在此生,也已经再无任何放心不下的牵绊和遗憾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灭佛的报应他自然会去担的,但是不管怎样的报应,最终也都只该是报应在他一人身上才对,总不该因为他一人之念,就报应在整个北周皇朝的苍生百姓身上,让北周皇朝在自己死后兵灾四起,生灵涂炭,若是当真如此,朕就算是死后真的下了十八层地狱,也非要一剑斩下曼殊法王脑袋不可。!&@&?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但是现在让宇文邕心中十分耿耿于怀的却是,慕容皇贵妃她自从凤仪轩中回去慕容府里之后就整日里带着宇文赟在慕容府后园的佛堂中烧香拜佛,念经修行,虽然此举难免是有讨好太后她老人家之嫌,但是宇文邕心中却是着实担心自己之前费尽心思的下诏灭佛,最后却因为宇文赟这个不孝子,而让自己之前的灭佛努力在一夜之间前功尽弃,付诸东流。!&@&?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自然是让宇文邕现下最为忧心不已的一件事情。!&@&?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只是宇文邕可不知道,近日里慕容皇贵妃和宇文赟这母子二人,究竟整日里躲在慕容府的后园佛堂中在苦心算计些什么。!&@&?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常言道,来而不往非礼也,有仇不报非君子所为,既然之前阿史那燕皇后那样处心积虑的想利用姝妃娘娘来整死他们母子二人,那这份大礼不再原封不动的还在阿史那燕身上,她慕容皇贵妃还有何颜面在后宫众位妃嫔中立于高位,不若让皇上一道口谕将自己给废为贱奴了事。!&@&?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想要在后宫妃嫔中长久立于不败之地,一味的退缩忍让,委曲求全自然是行不通的,因为只要是这后宫里的女人,变本加厉的蹬鼻子上脸又有谁不会做的,今日打你一拳你不敢还手,明日自然会再接着打你两拳,这一次要是不能以牙还牙以眼还眼的将阿史那燕她给在后宫中打的永世不得翻身,迟早有一日,整个慕容府中的三百多口都会被拉去大街上砍头腰斩,弃尸于市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是眼下让慕容皇贵妃心中思来想去之下感觉到最让她心惊肉跳魂飞魄散的一件事情。!&@&?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所以,她在佛堂中断然决定先下手为强,趁着皇上现在心中对阿史那燕他怒气还没有彻底消退,何不趁此机会再反过来利用那个姝妃娘娘她让阿史那燕在皇上心中永生永世不得抬头翻身……!&@&?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一念及此,慕容皇贵妃速速派人在长安城中找来几个流落在长安城中的突厥百姓,让他们在府中给众侍卫传授了几日突厥刀法,但是那些刀法的一招一式却被慕容皇贵妃她暗中一一记在心里,等到这几个突厥百姓离开慕容府中之后,慕容皇贵妃就在佛堂中仔细练习起这些突厥刀法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等到慕容皇贵妃自以为自己终于将这些突厥刀法的招式给练得炉火纯青再无一丝破绽时,就在夤夜之间一身黑衣打扮的怀揣一把突厥匕首悄悄潜进未央池边上的洗尘殿中,来到姝妃娘娘安睡的暖阁中看似想要行刺姝妃,却有意一刀捅在姝妃娘娘床榻边值夜的婢女灵珠身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因为洗尘殿中半夜里潜进来刺客想要暗中行刺姝妃娘娘,所以整个后宫之中都慌慌张张的自半夜里一直忙到天亮,灵珠因为受伤严重被抬去太医院中找赵太医医治,所幸伤口相距心脉还有三寸,虽然伤势严重,却还有机会保命。!&@&?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宇文邕大怒之下命令严查此事,高公公随即向皇上献上自灵珠伤口上取下来的那把突厥匕首,而且赵太医他也断言此伤势必是突厥刀法才能造成,宇文邕因此而当即在心中认定此事定然是和阿史那燕皇后她脱不开半点关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但是阿史那燕却在鸾凤阁中跪在宇文邕脚下声泪俱下的向皇上大喊冤枉,声称若此事当真是自己所为,为何还要特意将匕首给留在灵珠身上,如此岂不是故意留下证据证明自己就是刺客的嘛,天下哪里会有这样愚蠢的刺客,证据留的这样明显,定然是有人想要借此事栽赃嫁祸自己,还望皇上明察。!&@&?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其实宇文邕心中还能有什么不知道的,阿史那燕之前利用清琴陷害了慕容皇贵妃一次,依着慕容皇贵妃的性子,自然立时就会原封不动的将这份大礼给还在阿史那燕身上,后宫里总共就这十来个妃嫔,却一个一个的经日里这样折腾,当真是一日也不让他清净。!&@&?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但是让宇文邕怎么也没想到的却是,正当他打算着尽快将此事平息下去,维持后宫安稳和睦时,清琴却忿然之下发疯似的在洗尘殿中大喊大叫着要让皇上立刻将阿史那燕这个皇后给废掉,不能因为她是皇后,就可以随意拿灵珠的命不当命,她也只是因为有个当可汗的好爹才生来就是个身世尊贵的突厥公主的,哪一日里诘利可汗让人家给从皇位上反下去了,她只怕是连想要在后宫中当个做粗活的小奴婢都没有机会……!&@&?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宇文邕让清琴在洗尘殿中不知好歹的如此大呼小叫给气的心中瞬时间一阵无名火起,急火攻心之下在未央殿中连连咳嗽几声之后就立时下令将姝妃娘娘给打入冷宫之中,一日只给她两碗稀饭充饥,若是她在冷宫之中再敢如此口无遮拦的大喊大叫,那就连两碗稀饭都不要给她,将她在冷宫中饿上三日五日的,她就会老实些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清琴一时间被宇文邕的口谕给气的目瞪口呆,但是还是被几个未央殿中的管事姑姑给推推搡搡的一路推搡到了冷宫门口,这冷宫虽然是在掖庭边上,但是宫殿破烂不堪的连掖庭一半都比不上,按理说冷宫中关着的只是失宠的妃子,掖庭中关着的才是些有罪的犯妇,但是偏偏,掖庭中的那些犯妇除去不能出来掖庭之外平日里却倒是还很自由的,而冷宫中,可就完全不一样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冷宫门口连一个当值的太监都没有,因为根本就不需要,待到其中一个押送她的管事姑姑拿着手中钥匙将冷宫的宫门打开之后清琴才看见,这冷宫的院子里根本没人,因为每间屋子的窗子都是被钉死了的,门也是上了锁的,一旦被关进去,就再也别想着还能在院子里晒晒太阳。!&@&?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但是据说,能够被立刻关进去这些钉死了窗子的屋子里的妃子还算是很幸运的,因为大多数被关进冷宫来的妃子,在被关进去自己的囚牢之前,还会先被送进去一间更加阴森可怕的屋子里面。!&@&?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后宫里用来惩罚戴罪妃嫔的刑罚本来就是很多的,在脸上刺字,断手脚青筋,割掉舌头,挖掉眼睛,还有很多清琴连想都不敢想的惩罚,只是自从宇文邕登基之后,这些惩罚就被渐渐废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所以清琴在被换上一身粗布衣衫之后就被关进了冷宫最里边的一间被钉死窗子的屋子,一天两碗稀饭中连片青菜叶子都没有,伴君如伴虎这样的说词是自然再也不会错的,洗尘殿中的一切,只有皇上愿意给她,才是她的,若是哪一日里皇上不愿意了,她却连在长安城中卖绿豆汤的自由都没有。!&@&?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清琴心中自是知道自己现下在冷宫中受到如此待遇自然是因为昭华宫中现在已经接连住进去了七个怀有身孕的女人,但是自己却是一个滑过胎流过产的女人,每日里在洗尘殿中珍馐玉肴的养着自己对皇上他已经是桩只赔不赚的买卖,但是其实只有清琴知道,太子宇文赟和杨坚女儿杨絮的婚事,对整个北周皇朝才当真是桩只赔不赚的买卖……!&@&?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公元580年,文帝宇文泰第八子赵王宇文招察觉到杨坚的反心,在赵王府中摆下鸿门宴想要杀掉杨坚,却最终没找到机会下手,之后,杨坚将赵王宇文招,陈王宇文纯,越王宇文盛,代王宇文达,滕王宇文迢五人骗到自己府中诛杀,之后宣称五王谋反,大肆诛杀五王党羽。!&@&?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公元581年,杨坚篡夺北周皇位,建立大隋,随即开始大肆诛杀宇文皇族族众,他在一年之内先后杀掉了宇文招的儿子宇文员,宇文贯,宇文铣,宇文铃,宇文鉴,宇文纯的儿子宇文谦,宇文议,宇文让,宇文盛的儿子宇文忱,宇文琮,宇文恢,宇文致,宇文晰,宇文达的儿子宇文执,宇文转,宇文迢的儿子宇文佑,宇文礼,宇文禧,齐王宇文震全家,魏王宇文俭全家也被杀尽。!&@&?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闵帝宇文觉的儿子宇文提全家被杀。!&@&?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明帝宇文毓之子宇文贤,宇文贞,宇文贤的儿子宇文宏,宇文恭,宇文树,宇文贞的儿子宇文德全都被杀。!&@&?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武帝宇文邕的儿子汉王宇文惠,秦王宇文希,曹王宇文允,道王宇文冲,蔡王宇文兑,荆王宇文元尽皆被杀。!&@&?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北周宗室中的众王,宇文德,宇文值,宇文义,宇文忠,宇文靖,宇文仁,宇文胄,宇文衍,宇文殊,宇文洽,宇文椿,宇文本,宇文武,宇文献,宇文和,宇文伦,尽皆被诛杀殆尽。!&@&?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余下北周宗室中的侯门将相也相继被杀灭全家,最晚至开皇八年,北周宇文皇族宗室已经尽皆被诛杀殆尽,连一岁的孩子都没有幸免。!&@&?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但是因为杨坚一直对天下百姓很好,所以很快,天下百姓就忘记了他将宇文一族诛杀殆尽的残忍,安心享受着大隋皇朝的繁华富足,享受着自己在大隋皇朝中的一切幸福快乐。!&@&?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只是,在大隋皇朝中安心享受着一切繁华富足和幸福快乐的寻常百姓,却没有一个人想到自己能够如此幸福快乐的在大隋皇朝中过活,自然是因为自己偏巧不姓宇文,自己身内并没有流着宇文皇族的血,若是自己当真是流落民间的宇文皇族血脉,只怕是朝廷会派兵追杀自己到天涯海角。!&@&?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神武公窦毅之女窦莲儿在知道杨坚篡夺了北周皇位之后,曾经痛恨自己非男儿身,不然一定可以杀了杨坚救下宇文舅父一家,她亲眼看着宇文皇族数千人先后死在杨坚刀下,连襁褓中的孩子都不能幸免,发誓长大之后一定要替舅父全族报仇雪恨。!&@&?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后来,窦莲儿嫁给了李渊,最终帮助夫君覆灭大隋建立大唐,替自己的舅父全族报仇雪恨。!&@&?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而在江都杀尽杨家全族的,却正是当年在宇文一族被诛杀殆尽时侥幸逃脱掉的宇文盛之孙,右卫大将军宇文述之子宇文化及,虽然宇文盛并非是宇文皇族中人,只是因为战功被赐姓宇文,但是最终杨家全族死在宇文化及手中,也确是可以算得上是天理昭彰,报应不爽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