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总裁尚未婚

正文第66章 反击

[更新时间] 2012-11-22 21:57:10 [字数] 2580

好像一切恢复如常,他们日常的生活是,走早上一起吃饭,然后一起出门,顾彦和先送她去工作室,晚上的时候也是他来接送,两人一起去菜市场选购新鲜的食材,然后回家做饭,顾彦和也会下厨,他做的牛排味道很不错。有时候两人会凑一起研究一些新的菜式。一边看着食谱一边做,大部分时候是试验失败,除非是彻底失去食物的模样以及味道,能凑合的,两人还是会一起吃掉,以做游戏的方式,谁是输家,谁就吃一口。@#^+~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最早的时候,他们定输赢的方式是“剪子石头布”,她总是输,顾彦和好像知道她下一步要出什么一样,让她连吃了好几口失败的料理之后,她才能追回几局。然后又是连着输。@#^+~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好像能猜到我要出什么,会读心术吗?”@#^+~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确实知道,想知道是什么原因吗?”@#^+~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嗯。”@#^+~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顾彦和厚脸皮地指了指自己的脸。@#^+~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萧铁缓缓地凑了上去,正要印到他脸上的那一刻,他突然转过来,让两人双唇紧贴,他得逞的笑,反倒让萧铁有些恼意,她报复似的轻噬顾彦和的下唇,这小小的动作,更像是鼓励和引诱,顾彦和便不再放过她,随心所欲地加深这个吻。最后,都觉得呼吸不过来了,顾彦和才恋恋不舍地离开她,轻轻咬了一下她的鼻尖。@#^+~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觉得自己一定是受了蛊惑。@#^+~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难道真的是因为这里,爱的魔法屋,它的魔力生效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因为提前收工,所以她可以早点回家,回来之前买了新鲜的蛤蜊。正准备按照顾母教的方法做,晚饭是小豆米饭,还有排骨汤。顾彦和之前点名要的菜,她今天都会准备。@#^+~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在处理食材的时候,不小心划破了手,血珠瞬间从细条的缝隙里滚出来,刚开始并不觉得疼,几秒之后,迟到的疼痛令她不得不丢开一切在屋子里找起了创可贴。@#^+~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此时,她的手机响了。萧铁看到电话上跳动的人名的时候,萧铁有些惊奇,接通之后,她没有说话。@#^+~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知道方秦逸怎么样了吗?”对方开口的第一句话确实令萧铁意外。@#^+~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陈可芮,她和方秦逸是八竿子打不到一边的人,可是她提起他的名字犹如说起自己的老友,十分顺口。@#^+~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萧铁没有说话,等她继续说下去,这位陈可芮小姐,确实总是能让自己意外,“你怎么知道方秦逸的,按道理来说你不应该认识他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见面吧,见面我就告诉你。”@#^+~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女人说话这句话就报了个地址,然后她挂掉了电话。@#^+~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萧铁在厨房里呆坐了一会,洗了手,披上外套出门。@#^+~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窗外是车来车往,窗子里,两个女人相对而坐。陈可芮选的地方还是上次她们见面的地方,不过今天,她显然已无心情进行清场。两人相对而坐,谁都不愿意先开口,陈可芮拿勺子一圈一圈地搅拌着咖啡。萧铁则看着窗外。@#^+~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们桌子上,她们的咖啡渐渐冷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相对于上次的苦苦哀求的悲惨状态,陈可芮此回的态度嚣张且无畏,她的脸上始终挂着冷冷的嘲讽的微笑,已然像一个胜利者。@#^+~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萧铁看了一下时间:“我还有十分钟,十分钟之后,你说与不说我都要走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想先听那一部分呢?”陈可芮终于准备开口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还分部?那还有几卷几章,你知道的可真多。”@#^+~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只容许他调查我,却不允许我调查他吗?我可是名符其实的顾彦和专家,托他的福,我对你也了解得很清楚。你大学时谈了个男朋友,不过不久就吹了。为此你去了英国,回来之后……”@#^+~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没有失忆,我的经历不用你一一来提醒。”此时她的目光平静,她知道陈可芮不可能会告诉她好消息,但是再坏的事情,她也必须要承担。@#^+~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未必,就比如说,我知道一个秘密,而你却不知道。”陈可芮得意洋洋的微笑像是挂在窗前的枯萎的草,很想有把它摘下来的欲望。@#^+~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萧铁扬眉看她,她就是不答腔。一副“你爱说不说”的样子,她浅浅喝了一口咖啡。即便是陈可芮卖再多的关子,现如今,陈可芮的秘密唯一可兜售的对象只有萧铁一个人。@#^+~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和方秦逸分手的内幕。”@#^+~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陈小姐,你会不会太老土了,就不会换个新鲜的说法?”@#^+~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说到底,她和他还是无缘。其实怪不了任何人。@#^+~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以为真的以为是你父亲拆散了你们吗?如果不是顾彦和从中作梗,他现在可就是一流设计师,而你是他的夫人。而不是现在,他是个落魄的,只能被迫转行的可怜的家伙。而你,正和拆散你和你挚爱的人同床共枕,顾太太,你难道一点都不觉得自己的经历可可怜很可悲吗?”@#^+~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萧铁听到了一个关键词。@#^+~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落魄?她说方秦逸很落魄,怎么可能,他的才华是有目共睹的,而他还参加了大型的设计展,怎么可能会落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陈可芮将一个厚厚的牛皮纸袋放在萧铁面前。@#^+~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萧铁打开,里面全是有关方秦逸,她离开本市之后,方秦逸在做什么。她回来之后,他又在做什么。这段时间她不知道的方秦逸的空白,好像这个牛皮纸袋就可以囊括全部。@#^+~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陈可芮贴心地在一旁做解说:“你去英国之后,方秦逸在申请本市留校,本来以他优秀的成绩和才干留校是理所应当的事情,大家都以为名额绝对是他的时候,他却落榜了,他毕业了,开始找工作,申请进入本市的设计大公司,一路过关斩将到了最终面试,却突然被拒。一点机会都没给他。他只能退而求其次,去小的公司。可还是不行,堂堂一个高材生怎么会怎么惨你知道为什么吗?因为你手脚可通天的丈夫,不想他出现在这个城市。”@#^+~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陈可芮每说一句话,就会有相对应的资料显示。@#^+~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方秦逸的留校申请,导师在后面极尽赞美之词。@#^+~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方秦逸的面试考试底档,他的作答和提出的设计可以说是完美。@#^+~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顾彦和的目的很简单,就是要让方秦逸在这个城市呆不下去,偏偏这男人死脑筋,再怎么打压都要留在这里,理由很简单,因为这里有你在啊,萧铁,我看了他的故事都觉得好感人,你多幸福,有个男人这么爱你。”@#^+~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然后呢,你想说什么?”萧铁合上档案,好整以暇,微微笑着看着对面的女人。@#^+~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陈可芮微微一愣,她没有料到,萧铁是这样的反应,倒让她一时间不知道如何进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哦,我明白了,原来顾太太是个薄情之人,已经有了个能力了得的好丈夫,那管得了旧爱的死活。任他浪费自己的才华,在一家私营小小的家具店费劲口舌才能卖出一套家具,这样的男人和你已经没有关系了,有什么好担心的对不对。”陈可芮故意这样说。@#^+~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的话如尖锐的刺,又准又狠地刺过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是,你说得没有错。我不是救苦救难的菩萨,管不了众生,我能管好自己就不错了,哪里还管得了旧爱。”萧铁又继续说,“与其担心我和我的旧爱过得好不好,陈小姐,你不觉得你更应该关心一下你自己吗?绑架未遂,掠夺财物,可轻可重,你觉得法官会怎么判?你这次保候取审,让你父亲费了不少心血吧。你年纪不小了,每次都让老人家担心,还操心别人的事情,你觉得应该吗,很光荣?”@#^+~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陈可芮气得浑身发抖,她举起桌上的杯子,抬手一泼。全拨在了萧铁及时反映而抬起挡住在前面的牛皮袋上。@#^+~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贱人。@#^+~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原封不动还给你,比起我,你更配这个词。”@#^+~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