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婚债难饶:首长投降吧!

正文第二十四章 驱鬼大师(上)

[更新时间] 2017-01-09 04:20:01 [字数] 3423

那个身材苗条的女记者早就耐不住性子了:“哎呀!早知道她那么难蹲今天就换一双平底鞋来了!”说着揉了揉脚腕。-|?*-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另一个戴眼镜的男记者调侃道:“脚疼啊?不行你脱了我帮你揉揉!”-|?*-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众人发笑。-|?*-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些记者也是有耐性,足足蹲了乔曼仨小时,见里面依然没有动静,其中一个便忍不住了:“算了算了,咱撤了吧!”-|?*-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乔曼醒来的时候,才发现天已经快暗下来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果然是好酒!酒劲这么大!”头疼的要命,忽然想起围在门外的狗仔,穿上拖鞋,蹑手蹑脚的走到门前,习惯性的扒了扒猫眼,才发现人已经走了,只剩地上一箱红酒箱。-|?*-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接下来的几天,乔曼便成了一个快乐的醉仙,每天沉浸在酒水带给自己的快感里,迷迷糊糊的什么烦恼和伤心事都被抛到了九霄云外,也不见记者前来拜访,也没有手机的轰炸,每天游离在梦境和现实之间,直到一周后的夜晚,她再次醒过来的时候感觉浑身酸疼,好像刚刚被打了一顿似得,掀开被子,发现身上穿着的睡衣不见了,羊脂般的肌肤赤裸裸的裸露在外。-|?*-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乔曼心想难道是撞邪了,一夜之间自己竟然从床上掉到了地摊上,而且被脱得光溜溜的竟全然不知,一眼望去,家里本应该是满地的酒瓶子,却也不见了踪影,像是被彻头彻尾的清理过一般。-|?*-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卫天九来过?”乔曼痴人说梦般叫了出来,才依稀记起昨晚发生的事情,有些不安。-|?*-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梦里,那个熟悉的气味,那个黑影紧紧的抱着她的头,制热的手在她脸上来回抚摸,深邃的眼眸里满是疼爱,宠溺的话语在她耳边轻声呢喃:“曼,你这样我会难过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乔曼没有一点挣脱的力气,却又享受这种被宠溺的感觉,一个深深的吻落在她饱满的额头上,又在她双唇间来回碰撞着,紧接着那炙热的双手在她双峰间来回游离,挑逗着她不安的身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天九哥,是你么?”乔曼好像叫了出来,又好像没有说话,只是被那身影控制住动弹不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再也不要喝酒了,我不想看到你难受的样子!”又是宠溺一击,乔曼被这突如其来的黑影弄的疼痛不已,想叫却又叫不出来,喉咙里像是被塞了一团棉花。-|?*-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直到乔曼醒来的时候发现眼前的一切变了样,一个吃惊的问题冒出来:“卫天九不是已经死了么?”-|?*-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她是亲眼看着卫天九被子弹击中而亡,又是她和泰山亲眼看着卫天九的棺材被抬入陵园,现在尸首都已经被火化干净,剩下的也只不过是一盆骨灰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是托梦还是春梦?”乔曼正问着自己,手机的震动声却像挑好时机一样嗡嗡作响。-|?*-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是泰山的电话,这一次乔曼没有再喋喋不休,而是想听听泰山会跟她说什么。-|?*-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泰山早就知道昨夜的黑影并非是托梦而就是卫天九,从他骗乔曼卫天九已经死亡的那一刻起,他们就精心的安排好了这个预谋已久的故事。-|?*-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昨夜卫天九从报纸上看到了一则新闻,内容就是:当红女星乔曼痛丧夫险酗酒丧命,这辛辣的文字冲撞着他原本波澜不惊的神经,这才想到来公寓看看乔曼,果然不出所料,一进门便是一地的红酒瓶子和腐臭的酒精味,还好万辛,乔曼只是喝醉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卫天九为自己原本对乔曼的误会感到深深自责,发现她竟对自己用情至深,便在她的睡梦里和她坠入爱河。-|?*-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乔曼,你还好么?”泰山加重了这个称谓,生怕因为自己的一时口误再被挂了电话。-|?*-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有事!”乔曼不假思索的说:“昨天夜里我撞见卫天九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泰山手心里捏了一大把汗,生怕自己嘴笨说错了话。“那——那没准是卫教授在给你托梦呢!”-|?*-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其实泰山和卫天九早就商量好了对策,乔曼如若问起便一口咬定是他在给乔曼托梦,为了让她相信,还量身定做了一位据说是可以消灭妖魔鬼怪的驱鬼大师——TR娱乐的演员。-|?*-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为了找到这个合适的演员卫天九和泰山天没亮就跑到了TR娱乐有限公公司,这个公司在B区路北的C茂国际大厦里,电梯到了17层,里面一个身材娇小,带着红框眼睛,抹着大红色口红的女人操着一口流利川普问卫天九“你似不似辣个教授?”-|?*-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不是!”卫天九看了看泰山一副无奈的表情,狭长的双眼瞥了两眼手表,一副时间宝贵的样子,女人见势便没在多问什么:“两位老板要啥样的演员?”-|?*-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说着,从桌子上拿出一本蓝色外皮的册子,从演员的排头、出场费统统跟他们讲了一遍,然后扶了扶眼睛,珉了下嘴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卫天九皱了皱眉头,干净利落的说出了两个字“老头!”泰山随即又补了一句“长胡子,神叨叨的那种。”-|?*-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女人有些懵了,意味深长的笑了笑,手指指向一个穿着戏服画着浓妆手里玩着大刀的年迈男子。“你看那个…他是我们的话剧演员,二位老板觉得咋样?”-|?*-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卫天九和泰山纷纷点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回去的路上,泰山便交代这位“驱鬼大师”,并吩咐他决不能让乔曼看出破绽。-|?*-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泰山一只手摆出了一个胜利的手势,嘴角还挂着无耻的笑,就等着乔曼上钩了,没想到乔曼竟然真的信了。“我觉得也是!肯定是鬼压床了!”乔曼的脖子还在咯吱咯吱的响,一股脑把昨晚的梦一五一十的告诉了泰山。-|?*-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泰山听后依旧装作一本正经的样子道:“这样吧,我给你请个驱鬼大师,让他帮你把卫教授送走!”-|?*-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哪有什么神啊什么鬼的,都是骗人的!”乔曼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是心里还是对泰山口中的“驱鬼大师”半信半疑。-|?*-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别不信,这世界上既然有鬼,就有驱鬼大师!”泰山继续吓唬乔曼,又补了一句:“其实昨天晚上卫教授也给我托梦了,所以我才请来了驱鬼大师!”-|?*-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他——他也给你托梦了?”乔曼知道泰山不是那种爱开玩笑的人,被他这么一说真感觉有点后背发凉,不知道是窗户没关紧还是怎的,门咔咔的响个不停。-|?*-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那他跟你说什么了?”乔曼又问。-|?*-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卫教授说他十分挂念你,还说那边很冷—他很寂寞,没人陪他——”泰山越说越来劲,完全没有注意到卫天九那张人俊不俊的脸。-|?*-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乔曼被泰山这一吓,倒想去给卫天九烧点纸省的扰的自己不得安生。-|?*-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换好了衣服,登上了一双黑色运动鞋,出门前还不忘给自己裹上围巾,带上口罩。-|?*-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出租车很快就开到了卫天九的墓地,这片墓地在远郊外的一个叫BJ远郊度假村的后面,离市区足足有三十公里,自从卫天九去世后乔曼还是第一次来看他。-|?*-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乔曼将准备好的鲜花和冥币一股脑丢到一条大黑袋子里,径直朝卫天九的墓碑走去,墓碑上面是他那张黑白色的照片,上面清晰的印着“爱夫卫天九之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乔曼注视着墓碑像被沙子眯了眼睛,睫毛湿润了,又将黑袋子里的百合花拿出来,放在卫天九的墓碑前。“天九哥,我知道你十分挂念我,我很好,你在那边好好的吧。”说完就想转身离去,却又回过头对着卫天九的照片流连忘返……-|?*-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一个熟悉的身影径直朝这边走过来,乔曼一惊:“方天媛?她怎么会来这!”-|?*-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乔曼也没有想到方天媛也会来此,想必也是过来祭奠卫天九,不知怎的,竟想下意识的躲开她的视线,可能是因为前些天电话里的争执而一时间觉得有些尴尬。-|?*-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方天媛并没有发现躲在墓碑后的乔曼,自从卫天九死后,她每一天都会来这里为他点一炷香,说说自己的心事,今天也不例外。-|?*-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昨晚又梦到你了,天九哥。”方天媛的话撞进乔曼的耳朵里,她感到一阵心凉,记起那日在陵园里,方天媛因为卫天九的离世哭的比谁都难过,怪不得就连泰山都说,方天媛更像卫夫人。-|?*-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乔曼的心凉还未散去,紧接而来的就是一句令她怎么也没有想到的猛烈一击:“我真高兴你死了,这样她就得不到你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方天媛高兴,因为我失去了卫天九?-|?*-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乔曼怎么也没有想到一个和自己从小玩到大的姐妹,一个可以为自己受伤的姐妹方天媛心里竟会如此的阴暗,其实她不傻,她了解方天媛对卫天九的爱慕之情,只是不知道,十几年她对自己怨恨竟然藏的如此之深。-|?*-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乔曼微微直起身,僵硬的身体像一个没有生命的稻草人,冷酷的脸上带着意味深长的笑意,她着看着眼前如陌生人般的方天媛,心里如被刀戳,她俩之间只是隔着一块墓碑的距离,十几年来心却第一次拉的这么远,令她难以靠近。-|?*-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么多年,辛苦你了!”乔曼的话带着讽刺,又显得生硬而冷漠,是啊!偷偷爱了自己丈夫这么多年,真的苦了她的一番良苦用心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方天媛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的话全被乔曼听到了,自己说话的表情也被乔曼尽收眼底,一时间束手无策,不知如何解释,平日里演技精湛的她被暴露的丑陋不堪,像一个被揭了美丽人皮的妖怪。-|?*-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没什么辛苦的,如果不是今天被你听到了,我还是会继续骗你的!”方天媛冷冷的打量着乔曼快要僵硬的脸。-|?*-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乔曼走进方天媛无力的栽倒在她怀里,却忍不住痛声大哭。-|?*-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天媛,你为什么要这样,我已经失去了卫天九,现在又要失去你了么!这都是假的——你一定知道我在这,刚才说的都是闹着玩的对不对!-|?*-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乔曼终于忍不住了,心里波涛汹涌,嘴上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事后,乔曼已经忘了那日的事到最后是如何收场的,只记得当时她一直哭个不停,后来天空下起了蒙蒙小雨,她二人便纷纷离去了,之后的几天她便一直做梦,而每次都能梦见卫天九。-|?*-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终于那日乔曼主动拨通了泰山的电话,约定第二日的下午让驱鬼大师到她家中施法相助。-|?*-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