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战狼神君是妻奴

正文第五十八章 发现真相

[更新时间] 2016-12-28 11:30:02 [字数] 3146

  “游游,你们去哪?”房间门口,满头大汗的独孤镜看到游明朵,目光扫到她背上的包裹上时,顿时反应过来,“你要走?”@~|?#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不管你的事。”游明朵面目冷峻,扶着爹爹,向外走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游明朵的不理睬,让独孤镜恨不得蹦起来,他可是为了讨好未来的老丈人专门来云殿的,要不这路途遥远自己屁颠屁颠的跟来,眼看这两个人要走,自己留下来照顾谁,讨好谁去呀。@~|?#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看到未来老丈人回过头,十分歉意的望着自己,独孤镜瞬间重拾信心,一个大跨步,夺过游明朵背上的包裹,急忙说道:“你不能走。”@~|?#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松开。”两个字冷冷的从游明朵口中蹦出。@~|?#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此时的她,就算是花麒麟本人站在这里,她也执意要走。不是因为不爱,恰恰是因为陷得太深,她才在自己还清醒的时候,选择离开。@~|?#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游明朵的冰冷吓得独孤镜一个激灵,慌忙松开手中的包裹,他不是怕,而是看到心爱的人生气的样子觉得心疼。@~|?#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无奈的撇撇嘴,将包裹乖乖挂到游明朵臂膀之上,不知怎么的,又从她肩头扯下来,拎在自己手中,讨好式的嘿嘿一笑,“游游,我帮你拿吧,怪重的,我跟你一起走。”@~|?#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一幕全都落在游从致的眼里,心里想着,也罢,霸子高高在上难以攀附,可这独孤镜却是真心实意的对待朵儿,实属难得,可看到女儿不为所动,他连忙拉了一把独孤镜,“这段日子全靠独孤镜照顾,要不我的身子也好不了这么快。”@~|?#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游从致的话引得独孤镜心花怒放,看来这段日子的马屁没有白拍,老人家居然在替他说话,他冲着游明朵挤眉弄眼,顺势说道:“是啊,游游,游叔叔还需要我照顾呢。”@~|?#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说罢,不等游明朵答应,独孤镜笑嘻嘻的来到游从致的身边,挽着他的另一只手,讨好式的说道:“游叔叔,以后你就叫我镜儿吧。”@~|?#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好好。”游从致乐呵呵的答应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看着俩人其乐融融的对话,游明朵无奈摇摇头,满心的伤感因为独孤镜的乐呵减少了许多,仿佛是拨开云雾露出一丝光芒。@~|?#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也不知为什么,只要有这傻小子在的地方,自己总是生不起气来,既然他能哄得爹爹开心,那就带着他,日后再加以感谢,只是这感谢的方式绝不是以身相许,自己和独孤镜一起?多么可笑的画面,游明朵从未想过。@~|?#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想到这,游明朵松了口,“看在你照顾我爹爹的份上,我就带着你。”@~|?#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游游真……”@~|?#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但是……”独孤镜手舞足蹈,话说一半,游明朵一个“但是”,将他的话生生憋了回去,像个犯了错的小孩,等着老师的教诲,嘴里嘟囔嘟囔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看到独孤镜如此,游明朵觉得好笑,但是脸上依旧冷若冰霜,道:“但是,一路上你不许自作主张,一切必须听我的指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独孤镜撅噘嘴,心想自己又不是小孩,干嘛要听你的指挥,但是不答应,恐怕游游不会让自己跟着,皱着眉,无奈答应道:“我听你的还不行嘛。”@~|?#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游明朵嘴角一扬,暗暗一笑,“这还差不多。”@~|?#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从云殿到宫外的路,笔直而又漫长,绕过风格各异的上百座宫廷住宅,穿过千亩花海,便是通往外界的大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一步一步,眼看着就要走出宫殿,游明朵的心越来越沉,真的要说离开的时候了吗?为什么心里却满满的都是不甘和不舍,而且犹如怀揣痛苦一般,异常难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看到女儿脸上沉重的表情,游从致没有说话,只默默的跟着女儿的脚步,为女儿能否放下花麒麟而担忧不已。@~|?#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一个趔趄,游从致整个身子一晃,向前倒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游明朵从恍惚中反应过来,迅速反应,忙去拉旁边的游从致,可此时,独孤镜已经将游从致稳稳地扶起,惊慌的在游明朵脸上扫了一眼。@~|?#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爹爹,你没事吧。”游明朵心中带着愧疚,担忧的问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游从致摇摇头,示意俩人不要为自己担心。@~|?#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独孤镜这才想到刚刚游明朵的心不在焉,干脆问道:“你是在想花麒麟吧。”@~|?#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没想到独孤镜如此直接,说破了自己的心事。想他又如何,毕竟有了霸子妃,难道还能去争抢不成。如果没有御赐霸子妃这回事,游明朵一定非去争抢不可,什么门第,什么出身,都比不过真爱来的纯真。可现在,她不想去抢,因为两个人中间加了灰尘,总让人无法接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看游明朵没有回答,独孤镜更加确定自己的猜测,他走到游明朵身边,望着她,理直气壮,“我知道你在想他,既然你那么在乎,为什么要走啊,我愿意你留在他的身边,只要你开心。”我愿意看到你开心。@~|?#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句话独孤镜没有说出口,只在心中默默念叨,虽然知道游明朵想念花麒麟,心中布满酸涩,但总比看着心爱的人痛苦的好,如果一定要一个人痛苦,那就留给自己,反正自己孤家寡人一个,无所谓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知道什么。”游明朵不愿多说,将所有的烦恼与不舍隐在灵眸之下。@~|?#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是因为霸子妃对不对?”看游明朵不愿承认,独孤镜脱口而出。@~|?#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游明朵迈开的脚步一愣,眉心一皱,就算是因为赵野又如何,如今她可是名正言顺的霸子妃,虽然没有成亲,但又御赐婚姻,这婚事已是板上钉钉,难不成自己非要哭哭啼啼争抢一番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想到这,游明朵脸上平静如初,拉着爹爹,“我们走。”@~|?#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独孤镜快急疯了,游游到底是怎么回事,明明心心念念都是花麒麟,可却装作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不就是一个赵野嘛,有什么难对付的,只要有他独孤镜在,不管是谁,休想欺负游明朵。@~|?#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如果真的离开,说不定两人再无交集,这可如何是好,独孤镜一跺脚,脱口说道:“游游,你不能走,花麒麟为了你身中寒冰之毒,他从来就没有喜欢过赵野,他是怕你担心,故意瞒着你,用赵野这霸子妃的名义气你离去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独孤镜的话如一道寒光从游明朵的头顶浇下,带着颤抖,游明朵手心一紧,“你说什么?”@~|?#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说花麒麟这小子他身中寒冰之毒,赵野便是利用这个才获得御赐婚姻,可怜花麒麟只要心中有爱,便会毒发,可他为了你,却一忍再忍,现在毒性恐怕已深入五脏六腑,他也是怕你担心,所以干脆让你离开,他……”@~|?#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独孤镜,照顾好我爹爹。”@~|?#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独孤镜话说一半,只觉得头顶一阵清风拂面,当他抬起头时,只看到一个浅灰色的披风滑过上空,朝着霸子所在的宫殿而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该来的总会来的,独孤镜心中微微一酸,脸上重新堆满笑容,扶着游从致重新向回走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此时独孤镜的父亲独孤绽,颤颤巍巍的从暗格走出来,脸上沟沟壑壑,写满了沧桑,修长的身形也如麦穗一般,深深地弯了下去,一双大脚缓慢的从屋内向外移动,像被抽了筋的威龙一般,不禁风霜。@~|?#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堂堂一国武师,大空国地位最高的武者至尊,为了女儿竟然几天之内老了许多,鬓角的皱纹已如爬山虎一般,悄然而至。@~|?#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枣红色的木雕门轻轻叩响,独孤绽心中忐忑难安,16年了,清儿已从一个襁褓中的婴儿长成了大姑娘,虽然她非自己亲生,可看着她从一个牙牙学语的孩童一步步的成长,她早已是自己的亲人,是自己最亲爱的女儿。@~|?#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他从来没想过,有一天要以陌生人的身份面对女儿,并向她解释她的出身,想这口口声声喊了自己16年的女儿有可能会因此离开自己,独孤绽的心开始龟裂,异常揪心。@~|?#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可该来的总会来,与其躲躲藏藏,不如坦白相告,不管女儿还认不认自己这个父亲,不管她最终会怎样决定,她有权利知道自己从何而来,其他的,就让老天来决定。@~|?#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想通这一切,独孤绽长长的吐了口气,十分释然,微微抬起头,透过薄薄的纱窗,凝望着屋里女儿端坐的背影,十分心疼,见无人反应,他又一次抬起手,敲了下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清叩木门的声音,在暮色降临的夜晚显得格外沉重,如击鼓一般,引得独孤绽焦急而又忧心。@~|?#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滚。”@~|?#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一个伴着泪的声音从房内传来出来,紧接着传来一阵乒乒乓乓打砸的声音,使独孤绽本就担忧的心更加揪心。@~|?#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清儿。”独孤绽开口,接下来的话像是卡在喉咙一般,不知如何开口,原本已想好的话一时间竟全都忘得干干净净,听着屋内传来的声音,只关心道:“清儿,是爹爹不对,有什么你冲我来,别伤到自己。”@~|?#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话音刚落,屋内瞬间安静下来,此时的独孤清眼睛无神,死死的盯着手腕处汩汩流淌的血液,如鲜花一般在黑夜中怒放,心里讥笑万分,她没想到,怎么都没想到,自己最爱的父亲,自己16年来引以为豪的父亲,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居然……不是自己的亲生父亲。@~|?#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想起比武场上父亲对哥哥的偏爱,想到家传之宝凤舞带,父亲宁愿传给游明朵这个外人都不愿意传给自己,独孤清心里已十分明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原来如此,根本就是因为自己不是父亲的亲生骨肉,否则他怎么能如此对待自己。@~|?#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