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婚债难饶:首长投降吧!

正文第四十二章 男神之间的较量

[更新时间] 2017-01-27 01:04:01 [字数] 3407

乔曼心中的苦水倒也倒不出来,憋在心里又难受又气愤,十多年的感情转眼间变成一个玩笑,越想到这里越觉得难以发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此时的乔曼正赶往回家的路,“喂,爸爸,是我,您在家么我想跟您谈点事情!”~^=^+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乔曼知道这次回去无论自己说什么,乔厚宁都会向以往一样,站在卫天九那边数落自己,然后劝自己和卫天九重归于好,一直以来都是这样的,所以乔曼已经准备好了足够的言辞来抵对父亲乔厚宁这一关——苦肉计~^=^+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家暴我!你们看!呜呜呜……”此时的乔曼正坐在家中跟父母大倒苦水,说着,捋起袖子,展示着她精心涂抹的伤疤。~^=^+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哎呀,怎么伤成这个样子了?”乔夫人心疼的打量着女儿细白皮肤上的淤青,埋怨起了乔厚宁,“我就说了,婚约这种事本来就应该让孩子们自己做主,你不听,看看吧,你女儿现在的样子就是你一手造成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这是什么话?当初不也是曼曼自己答应的嫁给卫天九的么?我们谁也没逼她呀!”乔厚宁不甘示弱,原本平静的家中,被乔曼搞得不得安宁。~^=^+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等等,事情转眼间已经变成她无法收场的局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正吵的不可开胶,乔乐屁颠屁颠的从二楼跑下来,手里还攥着一支棒棒糖,“妈咪,妈咪,怎么啦?”~^=^+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身后的张婶怎么追也追不上这位顽皮的小少爷,“乐乐,慢点跑,别摔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乔曼见乔乐下来了,原本无法收场的局面变得更加混乱不堪,只见乔乐坐到了乔曼的腿上,看着乔曼胳膊上和脖子上的伤疤,“呀,妈咪受伤了,是谁干的?我把他消灭掉!”~^=^+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乔夫人将乔乐抱了下来,一本正经的对乔乐说:“乐乐,你先回屋去,姥姥跟妈妈在谈事情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乔乐赶到一丝不悦,转身跑进了洗手间,张婶见了乔夫人的眼色,便跟着跑进去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乔曼不依不饶的哭着,装成林黛玉的模样,“爸爸,你倒是帮我评评理啊,呜呜……我都被卫天九欺负成这样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乔厚宁也是心疼女儿的,只是没想到卫天九看上去是个识大体的青年才俊,还事业有成,没想到竟然对他乔厚宁的亲生女儿这般下次狠手,真是看错了他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乔厚宁心疼的打量着乔曼,想了半天终于无可奈何的说,“既然这样,你自己有什么打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乔曼可算是等到了乔厚宁这么一句话,紧跟着就接了一句,“您现在跟卫叔叔打电话说这个事情,这要你们这边都同意了,我跟卫天九的事情我们自己解决……”~^=^+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话音还没落,只见乔乐端着一盆水,跌跌撞撞的走了出来,盆里装了大概半盆水的样子,张婶也管不了,再后面紧紧的跟着,“小少爷,你这是想干嘛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然而下一秒,乔乐将一盆水泼向了乔曼,乔曼来不及躲,变成了落汤鸡……~^=^+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乔乐不慌不忙的放下脸盆,看向乔厚宁,“姥爷你快看啊,我把妈咪身上的伤治好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乔曼真是佩服乔乐的智商和眼界,竟然看出了她身上的伤是假的?竟然还用水泼自己?~^=^+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乐乐,你屁股痒痒了是吧?”乔曼站了起来,抖着身上的水滴,一把将乔乐抓住,“你这熊孩子,我今天非得教训你不可!”~^=^+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然而呢?乔夫人一把抱起了乔乐,制止住了乔曼的魔爪,“曼曼,你身上的伤是怎么回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是啊?怎么回事?”乔厚宁一见乔曼的淤青全都被水冲掉了,气的鼻子差点歪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乔曼尴尬的不知如何是好,原本精心策划的苦肉计,原本要大功告成的好戏,就被乔乐这熊孩子的一盆水给毁了,乔曼接近抓狂的地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个……这个是我找化妆师画的!”乔曼无力的回答,头也不敢抬。~^=^+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所以,人家卫天九压根也没打你,是你自己编个慌想骗我们,你也太胡闹了!”乔厚宁气的禛怒。~^=^+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乔曼却无力的争辩道,“是,这伤是假的,但是卫天九确实过分,你们都不知道,他刚刚逼我从十七楼跳下去,我差点就死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不信!肯定是你先胡闹的!赶紧去换身干净的衣服,然后回家去,别没事就往娘家跑!”乔厚宁说完,愤愤的离去,不给乔曼留一点情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乔夫人也一把抱起乔乐回屋了,就剩乔曼一个人浑身湿漉漉的站在原地,还好是三伏的天气,但乔曼还是大大的打了一个喷嚏。~^=^+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乔曼没有去换衣服,大失所望的走出乔家豪宅,蓦然,感觉这豪宅竟跟自己没什么关系,感觉这豪宅不在是几年前乔曼印象当中的完美乐园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已经很晚了,路上的路灯全部亮起,夏日的傍晚天总是黑的很晚,乔曼抬起头看见两片乌黑的云彩,最后渐渐将白色的云朵完全遮挡住。~^=^+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燥热的天气已经把原本湿漉漉的乔曼烘干了,乔曼一个人走在路上总感觉丝丝不安,总感觉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似得,右眼皮一直跳个不停。~^=^+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乔曼不由自主的拨通了卫天九的电话,电话响了好久却无人接通,乔曼挂断了电话,没过一会,卫天九的电话竟回了过来,而电话那一头是一个女声,乔曼一听是个女声,第一反应是方天媛,但是听下去才发现不是。~^=^+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喂,你是他的老婆吧,他和一个男的在我们这里打起来了,你快过来看看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什么?打起来了?乔曼一刻也没犹豫就拦下了路边一辆出租车,按照女人说的地址来到了C区金牌赌场后面的游泳池旁边。~^=^+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游泳池是露天的,足足有半个篮球场那么大,乔曼脱去了高跟鞋,光着脚在游泳池边奔跑,眼神慌乱的看向四周,心里又紧张又害怕,一个不小心,摔到了地上,膝盖瞬间泛起淤青。~^=^+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行!这么找下去不是办法!乔曼想着大喊着,“卫天九!卫天九——你在哪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果然不出乔曼所料,卫天九在和唐让打架,在游泳馆的最前面的空地上围满了人……围观的群众没有一个敢上前劝架的,都在旁边看起了热闹。~^=^+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乔曼慌乱的穿过人群,见卫天九和唐让撕咬在一起,两人脸上都挂了彩,这一切全因乔曼而且。~^=^+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怎么样,姓唐的,还能不能打了!”卫天九挑衅的半蹲着,向半靠在身后柱子上的唐让喊话,唐让嘴角淤青,脸色煞白,大口大口的吸着气……~^=^+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其实这只是乔曼看到的,乔曼没看到的是,几分钟之前,唐让将卫天九打进游泳池里,又跳下游泳池和卫天九继续撕打,唐让本来稳占上风,却因为一个失手被卫天九一脚踹到了游泳池的石砖上,唐让的头被猛烈撞击,而后才渐渐败下阵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卫天九,你住手!”乔曼冲过人群,一把拉住卫天九湿漉漉的胳膊,根本没有注意到卫天九眼角的淤青。~^=^+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卫天九见乔曼凶巴巴的拉着自己的胳膊,冷冷问道:“你干嘛?”~^=^+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时候唐让已经缓过来了,慢慢扶着身后的柱子站了起来,乔曼见势,慌忙跑到唐让面前扶了他一把,乔曼十分愧疚,本来跟唐让毫无关系的事情,却害他成了这个样子,“真对不起,把你害成这样!”~^=^+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唐让温柔的伸手用袖子抹去乔曼眼角的泪痕,“没关系,你不用自责!”~^=^+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然而此刻站在乔曼身后的卫天九如同晴天霹雳般慌了神,还没等卫天九说话,乔曼就走到了卫天九跟前,冰冷的眼神中透着怨气,“你自己背着我和方天媛上床没有勇气承认,却跑到这里来伤害我的朋友……卫天九,我真瞧不起你!”乔曼说着,眼泪湿了眼眶,清秀的脸上多了两道泪痕。~^=^+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卫天九听了乔曼的话好像明白了什么,又好像没有听明白,“谁跟你说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不承认也没有关系,我全都看见了,你床底下有她的内裤!”乔曼擦干了眼泪,又说:“我跟唐让没有任何关系,只是普通朋友,你别再来招惹他!”~^=^+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卫天九听完前面那一句有些蒙圈,听完后面那一句又觉得有些可笑,“我卫天九给你乔曼一句忠告,你小心点,别上了他的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上当?呵呵,你以为我是一个无知少女好赖不分么?这分明就是你卫天九自己打翻了醋坛子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卫天九没再说什么,转身离去,却不成想被身后的唐让叫住。~^=^+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等等……”唐让的眼神里带着不解的神色,“你刚刚说你叫什么?”~^=^+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卫天九听了,冷冷回头,“卫天九,记住了么?再记不住下次刻在你胸口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唐让听后呆呆的站在原地半天都没有反应,直到人群全部散去,才被乔曼的声音叫醒,“喂喂!唐让!你没事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过了好一会,唐让愣愣的看了一眼眼前的乔曼,分了神,许久才淡淡的回了乔曼一句,“我没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乔曼觉得再多的道歉也都是无力的了,但唐让的伤全因乔曼而起,乔曼总感觉有些过意不去,但是一想,不对啊!卫天九怎么会找到唐让的?他们两人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只是没在多问,便决定送唐让去医院,却被唐让拒绝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直到两人走出了游泳馆,唐让本来一言不发却突然问起乔曼的事,眼神里带着疑惑,“刚刚那个人是你的男朋友么?”~^=^+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是,他是我的丈夫。”乔曼冷漠的眼神里全部都是沮丧和无奈。~^=^+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唐让听后许久都没有说话,直到乔曼开始哭泣,才将身上的风衣脱下给乔曼披上,“他出轨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乔曼披上唐让的大衣,又停止了哭泣,“对不起,不该让你搅进我们的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唐让听后无所谓的笑了笑,许久从兜里掏出一支香烟,因为有风,点了几下都没有点着,乔曼拿过唐让手中的打火机,点着了香烟。~^=^+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唐让的表情跟往常不一样,显得有些不自在有些慌张,过了一支烟的时间,唐让将手中的香烟掐灭,重现他往日里波澜不惊的神色,微微一笑,“我一直相信,好多事情都是命中注定的,谁也不怪!你真的不必自责!”~^=^+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