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总裁尚未婚

正文第68章 对峙

[更新时间] 2012-11-23 22:02:28 [字数] 2566

顾彦和匆匆出门去寻她。|$!#$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外面竟然下起了雨,他回屋去了雨伞,又从衣柜里取了一件自己的厚一些可防水外套。他撑伞迎着风雨出门,其实,他也没有具体可寻的地方,就是顺着那条路走下去。刚出门不久,那雨便下成了倾盆。他更是心急如焚。|$!#$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自从他们搬家到这里之后,除了一些必要的商务聚会,顾彦和都是愿意准点甚至早点回家的。萧铁更不用说,她在本市的好友除了李清衡之外就是她的合伙人郭霖贞,平日里已经是画图加监工很忙很累了,下班之后也只想早点休息。而她大学时期的最要好的朋友,全都是在外市。以前她还乐意参加萧烈的一些聚会,这几年也拒绝参与,所以几乎不会有晚归的时候。这种临时出门不知所踪的情况更是绝无仅有。|$!#$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他又不敢走太远,怕她回头打车在门前停下,他又会错过她。于是就在那条路上,来回走。走到第三遍的时候,看到路的那一头,有人缓缓前来。|$!#$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对方走得很慢。不过没等她走近,顾彦和就认出来了。那样的姿势和身形,犹如刻成模,在眼里盖下章的。即使是在最黑暗的路上,他也能够一眼认出来,他连忙迎了上去。|$!#$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她没有带任何挡雨的工具,全身被浇透。雨水顺着她的头发滴下,她被冻得瑟瑟发抖,雨浇得睁不开眼睛,因为头顶突来的遮蔽,才抬眼看打伞的人。|$!#$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是你啊。”她有些意外,脱口而出。|$!#$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当然是我,也只能是我。”|$!#$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顾彦和心疼得给她擦她脸上的雨水。将带来的防水外套披在她身上。|$!#$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都已经全湿了……再挡……也迟了。”她突然说,顾彦和敏锐得察觉到她的的调子,断断续续又令人心痛。|$!#$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顾彦和不解的皱眉。将她更加搂得紧一些。|$!#$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不迟,你怎么这么不爱惜自己,回去煮点姜汤喝,否则肯定要生病。生病有多辛苦记得吧,都吃不了颗粒大的药。”他像叮嘱小孩一样,喋喋不休。|$!#$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搂着她快步回屋去。|$!#$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回家之后,他忙着推她进浴室。又给她找干爽的衣服放在门口。又到厨房找姜。在网上找了如何做姜汤的作法,如法炮制给她做姜汤。|$!#$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因为她坐在热水之下,水的温暖让她回神,过去的那么多年,背后藏着这么多的黑暗,在一个她自以为准备好,但实际她根本无法承受的瞬间,以不可预知的沉重和冷漠向她冲过来。她甚至没有任何庇护的,赤手空拳迎接了这些的降临。|$!#$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顾彦和不知道萧铁心中的波澜,在只有两人个住的房子里,他想的是怎么将她照顾好。她的湿透的外套丢在地板上,他捡起来想放到洗衣篮里的时候,那包厚厚的资料,掉了出来。因为她是贴身藏着,所以,只是边角有点浸了水,但绝对比她本人好多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什么东西这么重要。”顾彦和自言自语,准备将纸袋放到一旁的时候。方秦逸的照片掉了出来。|$!#$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那个人,好像已经消失在自己的生活圈里很久很久了,怎么又重新出现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在顾彦和的印象里,方秦逸这个人的顽和死脑筋就像是钟摆,无论如何劝说,也要恪尽职守。顾彦和明明用尽力气将他推得很远,不久之后会发现,他依然且回到原地,用他自己的方式。|$!#$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他简单看了纸袋里的内容。|$!#$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这些年,有人一直在调查他。关注他对方秦逸的任何动作。|$!#$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你看到了。这个故事编得太完美了,我差点都信了。”萧铁出来了。她看到顾彦和手上拿着资料,她用平波无澜的语气在说,她在等顾彦和的解释。|$!#$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这是陈可芮给我。”|$!#$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原来是她。”他将资料归回原位,放在茶几上,“这不是故事。是真的。”|$!#$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顾彦和直接的坦白令萧铁发现自己丧失了发声的可能,震惊之后是迷惑不解,然后是茫然,最后感到了愤怒。这些纷纷奔涌而至,顺着浑身的血液四处流窜,最后走到四肢百骸。她看着眼前的人,这个人,是全然陌生的人。|$!#$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她犹如失去支柱一般而感到害怕。|$!#$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我承认,这些我确实做过。”|$!#$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为什么?”|$!#$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我本意并不是想伤害他,只要离开本市,到任何一个地方去发展,我给过他丰厚的待遇,也给他机会。但是他不要。”|$!#$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我们结婚了啊。为什么非要赶他走,我和他之间已无可能。”|$!#$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正因为我们结婚了,他依然没有半分要放弃的意思。我怎么能让这个人,有固定时间,去你的路线附近闲逛。”|$!#$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萧铁茫然地摇着头:“你不是一直尊重别人的选择吗,当年陈可芮跟着你,你虽然不喜欢,你都从来没有对她怎么样……”|$!#$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所以我得了个很惨的教训。”他打算她的话,冷着声继续回答:“所以我牢牢记住了这个教训,记得了,在我的安全距离内,一定要排除所有的安全隐患。”|$!#$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他不是安全隐患……”|$!#$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他是,你现在不正是因为他而在和我争论吗?”|$!#$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此刻萧铁殚精力竭,却依然想维护方秦逸,替他辩解,替他解释。顾彦和觉得,她心里装的全是其他人,她的触角没有分出一点点来体察一下自己的情绪。|$!#$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就在一个小时前,他还是个围着围裙在厨房忙忙碌碌并视其为幸福,如同浮在云端之上的惬意,而觉得这个世界很美也很好,前门的道路犹如画卷一样在他面前铺陈,而短短一会,整个天地倒转,每一分细微的情绪都可能点亮怒火而鸦雀无声,安静得连呼吸都变得小心翼翼。而这些,都变成了他的自作多情,他做的靠近她的努力都变成了一个可以随意嘲弄丢弃的笑话,他觉得自己就是天下第一号的大傻子。|$!#$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是吗?”萧铁垂下眼睑,面前的是彻骨的黑暗,她摸不到边,也走不动路,“好吧。我们也没有必要继续谈下去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她拒绝再继续谈下去,转身要走。|$!#$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萧铁,你要去哪里?”|$!#$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我累了,我想休息了。顾彦和,原来你从来没有相信过我,而我,也不知道该不该继续相信你。”|$!#$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萧铁。”他上前两步,抓住了她。|$!#$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我不准你瞎想。”现在的她,可能无法拥有完全的冷静,至少有一点必须要保证,他不能让她逃走。|$!#$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我真是看不惯你这幅自以为自己是神是帝王的模样,我知道你能力强,什么都做得好,但是,你插手别人的生活,企图主宰别人的命运,顾彦和,一山更比一高,你所谓的风格,终有一天一定会反噬。将来有人拿同样的招数对付你而你无力反抗的时候,你怎么办?”她别着头,迅速说完上面的话。|$!#$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你在担心我?”他想扳正她的脸看她,他近乎是哀求,“你听我说,不要拒绝……”|$!#$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以前,你说什么我都会信,这些相信累积至今都反过来嘲笑我白痴,智商低,所以这一回,我不想听。”他看到她泪流满面,“我们离婚吧。”|$!#$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她没法心安理得,对方秦逸的愧疚和对顾彦和的失望像是可以吞噬一切的恶魔,绕成一团之后,将她所有的思绪都吃光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你一早就计划好了?”无论是拽住力气出奇大的她,还是将她拉到自己怀里,在用尽力气之后,他发现自己的声音禁不住战栗。|$!#$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是。”她咬咬牙,这样回答。|$!#$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萧铁。”他因为她的泪而心中微微一凛,但想到她是在为别人流泪而迅速被心头的怒火给取代,突然笑了,捧着她的脸说,“我不会同意的。你想都别想。”|$!#$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