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重生之庶女归来

第一卷 水商情殇 第003章 前世今生交错

[更新时间] 2013-06-13 22:31:18 [字数] 5294

何当归的目光在灵堂里扫过一圈,最后落到被真明她们撞倒的一个乌木牌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九个金漆大字刺得她眼睛生疼,“爱女何氏当归之灵位”,下面另有一排篆刻小字,写着“明洪武二十七年九月初七立”——十八年前的牌位,十八年前的灵堂,十八年前的道观,还有自己……十八年前的身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一年,她十岁。^*~^|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来不及去理清混乱纷杂的思绪,现在她只知道,她想要活下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真静小师傅,能给我一碗水喝吗?”开口说话时,何当归被自己嘶哑的声音吓了一跳。^*~^|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正在磕头念经的真静听见棺中人喊了自己的名字,莫非……冤鬼勾魂……相中了自己?这样一想,真静立时魂飞天外,仿佛提线木偶一般,两眼发直全身僵硬地倒了碗水,轻飘飘地移到棺材旁边,把碗举过头顶。见到这景象,真明三人眼白一翻不省人事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何当归双手捧碗,无视灵堂内外那些形形色色的面孔,一小口一小口地啜饮着清水。这泓凉水,胜过她从前喝的燕窝鸡汤;这个粗瓷碗,胜过她从前用的金杯玉盏。^*~^|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一滴不剩地喝光碗中水,何当归偏头看着递水给自己的真静,感激一笑,真静呆呆地不做任何反应。何当归明白,自己突然从棺材里坐起来要水喝确实吓人,也不多言,拉过真静的手按在自己的心口,说:“你莫怕,你摸一摸,我还有热气儿,我没死,我还活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真静立刻回了神,圆溜溜的眼里盛满恐惧。何当归继续拉着她的手,按压自己的脉搏。真静望着那张面如白纸却镇静异常的小脸,惊恐的心也出奇地平静下来,深吸一口气,手不再发抖,然后真的摸到了对方那温凉的肌.肤和跳动的脉搏。^*~^|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讶异替代了恐惧,真静连忙大声叫道:“真是热的,何小姐真的没有死!师父,你快来看看啊,何小姐还活着!快让大夫给她瞧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太善师太年近五十,到底见多识广些,眼见着死了两三天的人又活过来,心中虽然纳罕但也相信了。她暗暗思忖道,听闻这何小姐原本就三灾六病的,又放在灵堂上吹了两天的冷风,好好的人也禁不住这样的折腾,何况是一个半死的人。兴许这只是回光返照吧,只要等她吐了那口热气……^*~^|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想到这里,太善说:“天色已晚,又下着雨,去哪儿请大夫呢?况且何小姐刚缓过来,最要紧的就是静养,真静,你快扶着她去东厢房歇着吧。”然后,扭头看一眼主持太息师太,“师姐,你觉得如何?”太息师太念了一句禅语,就不再多言,太善满意地点头笑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真静心头泛起一片疑窦,别说半山腰的庄子上就有大夫,单是她的师叔太尘,也有一些诊脉开方的本事。一个人能死而复生是何等的机缘,怎么听师父的语气,却是让何小姐自生自灭的意思……真静突然又想起来,东厢的屋子已经久不住人了,窗纸破得连风雨都挡不住!^*~^|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何当归面无表情的瞟了太善一眼,抓着真静的手爬出棺材,展颜一笑:“那就劳真静师傅引我去东厢休息吧。”真静迟疑地点一点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等二人走远了,几个被派来送灵的妇人团团围住了太善,七嘴八舌地发问:^*~^|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师太,你离得近,你看她是真的活过来了吗?我们要不要连夜去给二夫人报信?”“出了这种幺蛾子,师太不如你给作法驱驱邪?”“我一直有个畏寒的老毛病,是不是不能近那些阴冷之物?”“好歹送我们几道符纸辟一辟吧,你也看到了,她一定是怨外祖家对她不好,所以回来勾魂索命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太善等她们你一句我一句的说完了,才笑道:“报信儿什么的先不急,如果这何小姐就只能撑半天一晌的,咱们巴巴地去惊动了贵主,不是让老太太和太太们空欢喜一场吗?如果惹得老太太又掉一回眼泪伤几天神的,岂不成了咱们的罪过。”^*~^|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李九光家的连连点头:“对对对,老夫人身上一直不好,二夫人请了相士来看家宅,说西跨院里住的那个人命硬克长辈,可不就是说她了。你瞧,现在都死挺了还能活过来,还能喝水说话,可不是应验了相士的话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高大山家的也附和道:“活着时没有油水捞,指望能挣她一回死人钱,可她却不消停,这下子可好了,殓葬钱入土钱都不经手了,还要我们自己倒贴去报信的车轿钱!怪不得家里面私下都说,她是个赔钱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刘贵家的听她们说得粗俗鄙陋,皱眉道:“已大半夜了,是好是歹都明儿再说吧。灵堂的东西先这么摆着,过几天再做计较。”^*~^|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众人看了这么一出“夜半惊魂”,早已头晕脑胀,纷纷散去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水商观的东厢,跟何当归记忆中的一模一样。真静从十来间屋子里挑选了半天,找了间相对好一些的把何当归扶进去躺下。那屋子四面进风,冷得像是冰窖,除了何当归躺着的木板床,只有一张四方桌子,一条四腿凳子。^*~^|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何小姐,这里最清静,适合你休息,”真静找了件道袍给她盖上,“你先略躺一躺,我去师父那里要些衣物被褥、暖炉热汤的,给你驱驱寒。”说完就要跑出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等等!”路上一直缄默的何当归突然开口。^*~^|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真静看着眼前柔弱的小人儿,安抚地一笑:“你不用怕,我马上就回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告诉我,现在是何年何月?我叫什么名字?”何当归发问。^*~^|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哈?!”真静一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告诉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真静挠挠腮帮,答道:“年月……现在是洪武二十七年九月,至于你的名字,灵位上倒是写了,可我不认识字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何当归闻言闭上了眼睛,没有错,没有错,这真的是十八年前。心念一转,她往怀里摸了摸,果然摸到了一片金锁。这是她刚满月的时候,母亲请巧匠给自己打的富贵长生锁。她爱惜地摩挲着金锁,苦笑一声,那时候,恐怕是一生中母亲最疼自己的时候。^*~^|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两岁时,她的父母和离,何校尉把外面养的妾抬了正妻,还特意在族谱上把母亲改成“罗姨娘(离)”,于是她从正妻之女变成了姨娘之女,也就意味着从嫡女降为庶女。母亲离开何家时,赌气将年幼的自己也一起带走,带回了娘家。一开始母亲大概以为,何校尉不过一时被狐狸精迷惑了,才会跟她和离,等他想女儿了自然会回头求她,把她们娘俩重新接回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因此,住在娘家的母亲依然买通了何家的下人,探听何校尉和那位新夫人的近况。谁承想,母亲听到一半儿就边哭边骂,将屋里所有够得着的东西统统砸得精光粉碎。原来新夫人早在做妾的时候,就给何校尉生了个大胖小子,年纪只比何当归小一个月,何老夫人和何校尉对嫡长子的爱护胜过心肝,只字不提她们娘俩的事。从那以后,母亲再也不愿意抱着何当归唱歌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四岁的时候,外祖母见何家真的不打算要何当归了,就跑到母亲的院子里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彼时,何当归已经懂事,听到“拖油瓶”、“留不得”之类的话,很怕母亲真的会不要自己,日夜忧惧哀思,于是生了一场重病。外祖母趁机说服母亲,把小孩子放到城外的农庄上更容易养活。母亲那时才二十三岁,对何校尉的无情无义恨之入骨,又不想只守着一个女儿自断前程,就同意把何当归送走。^*~^|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三年之后,母亲听信“改嫁同姓之人不算失贞,还被人叫一声何夫人,名声上也好听”的说辞,通过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嫁给比她小三岁的落魄子弟何阜。可是,成婚两年始终不能受孕,大夫诊出她早年曾用过大量的麝香,现已无法生育。母亲突然想起了她唯一的女儿,于是把已经九岁大的何当归接回身边,让何当归每日“爹、爹”的围着何阜喊,让何当归学弹琴、学跳舞逗何阜开心。^*~^|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没想到,在何家住了还不到一年,何阜花钱疏通了关系,谋到一个正八品的京卫指挥使司知事。去应天府赴任的那一天,却没带上她们娘俩,只让几个仆役挑了行李就匆匆地走了,连一句交代的话都没撂下。何家的这座宅子是母亲带去的嫁妆,母亲托人把宅子典出去,带着何当归再次回到娘家。^*~^|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外祖母两年前就去世了,如今当家的是二老爷的夫人孙氏。母亲心灰意懒,羞于留在娘家,大部分时间都住在三清观里听经文。十岁的何当归如履薄冰地在外祖家里住了半年,不知什么原因就人事不知,被棺材抬进了水商观。^*~^|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前一世,这个时候的何当归,也同样是这样在冰冷的棺材里醒过来,额角一片淤青,脚踝严重扭伤,却完全记不起发生过什么事,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睡在棺材里。^*~^|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时,有人问她怎么会死而复生,她回答说,只记得做了一个梦,看见三个幼童为抢一粒糖豆而打架,糖豆滚在地上,被她捡起来吃了下去,然后就醒了过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之后,这些话传到外祖家里,老夫人和大夫人特意请了人来解梦。具体说了什么没有人听见,不过,从此外祖一家就把何当归扔在了水商观,让她“修身养性”,还给了太善五十两银子,让太善给她请个师傅学一学《女德》《女训》。^*~^|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观里一开始把她当成客人养着,一日三餐虽然简陋,分量倒都很足,只是每日都要诵经忏悔。隔三岔五的,太善就在晨课时让她给众人背诵“悔过文”。内容是太善和太尘亲自撰写的,大意是说她生来就是不祥之人,一生克父母、克外祖父外祖母,克得兄弟姐妹都不能降世,求各路仙官宽恕她的罪孽等等。那时候的何当归听不懂文言,不知道“悔过文”究竟在说些什么,别人让她背,她就如数背下来,而能听懂文言的道姑,就一边听一边捂着嘴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两个月后,太尘去了趟外祖家,想汇报一下“教导”的成果,顺便再讨些“看顾费”。谁知,太尘连二太太的面都未得见,管事婆子在角门上塞给她五贯钱,像打发要饭的一样把她打发走了。自此之后,何当归突然降级成了水商观最下等的人,活儿不敢少做,饭不能多吃,如果不是真静偶尔给她留些剩饭,恐怕她已经第二次躺进棺材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在腊月里洗过一回凉水澡,让她一病不起,病好后她不敢再用凉水洗澡,又无热水可用,就很长时间没有沐浴。观里的道姑一看见她,就用衣袖掩住口鼻迅速跑开,好像后面有鬼怪在追赶她们。而面对那个一身臭汗的送柴汉子,她们倒一个个巴巴地往跟前紧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就这样,前世的她在水商观里寄居了半年,直到母亲在三清观听够了经文,回到了外祖家却找不到她,这才派人来观里把她接走。^*~^|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第三次走进外祖家的大门,她满腹的委屈一腔的苦楚,忍不住跑到老夫人和母亲面前诉苦,可她们却充耳不闻,更不肯给自己出头。二太太听说了她去告状的事,记恨于心,此后常在暗中苛减她的吃穿用度。^*~^|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因为在外祖家过得十分不如意,她一直盼望着能快点儿出嫁。她幻想着,某一天会有一个丰神俊朗的男子出现,把她从这个家里带走,走得远远的,从此保护她不再受任何伤害。^*~^|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十四岁时,她无意中救了一位摔伤的老夫人,后来就有人来提亲,问她可愿嫁给宁王为妾,她才知道自己救的是宁王的乳娘。^*~^|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外祖家里顿时像是炸了锅,逢年过节也没见这么热闹过,大太太二太太三太太拉着她的手说体己话,一群表姐表妹表侄女围着她转,左一个“姐姐妹妹”右一个“姑姑表姑”地喊着,让她多多提携,仿佛她们攒了一辈子的话全在那一天跟她说完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母亲已经十几年在外祖家抬不起头来,那一天却走到哪儿都抬头挺胸、容光焕发,笑容满面地接受所有人的恭贺之词。^*~^|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老夫人是外祖父的平妻,外祖母的亲妹妹。她平时话很少,那一次却把何当归叫到跟前嘱咐了很多。老夫人让何当归做任何事之前都先想想自己的母亲,让她不要怨恨外祖家曾亏待过她。老夫人教导她,女子在家从父、出嫁从夫、夫死从子,是千古不变的铁则。而她童年遭受的那些苦难,不能够怪外祖家狠心,而应该怪她自己没有父亲的庇护。^*~^|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老夫人捻着一串佛珠循循善诱,不要因为小小的争执,就远离了她的至亲家人,也不要因为小小的怨恨,就忘记了别人的大恩惠,血缘亲情,是打断骨头连着筋的。外祖家对她再不好,始终也养了她十几年,让她饮水思源,即使荣耀时不能恩泽亲人,假如某天不幸获罪了,也莫要牵累外祖一家……^*~^|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于是,揣着所有人对她说过的话,揣着母亲精心为她置办的嫁妆,她坐上了宁王府抬来的大红花轿,以为从此就脱离苦海,一步登天。谁承想,谁承想,她只是从一片苦海跳进了另一个火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因她只是宁王府的老夫人做主纳的一个小妾,所以下了花轿之后,没有张灯结彩喜堂喜乐,没有一拜天地二拜高堂,也没有送入洞房,甚至她连宁王究竟是圆的还是扁的也没见到。^*~^|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入府的第二天,她去给谢王妃磕头敬茶,王妃“失手”打翻茶碗,滚烫的茶水泼了她一脸。之后见到了周侧妃,她赠给她一瓶烫伤药,还安慰她说自己也是这样熬过来的,以后慢慢就会好过的。为了那一瓶药,为了那一句宽慰的话,她感恩戴德,铭刻于心,最后换来的是周菁兰在她背后捅上了致命一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入府一年之后,她终于在一次家宴上看到了自己的夫君,宁王朱权,那个高贵神秘而又睿智儒雅的男子。他有着慑人心魂的眼神,动人心魄的浅笑,他只要随意地站在那里,就连周围的空气也会弥漫着一派优雅,哪怕下面藏了层层杀机。他和她幻想中的完美夫君一样的好,不,应该说更加好。^*~^|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多数人一辈子只做了三件事:自欺、欺人、被人欺。她前半生被人欺,后半生自欺欺人。她用出嫁之前老夫人说的那些话来鞭策自己,骗自己说,慈悲就是最好的武器,强迫自己不去怨恨外祖一家,不去怨恨谢王妃,也不去怨恨曾经那些害过她,和正准备要害她的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心是最大的骗子,别人只能骗她一时,而心却会骗她一辈子。前世的她,以为只要尽心尽力地将一切做到最好,总有一天能够苦尽甘来,可谁承想一切不过是镜花水月。她对朱权全心全意、舍生忘死的付出,换来的却是他无情的背叛和抛弃,对情敌宽容大度一再的忍让,换来的却是一场又一场永不完结的噩梦。^*~^|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老天和她开一个了玩笑,于是她度过了最可笑的一生。现在她终于醒悟,一切从一开始就是一场骗局,她不过白活了一世,为他人做嫁衣裳。^*~^|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何当归不敢闭上眼睛,她用眼睛贪婪地扫视破屋里的每一寸墙壁和地面,用鼻子贪婪地呼吸着冻得她咳嗽连连的寒风。她好怕这样子闭上了眼睛,再次睁开的时候,自己又会回到那个冰冷漆黑的水牢里挣扎……^*~^|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整整一夜,她被前世的那些回忆一遍遍地凌迟着。泪水如同决堤的江海,止也止不住,仿佛未来一生的眼泪,注定将在今夜里流干。^*~^|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