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吴歌

正文第一百零八章

[更新时间] 2017-12-28 07:05:12 [字数] 3740

仿佛时间都在这一刻静止了。战场上纷乱厮杀的士卒似变成了陶俑木偶,一动不动,而那些风、那些云此刻也都凝滞在空中,唯有一轮夏日里的毒辣辣的太阳当空照耀,让这天底下的诸般世事无处遁逃。?#%#*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阿兄!”姬亮凄厉的呼喊似惊醒了这死寂的战场,吴雍两国复又开始拼杀起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姬亮几乎是从马上滚下来的,顾不得没长眼睛的马蹄与随时刺过来的矛戟,甚至连国君的仪态都彻底丢到九霄云外,连滚带爬地往被吴国士卒团团围住的郭益谦奔过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每往前走一步,眼泪便留下一行来,但却听不见他哭嚎,只是口中惶惶惑惑地念念有词。?#%#*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阿兄……阿兄!”姬亮只觉得这短短几步路他走了有半生那样长,众人见他过来,都自动给他让出一条路,又把他围起来用盾牌掩护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郭益谦倒在地上,身上刺猬一般扎了满身的箭,血沿着箭羽淋淋漓漓地滴落下来,洒了一地,一身战袍上早已被血浸透,再看不出原本的颜色了。郭益谦仿佛连睁眼的力气都没有了,只是半闭了眼,朝姬亮的方向艰难地动了动手臂。?#%#*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姬亮拼尽全身力气扑上来,他想抱抱郭益谦,然而又怕这箭再刺了进去,只膝盖一软跪在郭益谦身前,握住他的手不住流泪。郭益谦的手动了一动,似从他的脸上滑过,姬亮将脸掩在郭益谦的手掌中,蓦地嚎啕大哭起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杜锷在一旁也红了眼,却仍旧记得这是在与雍国交战的战场上,他看姬亮只不管不顾地哭得伤心,忍不住出声道:“来人,护送君侯和车骑将军回中军大帐,我来断后!”他说完,伸手强行把姬亮从地上架起来交给一旁的亲卫,忽然见那名亲卫直直看着杜锷背后大叫道:“骁骑将军小心!”杜锷转头,只见眼前刀光一闪,他本能地闭了眼,脑子里甚至连念头都来不及转一转。?#%#*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忽然,一个温热而柔软的身体直直朝他怀中撞过来,身后的亲卫又是一声大喊:“上卿!”?#%#*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杜锷猛地睁开眼,只见秦渭阳整个人失重一般软倒在杜锷身上。杜锷伸手去扶他起来,手却不自觉地轻轻颤抖,平日里能稳稳扶住的人此刻竟反复三次才扶了起来。杜锷紧张得连呼吸都停滞了,一丝恐惧从他心底蔓延出来,抽走了他所有的勇气以至于他根本不敢去看秦渭阳的脸。?#%#*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但事情似乎并没有他想象的那样糟糕,怀里的人挣扎着动了一动,杜锷觉得自己也才跟着活了。秦渭阳从杜锷怀里挣扎着想要站起来,杜锷眼疾手快地站起来扶住他,见秦渭阳倒没受什么伤,只是脸色惨白地用手捂着胸口。?#%#*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杜锷这才有空闲朝秦渭阳方才倒下的方向看过去,嬴玉也是一脸无措地看着秦渭阳,而嬴玉的愣神让双方忽地都停了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秦渭阳喘了好几口气,方才有力气说话,只见他抬眸定定地望着嬴玉,脸上平静无波,单刀直入地说道:“秦渭阳万万没有想到,雍王嬴玉,竟然真的是阵前毁约之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嬴玉闻言脸色一变,秦渭阳将他的反应收进眼底,反而仰头冷冷一笑,反问道:“我说错了么?”嬴玉没有答话,秦渭阳便自己先说了下去:“既然雍王不想要这脸面,那么我也不敢要这脸面了。”秦渭阳回头,对杜锷说道:“那一日,我是故意气你走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此刻情势危急万分,然而杜锷听得他这一句,竟万事不顾地笑了出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秦渭阳又说:“那天我气你回去,原是跟雍王另外有一番谋划——我不想车骑将军还留在君侯身边,不论哪种缘故,你都是明白的。”杜锷点一点头,秦渭阳得了他的回应,继续说了下去:“我与他约定,他若能帮我除掉郭益谦,待吴国事了,我就入雍国为臣。”他笑了一笑:“他真杀了郭益谦……”忽地眉毛沉沉往眼睛上一压:“可是我竟然相信了你掏心掏肺的那一番天下局势平衡的鬼话,认为你只是求一个东西均衡,然而没想到你居然想要杀君侯、杀杜锷!我岂能让你得逞?!”秦渭阳稳稳当当地扶着杜锷:“成王败寇,要争这个天下,就怨不得别人——我吴国君臣,愿赌服输!”说罢他双眼一闭,静待嬴玉动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嬴玉沉默地看着秦渭阳,良久,一勒马头回营,下令道:“休兵!回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秦渭阳看他们去得远了,想来是真心退兵,长舒一口气,靠在杜锷身上喘个不停。?#%#*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杜锷心疼地抱着他上了马,两人一同驰回了吴国中军大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大营中此刻已经乱成一团,四五个医官齐齐围在榻边,秦渭阳抬眼瞧了一瞧,觉得这情形似曾相识,似乎多年以前在上郡也有过这么一出。而那一次是自己唯一一次被姬亮大骂。?#%#*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秦渭阳没想到,马上他就要被姬亮骂第二次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满意了?”一个极其冰冷的声音从角落里幽幽地传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秦渭阳看过去,极力在那堆重叠的帷幕和幽暗的灯火之间寻找到声音的来源——吴国的国君,姬亮。?#%#*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秦渭阳朝姬亮微微欠身:“君侯。”?#%#*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姬亮往榻上一瞥:“他要死了。”又问秦渭阳:“你高兴吗?”不待秦渭阳回答,姬亮自己说道:“丞相应该很高兴吧。”说着又是一笑:“对了,你以后也是要做丞相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秦渭阳慌忙跪下叩首:“臣不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也要死了。”姬亮说:“我死了,你就是丞相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君侯!”秦渭阳重重叩首:“臣不求君侯理解成的苦心,只求君侯信臣一句,今天这一切,绝非是因为臣的私心。”?#%#*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姬亮对秦渭阳的熟视无睹,说道:“我不想知道了。你也不用说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君侯!”秦渭阳绝望地喊了他一声,却又无话可说,只伏在地上低声饮泣。?#%#*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杜锷瞧姬亮这个神情,也不忍再为秦渭阳说情,不忍打扰姬亮,只是扶着秦渭阳。?#%#*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姬亮的神志似乎都有些混乱了,直着脖子大声喊道:“御医!御医!”见那边的医官抽空答应了他一声,于是又问:“他死了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这个样子,秦渭阳再忍不下去,扑上去拽着姬亮的前襟,忽地手上一软,又跪在他面前痛哭出声:“我错了……倘若我知道是这个光景,我宁死也不答应嬴玉。吴国要亡就亡吧……起码你不至于此……”?#%#*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君侯!君侯!”榻前的御医们忽然呼唤姬亮。?#%#*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姬亮似又恢复了正常,急匆匆奔到榻前,一脸焦急担心:“怎样了?情况如何?”?#%#*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秦渭阳瞧着,姬亮那个状态还是不大对——他脸上的焦急与担心更像是一种刻意作出来的轻松,流于表面,似乎是在扮演一个焦急和担心的人——那不是他对郭益谦的态度。?#%#*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御医们摇了摇头,只对姬亮道:“君侯若还有什么话要对车骑将军说,便尽快说吧,再晚些,怕是……”?#%#*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姬亮忽然一笑:“我没有什么要说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杜锷也看不下去了,走过去劝道:“那君侯不妨问问车骑将军还有没有什么心愿未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姬亮笑得一脸真诚:“他也没有什么心愿。”?#%#*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姬亮在榻边坐下,道:“我要跟他一起走的。”姬亮看着郭益谦,榻上的人面如死灰,可神情却安详,如同睡着了一般。姬亮看着他,微微笑着,笑着,忽然头往下一栽,昏了过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姬亮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在越亭的行宫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一睁眼,秦渭阳便靠了过来,关切地看着他,却是一言不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姬亮一愣,问道:“上卿?你怎么在这?谁救你回来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秦渭阳看他此刻神智清明,长长舒了一口气,答道:“是杜骁骑救我回来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姬亮关切问道:“你可受伤了?”忽地抓紧了秦渭阳的臂膀:“上卿!你告诉我!你没有投靠雍国!不是要领兵来伐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秦渭阳心中愧疚至极,又流下泪来:“那一日我故意做出领兵的样子,刻意引君侯来找我问个究竟,那一边嬴玉就全力发兵攻打车骑将军……谁知,后来他并不打算放过君侯,甚至还想杀杜锷——所幸他终究还肯听我说句话,才撤了兵。”?#%#*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姬亮抚了抚额头:“阿兄呢?车骑将军现在在哪?”?#%#*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秦渭阳答不出来,只是哭,姬亮问一旁的杜锷:“杜骁骑,你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杜锷踟蹰半晌,才道:“请君侯节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姬亮愣住,费力回想了半日,才道:“寡人知道了。”忽地又说:“现下战事已平,明日便班师回秣城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回到秣城的姬亮依旧如往常一样上朝、议事、吃饭、就寝,浑如不曾经历过这样一场大变故。他不提,秦渭阳又怎么敢提?只是愧疚之情日积月累,难以抒发,加上他原有旧伤,回朝之后不过一两年间,已病至膏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姬亮跟他也如从前那样亲厚,自秦渭阳病后,隔三差五便亲来探视。秦渭阳一开始还问姬亮恨不恨他,姬亮都不回答,后来他自己也不问了。只同姬亮说一些国事——伯姜在晋国继承王位,看来是没有打算再回来了,好在她把儿子送了回来,姬亮早早就立为太子,悉心培养。“好在他母亲是晋国国君,他天然有了一个助力。”秦渭阳说:“我这两年看着,杜锷不像从前那样毛躁轻浮,在内政上也颇有建树——如此出将入相之材,君侯可以为丞相。”?#%#*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姬亮点点头:“寡人知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秦渭阳本还想再说些心里话,只是看姬亮这模样,终究再不能说出口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一个月后,吴国上卿秦渭阳病卒,年三十一岁。?#%#*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郭益谦死后,姬亮比往常沉默了许多,直到秦渭阳也故去之后,姬亮更是数日不说一句话。朝臣们议事时他只是听,同意便点头,偶尔说一两句意见。他也听了秦渭阳的话,在费文通告老辞官之后以杜锷为丞相,并以为太子傅,教导太子。?#%#*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姬亮即位第十年的冬天,因头一天晚上着了凉,第二天便发了高热。拖拖拉拉治了三个月仍不见好,高热也是退了烧,烧了退。他自知不起,忙撑着还能说话,把杜锷等一干大臣叫到榻前传位太子。一番事毕,姬亮颓然挥挥手,让他们都走,忽地又叫到:“丞相。”?#%#*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杜锷转身:“臣在。”自从郭益谦与秦渭阳都故去之后,杜锷与姬亮的那点恩怨早不复存在,反而天长日久竟似相依为命一般。杜锷听见姬亮叫他,俯身在榻前问道:“君侯有何吩咐?”?#%#*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姬亮道:“我真的不恨上卿,其实……是我对不起他……”?#%#*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沉寂多年的往事陡然被重新提起,杜锷眼中一酸,眼泪一颗一颗落在姬亮手背。?#%#*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姬亮勉强一笑:“杜骁骑,都肯为我哭一哭了,好……好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杜锷听他唤起昔年称呼,心中五味杂陈,眼中又是流下泪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姬亮道:“丞相……太子,拜托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杜锷点点头,姬亮紧紧握着他的手,杜锷准备回握,忽然姬亮的指尖掠过杜锷的指尖,滑落了下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