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末世行尸一家亲

正文第44章 同类邀请

[更新时间] 2017-05-17 08:10:01 [字数] 3171

有东西在唇齿间融化,刚刚古昱一定是喂我吃了什么东西,我砸砸嘴,味道很香,等尝出滋味,我立时瞪圆眼睛,这是尸香草的味道,可又不完全一样。+&?!@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区别大概就是它的味道更纯厚,但新鲜度稍差,好像晒干的蘑菇,据我所知尸香草不能离开土地,古昱这株干草得来恐怕不易,我有心问清楚,可身体根本不听使用。+&?!@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古昱把我拉出座位空隙,并将我背上,这次和上次在监狱时不同,我现在体力没有恢复,全身软绵绵的一丝力气都使不出,像只懒懒地考拉挂在树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昏过去多久了?涛、涛还在超市。”我虚弱地吐着字,短短一句话就已让我喘不过气。+&?!@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涛涛?”+&?!@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嗯,他们在天台。”+&?!@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哪家超市?”+&?!@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福多多。”+&?!@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古昱闷声应道:“先送你出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连忙阻止:“不…不,他们危险。”+&?!@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见到古昱我打心底里高兴,但龙涛和胡涛还没脱险,有什么问题都要等找到他们再问,吃下尸香草,我的体力在迅速恢复,其实从醒来的时候我就发现已经不再渴望血肉。+&?!@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知道是我的意志力得胜了,还是尸香草在起作用,我终于不用担心把新交的朋友吃掉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古昱背着我穿行于颓败的街道间,我抬头看向四周,不禁暗暗疑惑,丧尸都到哪去了?为什么街上一只丧尸都看不到?+&?!@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尽量仰起脖子,朝天上望去,发现我们头顶的天空已经被浓如灰烟的雾气笼罩,不仅蓝天、白云看不见,就是附近的楼房,超过三层以前都看不清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是……”我贴近古昱耳边,想问雾是什么时候变浓的,可我刚开口,一股突然而猛烈的感觉便撞进我的大脑,像高压电流直冲神经中枢,一个可怕又强烈到极致的念头抓住了我——我想吃了他!+&?!@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而实际上,我的动作比思想更快,在我竭力控制这骇人的欲/望时,牙齿已经咬住他的耳朵,不过幸好没有咬实,古昱的反应非常快,他向侧面一偏头,我的牙齿擦着他的耳廓滑脱,最后只咬到自己的舌尖,痛得瞬间清醒过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病了!”慌恐和无助令我几欲崩溃,明明刚吃过尸香草,怎么会又想吃人?不,是吃古昱!当一个人知道能治自己绝症的药已经无效,难免灰心绝望。+&?!@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挣扎着想跳下古昱的背,此时此刻,我只想独自待着,不想看到古昱或惊异或失望的眼神,即使再不愿承认,我也不得不面对现实,我变成真正的丧尸了,我完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古昱收住脚步,把我放下,我想趁着还有力气跑得远远的,可他仅仅是放下我,然后用一条毛巾把我的嘴塞住,又给我套上以前穿过的那种满是带子的衣服。+&?!@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忍着点。”他说完将我放进一家文具店,我这个样子肯定不能再往前走了,他推门出去的时候,我突然特别害怕,害怕自己被抛弃在这,害怕他回不来,更怕他回来,我却变成了怪物。+&?!@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末世后一直很幸运的我,第一次尝到了命运的苦果,我躺在文具店的柜台后面,盯着泛黄的天花板发呆,如果明河市成为我人生的终点,那之前的所有努力就都白费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大约二十分钟过后,文具店的门被人重新推开,我心中一喜,立刻扬头看向门口,这一看却令我遍体生寒,整个人如坠冰窖一般。+&?!@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门口站着两只丧尸,一男一女,都是那种黑眼睛丧尸,穿得衣服已经破烂,尸体表面的肌肤几乎烂光了,像两具行走的肌肉模型,甚至在那层结实的褐色肌肉表面,我能清晰地看到肌理的纹路。+&?!@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说白了,它们就像是两具被剥了皮的死尸,样子美不美倒是其次,主要是它们会开门,而且和活人一样,是握住门把手推的,将门打开以后,它们便退到门外。+&?!@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心里一沉,知道这是有更厉害的家伙要出场,果然,没一会儿就有一个女人走进来,她年纪应该有四十多岁了,全身上下除了那双黑得可怕的眼睛,其他和正常人无异。+&?!@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像明河市这样群尸汇聚的地方,要是不出几个高等丧尸都对不起这么好的‘环境’,我想到过可能会遇到像小玉一样的厉害丧尸,可是没想到自己会这么被动。+&?!@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古昱刚把我藏进文具店,她就能找过来,假如不是城中有她的眼线,就是天上有她的卫星。+&?!@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知道你会乾坤大挪移,但我劝你最好别用。”女人一开口,差点把我逗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呜呜~”我想说我又不是张无忌,无奈根本说不了话,只得象征性地回应两声,免得让她觉得我不尊重她,在明显占据优势的竞争者面前,嘴硬可不是明智之举。+&?!@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的同伴在我们手里,如果你敢跑,我们就吃了他们。”女人的相貌本来很纯朴,此刻露出凶狠地恶意,显得有点滑稽。+&?!@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说‘我们’,又说‘他们’,两个复数透露出两条信息,一是像她这样的高等丧尸不止她自己,二是龙涛、胡涛和古昱,至少有两人落在了她们手里。+&?!@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甭管吃谁都不行,我点头表示听明白了,女人得意地笑笑,朝身后一挥手,两只男性丧尸抬着救护车上的担架进来,把我放到担架上抬到外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女人在前面走,其后是抬着我的两名男性丧尸,最后是那一男一女的丧尸,女人领的路全是狭窄的小街,弯弯曲曲、七拐八绕,但途中没有任何障碍物阻路,显然这是条已经清理出来的专用通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女人走到一条暗巷的尽头停了下来,她走到尽头的铁门前,有节奏的敲击着铁门,连续敲了二十多下,门内才有回应,同样是一串带规律的节奏。+&?!@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门里门外都要对暗号,看来她们十分谨慎,这让我有些纳闷,她们是丧尸,如果有人类来敲门,还用对暗号确认吗?如果……+&?!@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等我想下去,铁门应声而开,里面的普通丧尸恭敬地给女人让路,我的担架被抬进铁门,院子里有栋白绿相间的小楼,因为在建筑的背面,我看不出这地方原来是做什么用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们从后门进院,又从后门进入建筑里面,进楼的时候,那一男一女两只丧尸没跟进来,抬担架的两只丧尸也在把我放到一楼大厅后退出去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老实等着。”女人转身上楼,留我独自躺在担架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转头看向大厅左右,通过墙上的宣传栏和广告,知道这是所文化学校,我心说这高等丧尸还真会选地方,正想着呢,楼梯上传来哒哒的脚步声,是那种高跟鞋踩在大理石上的声音。+&?!@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楼上下来的这位,竟真的穿了双高跟鞋,我略微诧异,实在是第一次见穿高跟鞋的丧尸,普通丧尸变异后,早就把鞋跑丢了,幸存者的女性又不会穿这种跑起来影响速度的鞋子,所以听到这曾经熟悉的声音,一时有些恍然。+&?!@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穿着一身灰色职业套装的女人走下楼,她的头发扎成利落的马尾,白净的脸、小巧的鼻子,年纪很轻,不像是教师,倒像是招生处的接待员。+&?!@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尽管她有张亲和秀气的脸,可她那双黑得渗人的眼睛仍让我感到不舒服,像是被某种邪恶生物附体的行尸走肉,我眯起眼睛,生怕她身体的邪恶生物钻进我眼睛里,电视里都是这么演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好,我是这里的负责人,你可以叫我雪莉。”+&?!@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呜……”+&?!@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太可怜了,他们居然这样对待你,我想我们可以谈谈。”+&?!@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雪莉面露同情,蹲下身将我嘴里的毛巾拿掉,然后说:“你看,你拿他们当朋友,可他们呢,把你当疯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现在的样子确实容易让她误会,可她不知道我是自愿的,但眼下和她对着干准没好果子吃,常言说好汉不吃眼亏,我心中一转,便皱起眉头,仍是沉默不语,但眼中装出几分气愤。+&?!@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雪莉笑了笑,扶我坐起来,不过没解开我身上的带子,她的声音听起来很舒服,她肯定知道这点,所以尽可能地利用这一优势,她故意放柔声音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咱们都是不幸的人,被亲人和朋友当成怪物,到处漂泊流浪,还要忍受孤独,最可怕的…是那些安全区的人,经常派人出来围剿,可咱们也是有血有肉有感情的,曾经也是人,谁不想好好生活呢,就不能给咱们留条活路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哎……”我低低叹了口气,虽然没承认她说的对,但也间接表示出对她的话深有同感。+&?!@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雪莉见状继续努力地说:“咱们不求别的,只求个能安身的地方,我相信只要一人出一份力,总能生存下去,像咱们一样的新人类,应该团结起来,争取生存的权力。”+&?!@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新人类?”我被这个新词汇引起了兴趣。+&?!@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对啊,叫丧尸是他们对咱们的误解,你说,咱们哪点不像人?其实就是人嘛,只是进化了,变强了,所以他们害怕,不愿意承认,叫咱们丧尸,把咱们当成怪物,随意猎杀,你觉得这公平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嗯,确实不公平。”如果人吃人算进化,那对普通人类来说太不公平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一定也体会过,被人厌恶、被人追杀的感受,我知道那滋味,桂香姐也是这么过来的,我们这虽说条件有限,可起码能保证大家有食物吃、有地方休息,而且军方不会派人进来,偶尔来几个都好解决,你愿意加入我们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