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总裁尚未婚

正文第56章 绑架

[更新时间] 2012-11-17 20:24:03 [字数] 2559

在拨打了萧铁的电话数通都是“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之后,顾彦和彻底失去了耐心。因为遍寻不到萧铁他准备动用非常手段的时候,他收到了陈可芮的电话……+*?$#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车子突然一个猛然的颠簸,双手被紧缚,嘴巴上贴着胶带纸的萧铁悠悠转醒。+*?$#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四周幽暗而无一丝的光线。那是因为眼睛上蒙着黑布条。+*?$#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在“午夜玫瑰”喝得确实不少,但在她可控的范围内,她喝酒一直有度,特别在外面,更不会让自己酩酊大醉不省人事,更何况是失去意识被人带走。的最后的那杯酒有问题,送来的时候,即便味道只是细微的差别,当时的她并没有特别在意,现在才警然觉醒,问题果然就出在那诡异的最后一杯上,因为是来自自小训练的警觉,当第一口尝出区别之后,她就拒绝再喝第二口,但即便是这样,一口就足以令她全身无力,连意识都开始涣散。萧铁心下一惊,然后看到走来一个陌生的女人在她面前坐下,她很想很想牢牢盯住她,记住她的模样,但是眼皮像是有千斤重,使劲把光线全部都压了出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此时此刻,每一秒都在验证她在彻底失去意识之前的担忧都变成了现实:自己是被挟持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而她能够幸运地在他们发现之前就醒过来就要归功于她没有一口气喝掉那杯问题饮料。+*?$#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作为自小就被灌输万事要小心,以免被坏人绑架,有专门接受过相关培训的萧铁,长大之后生活的的环境太过安全,对以前的训练时光反而有种“狼来了”一般上当受骗的感觉。她一直觉得,自己没那么大的价值令绑匪觉得没有必要在她身上多费心思,家人会如此做,主要是因为顾彦和需要做相关训练,她只是陪练而已。小时候,她很认真对待,长大之后——她已经放松警惕好久好久好久……+*?$#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在小时候预演了无数次的情节,小时候没有用上过,没想到这样老都老了,还是不忘让她当一回电影里的主人公。好像是惋惜她幼年时候牺牲了无数睡眠及娱乐的时光,所以一定要让这个训练的作用有所发挥一般……所以,绑架的情节还是在她身上发生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睁不开眼,身体也动不了,仅有的意识也不能算完全清醒,蒙蒙地想着感知着。让自己只觉得那车子一直在绕弯。最后,他们来到了一家酒店,因为听到门童说“欢迎光临”的问候语。+*?$#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想凭着记忆推算行车时间和相对应的车程能符合的酒店。最后还是不得不放弃,方向感记忆力和逻辑推断实在不是她的专长,临时包佛脚已然太晚。她唯一学会的就是逃得快一点。+*?$#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萧铁只能暗暗祈祷,会有其他的办法。此时,假装依旧昏迷是唯一的办法。+*?$#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被运来运去。最后她被丢到大床上,然后解开了她的绳子。然后萧铁听到门关上的声音,是扛着她的人退了出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萧铁努力撑开眼皮。虽然只能朦胧见到光,但是够了。她迅速扫了一眼周围,找到洗手间的位置,然后尽自己所能的快速进去了。当她双腿发酸发软而摔倒在地时候,她只能靠翻动身体才能勉强前行,她心里一直祈祷着,上天能给她多一点点的时间。+*?$#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而但她刚进入属于洗手间领域的位置时,房门被打开,有人进来,且发现床上没有人之后也迅速发现了她的位置。萧铁用最后一点力气,将门锁上。+*?$#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人的面容她没有看清,男人,四十岁上下,络腮胡。想尽量记住他的样貌特征。+*?$#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对方暴怒在拍着门板,她把自己的头放在水龙头的下方,冰冷刺骨的水似乎让她清醒了一些,但她还没有来得及做下一步,冷水刺激下,她晕了过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待她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她发现自己是躺在床上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惊恐地弹坐起身。而动作太过于激烈导致一股刺痛如一道水柱冲灌进脑袋,如同要爆炸一般,她只能紧紧得摁住了自己的脑袋。她的衣服完好无缺,完全是当初的模样。+*?$#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醒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床边伏着的人察觉到她的动作,抬起脸来看他。+*?$#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沈立君,你怎么会在这里?”+*?$#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准备回家的时候,刚出了地下车库,有张卡片从我没有关严实的车窗里飞了进来,卡片上写着一个街道地址,和说你有危险的字。我赶过去的时候看你躺在路边。”+*?$#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是你救了我?”+*?$#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到底是怎么回事?”沈立君问她,“之前的情形,你还有印象吗?”+*?$#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记得一些,不记得的更多。”她想了很久才回答,然后又郑重补上一句:“谢谢。”+*?$#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萧铁由衷地感激。虽然她有展开自救,但结果显然是失败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想喝热水吗?我去给你倒……”他突然起身,要往外走。+*?$#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嗯。”+*?$#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萧铁四处打量了一下。这里不是刚才的地方……不单是房间布置摆设不相同。当时,即使她意识模糊,进入洗手间之后,因为里面什么都没有,不像是在酒店……+*?$#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对,绝对不是的,十步一枚摄像头的地方,事后调查最容易获得证据。+*?$#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随身携带的财物全部消失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如果是为财,何必这样劳师动众。+*?$#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还有,那些人是故意要让她以为是去了酒店吗?+*?$#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沈立君说他是在路边发现了自己。是他们将她丢弃在路边吗?为什么?+*?$#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想到这里,萧铁翻看了床头边摆着的物件,看到了酒店官方的致顾客书以及各种服务报价表,天气预报牌。+*?$#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里是真正的酒店。+*?$#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至少,现在可以确定,她安全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照着短信的地址寻到的不是路边,而是那栋最初囚禁萧铁的房间。疑惑地敲开房门之后,开门者见来人是他,勾唇一笑,侧身让他进屋。然后,他拿出一把钥匙,在房内洗手间的锁里戳戳戳。+*?$#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然后门就开了。他看到萧铁晕倒在地,且浑身是水。+*?$#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大吃一惊,连忙进去,将她从湿淋淋的积水抱起:“她怎么了,你们对她做了什么!”+*?$#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就是想顺利带她到这边来而已。”+*?$#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要送她去医院。”他将她拦身抱起,欲出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对方一掌拍在门板上,堵住他前进的路线,语气威胁:“我劝你最好不要——”+*?$#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沈立君扬眉一瞪,目光锐利如刀,并准星十足地打向对方:“我同样奉劝你不要得罪我,更别想威胁我,除非你们都想蹲铁窗。”+*?$#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因为沈立君的这一瞪,对方态度有些软化,解释道:“只是喝了点有颜色的水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睡一觉就好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临走前,对方还赠与他一支药水,瓶子是蓝色,橡胶和金属封盖,瓶身没有标签,光溜溜的很干净。他疑惑,为什么问这是什么东西。对方神秘一笑,说:“喝了药水的人会对人百依百顺,到时候想做什么都可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对方这么说沈立君就知道那人指的是什么药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不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对方看他不屑的表情冷笑一声:“别装得自己有多高贵多有美德了,古人都说了,五十步莫笑一百步,因为都是一类人。你以为你和我们有差别吗?”+*?$#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然后对方将那小蓝瓶放在了柜子上,转身走掉。+*?$#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一时间,他情绪万分复杂,他鄙视他们这种卑鄙肮脏的手段,却也参与其中。即便他以为他最初的目的是对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给萧铁倒水,那小蓝瓶子就握着他手中,他定定的盯着看了很久,最后还是放在了口袋之中。+*?$#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即便是闪过一秒的恶念,都会让自己觉得愧对萧铁、自罪自责,无法直视她的双眼,更别说付诸行动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作者有话说:

没想到会有这么多的“推理”。
[+展开]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