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陈年曲

正文程素罗

[更新时间] 2018-02-13 23:50:51 [字数] 1045

民国二年,兵荒马乱,恰逢混战民不聊生,人们谈政色变,一时间看戏听文成了当时人们唯一的消遣活动。#|^$#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快点快点,都给我快着点,今儿可是黄府的公子包了整个场子,给樊将军接风洗尘用的,你们都给我好好表现着。”戏台子后面,一脸油腻猥琐的男人拿着凤面不停的叫骂着,他方才说的这个黄公子虽说不是什么跺一下脚就让平京颤几下的阎王爷,可是樊将军在平京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十战十胜十乘十的战果,可不是谁都能做的到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素罗,今儿黄公子说了,还要点你唱薛仁贵呢,你可得好好唱。”那男人走到程素罗的身边,一脸的谄媚。#|^$#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一张铜面镜,映出镜中女子杏眼桃腮,姿容潋滟,即便是未沾半分脂粉也难掩风光,她凝神望着镜中那半张男人泛黄褶皱的面,轻轻说着,“班主放心便是。”#|^$#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平京城中,只要提到一身闺秀气的旦角除却程素罗便再无人可应称下来,她手脚麻利的收拾着妆容,接过班主手里的凤面带到自己的头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她就像是这平京城里的传说,无人知晓她的来历,也无人了解她的过往,只肖知道她长得甚美,唱腔绝佳,旦角魁首无人可比。#|^$#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老班主搓着手离开了程素罗的身边,他待旁人可没有这样的好气性,“月眉你这小蹄子再这么磨磨蹭蹭的,就给我滚出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蹲在一边手忙脚乱收拾掉在地上的头面的少女,脸色微微惨白,“班主您别赶我走,我下次一定注意。”语调哭腔,手上的功夫却不敢停下半秒。#|^$#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大抵是见惯了这样的情景,班子里其他的人都见怪不怪的上妆换衣吊嗓子。#|^$#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真不知道是做了什么孽,让你这么个冤家作践我,再不麻利些还等着我替你登台唱戏?”#|^$#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班主走到月眉的身边,揪起月眉的发梢,“你还当自己是什么皇亲国戚啊,我告诉你,大清朝亡了,溥仪都被软禁了,如今这世道便是谁爱做主咱们便听谁的,谁能做主咱们便听谁的,哪怕是正牌格格娘娘都得做活,何况你这偏支旁出的假格格?”#|^$#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被叫做月眉的姑娘紧紧地咬着嘴唇,班主还要再说些什么。#|^$#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班主还是慎言的好,这世道乱呐,人心也就杂了。”程素罗搭了一下眼睑,手里拿着朱笔还在自己的眉眼上描绘,话不多却也点到即止。#|^$#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班主先是一愣,继而就笑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对,素罗说的对,这人心杂了,可不就是嘴也杂了,莫谈政治莫谈政治。”说完横了一眼月眉,“还愣着干嘛,就上台了,还让爷们等着你?”#|^$#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月眉忙俯身整理自己,待班主走了之后,她轻轻的对程素罗说道,“素罗姐,谢谢你。”等了半晌却没有回应。#|^$#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她抬起头看了看程素罗,依旧是神情专一的勾勒着眉角。#|^$#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远远的,远远的,远到她即使是过了十几二十年依旧记得这个眼角眉梢里都透露着些许疏离淡漠的女子,她氤氲在光圈里,存在在人群中,却孤傲而立,却不理朝夕。#|^$#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