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战狼神君是妻奴

正文第四十五章 四王妃

[更新时间] 2016-11-04 15:35:11 [字数] 3045

  “姑父。”见相师张劲书朝着游明朵的房间走来,离了几米远,梅氏兄弟齐刷刷恭敬的喊道。-^@|?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张劲书今日似乎格外开心,人还未进屋,嘴上已经挂满了笑容,似乎今日出嫁的不是他的义女,而是亲生女儿。-^@|?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意儿心里的石头刚刚落地,被这一声姑父吓得又一次悬了起来,这梅氏兄弟还好对付,可相师大人向来多疑,想瞒过他却没有那么简单。-^@|?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朵儿,来让义父看看,过了今日以后想再见你,怕是难了。”张劲书刚迈进门槛,便径直朝着新娘走来,流露出一副慈父般的关爱。-^@|?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可向里一走,看到新娘的脸已被盖头遮的严严实实,嘴上不禁啧的一声,带着失望,嗔怨道:“朵儿,你这是何意啊,16年了,义父心心念念,盼的就是这一天,这好不容易等来了,可你却不愿再见义父。”-^@|?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话到此处,竟微微动情,声音里夹杂哽咽,“来,让义父再好好看看你。”-^@|?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意儿一惊,满脸愁容,这可怎么办是好,倘若相师非要揭下盖头,这……这事情就会败露,怎么办,她的心焦急异常,一时不知如何是好,下意识的朝后退了一步,一双手紧紧的攥着衣角,使劲的揉搓。-^@|?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张劲书伸出去的手抓了个空,说不上是失落还是懊恼,他无奈的叹息一声,心里自由盘算,日后义女成了四王妃,有朝一日成了帝后,那他的日子闭上眼都觉得逍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罢了,到了行宫,你要照顾好自己。”张劲书嘱咐一句,不知道真情还是假意,带着一丝伤感转身离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透过盖头低端,张劲书的脚步缓缓的向门口挪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总算走了。”意儿心里总算平整了,像过了一道道的坎,终于来到平面一般,放下心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张劲书走到门口,满是皱纹的眼角不停地眨了眨,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忽然转过身,看着屋里婷婷而立的新娘,忽然脑中一亮,问道:“朵儿,你的披风呢?”-^@|?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话音一落,意儿像是站在了无底洞的洞口,身体瞬间一坠,不停地向下划去,“怎么办?”她居然忘记了最重要的细节,就是为自己做一件假的披风,可惜,百密居然有此一疏,真是粗心。-^@|?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怎么办?-^@|?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房间里的空气仿佛凝结,所有人纳闷的看着新娘,这才发现,平日里披风从不离身的游明朵今日果然少了什么。-^@|?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眼泪从意儿的眼眶缓缓溢出,无助而又绝望,可能等不到嫁到王宫,她就可能命丧于此,可她没有办法,她必须这么做,为了那些她爱的人。-^@|?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花轿来了,四王子来迎亲了。”意儿的手刚抓到盖头边缘,想要澄清罪责,喜婆忽然从门口跳进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嘟嘟哒哒热闹的响声瞬间溢满了整个屋子,整个相师府变得热闹起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张劲书迎到门口,客套的向四王子表达着祝福,意儿由喜婆背出来,稳稳当当的放在了花轿之上。-^@|?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如同解脱一般,意儿像是被人抽掉筋骨一般,瘫坐在花轿之上,许久才缓过神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刚坐直身子,意儿放松的脸又一次僵硬起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说,游姑娘在哪?”星夜黑色的脸没有任何表情,手指死死的掐着意儿的脖子。-^@|?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意儿身体一颤,迅速解开头上的盖头,满脸惊愕的望着这个不速之客,“你……你是霸子的随从?你怎么进来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游姑娘在哪?”星夜又一次问道。-^@|?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很安全,已经被送到云殿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胡说。”星夜回道,“我日夜兼程,刚从云殿赶来,不曾看到任何人。”-^@|?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意儿的眼睛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难道欧阳律不守信用,小姐不在云殿,还能去哪?总不能……她的心忽然一惊,难道他会把小姐交给独孤清来处置?-^@|?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霸子呢,他在何处,小姐日夜思念他,等着他来帮她,这次赐婚,是相师一手安排,可怜小姐等到最后,终究没有等到霸子。”-^@|?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星夜捏着意儿的手慢慢松开,“霸子为救游姑娘,寒气攻心,如今还未醒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啊?”意儿十分惊讶,小姐日日念念的人,居然并为辜负小姐,而是为了救小姐,身重寒毒,是小姐误会了霸子。-^@|?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谁接走了游姑娘?”-^@|?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是欧阳律,花馨阁的大弟子。”意儿刚说完,星夜已经转身准备离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等等,我想欧阳律应该不会伤害小姐,对了,你去花馨阁,或许能找到小姐。”-^@|?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等意儿说完,星夜一个闪身没了踪影。-^@|?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夜慢慢沉了下来,空帝行宫内,四王府一片欢腾,各级官员满腹翩翩,集体庆贺,祝福四王子喜得佳人。-^@|?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颜龙一袭红衣,满面红光,端起酒杯一饮而尽,丝毫没有王子高高在上的威严和距离感。-^@|?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而这一片片的祝福声中,唯独没有大王子顔虎的身影。众人心知肚明,这可不是一场简单的喜宴,而是权利的选择与归属,相师义女嫁给四王子,明摆着相师会一心一意辅佐四王子,他日,新的空帝之位,必是四王子无疑,而大王子顔虎,分明是大权旁落,无人支撑,难成大器。-^@|?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四王子不能再喝了,这春宵一刻,还等您洞房花烛,佳偶团圆呢。”看四王子喝的满面通红,一位大人忙上前拦住敬酒之人。-^@|?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听到洞房这两个字,颜龙的心莫名的一松,眼前立刻浮现出游明朵瓷娃娃般娇嫩的脸颊,从第一次在酒庄看见她搭救别人,他就为这样狭义的女子而感慨,但并未有过一丝一毫的男女之情。-^@|?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可渐渐的,从修武到责罚,再到搭救武师,这个女子的飒爽、善良和聪慧仿佛在他的心里扎下了根,慢慢的萌发了一些特别的情感,让他不忍触碰。-^@|?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直到今天和她拜堂之时,他的心格外安静和欢喜,那一刻,他才明白,原来这就是爱,它是那么的美妙,让人舍不得去触摸,却又不得不去抓住。-^@|?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颜龙会心一笑,微微点头,“本王再此感谢大家,就不多陪各位了,大家尽兴为好。”-^@|?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众人齐声欢送,从酒桌走到喜房,颜龙竟情不自禁的加快脚步,他太想见到游明朵,不,此刻应该是他的王妃,他想拥抱她,告诉她,原来他已经喜欢上了她,他一定会疼惜她,不让她受半点委屈。-^@|?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可走到门口,他停在门环上的手来回收缩了几次,他清晰的记得当日在练武场,礼官宣布空帝旨意之时,他还一度认为游明朵是自己的哥们,并没有想过真正的迎娶她做自己的王妃。-^@|?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可一件一件的事情串联之后,情落尘埃,他才发现,哪里是哥们,她其实早已住进了自己的心里。-^@|?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轻推开门,鎏金的镂空雕花床上,新娘正稳稳的坐在床边,双手不停地揉搓着手里的帕子。-^@|?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颜龙轻轻一笑,原来她比自己还紧张。可他并没有注意,游明朵如此开朗飒爽的姑娘,怎么会为了一场假结婚而紧张。-^@|?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王妃。”颜龙轻轻一唤,看新娘的手紧紧地攥在一起,大步走了上去,一把捏住新娘的手,“从今天起,你不再是游明朵了,你是我颜龙的王妃,我不要什么假结婚,我想……想和你在一起。”-^@|?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说到最后,颜龙的声音微微发颤,感觉到新娘的手悄悄的抽回,他用力一拉,将她整个人推倒自己怀中,激动道:“你已经是我的王妃了,我不管是真还是假,总之,我们已经拜过堂了,以后,我我绝不松手。”-^@|?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意儿从未和异性接触过,突如其来的拥抱让她整个身体莫名一软,她想推开怀中本不属于她的幸福,可这真情的表白,还有颜龙丝丝温热的气息流入脖颈,她整个人身体不停地向下坠落,情不自禁的伸出臂膀,拥抱了他。-^@|?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放开她。”一声惊呼伴着一阵刀光从窗外映衬进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颜龙刚沉浸在温暖的气息中,脖颈上冰凉的剑稍瞬间让他变得清醒,抬头一望,一个浓眉凤眼,气宇轩昂的男子手持柔灵剑,不偏不倚直指他的喉结之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男子将女子一把拉入怀中,面色俊冷,“朵儿,跟我走。”-^@|?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慢着。”颜龙一喝,心中憋闷异常,自己的洞房,竟被人如此抢亲,而且还是抢他颜龙的亲,简直是无法无天。-^@|?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男子并未理睬,拉起女子的手向外走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以为你走的了吗?花麒麟。”-^@|?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听到颜龙的话,意儿心里一惊,花麒麟?云殿的霸子?他终于来了,他来救小姐了,可他不是中了寒气,至今昏迷吗?-^@|?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花麒麟眼睛一扫,“那就试试。”说罢,拉起新娘准备离开。-^@|?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一阵风声,花麒麟迅速回闪,柔灵剑立即抵挡。-^@|?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意儿忽然慌了,没想到自己一手创造的局,居然被俩人同时误会,她的心纠结而又难受,倘若一直隐瞒,迟早四王子会发现自己并非小姐,可是现在揭开盖头,可能会死的更惨。-^@|?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犹豫间隙,两人打斗的声音戛然而止,意儿瞬间慌了,莫非是其中一人受伤了,她顾不得其他,一把揭开盖头,大声喊到:“我不是游明朵。”-^@|?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