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战狼神君是妻奴

正文第七十七章 失而复得

[更新时间] 2017-03-16 11:30:01 [字数] 3045

  “我真的不能离开这。”血眉再一次强调,口气坚定,不容商量。#!#++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花麒麟看着眼前男子装扮的血眉,古怪可爱,在风流场所长大,心中必定缺少安全感,蛊子是她在这世上最亲的人,他死了,她自然失去了依靠。#!#++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正因为如此,她才更渴望更需要一个依靠。#!#++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瞥了一眼身后的独孤镜,疯疯癫满,脑子天马行空,少了根筋,讨厌的是,像个跟屁虫一样,天天跟在朵儿后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要说是怕独孤镜这样的情敌,那就可笑了。花麒麟压根就没把这家伙放心上,再说朵儿和自己情比金坚,有什么好担忧的,只是觉得这家伙天天缠着朵儿让他看着厌烦。#!#++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看眼前这俩人倒是蛮登对的,何不把他俩凑成对,成就一桩美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想到这,花麒麟笑了:独孤镜,不需要感谢我哦。#!#++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收回思路,言归正传,花麒麟开口:“如果我给你一个离开的理由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血眉纳闷,有什么理由能让自己冒着危险离开,爹爹生前明明嘱咐过自己,不要离开,外面的世界太乱。#!#++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稍稍迟疑,但还是忍不住开口:“什么?”#!#++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花麒麟笑而不语,冲着独孤镜的方向,眉毛一挑,先问道:“你觉得怎样?”#!#++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血眉的脸变得绯红,低下头偷偷一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俩人的哑语让独孤镜满脑袋都是问号,“什么呀,你们能不能大声点,都看我干嘛?蛊子你脸怎么红了,跟屁股似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的脸才跟屁股似的。”血眉气愤,这小子就不能给他好脸。#!#++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打了过去,这个独孤镜,简直就是欠揍,一对他笑,他就不知道好好聊天,满嘴跑火车。#!#++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俩人的打闹花麒麟全看在眼里,看着安静下来的血眉,“你真的愿意一辈子安安全全的在这茅屋里孤老,还是愿意和他一起,探寻未知的未来?可能会有风险,但是也有快乐。”#!#++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是啊,在这茅草屋里,与外界完全绝缘,没有危险,可以平平安安的度过一生,还是走出去,探寻未知和快乐,用自己的医术救治更多的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血眉心里已经有了答案,只是觉得对不起父亲,他一生都在保护自己,可自己一旦走出去,想要真正快乐,就要告诉所有人自己的身份。#!#++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真磨叽,我等的头发都白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独孤镜调侃声从远处传来,血眉心里的想法忽然变得坚定,下了决心一般,“我答应你,和你们一起走。”#!#++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早说啊,害得我腿都坐酸了。”独孤镜笑声传来,他当然希望蛊子跟他们一起走,这样就可以帮到游游和父亲。#!#++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花麒麟笑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三人迅速赶回大空国,到达之日已是第二天上午。#!#++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花麒麟着急找到游明朵,刚走到街上,远远看见花馨阁的人穿的素白,抬着一副棺材向这边走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花馨阁出事了?花麒麟心中慌乱,越过人群,想马上回到花馨阁,确定游明朵的安危,只有亲眼看到她,他才放心。#!#++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听说了吗?相师的干女儿死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别胡说,相师可是监国大臣。”#!#++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谁胡说了,花馨阁的人都传开了,人是前天晚上死的,听说穿着舞衣,跳舞累死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众人的议论声仿佛从天边传来,越来越远,花麒麟心猛地一沉,整个人向后一倒,被独孤镜扶了一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们几个母老虎,胡说什么呢,游游好好的,你们再胡说,我就撕烂你们的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独孤镜气呼呼的吼道,几个妇人吓得连忙闭紧嘴巴,瞪了瞪独孤镜散开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花麒麟失了魂一般,看着从自己身边经过的棺材。忽然冲过去,一把拦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蒙铁对忽然阻拦的花麒麟感到不悦,刚想争论,却看花麒麟使出隔层空间,将棺木整个拖起,向花馨阁方向飞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住手!”蒙铁大呼一声,赶忙追上去,截下棺木。#!#++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花麒麟脸色铁青,看向棺木低语:“朵儿,你等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说罢,狠杀过来,招招要置蒙铁于死地。#!#++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俩人刀光剑影间,一个人影埋藏在看热闹的群众中,笑而不语。#!#++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相师大人,为何要专成前来,难道你怀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梅方墨的话没有说完,张劲书离开人群,不置可否,道:“你弟弟如此莽撞的人,我不放心,定要亲眼看一看,确定游明朵死了,才能安心。”#!#++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事关帝位大事,自然是要格外小心,没想到张劲书这老狐狸最终还是来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站在远处的游明朵一眼就注意到了隐藏在人群中的张劲书,她早料到他会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可是她没想到的是,麒麟早一步赶了回来,听到自己死亡的消息,看着他在蒙铁手中抢夺棺木,心里十非难受。可此时她还不能出去,只能在心里默默祈祷。#!#++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花麒麟一掌下来,直击蒙铁的胸口,蒙铁显然不是他的对手,不停的向后退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蒙铁一脸痛苦,身上显然受了伤,要看招架不住,在花麒麟拔出柔灵剑,要刺向他胸口的一瞬,他快速低声说道:“游明朵没有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花麒麟手中握剑的动作一僵,理智重新回归大脑,来不及收回柔灵剑,向花馨阁飞奔而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蒙铁隐忍着满身的疼痛,继续护送雅蓝的棺木,他不怪花麒麟,他肯定以为躺在这棺材里的是游明朵,才会如此。#!#++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一进花馨阁,花麒麟连忙到后院寻找,可满怀期待跳进屋子,屋内却空无一人,心一下子又提到了嗓子眼,转身在一排排的屋子里挨个搜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一边找一边大喊:“朵儿,朵儿,你在哪?朵儿?”#!#++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后院一排排房屋花麒麟找了个遍,始终没有看到游明朵的踪影,他的心跳开始变得难受,仿佛有人掐着他的脖子一般,心急如焚,他多想立刻就看到她,确定她的安危。#!#++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朵……”#!#++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刚一转身,熟悉的浅灰色的披风映入眼帘,那亲切的感觉,淡淡的香味,还有那朝思暮想的瓷娃娃般的脸庞。#!#++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花麒麟飞扑过去,一把搂紧游明朵,紧紧地箍在怀中,拥抱着她。#!#++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两日不见,仿佛隔了好久好久,尤其是刚刚在门外看到那棺材,他真的以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像是失而复得的爱一般,花麒麟拥抱的臂膀越来越紧,眼睛紧紧闭合,感受着游明朵的气息,一刻也不想送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朵儿,对不起,以后我再也不会丢下你一个人。”抚摸着游明朵乌黑的秀发,花麒麟感慨道,离开她两天,便发生了这么大的事,以后无论如何,他再也不会松手,不会离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游明朵摇摇头,想推开花麒麟,却怎么也推不开,没办法,便由他抱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许久,花麒麟才缓缓松开怀抱,将游明朵打横抱起,向屋内走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干什么呀,放我下来,大白天的,好多人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游明朵被花麒麟忽然的动作吓了一跳,不停的要求下来,可花麒麟哪里肯松手,两天没看到,刚刚又被大家误认为是游明朵的棺材吓了一跳,当然要好好抱一抱,压压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棺材里是谁?”一进门,花麒麟将游明朵放在自己的腿上,好奇的问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游明朵本就伤心的情感一下子被激发,心中越发悲痛,“都怪我,是我害了雅蓝,它不该死,死的应该是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胡说什么。”#!#++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听到游明朵这些话,花麒麟心里隐隐难受,别说死这样极端的话,她的一滴眼泪都足以让他万分心疼。#!#++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也更加内疚,自己不在的这两天,朵儿必定受了太多的痛苦。#!#++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要再胡说了,一切有我。”花麒麟说道,“雅蓝的仇我来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想起雅蓝内脏皆破,游明朵心中痛恨,咬牙道:“我一定要亲手杀了凶手,可怜的雅蓝。”#!#++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从云殿一回来,散播空帝死讯开始,游明朵就料到张劲书会反击,但她怎么也没想到的是,他居然如此卑鄙,暗杀自己,而且因此害死了无辜的雅蓝。#!#++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张劲书,要不是你杀了空帝,需要让天下人对你千刀万剐,我此刻便杀了你,一了百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想到这,游明朵忽然想到解开张劲书假面具的重要一环,问道:“血眉请来了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放心,她现在正和独孤镜打闹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说到这,花麒麟深邃的眼中带着一丝皎洁,游明朵没有注意到,点点头,松了口气,是该行动的时候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从花麒麟腿上下来,游明朵一副严肃的样子,说道:“麒麟,我们一起,通知师父以及支持我们的大臣到空帝行宫门前集合。”#!#++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花麒麟思索片刻,“为了给血眉留下足够的时间验尸,我建议你带着独孤镜和血眉,去找颜龙,让他想办法让他们俩混进宫去,查找空帝死因。#!#++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去找你师父。联络众大臣和闹事的人群,造大声势,给你们留下足够的验尸时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一听到自己要去找颜龙,游明朵脑子忽然蹦出当日的画面,她再也不想看到这个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可是这些话,这件事却是万万也不能告诉麒麟,他若是知道了,颜龙怕是死也不会留下全尸。#!#++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花麒麟看到了游明朵眼中的犹豫,以为她担忧自己,宽心道:“放心吧,我一定会保护好自己,等你从空帝行宫出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