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腹黑沈少的掌上宝

正文第二十七章 来电

[更新时间] 2017-01-07 15:37:36 [字数] 3201

“沈三,你这是吃醋吗?”顾煦耐不住,直接把心中的疑问问出口。|!=~+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沈煜原本要去拿酒杯的手顿了顿,心中微微一沉。|!=~+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然后借酒浇愁?”纪修远看着他面前已经空了大半的酒瓶,目瞪口呆的补充了一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沈煜的目光冷冷的瞟向他们,抿着唇,一言不发。|!=~+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样的沈煜,是他们所熟悉的。顾煦吓得拍着胸口顺了顺气,“吓死爷爷我了,我还以为你真的颓了。”他主动拿起一边的酒杯,还贴心的在里面加了好些冰块,放在沈煜的面前,“不过啊,我还是要提前给你打预防针,你可要清楚自己什么身份,可不能一头栽进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没那个意思。”沈煜没接那个杯子,直接举起酒瓶,又向嘴里灌了一口,“我对她……不是喜欢。”|!=~+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可笑,他怎么可能喜欢上一个人。他对她应该只是……欲望。一个年轻男人,本能的欲望。她很干净,难得的不让他觉得脏,所以,他才将自己多余的火气都发泄在她的身上。|!=~+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纪修远老神在在的劝,“喜不喜欢倒不是紧要的,关键是啊,你不能因为她搞出事情来。你要是真喜欢她,就一直养着,也没什么稀奇的。但是啊,你不能因为她坏了你自己的章法,更不能娶她。”|!=~+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沈煜了然的看了一眼纪修远,点点头,示意他知道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纪修远是他们三个之中开窍最早的。他一贯的冷心冷情,对谁都是隔着三米之外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顾煦呢,到底年轻了些,还没玩够,今天认识了这个妹妹,明天又对某个姐姐大献殷勤。|!=~+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只有纪修远。大概是两三年前的时候,纪修远真的爱上了一个女孩,非要闹着娶她,结果……最后两个人都挺惨的。纪修远这也才缓过来不久。|!=~+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没打算娶她,也不打算再外面养谁,脏。”沈煜又是一口酒下肚,才开口。|!=~+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两个人对视一眼,撇了撇嘴,没有讲话。|!=~+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像他们这种家世的人,别说小三小四了,就是小七小八也是常有的事,可是……谁让沈煜有那么变态的洁癖呢?|!=~+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包房的门被人推开,一众女人鱼贯而入,一字排开,在他们面前摆出各种动作。|!=~+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就是再有钱的人,也不可能一次点上这么多的姑娘,是以,她们知道这是短暂的“面试”,每个人都牟足了劲想要攀上这三个高枝。|!=~+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沈煜在她们进来的一刻就微不可查的皱了下眉头。坦白说,这些女人都不是一般的货色,身上的味道也都是淡雅清香的,但是不知为什么,他就是觉得刺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由的,他居然想念起在办公室里的那个女人,想念起苏灵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沈煜皱了皱眉头,惩罚似的抬手随意指了两个,“过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纪修远和顾煦觉得新奇,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沈煜的动作。|!=~+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果然,两个女人离沈煜还有五步远的时候,就被沈煜叫了停。|!=~+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沈煜坐在沙发里,隔着远远的距离看着面前的两个人。|!=~+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一个妖艳,一个清纯。|!=~+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妖艳者媚而不俗,清纯者恬而不寡。果然,值得起这个价钱。|!=~+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只是,他偏偏满脑子都是苏灵穿着礼服和他忿忿不平的样子,都是苏灵咬着下唇在他身下婉转承欢的样子。|!=~+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沈煜暗骂自己没出息,强迫自己站起身来,凑得近些,再近些。|!=~+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可是刚刚迈出两步,他就无法忍受自己身上针扎一般的不舒服,好像有无数的细菌在他身上爬来爬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是在做不到更接近一点,“这两个人你们玩吧。”拎着外套,就走了出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靠!他这是什么意思!”顾煦脾气火爆,抱怨的声音之大,沈煜在走廊里都能隐约的听到,“火急火燎的把我们招来,点了两个姑娘连名字都没问就走?放鸽子也不是这样的吧!”|!=~+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纪修远略带沉思的叹了口气,刚要劝些什么,怀中的手机便响了起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掏出手机一看,立刻拉开门奔出去,看到沈煜正站在电梯口等着电梯,松了口气。|!=~+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此时,沈煜探询的目光也正落在他的脸上。|!=~+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纪修远摇了摇手中的电话,“你家老爷子。”|!=~+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沈煜挑眉,走了过去,“我爸?把电话打到你这里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得到肯定的回复,沈煜抬抬下巴,“先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沈叔叔,有什么事吗?”纪修远接起电话,语气恭敬。|!=~+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哦……您说他的电话关机啊……”那边应该是先给沈煜打过电话的,纪修远连忙给沈煜使眼色。|!=~+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沈煜掏出怀中的手机,发现果然黑屏,便朝着他摇了摇,摊摊手。|!=~+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可能是没电了吧,或者是在开会……”纪修远见机扯着谎,还不忘打探情报,“沈叔叔您别担心,有什么事情的话,我可以帮您转达,今天下午我会去沈氏一趟。”|!=~+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边长篇大论的说了好久,纪修远的脸色越来越变幻莫测,精彩纷呈。|!=~+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终于挂断电话,纪修远充满了担心,“你爸说,帮你约了方媛,一会儿会把方媛的电话号码发到我的手机上,让你有时间约她出来喝杯咖啡。”|!=~+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是再明显不过的相亲,只是当着纪修远的面,不好明说而已。|!=~+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沈煜很长时间都没做声。|!=~+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沈老爷子年轻的时候也是手腕强硬、呼风唤雨的人中龙凤,只是年龄渐大,身体慢慢的变差,这才一直在国外休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已经有很长时间没有过问过沈氏的事情,对于沈煜的个人问题也很少插手。|!=~+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一次,突然安排相亲,还急切的将电话打到纪修远这里,不能不让沈煜多想。|!=~+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纪修远却误以为沈煜是单纯的排斥这场相亲。|!=~+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深爱过一个女人,知道深爱是什么滋味。|!=~+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看沈煜之前的表现,如果真的像他说的,他不喜欢苏灵,那么……他对苏灵的感觉,应该就是,深爱。|!=~+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方媛,是方家的,唯一的,大小姐。”纪修远出言提点,“方家也是四大家族之一,家底不可谓不殷实。尤其现在,苏家已经倒了,眼看着四大家族就要变成三大家族,苏家的影响力肯定会更上一层楼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实在是害怕沈煜硬撑着不去相亲。|!=~+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知道。等一会儿你把电话号码转给我,我会联系她的。先走了。”沈煜的声音平静无波,电梯的门缓缓的打开,他抬脚便走了进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老早就料想到自己会娶谁,现在 ,不过是被提上日程罢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只是,他心中不知为什么,有些闷闷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沈煜回办公室的时候,苏灵还站在原地,身上穿着礼服,看着窗外,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站在这里做什么?”沈煜皱了皱眉头,难不成,她一直站着?|!=~+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没做什么。”苏灵笑的温顺,好像刚刚发生的争吵根本不存在一样,“您回来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恩。”沈煜走到办公桌后面坐下,“你也坐。”|!=~+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用了。”苏灵依旧微微的笑着,脸上半丝不悦的神情都没有。|!=~+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沈煜却危险的眯起眼睛,“怎么?改变策略了?用这种方式向我示威?”不大吵大闹了?改成自虐?|!=~+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苏灵微微的躬身,脸上带着恰到好处的顺从,“我不敢。这礼服是真丝的,如果现在坐着的话,晚上就都皱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下午就让人给你换一件,坐吧。”沈煜不在意的挥挥手。|!=~+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站一天,还不把人累死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苏灵却站在原地没有动,语气却终于带着些强硬的色彩,“沈先生,我不值得您花大价钱买这么昂贵的礼服,更不值得您为了照顾我的感受随随便便就将这礼服作废。我很清楚我的身份,请您不要再给我造成误解。”|!=~+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给你造成误解?”沈煜拧着眉,看着她。|!=~+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是的。我是您的床伴,是您的玩物。说白了,我只是一件您的物品,有谁会考虑一件物品的感受吗?”苏灵依旧微微的低着头,脖子有着好看的弧度。|!=~+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沈煜看着她白皙的脖颈,刚刚升腾起的愤怒好像收敛了些,于是他说话的语气也缓了下来,“那你见过一件物品会闹脾气吗?闹着要工作、闹着要插手一些不该插手的事情、闹着要去床上……这都是物品的表现?”|!=~+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慢条斯理的,可是这种过缓的语速,更加加重了苏灵的难堪。|!=~+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在心中暗暗将自己原来的自作多情咒骂了一百遍,“之前的事情是我逾越了,以后,我会做好自己的本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大老远跑回来,可不是为了看这个像木偶一般带着面具的人的,“那你把身上的衣服脱掉吧,太贵了,你、不、配。”沈煜十分娴熟的掌握激怒苏灵的技巧。|!=~+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可是,出乎沈煜意料的。苏灵只站在原地犹豫了几秒,便回过身, 走到门口。|!=~+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确认大门被关严后,她直接伸手拉开了身后的拉链。|!=~+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光滑的雪背随着她的动作一点一点的显露出来,上面带着的深深浅浅的印记无一不彰显了昨天晚上的疯狂。|!=~+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沈煜的喉结上下动了动,熟悉的热度直冲小腹。|!=~+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硬是保持着面上的冷静。他真的不敢相信,为什么他只对苏灵会有这么强烈的欲望。|!=~+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甚至于,苏灵还什么都没有做,紧紧拉开一个拉链,他就口干舌燥,浑身燥热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办公室中冷气十足,吹的沈煜身上逐渐渗出的汗一层层的落下去,黏在背上。|!=~+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联想到今天顾煦和纪修远那欲言又止的眼神和话中有话的劝慰,他身上不可抑制的起了很多冷汗。|!=~+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被空调中的冷风一吹,沈煜硬生生打了个冷颤。|!=~+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猛地他想起什么,自椅子上“腾”的站起。第一次,脑子中的念头不受控制的脱口而出,“先等等,别脱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