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末世行尸一家亲

正文第35章 临时指挥所

[更新时间] 2017-07-09 11:06:17 [字数] 3138

没有原因的死亡总是令人恐惧的,那些鬼怪般的影子随着活人倒地,也全部安静下来,然而它们仍旧贴在墙面上,只是直直地站着不动。^?~%*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小玉打开牢门,光头立刻就往外冲,他以为小玉的招数使完了,而且还不知道房间里剩下一个能动的人,所以他突然发起攻击,想打小玉个猝不及防,再说他壮得像头牛,娇弱的小玉哪能拦得住他?^?~%*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可没等他跑到门口,地上猛地坐起两个人,一人抱住他的一条腿,力气大得像要把他的骨头掰断似的,那两人都是他最忠心的手下,光头知道他们肯定是被人控制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事实也确是如此,那两人的眼睛一点光彩都没有,就像死人一样,光头被捆了起来,地上凡是还能喘气的也都被捆住手脚倒吊在墙边。^?~%*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之后发生的事更加恐怖,那女人叫他的一名手下坐在地上,她拿了把椅子坐到他身后,用一把锯子锯开他的头,然后拿勺子一点点挖他的脑子吃,而被吃的人却丝毫感觉不到痛,还瞪着眼睛看着他笑。^?~%*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饶是光头心狠手辣、见多识广,在那一刻也忍不住吐了,所以才会被塞了臭袜子,那女人似乎有种催眠的能力,这是光头现在才想明白的,他眼睛被挖的时候,女人只说了一句,他立即就感觉不到痛了,他估计当时那被活着吃掉脑子的人,可能也是在被催眠失去痛觉的情况下才能保持平静。^?~%*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光头虽然亲身经历了这个恐怖的夜晚,但他对女人以及能控制人的影子却一无所知,小玉为什么会死而复生,那些影子是什么,她何时多出的能力,这些他全都不清楚,小玉也不给他问的机会。^?~%*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听完龙涛的话,忍不住问古昱:“她控制人的时候确实挺像是催眠,可是那几个发疯的人身上没有人类的味道,这总不能用催眠解释吧,人再怎么相信自己动物,细胞结构和本质还是人。”^?~%*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古昱说:“那些影子可能是某种微生物,她能产生或控制这种生物,如果人体被这种微生物侵占,就会发生病变。”^?~%*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点头:“好像我病了,然后变丧尸,而被小玉控制影子的感染后,就会变成另一种生物?”^?~%*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古昱道:“只是推测,不过可能性比较大。”^?~%*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龙涛没见过小玉的影子,但他知道微生物的厉害,所谓微生物,包括细菌、病毒和真菌等等,丧尸潮的爆发,换一种说法就是未知病毒的爆发,因此古昱说安全区的专家称它是微生物革命,其实非常贴切。^?~%*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微生物的种类繁多,小玉能控制或产生的应该是新型细菌或病毒,‘革命’后的微生物界肯定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它们与人体细胞结合后会产生怎样的变化反应谁都无法预测。^?~%*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但古昱的说法也有不足之处,比如这种微生物为什么要接触人类的影子才能起效?还比如小玉轻易被古昱杀了,并且那些微生物影子似乎对古昱无效。^?~%*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想到了就问出来,本没指望古昱会回答,可他却很痛快地答了,简直一反常态,他说他对一切病毒或蛊虫免疫,假如微生物影子是一种变异的蛊虫,就能够解释得通。^?~%*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可惜我们仍然不知道小玉是怎么变异的,她的尸体被扔到荒地后,究竟发生过什么,那些微生物是她自带的,还是外来的,我们暂时还没办法弄清楚。^?~%*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因为如果是她自带的,母体死掉,它们自然活不久,对人的危害很快会消除,但若是野外的,那就麻烦了,它们的数量会自然增长,我们不知道它们会发展壮大到何种程度,又在什么地方等着不明情况的人类送上门。^?~%*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古昱的意思是要查清这件事,监狱属于春阳市辖区,整个北方最大的安全区又在春阳市,假如不把方圆百里内的隐患清除,将来发展到安全区门口会造成无法估量的损失。^?~%*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他向上级请求,将酒店做为临时指挥所,专门负责清除临近几个市县的尸魁,顺便调查最新发现的变异病毒,他提到新病毒来源时瞥了下我,吓得我把心提到了嗓子眼儿,我从心底里拒绝他将我当成新病毒上交给组织。^?~%*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好在古昱没提名道姓,只说发现了具有一定智慧的丧尸,详细情况他回去以后会写报告,我抱着能拖一时是一时的心态松了口气。^?~%*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战士们重新分配了房间,酒店的危机已经解除,幸存者被允许自由出入,在经过一番恶战后,人们终于可以稍微喘口气,放松下紧绷的神经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酒店老板的办公室做了指挥室,龙涛忙得脚打后脑勺,带着战士在酒店正门外筑起一道防御工事,胡涛负责日常用品和食物的分配发放,他也领着两名小战士,别看他长得粗枝大叶,做起事来十分认真仔细,遇上有人抱怨分配不公,他就板着脸、闷声不吭,像个死口葫芦,谁拿他都没办法。^?~%*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一直混在幸存者队伍里的文博染此时倒开始找存在感了,整天围着我问东问西,严寒正深的季节,我却有种被苍蝇包围的感觉。^?~%*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种恼人的感觉在他的设备仪器随着医护队到来后更是连升三级,并且是白金加强版,几乎是每隔一小时他就要在我胳膊上装个仪器,然后至少要问我三十多个问题,要命的是每次的问题都一样!^?~%*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最好研究得差不多了再来烦我,否则你只能活到今晚,不想英年早逝,就别惹毛我。”被烦到极点的我,终于忍无可忍地向文博染发出恐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任何伟大的发明,都要经历无数次的失败和测试,你能不能有点为科学牺牲的精神?”文博染试图说服我。^?~%*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为科学牺牲可以,但科学家的嘴不能太碎,会活不长的,为了科学事业,你也应该学会保持安静。”我边说边把玩着古昱给我的匕首,从监狱回来他没管我要,我就留着用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好吧,我两个小时后再来,不能再长了,不然你现在就杀了我。”文博染挺起胸膛,一脸的坚定,倒有那么点英勇就义的气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成交,现在、马上、立刻消失!”我像赶苍蝇似的挥挥手,他乐呵呵地出了门,把他组装的那台小玩意儿抱在怀里,像财迷抱着块金疙瘩。^?~%*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有两个小时的空闲,我瞧着外面阳光不错,就带着妮妮到楼下晒太阳,院子里已经有三三两两的幸存者也在透气,见我出来互相打过招呼,我便直接去了侧院,延着114房窗外的那条石子路往后院溜达。^?~%*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古昱对谁都没说他在石桌下面看到了什么,我其实挺想知道的,只是没机会单独跟他说话,而且自从医护队来了,他就带人到附近乡村继续搜捕尸魁。^?~%*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觉得他特多余,尸魁需要尸香草才能进化,尸香草又不是遍地都长,同一座城市出现两只尸魁的机率非常小,不过比尸魁更难对付的是新出现的智慧型丧尸,也就是古昱说的类人型丧尸,要是多几个小玉那样牛的,重新码座长城也防不住。^?~%*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转眼三天过去,临时指挥所在龙涛和战士们的努力下建得有模有样,从安全区派过来的一支连队也驻进了酒店,酒店外的乡间小路上也安排了正式的岗哨。^?~%*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阿荧似乎仍在生古昱的气,古昱带人出去她也没跟着,一个人在房间里闷了两天,第三天估计是待不住了,独自出来散步,正巧碰到我抱着妮妮在后院晒太阳。^?~%*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冬天的院子处处透出荒凉,没一点鲜艳的色彩,只是地面的积雪折射着白光,我把妮妮放到雪地里,在她面前堆了个小雪人。^?~%*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阿荧朝我们这边看了眼,视线在小雪人上停留了一秒,然后一脸不感兴趣的样子,打算从我们旁边走过去,我哪看不出一个小丫头的心思,心里暗笑,开口叫住了她。^?~%*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帮个忙呗,从路边帮我捡两块小点的石头,我这雪人没眼睛。”^?~%*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阿荧一副真麻烦的表情,但还是捡起两块小石子,而且特意挑了两块纽扣大小、颜色深的,走过来递给我,我呵着气,说手冻僵了,请她帮我把石子按到雪人的脸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阿荧嘟起嘴唇,好像很不高兴,却蹲下来,小心地给雪人安上眼睛,妮妮发出欢快地笑声,一巴掌把雪人的脑袋给扇掉了,对着‘无头尸身’嘎嘎大笑。^?~%*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阿荧被飞溅的雪沫喷了一脸,可她并没生气,反而嘴角溢出一丝笑意,只是很快被她压了下去,板起面孔重新团雪团儿,给雪人又捏了个脑袋。^?~%*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有时候呢,成长会伴随着疼痛,但总有苦尽甘来的时候,别把快乐也要抹杀了。”我点着妮妮的鼻子,用她听不懂的话说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如果……如果所有关心你、在乎你的人都死了,你还能快乐起来吗?”阿荧狠狠拍着雪团儿,抖着声音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如果整片森林被大火吞灭,最后只剩下我一棵树还能生出新芽,难道我要选择枯萎,让唯一的绿色也消失吗?”我淡淡地笑道:“我会努力生长,根系向四面八方伸展,重新生长出一片森林,享受阳光雨露,珍惜现在,守护未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阿荧愣了片刻,她低头沉默,认真地捏雪团儿,我不求她能跟我有同样的想法,只要她能听进去三分,对未来抱有希望就好。^?~%*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