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总裁尚未婚

正文第60章 致幻剂之灾

[更新时间] 2012-11-19 20:37:10 [字数] 2644

在陈可芮的回忆里,这样的场景是深深刻在自己的脑子里的,即便她想忘记也忘不掉。|=*|+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有人喧闹着商量着要顾彦和喝下他们烹调失败的一整锅的鱼汤,有说有笑地掀开了帐篷的门,却看到了这样香艳的一幕,躺在床上的一对相拥而眠的男女,衣服散落一地。之前发生了什么,显而易见。几人立即噤声,全部退到门外,但并没有离开,而是站在门口高喊顾彦和的的名字。|=*|+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他们进来的时候,她其实是醒这的,虽然有些害怕,但一丝一毫想逃跑的念想都没有,这些画面,她就是要让他们看到,她要告诉他们,她和顾彦和在一起了,且关系匪浅。她故意露出的没有衣服遮蔽的雪白的后背,即便它使她在冰冷的空气和视线之中瑟瑟发抖,但是她强忍着,把整张脸都藏了起来,顾彦和还没有醒,她只能紧紧地搂抱住他的腰,汲取他的温暖。|=*|+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顾彦和醒过来之后,看到裹着床单扶着胸的她。他的表情有一瞬间的凝固,那是诧异和惊讶,但同时也是在一瞬之间,便露出了嘲讽的笑容。他甚至不露半分声色,没有对她说一句话,穿整理之后,让他那群朋友进到帐篷里面来。|=*|+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他们听到顾彦和醒过来之后,和之前一样,还是有说又笑地如数入场。甚至一秒都没有耽搁的,他们热烈聊起之前的话题。|=*|+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不对,不是,怎么会这样。|=*|+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不是自己想象中的局面,原来他们短暂退出,只是留个顾彦和维护好他一贯高贵优雅的形象而已。|=*|+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本以为会引起的惊慌和骚乱一个都没有出现。|=*|+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所有的事,都平常得和之前没有什么两样。他们讨论着中间某个人今天的窘态和另外一个人的收获。|=*|+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她明明站在他们的对面,缩在角落里,在他们眼中,她犹如透明一般,他们甚至眼睛都没有往她身上瞟过一眼。|=*|+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她不知道自己站了多久。|=*|+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直到身体摇摇欲坠,她立刻就要昏倒在地板上的前一秒,她终于迎来了顾彦和直视她的第一个目光:“我们朋友之间的聊天,你打算听多久?”|=*|+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他的眉头不耐且厌恶地皱着起,这个表情,她并不陌生,几乎所有的人都对她露出过这个轻视的表情,但是,在顾彦和的脸上,她是第一次看到。他不会再顾及她的任何脸面和感受,他看她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件肮脏的垃圾。灭顶的绝望像潮水一样,没过她的头顶,然后呼吸不能。|=*|+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你听不懂吗?我和朋友聊天,并不希望有外人在场。”|=*|+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她动了一下,这才身体都僵硬的,许久才挪动了一小步。|=*|+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还有——”|=*|+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她满怀希望的停住脚步。|=*|+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以后,你不准靠近我在我周围十米之内。”顾彦和低头抚弄手指,轻描淡写得说出了一道套在她脖子上的禁令,他还补充了如她有违反禁令的惩罚,“否则,‘优价’是不是还姓陈,就只有天知道了。”|=*|+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她像木头人一样走出帐篷之后,还能清晰地听到里面的对话。|=*|+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彦和,我第一次见你对女生这么凶哦。”|=*|+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是吗。”他不带任何感情色彩的声音轻轻飘了过来。|=*|+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原来,这就是他的真面目,又冷酷又无情。|=*|+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陈可芮走之后,他再无心思久留,和大家告别之后,坐着车回市区去。且直接奔往化验所。|=*|+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好痛!”|=*|+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针管猛然扎进皮肤之下青色的血管之中,暗红的鲜血瞬间顺着细长的针头充满管子。他忍不住哼出声。|=*|+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怕痛还这么不小心,你这不是活该么。”林医生是他们的家庭医生,认识有几年了,因为他年纪轻轻,各项研究都十分了得,所以顾彦和平时就喜欢找他了解各种关于医学方面的知识。|=*|+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他醒过来的一瞬间,确实有些失神,但很快他就明白了,他是被下了迷幻剂。早在早年的防卫冗长的训练课程之中,认识致幻剂就是其中一项重要的课程之一。他确实没有想到,最后让他正真见识到致幻剂的厉害的人居然会是这个外表看似柔弱,其实心眼比针眼还多的女人。|=*|+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是。我太疏忽大意了。”因为她一直表现得很胆小,好像大声一句都能被吓到的模样,再加上她的家庭情况使她在陈家的处境也并非是舒心惬意的,总是低着头不敢大声说话,又很认真努力的样子,着实令他心生怜意,但最后,发现根本不是这样,那是她戴起来的面具,胆怯是她的精心布置的装裱,不择手段才是她真正的样子。|=*|+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可笑的是,她居然耍手段到自己身上来了。|=*|+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下下周再来去化验结果吧,我可没有时间给你加急。”|=*|+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让我扎了这一针的后果,对方是要负责的吧。”他突然说。|=*|+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你想怎么做?”林医生惊疑地看着他。|=*|+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他冷笑着并不回答。|=*|+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一周的时间并不长。|=*|+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周一早上,他准时收到了化验报告的快递,在一大叠的报告书中迅速找到关键的几句:|=*|+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经检测,血液表现为之前‘被化验者’有服用麦角酸二乙酰胺(LSD),并在送来的物品中,发现‘被化验者’使用的保温杯壁残留麦角酸二乙酰胺(LSD)……”|=*|+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他将报告书狠狠甩在墙上。|=*|+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这个复杂的学名如果说起它另外的名字,并不陌生,它是致幻剂的代表。会令人产生幻觉及错乱,他那时间的离奇感受和心醉神迷都是它在作祟,而他做了什么?自己也并不知晓。|=*|+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保温杯,那是陈可芮殷勤地递给自己的,说她特意带的热水。|=*|+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顾彦和觉得真是天大的讽刺,再报告书出来之前,他还有一丝期望,期望不是她做的。但结果却和他经过排除的周边的嫌疑人之后的结果一致,原来一切真的都是她在搞鬼。|=*|+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化验报告收到了吗?”林医生打来电话。|=*|+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嗯。”|=*|+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是谁这么胆大包天啥,现在新型致幻剂那么多,还用这种低级的,多伤身体啊,你可要好好保养保养……”电话里,调侃更胜过关心。|=*|+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我只是今天才懂那句话的意思。”他突然想到了那句俗语,原来一直没有明白那句话的意思,现在想,古人真是智慧,短短数语之后总有无数的故事在验证其的正确性。|=*|+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什么话?”|=*|+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翌日,他特意寻来“经济版”来读,看到头条就是”优价超市“的负面新闻,那黑色的粗体比往常的用字还有大一些。他简单扫过一眼之后才开始吃早餐。|=*|+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而之后,就是他的生日。和往年一样,大肆操办。|=*|+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不出他所料的,陈大老板也来了,而他带来了陈可芮。|=*|+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他不愿意和这些人周旋,就独自上甲板上休息,却不想,陈可芮也悄悄跟了上来。看的出来,她今夜是精心打扮过的,可是,外表再美也不过是皮囊,皮囊之下暗藏的黑,却不是能靠皮囊就能掩盖的。|=*|+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我以为我的警告起到效果了呢,我真是太看得起自己了。看来还需要再下点功夫才是。”他看着一眼她的身影,从鼻子里哼出一个单音。|=*|+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不是的,彦和,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因为很喜欢很喜欢你,想和你在一起,我不是故意的,请你原谅我,你能原谅我吗?”她走近几步,在他面前跪了下来。|=*|+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而她的这个举动,令顾彦和的眉头皱得更深了。|=*|+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即便是再不关心你爸爸的事业,优价最近股价下跌的事情你不会还是毫无感觉吧。”她自尊都丢到外太空去了吗?这样看似哀求的表情就像用坏掉的纸被揉成一团的丑,“这只是一个警告。别无视我的警告,否则你一定会后悔。”|=*|+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他站起来走掉,她却不甘心地追上来吻他。|=*|+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此时听到有物件碰倒是声音,他愤怒地回头去看的时候,发现他的小未婚妻愣愣地看着他们然后惊慌而逃。|=*|+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作者有话说:

哇,陈可芮写得我都好讨厌的。陈的可恶之处还在于,她从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亲人的角度而言,她一直认为同父异母的姐姐只是要个使唤丫头,顾彦和和她彻底闹僵之后,她一心觉得是顾彦和对她残忍!
[+展开]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