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战狼神君是妻奴

正文第四十四章 婚礼之前

[更新时间] 2016-11-03 11:27:49 [字数] 3151

  独孤镜挣扎喊叫的声音戛然而止,绿浮手中的百絮扇愣在空中,疑惑的看着身边的欧阳律,不满的问道:“为什么要打晕他?”*^#$^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欧阳律默默扶起晕倒的独孤镜,将他拖回房间,淡淡说道:“他是你的哥哥,我不能让他死在你的手里,否则,你会后悔终生。”*^#$^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后悔?独孤清听到这两个字,如同生铁划过地面一般刺耳,她怎么可能会后悔,如果以前她还有那么一丝心软,还不够狠,就是被所谓的亲情所牵绊,可如今,自己并非亲生,只身一人,所有人对自己来说皆为草芥,有何后悔?*^#$^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独孤镜被拖走的身影越来越小,越来越远,独孤清叹息一声,“也罢,独孤镜猪一般的脑袋,暂且留着他的命,就是给他十个胆,他也做不成什么事。”*^#$^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独孤镜刚拖回房间,绿浮便再一次命令欧阳律杀死游明朵,这次欧阳律没有犹豫,也没有答应,只默默的抓紧影棍,眉宇间依旧冰冷,朝着相师府走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整个相师府挂满了红色的火球,大红的喜字在月光的映衬下显得更加艳红,如同大火焚烧一般。府里所有的使唤全部上阵,在院子里进进出出,忙的不亦乐乎,对相师府来说,这不仅是攀龙附凤的好机会,更是相师大人谋权天下,权倾朝野的重要一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此时的游明朵安静的躺在床上,瓷娃娃般的脸白皙而又安详,淡粉色的锦缎刺绣被轻轻的盖在她的身上,那么香甜,像局外人一般,仿佛府里发生的一切与她毫无关联。*^#$^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坐在床头的意儿将小姐撕坏的嫁衣小心的缝合,迅速将嫁衣穿戴在自己的身上,栩栩如生的百鸟朝凤的红嫁衣,拖长的裙摆, 眼花缭乱的凤冠,如此的高规格压得意儿一时喘不过气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做梦也没想到,自己有一天,居然也能穿上如此华丽的服饰,可以像一个人一样,在万众瞩目和敬仰之下大胆俯瞰,哪怕这一切是为了小姐,哪怕这嫁衣之下的代价是性命,也不枉此生。*^#$^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看着床上睡的如此安详的小姐,意儿轻轻的握起游明朵的手,声音变得哽咽,“小姐,我不知道这样做是对是错,我不知道倘若我不这样做,你下一步会怎样,可无论如何,我绝不会让你冒一点危险。”*^#$^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意儿一边说,一边为游明朵换上自己的丫鬟装,意儿刚把游明朵从床上扶起来,一根棍子如同闪电一般,迅速抵到了意儿的脖颈之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没有惧怕,也没有反抗,意儿心里明白,代替小姐嫁给四王子,恐怕也逃不过个死字吧,终究一死,干脆一搏,她抬起头望着一脸冷峻的欧阳律,“我见过你,你是花馨阁的徒弟欧阳律,求你,把小姐送到云殿,交给花麒麟。”*^#$^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意儿话音一落,两个人同时向床上熟睡的游明朵看去,她的脸是那么的娟秀,瓷娃娃的般的脸蛋仿佛吹弹可破,让人忍不住想轻轻摸上一把。*^#$^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欧阳律握在手中的影棍微微一颤,意儿立刻回道:“你放心,小姐暂时昏迷,明日傍晚才能清醒。”*^#$^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是来杀人的。”欧阳律的声音沉重而又稳妥,像是索命的武士一般。*^#$^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就杀了我。”意儿的脖颈向影棍前端抵了一步,一串血珠顺着脖颈滴落下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没想到一个丫鬟竟然如此大义凛然,欧阳律手里的向后退了退,嘴里依然坚定的说道:“你以为我不敢吗?杀了游明朵,你也一起陪葬。”*^#$^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不会的。”意儿立即回道,不等欧阳律争辩,她接着说:“求你,把小姐送到花麒麟手中,明日凶险,我只希望她能好好活着。”*^#$^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影棍缓缓的收了回去,欧阳律再一次望着床上熟睡般的游明朵,冰冷的心灵微微泛起一阵涟漪,曾经那个对自己挚爱的女子,她玲珑般的脸,她的酒窝,像一根针一般,将他冰一样的心扎得鲜血淋漓。*^#$^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抱起床上的游明朵,欧阳律的脸依旧冷峻,他不爱这个女子,可他终究是下不了手,她是那么的可爱,善良,像一片嫩叶,让人不忍摧毁。*^#$^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和绿浮相比,或许她更适合做那个温暖的人,可他的心却满满的都是绿浮,再也容不下他人,要怪,就怪时间,这个奇妙的东西让他先认识了绿浮,并且深深地爱上了她。*^#$^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望着小姐离去的背影,意儿长长的舒了口气,小姐安全了。可很快她又惆怅起来,自己的明天会怎样还未尝所知,她已经做好了死的准备,刚好有这身嫁衣为自己陪葬,也不会那么寒酸。*^#$^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说什么?”*^#$^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武师府,绿浮一阵怒吼,惊得她身旁的欧阳律不禁眉头一皱。*^#$^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对不起,让她跑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绿浮迅速转身,一把捏着欧阳律的左臂,不屑的瞪着他,“跑了?亏你还是绿眸中级,连一个绿眸小级的女子都打不过,还有什么脸回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嘶。”一阵撕裂的痛从欧阳律的左臂传来,被绿浮紧捏的左臂下,映出的红色血渍越来越大,新鲜的血液将已经干硬的衣服再一次浸透,不断晕染,越来越大。*^#$^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看到欧阳律的脸微微一紧,绿浮并没有松手,反而越捏越紧,满怀讽刺道:“要你还有什么用?”*^#$^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对不起。”没有达成绿浮的心愿,欧阳律心里满怀愧疚,但他并不后悔,他不忍杀了游明朵,但也不能辜负了心爱的女人,索性,他在自己的臂膀上狠狠的刺了一剑,给绿浮也给自己一个交代。*^#$^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绿浮这才松手,望着缓缓升起的太阳,嘴角轻轻一扬,道:“跑了也好,游明朵一跑,抗婚忤逆,必死无疑。”*^#$^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花馨阁内,雅蓝手里捏着一块方巾,小心的为游明朵擦拭脸颊。*^#$^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师父,她可是未来的四王妃,你为什么要收留她,这样做可是引火烧身啊。”蒙铁垮着脸望着师父百灵,仿佛床上睡着的,不是一个貌美的女子,而是一枚炸弹。*^#$^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百灵黑纱遮面,脸上的表情依稀难辨,眼睛却是无限光芒,“你以为她会安安分分的做四王妃吗?她看上的,是霸子,继天下大业的霸子花麒麟。”*^#$^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可据探子来报,花麒麟依然昏迷。”*^#$^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会醒的。”百灵拉长声音,“这个女人是老天送给我们的礼物,我们可得好好保护她,照顾她。”说罢,哈哈大笑,惊得蒙铁不知如何是好。*^#$^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缓缓的爬上了山坡,褪去了黑夜的灰暗,整个房间仿佛也充满了生机。*^#$^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意儿端坐在梳妆台前,绣满了金边的盖头稳稳的盖在头上,不留一丝缝隙。*^#$^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小姐,今可是您的大喜日子啊,快起床啦。”一个喜婆一样的人在门口欢喜的叫喊,不等屋内应声,已经闯了进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打扮稳妥的新娘让喜婆着实一惊,很快就变成了放浪的笑声,“呀呀呀,小姐真是性急啊,早早的都穿戴完毕了,看来这伺候的奴婢已是用不上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意儿心里一阵反感,没有回应。*^#$^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可这房间内一打开,丫鬟婆子纷纷探了脑袋,朝里面好奇的张望,嘴里不时发出啧啧啧的声音,感叹游从致命好,生了一个王妃,一个下人的女儿,居然能攀龙附凤,嫁给皇家,在他们看来,简直就是馅饼。*^#$^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意儿本想发作,可声音一出,又怕被识破,索性咬着嘴唇,任由这些人乱说。*^#$^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都让开,不用干活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滚开。”*^#$^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两声粗狂的男声从门外传来,意儿心里一紧,不好,是梅方墨和梅方朱兄弟俩,这俩人可是地地道道的痞子,仗着自己是相师夫人的子侄,一向不把小姐放在眼里。*^#$^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呦,这是迫不及待啊,想男人想疯了,八成是半夜就把这嫁衣穿上了吧。”梅方朱浪笑着,一边笑一边向一旁的梅方墨问道:“哥,这游明朵如此打扮你还是第一次见吧,怎么着,小弟我帮着解开盖头,让你过过瘾。”说罢,伸手向意儿的盖头走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眼看着一只手就要捏住盖头边沿,意儿慌乱中大喝一声:“住手。”*^#$^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话音一落,梅方朱果然停了手,一副扫兴的表情,“一个盖头嘛,至于嘛。”说罢,蹑手蹑脚,不死心的再一次将手伸了过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意儿并未看到梅方朱又一次伸出的手,她还想辩解,可一想到话一说多,必定被识破,便不敢多言,只站在原地,期盼接亲的花轿早点到来,助她赶紧离开。*^#$^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洞房前揭盖头不吉利的呦。”喜婆在一旁多了一嘴,梅方朱蓝眸一瞪,吓得喜婆赶紧闭嘴,不敢多言。*^#$^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别闹了。”梅方墨一把抓住弟弟的手,沉声道:“你别忘了,她嫁的可是颜龙,大空国的四王子。”*^#$^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四王子又如何,大王子不是承诺我们……”*^#$^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话说一半,梅方墨立即将弟弟的嘴捂的严严实实,用警告的眼神看着他, “什么场合,能乱说话吗?”*^#$^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梅方朱这才反应过来,可不是嘛,这游明朵眼看着就要成四王妃了,日后是敌是友还未知呢,可王妃毕竟是王妃,假如有一日,四王子成了帝王,那这个女人是要好好巴结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游明朵,对不住啊,祝你早生王子啊。”梅方朱改口说道。*^#$^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意儿心里总算踏实了,回道:“朵儿谢过梅公子。”*^#$^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一句道谢,一声梅公子,惊得梅氏兄弟俩人半天没回过神来,这游明朵今日怎如此温柔。*^#$^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