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战狼神君是妻奴

正文第十章 无辜连累

[更新时间] 2017-02-05 16:09:45 [字数] 3091

冬日的阳光如被窝一般,盖得人暖烘烘的,所有人都在为自己能进入学院名单而兴奋不已,大家兴高采烈站在红通通的烈日之下,享受着温暖的包裹,与相邻的学员聊着八卦。+~*@=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听说因为空帝的儿子全在这批学员之内,他特意指派了大空国最德高望重的武者第一人——武师独孤绽为教官,由独孤绽亲自监督训练这批毛孩子。+~*@=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惨的是,听闻这独孤绽脾气特别臭,教育武者是非不分,很有手段,而且力大如牛,勇猛无比,把下面的随从管教的服服帖帖的,是有名的厉害角色。+~*@=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听到这样的消息,所有的学员开始变得焦躁不安,纷纷闻独孤而色变,兴奋的笑容渐渐从每个人的脸上消失,练武场瞬间变得鸦雀无声。+~*@=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游明朵深吸一口气,她曾经参加过军训,教官的严苛她已经领教过了,独孤绽再可怕想必和教官差不了多吧,这样自我安慰后,她的心慢慢松懈下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头顶的日头把她的额头晒得冒油,她擦了把汗,静静地等待这位传说中的厉害教官。+~*@=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人群里开始骚动起来,游明朵好奇的抬眼一望,独孤镜正搬了一把太师椅,兴高采烈的朝着自己走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要干什么?+~*@=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只见独孤镜在众目睽睽之下,将太师椅往游明朵面前一放,旁若无人一般,一边擦汗一边咧着嘴笑说:“游游,快坐,我看你都累出汗了,给你搬了把椅子。”+~*@=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看着所有人诧异又愤恨的嘴脸,游明朵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这独孤镜真是……到底是笨还是可爱,几位王子还顶着日头在太阳底下暴晒呢,自己区区一个相师干女儿,怎么能一屁股坐在这太师椅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这成什么了?这一屁股坐下去,自己岂不成了众矢之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以为游明朵惧怕自己的爹爹,独孤镜豪迈的说道:“放心,独孤绽是我爹爹,你尽管坐下休息,一切有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游明朵的脸快拧成了麻花,哭笑不得,她知道独孤镜是好意,又不忍说他,只好恳求道:“镜哥哥,好镜哥哥呀,我知道你是好意,我求你搬回去好不好,你看大家都……看着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游明朵难为情的指了指周围的学员,果然所有的人眼睛齐刷刷的盯着她,她抱歉的朝大家笑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张开嘴刚想给大家解释,忽然肩部被一人一按,整个身体向后倒去,一屁股坐在了太师椅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游明朵像坐在火盆一般,弹簧一样嗖得弹了起来,无奈的望着身后按着自己坐下的独孤镜,生气的说:“你真是不可理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教官来了。”游明朵刚要骂人,只听得大家小声一叫,所有人如站军姿一般齐刷刷的站了个笔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练武场外一个长满络腮胡,个头不高的结实男子在几个随从的跟随下,朝着学员威风凛凛的走了过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游明朵只觉得地表微微一颤,再看看男子脚下,凡他走过的地方皆留下地表塌陷,可见力量之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就是我爹爹独孤绽。”独孤镜凑到游明朵耳边悄声说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游明朵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这家伙简直就像个苍蝇一样,真恨不得把他拍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独孤绽走到人群前站定,眼中橙眸一闪,不怒自威。+~*@=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犀利的眼神在人群中一扫,一脸严肃的大声说道:“很好,作为武者,最基本的就是耐力和定力的考验。”+~*@=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走到人群中,一边走一边缓缓的说道:“听说你们这届的学员都是王公贵族家的子弟,告诉你们,不管是谁,在我独孤绽的手下,一视同仁,不分伯仲。”+~*@=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所有的人皆收腹挺胸,大气都不敢狠喘一口,生怕哪个动作不合独孤绽的心意,被当做灯泡给踩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走到独孤镜面前,拍拍他的胸口,厉声说道:“即使是我的儿子,我也绝不手软。”+~*@=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的声音忽然变得高亢,说道:“我的使命是把你们一个个训练成我们大空国最有用的武者,都听明白了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明白。”所有人齐声喊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没吃饭吗?大声一点,听明白了吗?”独孤绽又一次嘶吼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明白。”所有学员一个个伸长脖子,用尽力气将这两个子吼叫出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很好。”独孤绽大吼一声。+~*@=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走到游明朵面前,看着自己的太师椅正稳稳的放在游明朵的身后,眼睛一瞪,望着游明朵,怒喝道:“你是娇小姐吗,竟要坐我的太师椅?”+~*@=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游明朵摇摇头,赶紧解释道:“报告教官,这椅子并不是小女子搬来的,而且我不知道这是您的椅子。”+~*@=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爹爹,这根游明朵没有关系,是我看她怪累的,就搬过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问你了吗?”独孤绽怒吼一声,独孤镜吓得把未说完的话咽了回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游明朵!”独孤绽大声叫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到!”+~*@=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既然你受不了这日照之苦,那就绕着整个练武场跑上五十圈,中间不允许休息。”+~*@=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为什么?这椅子根本就不是我搬的,为什么要我跑?”游明朵不服气的问。+~*@=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一百圈!立刻,现在就去,否则就从这练武场滚出去!”独孤绽怒喝一声,所有的人吓得缩回胆子,暗自庆幸被罚的不是自己。+~*@=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偏……”+~*@=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爹爹,这椅子是我搬来的,你非要罚的话,就罚我把,不要连累游游,把我跑死算了。”独孤镜说完,脑袋一歪,扭过头围着练武场跑了起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游明朵刚想说“我偏不”,没想到独孤镜竟已经开始跑了起来,而且他为自己搬凳子出发点也是关心自己,对他的怒气瞬间消失了,变成了感动,走出人群,围着练武场跑了起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教官,这椅子确实是令公子搬过来的,与游明朵无关,既然你要罚,连我也一起罚吧。”颜龙走出来,话一说完,跟上游明朵绕着练武场跑了起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们……”独孤绽被这几个孩子气的吐了口气,他堂堂武师,一个唾沫一个钉,就算游明朵是冤枉的,也不可能公然推翻自己的话语,取消惩罚。+~*@=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看着哥哥和四王子陪着游明朵受罚,独孤清心里讨厌极了,她上前一步,“爹爹,游明朵第一天来学武就喜欢搞破坏,你该把她撵出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训练场上无父女,喊我教官!”独孤绽大声说道,“既然你喜欢排挤他人,本教官就罚你和他们一起接受罚。”+~*@=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什么?”独孤清被父亲的话愣住了,撒娇道,“爹爹,你平时很疼我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还不快去!”独孤镜怒喊一声,独孤清眼里泛起两点泪花,哼的一声,不情愿的跑了起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看哥哥从自己眼前跑过,独孤清大步追了上去,照着他的脑袋狠狠地敲了一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个疯丫头,打我干嘛?”独孤镜捂着头生气的问。+~*@=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都怪你,非要给那妖女搬凳子,而且你搬谁的凳子不好,非要把爹爹最爱的太师椅搬来,你脑子是不是锈掉了?”独孤清一边跑一边气恼的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独孤镜愣了半天神,好半天才反应过来,觉醒一般,“对哦,下次我就搬一把普通的椅子给游游坐,这样就不会惹怒爹爹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还敢有下次!”独孤清被哥哥的话噎的恨不得撞墙,瞪了他一眼,大步跑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看颜龙主动接受惩罚,游明朵心里过意不去,她大步追上来,跑到颜龙身旁,歉意地说道:“对不起,连累你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颜龙淡淡一笑,“其实独孤绽生气并不是因为那把椅子。”+~*@=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知道。”游明朵干脆的说道,“新官上任三把火,借着椅子刚好点上一把,这样就能吓住这些纨绔子弟,管教起来也容易多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颜龙眼睛里投射出赞许的目光,没想到游明朵一介女流竟有如此的智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独孤绽盯上你了,他就是个刺猬,日后你要少些锋芒,不然吃亏的是你。”+~*@=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游明朵耸了耸肩,“谁知道呢,边走边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帝国练武场如公园一般,一圈足有2000米,四个人跑了五十几圈半,开始气喘吁吁,体力严重不支,纷纷打开隔层空间,调取真气,继续支撑体力。+~*@=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天渐渐暗了下来,练武场的学员纷纷解散,各回各家,整个练武场只有四个人依然喘着粗气,拖着疲惫的身体,绕着练武场一圈一圈的奔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当隔层空间里最后一股真气被调动出来的时候,游明朵只觉得一种奇妙的感觉涌上神经末梢,这种感觉无法用言语表达,只觉得真气自由的在体内游走,舒服极了,她兴奋的叫了一声,所有的真气纷纷流向全身的经脉,整个身体如装了弹簧一般,轻盈了许多。+~*@=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只可惜她的隔层空间开辟的太小,不能容纳太多的真气,全身的神经有一半未发挥出轻巧的感觉。+~*@=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难道这就是教官罚自己跑圈的原因?明着是罚,实则为奖,而且这样的做法即警告了其他学员,又补偿了几个受惩罚的人,真是高明!+~*@=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而且这样的道理只有自己参透出来才能理解其中的深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恨死爹爹了,竟忍心这样罚我。”独孤清跑完最后一圈,累成狗一般瘫倒在地。+~*@=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是我的错,不怪爹爹,就是连累了你们。”独孤镜看着满头大汗的游明朵歉意的说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