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腹黑沈少的掌上宝

正文第一百二十八章 离婚

[更新时间] 2017-02-26 15:28:22 [字数] 3226

“你不是在非洲,怎么在这里?”李勋连忙走出来两步,扶住苏灵,同时小心的掩好门。!|-%+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见扶着苏灵的人身穿着漂亮的礼服,李勋下意识的以为沈琋是做好事,自然的将苏灵接过来,亲自扶着,“怎么到这里来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你昨天说来私人宴会,就是来这里?”刚刚那一下撞的不轻,苏灵龇牙咧嘴的揉着自己的手臂,边问道。!|-%+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恩,你来这里,打工?”李勋上下打量着苏灵的衣服。!|-%+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这里的服务生都穿着西装,可是苏灵身上的这套明显材质要好很多。!|-%+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算是吧。”苏灵含糊其词。!|-%+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有没有撞到哪里?”李勋紧张的上下打量着苏灵。!|-%+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没事。”苏灵挣开他的手臂,尝试着凭借自己的力量站稳。!|-%+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可是脚踝处传来一阵钻心的疼。苏灵惊叫一声就向一边倒去。!|-%+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李勋连忙伸手捞住苏灵,惯性的原因,苏灵整个人都直接扑向李勋的怀里。!|-%+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李勋将苏灵抱了个满怀。!|-%+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宴会厅的门被从里面推开,沈煜一手插着口袋,从里面走了出来。!|-%+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沈琋难过的眯起了眼睛。!|-%+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今天发生的一切,她根本就没胆子看。!|-%+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先是,一直以来的竞争对手,将魔爪伸向自己的爱了好多年的挚爱,然后又发现自己的表姐居然好早之前就和竞争对手搅和在了一起。!|-%+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现在,苏灵居然当着他的面就被别的男人抱在怀里,而且看样子,两个还像是旧识故交。!|-%+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沈琋默默地估量了下,如果真的打起来,她能不能拦住一个。评估的结果是,不能,一个都不能。!|-%+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沈琋于是向后悄悄挪了一步。!|-%+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沈煜却没有什么反应,他的眼睛平静无波,淡淡的从两个人身上滑过,“声音小一点。”!|-%+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说完,就将门再次虚虚掩上。!|-%+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过了没一会儿,门再次被打开,邵修明从里面探出头来,“楼上有提前开好的房间,你们可以先去房间休息一下。”!|-%+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他说话的语调还是一如既往的漫不经心,沈琋上前一步,担忧的看着邵修明。!|-%+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他居然温暖的笑了下,“放心吧,没事的。”!|-%+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说完,目光玩味的看了下还抱在一起的苏灵和李勋,“就算有事,估计我今天也就是个出气筒。到时候,他也得三倍五倍的给我还回来。放心吧,我不吃亏。”!|-%+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他恶趣味的笑笑,“记得上楼去休息。”!|-%+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沈琋知道邵修明是什么意思,她嗔怪的看了他一眼,上前几步替他把宴会厅的门关上,口中喃喃着,“都什么时候了,还这么不正经!”!|-%+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有客房?可以借我们用一下吗?”李勋才不管邵修明到底存着的是什么心思,他只知道现在苏灵不知道到底哪里受伤了,急得很。!|-%+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苏灵抓住他的手臂,想要告诉他不用这么麻烦,可是李勋却十分坚持的看着她,不由分说的就将她一下抱起来,大步向电梯方向走过去。!|-%+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苏灵的脸涨的通红,在沈琋面前她和别的男人这么亲密,总让她有一种偷情被抓的感觉。!|-%+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沈琋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想的,明知道自己是电灯泡,脚还是不受控制的跟了上去!|-%+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李勋啼笑皆非的看了一眼脸都快红成番茄的苏灵,“怎么?不习惯?之前又不是没抱过。”!|-%+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他说的是实情,可是苏灵的脸却因此而更红。!|-%+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沈琋在后面听着越发的迷糊,苏灵不是和张轩祁结婚了?怎么摇身一变又和这男人这么亲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李勋也不避讳沈琋,礼貌的询问了客房在哪里,就小跑着将苏灵抱了进去,放在了床上。!|-%+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李勋半跪在床边,一手托起苏灵的脚,作势要脱掉她的鞋子。!|-%+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别。”苏灵总算反应过来,伸手按住李勋的手,“不用麻烦你,我自己可以。你放心,我心中有数,没有伤到哪里,我很好。”!|-%+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李勋皱着眉头,“别逞强。都这个时候了,耍什么小孩子脾气。”他的目光淡淡扫过后面站着的沈琋,声音放的很轻,“在外人面前,好歹给我点面子。”!|-%+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苏灵他是了解的。但凡还有一线可能,她都不会放任自己倒在他的怀里的,更别提乖顺的让他抱上来。!|-%+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苏灵,一定伤得不轻。!|-%+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抱着这种想法,李勋手下的动作更加强硬了些,“快点,让我看看!”!|-%+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咳咳……”沈煜掩着唇咳嗽两声,推开房门走了出去。!|-%+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她能为沈煜坚持的,也就只有这么多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苏灵依旧坚持,“去医院吧,直接去医院,打120。”!|-%+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她知道了李勋的心意,更知道自己没有什么可以回馈给他的,更不能拖泥带水,给他任何的期望。!|-%+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李勋固执的看了她一会儿,最终还是妥协的松开了手,扶着她躺在床上,“你先休息一下。”!|-%+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说完,拿着手机走了出去。!|-%+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门很快就被再次推开,沈煜皱着眉头走了进来,后面跟着面色不虞的李勋。很显然,李勋原本打算拦人,但是没有拦住。!|-%+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沈煜居高临下的站在床边,皱着眉头,满脸的不耐烦,“怎么搞的?”!|-%+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苏灵支起身子,欠了欠,“对不起,沈总。一点小意外而已,没有必要叫医生的,我休息一下就好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沈煜环顾了一下周围,从鼻子里哼了声,“在这休息?”!|-%+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酒店豪华自不必说,苏灵也是见惯大场面的人,自然知道在这住一晚价值不菲。!|-%+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我马上就走,回宾馆休养。”这个“宾馆”,指的是她在这里一直以来住着的快捷宾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你不必离开,我来付钱。”李勋突然插话进来,上前一步挡在沈煜和苏灵的中间,毫不避让的和沈煜对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您是她的老板?”李勋眼眸中怒火中烧,但还是保持着最后的礼貌。!|-%+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有事?”沈煜傲慢的看了他一眼。!|-%+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他一向冷峻惯了,但还是带着很有教养的礼貌的,这么锋芒毕露,还是头一次。!|-%+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李勋却毫不畏惧,“灵灵刚刚不小心被撞到,身体不舒服,这个房间让 她住着休息,费用我来出。”!|-%+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你是?”沈煜嘴角微勾,满脸的不屑。!|-%+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沈总同不同意刚刚我的提议?哦,对了,误工费我也可以替她付清,沈总到时候记得直接把账单发我邮箱。”说着,李勋从口袋中掏出名片,姿势标准的递到沈煜面前。!|-%+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沈煜伸出两指,将他的手隔开,“如果我不同意呢?”!|-%+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李勋的胸口急速的起伏了两下,最终还是保持着绅士的微笑,“打扰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说完,将名片放回原位,转过身来,俯下身子,一手揽住苏灵的腰身,一手自苏灵的膝窝穿过,微微用力,将苏灵抱起来。!|-%+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把人放下!”沈煜陡然爆发了强大的怒气。!|-%+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沈总好像没有这个权利。”李勋头也不回,递给苏灵一个让她安心的眼神,“如果沈总想要追究什么责任的话,欢迎。我们到时候法庭上见。”!|-%+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说完,李勋便迈着大步,直接从沈煜身边擦过,抱着苏灵出了房间。!|-%+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沈煜像是石膏像一般,站在原地一动也不动,只是双手紧紧握成了拳,青筋暴起,微微的颤抖。!|-%+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李勋清冷的声音自外面传来,“您好,开一间大床房。好的,身份证等一下我会送到前台,麻烦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接着,便是刷房卡开锁的声音。!|-%+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好!!|-%+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真是好本事!!|-%+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他果然没有看错人,苏灵真是好本事!!|-%+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已经结婚的女人了,还能勾着男人跑到中国来给她解围,还不惜和他撕破脸。!|-%+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真是好样的!!|-%+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沈煜气的血管几乎都炸开。!|-%+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李勋却将自己的怒火深深的埋在心底最深处,脸上还保持着温柔的微笑,“我直接叫医生来这里吧,你就不要折腾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他蹲下身子,和苏灵平视着,“除了脚踝和小臂,还觉得哪里不舒服?”!|-%+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苏灵一直沉默。!|-%+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好一会儿,苏灵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和理智,“我要回去。”!|-%+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说着,她就拨开李勋,打算回到刚刚的房间。!|-%+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沈煜刚刚的表情是她见所未见的。就连五年前她执意要离开因此而和他争吵的时候,她都没有见到沈煜这副模样。!|-%+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不敢想象,沈煜会在怒极之后做出什么来。!|-%+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小柒……如果沈煜怒极,如果沈煜已经知道了小柒的存在,如果沈煜恰好在此时知道了小柒的存在。!|-%+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苏灵简直不敢再细想下去。!|-%+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苏灵。”李勋将苏灵轻而易举的拦住,“你冷静点。”!|-%+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苏灵拨开他的手,“不行,不能这样,我要回去。”!|-%+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苏灵!你冷静点!”李勋的怒气终于爆发出来,他按住苏灵的肩膀,“你到底怕他什么?”!|-%+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李勋拼命的摇晃着苏灵,“你看着我!你现在和他已经没有关系了!小柒在美国!就算他手眼通天,还能将你、将小柒如何吗?”!|-%+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苏灵听到他说的这番话,立刻定住,像木偶人一般的看着他,“你……说什么?”!|-%+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我说,之前的事情已经过去了,你和他现在已经没有关系了。他不会把你怎样,更不会把小柒怎样!”李勋也顾不得许多,将他知道的一股脑的说了出来。!|-%+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那次你疼到昏迷,迷迷糊糊的时候念叨过他的名字。我大概知道一些。我也是刚刚才看出他就是小柒的父亲……”!|-%+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李勋的话说到一半,苏灵突然从床上跳起,狠狠的捂住李勋的嘴,“别说!你别说了!求求你不要再继续说!”!|-%+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苏灵警惕的看向门口,看到房门是关上的,稍稍松了口气,重新看向李勋,“答应我,不要再提小柒的名字,我就放开你。”!|-%+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看着苏灵紧张至此的样子,李勋的心中狠狠一疼,连忙点头,“呜呜……”!|-%+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苏灵长舒一口气,试探着将手移开,“你是怎么看出来的?”!|-%+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