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战狼神君是妻奴

正文第五章 被救

[更新时间] 2016-09-22 12:59:03 [字数] 3102

台下的掌声久久回荡,游明朵画面定格,手捧万千蝶鸟,双手向前一送,嘴巴轻轻一吹,蝶鸟皆拍打着翅膀缓缓飞走。*?#&@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花麒麟眉间微微一皱,这女子并不是修武之人,便能引蝶起舞,招来万千鸟儿,果然是不简单,即便是修武之人,也很难将舞武完美融合,而且方才俩人搭配堪称完美,真是一个令人舒心的女子。*?#&@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谢谢各位,刚小女子献上的是《凤凰归巢》,大家见笑了,见笑了。”游明朵弯下腰憨笑着向大家致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妖女,哪里来的魔术,竟使出这般下三滥的伎俩,看我不杀了你。”*?#&@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游明朵还未起身,只听得耳边传来绿浮咬牙切齿的怒骂,紧接着一阵寒意袭来,绿浮手持百絮扇朝着自己的背部劈了下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来不及躲闪,眼看这百絮扇就要砍了下来,游明朵紧闭双眼。*?#&@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只听得清脆的撞击声,一名冷峻的男子眼中闪烁绿光,携影棍弯腰一挡,绿浮显然不是他的对手,向后震退几步,怒视着男子。*?#&@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欧阳律,你敢坏我好事!”绿浮怒吼一声。*?#&@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是为了你好,这女子不明身份,倘若死在花馨阁,你定脱不了干系。”欧阳律面无表情。*?#&@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绿浮迅速穿过欧阳律身后,正欲敲打游明朵头部,忽然游明朵大叫一声,捅倒在地。*?#&@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绿浮哼的一声瞪着游明朵,“我还没碰到你呢,装什么装。”*?#&@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一股滚烫的粘湿感顺着游明朵的小腿汩汩而下,她只觉得小腿越来越麻,渐渐地疼痛感越来越淡,腿部已经开始变得麻木。*?#&@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好,是蛇毒。”欧阳律迅速闪身蹲下,手中的影棍变幻为针,迅速为游明朵封锁穴道,他低下头,贴在她的伤口,一口一口的为她吸出蛇毒。*?#&@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要,这样你会中毒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游明朵向后闪躲,被欧阳律死死按住,任凭她如何哀求,欧阳律眼神如刀,只盯着伤口。*?#&@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看着欧阳律为自己豁出性命,游明朵小心脏扑通扑通跳个不停,脸已经红到了脖子根,羞涩的望着欧阳律,任凭他为自己治伤,她恨不得自己再多被毒蛇咬上几口。*?#&@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直到游明朵伤口的血变成鲜红,欧阳律撕下衣袖为她包扎后,才直起身,站到绿浮身旁。*?#&@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绿浮没好气的推了欧阳律一掌,欧阳律也不躲避,强忍着痛依然直勾勾的望着绿浮。*?#&@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游明朵正准备站起来感谢欧阳律,只觉得身子一震痛热,这种痛感直击骨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的脸瞬间变白,身子向后退了一步,一道紫光闪过,顿时她晶莹的眼珠里映射出出浅紫色的光芒,一个晶莹剔透的浅紫色眼珠如宝石般镶嵌在她泪汪汪的大眼睛里。*?#&@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开启修武之门了,游明朵心里如小溪流过,一阵欢畅,如一汪舒服的清流在体内流淌。*?#&@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骨髓的疼痛痛彻她全身,她咬着牙站起来,挪到欧阳律身旁,低头怯懦地说:“谢谢你的救命之恩。”*?#&@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用。”欧阳律冷冷的回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绿浮哼的一声,一甩袖瞪了欧阳律一眼,抬起手朝着游明朵的腿上踢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游明朵微微一撤,避过了她的无礼,开启了修武之门,再加上自己脚底生花之功,没准能打败绿浮,但是她看得出来,欧阳律对绿浮好像很恭维,颇有暧昧,这让她不知如何是好。*?#&@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够了。”百灵从台下飞了上来,落在台中央,说道:“今年花馨阁的比武大赛到此结束,这一届的舞魁就是……”*?#&@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绿浮骄傲的仰起头等待自己的名字被大声的宣布出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丫头,你叫什么?”百灵忽然扭过头,看着游明朵,厉声问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游明朵。”*?#&@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届的舞魁就是……游明朵!”*?#&@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百灵话音一落,台下立即喧闹起来,这比舞真是实至名归。*?#&@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拿着奖励的三株炫凝草和两颗幽魂石,游明朵心中暗喜,她并不是为了这个名次,而是如此一来,她就可以公明正大的跳自己喜欢的舞蹈,与舞作伴,还能顺便赢点外快,为自己修武赢得幽魂石和炫凝草。*?#&@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而且她还要加紧修炼,将舞武完美结合。*?#&@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当她回头看的时候,欧阳律已经不见了踪影,她焦急的在人群里望去,只见远处的人海里,欧阳律扶着绿浮,不断的被绿浮踢打着,向前走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游明朵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腿上的伤口,没有痛,只有浓浓的爱将自己团团包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小姐,你吓死我了,没事吧,腿疼不疼,我背你回去吧。”人群散去,意儿扑倒游明朵面前,上上下下看了个仔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游明朵依依不舍的将眼神从欧阳律身上收回来,“我没事,走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真是个奇女子。”望着游明朵离开的背影,花麒麟感叹道,他欲跟上去,被星夜一把按住。*?#&@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公子,切莫多事,否则容易暴露身份。”星夜一脸冷酷,黝黑的脸上没有半点表情。*?#&@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刚才发生的一切如梦境一般,不断在游明朵的脑海里回味,尤其是欧阳律奋不顾身为自己吸出蛇毒的那一刻,她的心已经飘飘然飞了起来,久久不能落地,大概这就是所谓的情窦初开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可一想到欧阳律紧紧跟随绿浮的画面,她的心如沉浸在山西老陈醋一般,十分酸涩,这俩人到底是什么关系?如果他们真是情侣,那欧阳律为什么明知绿浮讨厌自己,却还要拼死相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越想越觉得头疼,而且不知为什么,她的身子越来越绵软无力,恨不得倒在街头呼呼睡去,她强忍着疲惫和身上的伤口,大步朝相师府走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救命……求你……放过我……你一定不得好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远处的巷子尽头传来女子凄惨的求救声,游明朵忽然愣住脚步,侧耳倾听,呼救声越来越急,最后变成了女子心碎的哭喊声。*?#&@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游明朵大步跑过去闻声找去寻,在巷子最尽头一家装修极为整洁的酒家门口,女子的哭喊声十分清晰如在耳边。*?#&@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点。”游明朵眉头一紧,和意儿俩人一前一后跟着哭声找了上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小姐,你的伤……”意儿一脸担忧的望着游明朵。*?#&@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救人要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左手边阁楼里,一年轻的大嘴男子正紧紧的搂抱着一名女子,满脸的贪欲让人恶心而又害怕,只见女子使出全身力气拼命反抗,不时地狠咬男子的耳朵,被男子一个巴掌打在地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住手,光天化日,你竟敢欺负女子,还有没有王法?”游明朵大声一喝,男子对这突然而来的不速之客并不在意,如进了无人之境,更加疯狂的朝着女子扑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游明朵大叫一声,随手拿起桌上的一盘菜朝着男子的头上就是一盖,男子立即大怒,青眸一亮,从袖子里抽出破斧朝着游明朵的头上砸了下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游明朵灵巧一躲避,男子的破斧砍到了桌上,用力过猛,斧头如泰山压顶一般稳稳的在桌上扎了根,他费力抽了半天也拽不出来,只见他如猪一般发出嗯哼的使劲声,几分钟过去了,愣是没拔出来,急的他满脑门子的汗如早上的露水一般,滴滴答答的落了下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也罢。”男子大喊一声,累的瘫坐在凳子上喘着粗气。*?#&@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指着桌上的一壶酒,挑衅说:“念你是个俊俏的女子,我颜虎才故意不下狠手,这样吧,倘若你能将三碗玉酒饮尽,我就放过你们,否则……你们谁也走不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一言为定!”游明朵眼神坚定。*?#&@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痛快喝。”颜虎色眯眯的望着游明朵。*?#&@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三大碗玉酒已经摆放着游明朵面前,她长吸一口气,端起碗大口喝了起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咳咳咳……”喝的太猛,小半碗酒连喝带洒灌进了肚子,滴酒未沾的她已经如呛水一般难受之极,心中犹如踹了一团火焰,整个人像是个汽油桶一般,遇火即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小姐,你从未喝过这些东西,当心自己的身子,不行,我们就……离开吧。”意儿拉扯着游明朵的胳膊,说到后面声音越来越小。*?#&@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来不及了!酒喝不掉,谁也休想离开。”颜虎大笑一声。*?#&@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游明朵堂堂一个女汉子,一个唾沫一个钉,说到做到。”说完,她强忍着烧心的痛苦,仰起头咕咚咕咚,一碗酒已喝的干干净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觉得自己的心脏快要爆炸了,捂着胸口,尽量不让颜虎发现异常,可是不知道是因为第一次喝酒,还是因为自己被毒蛇咬伤,一股刺骨般的痛楚已经悄然来临,已心脏为起点,迅速向全身各处蔓延。*?#&@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嘶。”她实在难受极了,摇摇头,颜虎好像出现了两个身影,不知不觉脚底像是铺满了棉花,轻飘飘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小姐,你怎么样了,还是我来吧,你不能再喝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意儿的手刚触摸到酒碗边缘,酒碗已被他人端起,咕咚咕咚一饮而尽,紧接着又一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果然是好酒。”一位白衣长袍,英俊潇洒的男子抹了把嘴边的酒渍,畅快的说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游明朵眼神已经变得迷恋,她仰起头仔细看了看白衣男子,又看了看颜龙,觉得俩人似乎极为相似。*?#&@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哥哥,这么好的酒也不叫兄弟来饮,可真是太不够意思了。”白衣男子说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颜龙,你好大胆的胆,竟敢坏我好事。”颜虎指着白衣男子大声吼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