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末世行尸一家亲

正文第34章 很牛的过去

[更新时间] 2017-07-09 10:42:03 [字数] 3156

龙涛说监狱里有可传染性病毒,古昱就让他们留在外面,我是丧尸,派我进去无可非议,可他也跟着进去,难道他对病毒免疫?=*~&|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还有女人对我们的态度,一开始便将我们当成她的同类,低等丧尸都能闻出人类的气味,她做为高等丧尸会闻不出?=*~&|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想到这里,我心中讶然,有一点我从开始就忽略了,见古昱的第一面,我的注意力全在他的枪上,之后的每次见面,我都在想着怎么跑命,从来没有特意闻过古昱的味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包括在监狱,他背着我那么长时间,我确实没从他身上闻到属于人类的气味,但也不是丧尸的味道,惯性思维和认知令我忽略了这一点,习惯性地在人类与同类之间进行比对和分辨,所以没注意过其它生物,比如动物!=*~&|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一旦产生疑问,内心便止不住滋生出更多臆想,我屁股挪了挪,往他身边凑近,假装想看他那侧的窗外风景,实际上黑咕隆咚什么都看不见。=*~&|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很聪明。”他这话说得硬梆梆,完全不像夸讲。=*~&|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哈?呵,我、我就是一般人,学习成绩中等。”我嘴上装傻,心里嘣嘣乱跳,不知道他这话是什么意思。=*~&|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不是传统意义上的人,如果你想知道的是这件事。”他淡淡扫了我一眼,然后继续专心开车。=*~&|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传统意义是指?”猜测被本人承认,我内心的惊讶还是不小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是具复活的尸体,采药的人进山,发现了我的棺椁,出土后十年,我复活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吸、吸、吸血鬼?”=*~&|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不,是科学家提取了遗体中的DNA,复制了我,也就是那具古尸。”=*~&|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啊?那古尸呢?”=*~&|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火化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本想说国际上不是禁止搞科隆人嘛,可现在说这话,显得那样软弱无力,秩序早已崩坏,况且所谓秩序只对我们这些遵纪守法的公民有效,对于那些将法律和人性视为无物的狂徒,搞出什么都不奇怪。=*~&|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果然,古昱说他的棺椁出土后,被走私出国,卖到国外成为某隐形富豪的私人藏口,有钱又疯狂的人最是可怕,那位富豪多年来一直资助私人实验,研究能令细胞保持活跃的方法,妄图帮他延长寿命,实现长生。=*~&|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古昱是在培育箱里诞生成长的,他醒来后从实验室逃了出来,又经历一番波折,加入了华国军方的特殊小队,至于那间他举报的私人实验室,等军方赶到早就人去楼空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他的经历简直可以写成科幻小说,比我这个差点活不过第一章的炮灰经历惊险刺激得多,想想他孤身逃出地下秘密实验室,再想想我套着咸菜坛子被锁在卧室,瞬间感觉心灰意冷,将来写自传的时候我该如何下笔……=*~&|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交换过秘密,就是朋友了,我单方面地这样想着,觉得和这一板一眼的家伙也不是那么难相处,我问他为什么偏偏选中车后的光头男,古昱回答说因为光头男是暴徒的首领,他肯定知道监狱里发生了什么,对女人的异变过程,古昱还是比较介意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在回酒店的乡间公路路口看到胡涛他们的车,古昱说他在背我的时候,向胡涛打了暗号,叫他们马上撤离,这女人的能力足以对他们构成威胁,要是他们被她控制,反而会牵制我们的行动。=*~&|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暗道不愧是军方的精英,他的小动作我是一点都没察觉,连龙涛和胡涛他们何时撤走的都不知道,看来我需要加强锻炼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王姨一见我就急着问救没救出她女儿,我在女人存放被抓平民尸体的房间看到过她女儿的尸体,便实话实说,告诉她那姑娘已经遇难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那些平民是谁杀的,就要问光头男了,我们回到酒店,古昱派龙涛和胡涛看守昏迷的光头男,天亮后,古昱派人去监狱将暴徒囤积的物资运回来,顺便押回被女人倒吊在牢房里的人。=*~&|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王姨女儿的尸体也被运了回来,尸体不方便携带,战士们帮她就地掩埋了,藏在酒店花园的一棵玉兰树下,王姨哭了许久,说想单独陪陪女儿,小战士便放她独自守在坟前,谁料过了一个小时还不见她回来,等小战士再去找,发现她已经吊死在树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幸存者因王姨母女的死,个个心情低落,每个人脸上都覆着愁容,我想不通王姨为什么要寻死,她确实做了错事,但我们总不至于要她的命,何况她在首都还有儿子和孙子,未来还有希望。=*~&|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后来和其他幸存者聊天,我才知道原因,王姨在灾难发生时跟儿子联系过,要去首都投奔他,可他儿子说自己顾着老婆孩子都难,叫她老实在老家待着,等政府的救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女儿成了她唯一的指望,如今女儿也没了,她难免万念俱灰,死往往是最简单的解脱方式,活下去才是最难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王姨的做法并不是个例,世界突遭剧变,很多人从变异大潮中幸存下来,却无法调整好心态,我在路上就曾见过不少自杀者的尸体,对他们来说,与其艰难度日,不如一了百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审问光头的工作是龙涛完成的,他向古昱汇报的时候,古昱没让我回避,我们一起听着龙涛的转述,据光头男讲,他们昨晚派人伏击傅队长之后,分出一队人守着酒店,这酒店他们曾经来过,莫明其妙死了好几个人,所以才撤回监狱。=*~&|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负责蹲点的一队人约好最晚明早返回监狱,因此光头男并不知道今夜发生的激战,或许守在外面的暴徒也没想到古昱能这么快清理掉酒店内的威胁。=*~&|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他们也许还等着酒店内的怪影替他们消耗掉军方的战斗力,然后过了今夜他们再派人进酒店捡漏,毕竟军车、武器和通讯设备现在也算好东西。=*~&|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但终归人算不如天算,古昱有我帮忙,顺利除掉影子丧尸,引得外面的暴徒动心,接到王姨的暗号没派人回老窝请求支援,就硬闯了进来,结果被消灭个干净。=*~&|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血淋淋地经验教训告诉我,急功近利不可取,我暗暗记在心里,提醒自己今后万事要以稳为先,千万别冒失,即使有内应也不能保证万无一失。=*~&|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龙涛开始讲监狱的事,我忙收回跑偏的思绪,对那个女人,我也好奇得很,光头说她叫小玉,大名不知道,他们把她抢回去的时候,听她的家人是这样叫她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小玉一家是开着车从乡下过来,要去春阳市投亲戚,路过监狱的时候被光头的手下劫了回去,她父母当场就让暴徒给杀了,他们将她绑回监狱。=*~&|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小玉最终惨死在暴徒手中,他们把她的尸体扔到监狱外的荒地里,可半夜时,站岗放哨的人莫明失踪了,手下报告给光头,他立刻派人出去找。=*~&|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在监狱外的荒地里,他们找到了放哨人的尸体,却不见之前扔在那地方的小玉,他们以为是附近的野狗或野兽拖走了尸体,便没在意,将放哨人的尸体抬回了监狱,放在监狱的停尸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但接二连三派出去放哨的人全都莫明地死了,而尸体都是在同一个地方被找到的,就是小玉被抛尸的那块地,接连死掉几名手下让光头警觉起来,他派人将监狱里里外外都搜查个遍,没发现异常情况。=*~&|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光头他们没遇到过有智慧的丧尸,所以在他们的印象里,丧尸是会不掩藏自己、把他们逐个击破的,光头以为是内部有人搞鬼,想要造反夺他老大的位子,于是将众人全部召集到第一座小楼开会。=*~&|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当时他们围着火盆站在一起,只有光头为显示老大的身份坐在靠墙的椅子上,人群里突然有人喊‘影子、影子动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他们这群暴徒从前做的是掉脑袋的买卖,胆子比豹子都大,绝对不可能被自己的影子吓到,那人的喊声吸引了其他人的注意,他们低头一看,原来不是那人的影子动了,是所有人的影子都在动,像在跳舞一样摇摆扭动,在火光中条约跳跃,仿佛是在地狱火焰中乱蹦的小鬼。=*~&|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不等众人从惊骇中回神,有人便掐住了自己的脖子,光头看着那个人活活将自己给掐死了,周围的人想掰开他的手,却根本掰不动。=*~&|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下人群像炸开了锅,但等他们想逃出房间时,牢房的门突然被关上并锁住了,房间里面的人像疯了一样,有用头去撞铁门的,有哭嚎着抓自己脸的,还有互相扭打在一起,至死方休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光头毕竟是经过风浪的人,他在起初的惊慌过后很快冷静下来,他看到房间里的人所做的动作,和墙上的影子一样,当然,人做什么动作,影子自然也会照做,但当时发生在那间牢房的情况却是刚好相反,是影子控制了人,让他们做出相同的动作。=*~&|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光头连忙看向他自己的影子,他坐在背光的墙边,又有一把高背的办公椅档着,那是他从狱长办公室搬出来的,所以他的影子没有受到影响。=*~&|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但他不敢站起来,更不敢接近那扇牢门,因为门是从外面锁上的,想要他们命的人,肯定就守在门口,他不知道对方是谁,那时候他怎么也没想到,守在门外的会是小玉。=*~&|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等房间里的人昏的昏,死的死,没了动静,牢房的门才应声打开,光头亲眼目睹着他手下的兄弟们自相残杀,场面血腥且暴力,虽然他早习惯了这些画面,可理由呢?=*~&|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