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末世行尸一家亲

正文第22章 公民的义务

[更新时间] 2017-04-27 18:11:08 [字数] 2760

这时,龙涛提着枪走进来,古昱看向他,龙涛朝古昱摇摇头,这两个人非常有默契,交流时根本不用开口。+$=*$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古昱说:“龙涛确认过了,附近没有新感染的智慧型丧尸,不管是谁,他已经离开了。”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说完目光投向我,我被他看得心里一个激灵,电话的案子破不了,这是要处理我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叫什么名字?”他忽然问。+$=*$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啊?桑、桑柔。”我摸不清他的意图,虚着声回答。+$=*$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桑柔,我希望你协助我们的工作。”他一板一眼地说。+$=*$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协助……”我犹豫地看着他,实在猜不透他到底要干嘛,便不敢立刻答应。+$=*$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是你的义务。”他断然道。+$=*$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一口气憋在嗓子眼儿没喘上来,心说你都独裁了,还问我干嘛,多此一举!+$=*$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让我干嘛?先说清楚,我有权拒绝。”要是太危险,我随时跑路,让我替他卖命,那绝对没门儿。+$=*$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搜捕尸魁。”他的话音刚落,龙涛和阿荧便视线相对,这两个人同时露出讶然的神色。+$=*$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坐在床头的男人挺直了脊背,一脸的兴奋,眼睛里精光四射,见他这副反应,我心里一阵打鼓,他看着就不像个正常人,古昱这话仿佛又给他打了针鸡血,他一改软塌塌的形象,跳到地上朝古昱敬了个标准的军礼,并扬声道:+$=*$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请首长放心,我保证完成任务!”+$=*$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什么情况?这是要干啥?”情急之下我的东北腔都跑出来了,下意识地想使用瞬移蛋。+$=*$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们用的丧尸探测仪就是文博士研发的。”龙涛抬起手腕晃了晃,解释道。+$=*$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DM探测仪配备在人身上只能分辨出人类和丧尸。”男人激动地开口,“哦,忘了自我介绍,我姓文,文博染,主修生物电子学,非常荣——”+$=*$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抱歉,你能直接说要我做什么吗?”我的心始终悬着放不下,实在没耐心听他说客套话。+$=*$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很简单,只要将DM探测仪结合你的数据改装一下,就有可能从众多丧尸中分辨出哪个是尸魁。”文博染抿着唇略想了想,接着说:“同类匹配,连连看?能明白吗?”+$=*$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明白是明白了,可是需要多长时间,我急着去首都找我父母。”协助军方只能是我的业余工作,如果因为帮他们耽搁寻找我爸妈的时间,那我肯定要说拜拜。+$=*$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希望你了解自己的处境。”古昱义正词严地警告道,我觉得他这种人就应该活在荧屏里,他面对的也应该是十恶不赦的犯罪份子,但他偏偏把矛头指向我,矛身上还烫着八个金字:听话从宽、反抗从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桑小姐,能不能冒昧的问一句,你是不是故意想跟踪我们?谁给你的消息?你的情报来源是什么?”龙涛不等我开口便抛出一连串问题,他的表情告诉我,他认为天下没有这么巧的事,连潜台词都暗示得很明显,既然我像牛皮糖似的粘着他们,就别假装不情愿。+$=*$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没错,我几次三番和他们偶遇,天下是没这么巧的事,这完全是猿粪,我有什么办法!+$=*$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第一次偶遇是巧合,第二次遇见是缘份,第三次……就是命中注定。”我耸着肩背出被用烂的台词。+$=*$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首都查得更严,你过不了检测那一关,你如果真想和家人团聚,就争取立功,也许还有机会获准进入安全区。”一直没搭理过我的阿荧忽然说,她模样可爱,想不到语气和古昱如出一辙,可惜这古板的句子从她嘴里吐出来,被大大打了折扣,好像小孩子在模仿大人说话。+$=*$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的语言功力虽然不足,但说服力很足,我的丧尸身份在他们面前尚且隐瞒不住,何况是进入守卫森严的首都安全区,那里的探测设备只会比古昱他们用的高级。+$=*$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行吧,我好好表现,争取宽大处理。”我表面答应得勉强,其实心里另有打算,跟着他们可以获取许多信息,尤其是各地安全区的消息,再者他们有车,有免费的交通工具搭,多绕点路也强过我靠两条腿跑。+$=*$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过古昱刚才当着我的面谈论他们此行的任务内容,看来他是早有预谋,我猜他让我协助他们的工作,不单单为搜捕尸魁,还顺便把我这个不确定因素控制在视线范围内,防止我哪天盘踞一方、为非作歹。+$=*$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双方达成共识,古昱的心思就回到正事上,他先听龙涛汇报村子里的情况,然后安排文博士到对面的卧室休息,他和龙涛、阿荧轮流守夜,把这间带电话的屋子留给我休息。+$=*$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夜已深沉,文博染打着哈欠去了客厅另一边的卧室,第一班守夜的是阿荧,古昱和龙涛坐在客厅的沙发里休息。+$=*$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不需要睡觉,搬了椅子坐到放电话的桌子边,窗玻璃被丧尸撞出道道裂痕,好在没破,我指尖轻划着老式的红色电话机,视线定格在珠网状的玻璃裂痕上。+$=*$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第二次变异潮过去有些日子了,连无线电都收不到讯号,村里的电话线怎么还是通着?+$=*$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个问题像薄薄的雾霭萦绕在我心头,一切反常的现象都会令我不安,早就断电的村子里竟有条畅通的电话线已经足够反常,刚刚和古昱他们谈话时还没觉得,此刻环境变得静谧,就感觉待在这座房子里十分别扭。+$=*$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关键不在于谁打了电话,而在于他是怎么打出去的,且是在全村断电的情况下!+$=*$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心中犹疑,一会儿想着应该跟古昱说说这件事,一会儿又觉得凭他的头脑,肯定比我察觉得早。+$=*$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正坐立不安的时候,脚往桌子下面一伸,鞋尖碰到一个东西,发出‘咔’的一声轻响。+$=*$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没太在意,用鞋底踩住这东西把它拉出来,发现是部手机,我捡起来习惯性地按了按电源键,心里并没抱希望,没有电的日子过了几个月,除了装干电池的收音机,我已经很久没见过能用的电子设备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但出乎我的意料,手机屏幕亮了,右上角的电量显示是满格,只是手机的后盖不知飞哪去了,待机画面是一家四口的照片,照片前排是一位须发皆白的老爷子,他怀里抱着个婴孩,他身后站着一男一女两名中年人。+$=*$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手机很轻,看画面质量和功能,是款触屏的老人机,我看看房间里的家具摆设,还有桌上的老式电话,估摸着这间屋子可能属于照片中的老大爷。+$=*$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电话线被切断,手机摔到桌子下面,当时打求救电话的人,恐怕不像文博士猜的那样,是智慧型丧尸在设置陷阱,他一定遇到了什么突发状况,因为如果手机是白天或更早的时间掉在桌子下面的,那电量应该减少才对。+$=*$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打电话的人遇到什么事了?假设是丧尸阻止他求救,那血迹呢?屋子里不会没留下血迹。+$=*$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把桌子周围的墙面和地板统统检查了一遍,一丁点的血迹都没有,也就是说阻止这人的不是丧尸,而是另一个人。+$=*$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有人想打电话求救,有人却要阻止,正常人谁会阻止被营救?除非他有不得已的理由,不能让人接近这房子,或者说,是不能让外人接近这房子?+$=*$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想到这里,我再也待不住了,推门迈进客厅,对龙涛说:“你出去的时候检查过这座房子吗?”+$=*$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龙涛正窝在沙发里抽烟,听到我开门,又突然向他发问,愣了下,看向古昱,后者点点头,他才说:“检查过前院和后院,没有能动的丧尸。”+$=*$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想听的不是这个,于是继续问:“我是指房子,比如有没有柴房、牲口棚或是地窖?”+$=*$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切断电话线的人是不希望有‘人’靠近这里,并不是丧尸,因为那时尸香草还没盛开,这里的人还不知道将有大批丧尸赶过来,古昱他们接到电话后,即便立刻动身,也需要几个小时,当时我还在路上,其它丧尸也仍游荡在乡间。+$=*$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所以,求救电话与尸香草无关,与突然围拢的丧尸无关,我们应该彻底地搜一搜这座房子。+$=*$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后院有个菜窖,有石头压着,周围没有丧尸。”+$=*$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去看看!”说我紧张过度也好、强迫症也罢,现在如果不把身处环境中的异常情况弄清楚,我就无法安心休息。+$=*$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