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总裁尚未婚

正文第48章 欲之交战

[更新时间] 2012-11-13 21:16:38 [字数] 2573

顾彦和思虑至此,觉得心阵阵发寒。-&%~~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原来她是这样看他的,禁锢她的不给她自由的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什么意思?”他逼到她面前,目光平静又冷酷,牢牢望着她问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如果我们从来就不认识对方,去他个娃娃亲,去他个三十年的婚约,盛室芳华关我屁事啊,凭什么我就要去趟这浑水,还理所当然的样子,只要我们一开始就不认识,自己过自己的,肯定比现在要好。”她又开始口不择言,胡乱喷毒液。-&%~~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们住在主屋的顶层,一整层都是他们的空间,如果要想吵架,根本不怕担心会吵醒长辈们。-&%~~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从没有人逼你,是你自己选择的。”顾彦和冷冷说出事实,只居高临下的扬眉睨她。-&%~~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没错,所以我是瞎子、疯子、弱智、神经病、自以为是的笨蛋,而你,也好不到哪里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的自怨自怜三言两语被顾彦和打破之后,她就彻底失去了理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虽然心里知道,她这怒火出自何处,却无法直接挑明。只能折磨自己,顺带折磨顾彦和。-&%~~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所以你后悔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不后悔?”她必然会有怨念,本来她一个人自生自灭活得好好的,守着她那又肮脏又高贵的自尊。是他非要把她拉入泥淖之中,情绪忽好忽坏,就像个疯子。一想到自己其实是乱插足的第三者,莫名其妙的成为别人的后妈,一想到这一层,她就已经一片混乱手足无措了。她其实都是一个怯懦又自以为是的胆小鬼,他每次都让她把自己看得更清楚一些。-&%~~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不会。”顾彦和气急,反而倒冷静下来,恨恨地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总是这样,只考虑自己,没有半分半毫为他想过。-&%~~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萧铁听到他这样斩钉截铁的说不会后悔,有几分愣神。然后听到顾彦和慢慢地补足后面的话,“即便是地狱,拉你一起下,我有什么好后悔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闻言气得够呛,含着泪握起拳头往他身上砸去。他也不躲,任她捶。-&%~~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捶了一会,她终于没了力气,泪眼汪汪。-&%~~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两人就这样相互瞪着对方,谁也不退缩。-&%~~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于是又恢复到了冷战的状态,此次萧铁也加入了战局,两人现在是处于地球的两极。-&%~~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走你走,我不要见到你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不会走,萧铁,我为什么会一直在你身边,你会不知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不知道不知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不想听他的解释,但她说的话被堵在了半途,顾彦和拉住她的手,将她一把拽到自己怀里,然后用吻封住了她的不可理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的眼泪挂在睫毛上,让他心疼也心烦气躁,-&%~~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生着她的气,她的莫名其妙的怒火和接连的牵罪,令他的攻击变得凶猛,来势汹汹,双臂使用的力气也比平时多出一倍,他如此用劲,像是要把她揉进自己体内才安心。-&%~~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哭得没了力气,脑袋一片混乱,忘记了要抵抗。双手无力地抵在他的胸前,自此错失了逃离的机会。-&%~~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是他们的新婚卧房,她却将它划分成两个国家,而他也一直纵容她的任性,默默遵守着,而此时此刻,如此仓皇上场的场面是他要超越界限,要跨过她画出来的国境线。-&%~~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个吻比之前的任何一次都不同,萧铁感受着顾彦和的暴戾疯狂的索取,却也从中感受到了一丝绝望。-&%~~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看到了顾彦和眼里闪过的泪光。这样的看上去悲伤欲绝的顾彦和,她突然感到害怕。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已经不能无视他的存在,他的一举一动也同样令她注目关心,她会怪会怨,怨他风流无度的过去终于在婚后结出种种恶果,她却不能拒绝这些果实,她以为的单纯的交易根本就不存在,在这场交易和比赛中,她没有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萧铁,谁都可以不信我,你不可以,你不能对我这么残忍。”-&%~~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像是喃喃自语。-&%~~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一定是后来的酒劲追上来,她在醉意、迷惑、失神又混合着愧疚之间,她收敛了目光,默默接受了他的索取,唇齿交汇间,有了些许的回应。而这软化的态度令顾彦和胸口处狠狠一跳,仿佛漏掉了一拍,大为震惊,并受鼓舞。-&%~~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冰凉的指尖移至她对襟的纽扣处,衣服很快投降并被丢到一旁,肌肤感受着室外的凉意。他吻着她的泪,鼻尖,精心描绘她的唇线,渐次往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只在书中看过相关描写的萧铁第一次体会到了“临门一脚”的惊慌和恐惧,她当即想到了逃跑,翻了个身子预备跳下床去,此刻顾彦和怎还能放过她,抓住她的脚踝将她重新拉回到自己身下。尽管他的动作已经很轻,她依然全身抽紧,比想象得艰难,初学乍练者根本无法配合,悍然入侵的疼痛和不适令她只好紧紧咬着唇,不让自己发出一丝一毫的声音,此时,任何的屈从的表现都会让她感到无地自容和自悲,她把整张脸都埋在枕头底下,可是顾彦和却不给她当鸵鸟的机会,把枕头抽开,即便是在这种时候,他不准她有任何的退缩和回避。似乎是克制和压抑太久,他一点都不知足,一次又一次,只想让她更深的接纳自己,他每一次的顶撞都让她浑身战栗颤抖。令萧铁陌生又害怕的情和欲的像是一把火焰,似乎要将她焚烧殆尽,在疼痛和酸软之中,她依然顽固地想要抵抗他的力量。于是,依然像一场交战,互不妥协,相互抵抗。攻击与反抗直到双方都精疲力尽。-&%~~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推开办公室的门进去的时候,看到顾彦和正解着衬衫给自己贴膏药,高峰一瞥了一眼,看胸口一片淤青。见高峰进来顾彦和立刻穿上了衣服。-&%~~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怎么不敲门?”-&%~~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高峰很是无辜:“我敲了啊,还敲了好几遍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是吗?”顾彦和依然一副魂未归的失神模样。-&%~~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这是怎么搞的?”他指了一下他未扣满纽扣,诡秘一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有什么好看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看不看,反正看了我也无法负责——萧铁做的?她下手可真够狠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够了。你手上的案子完成没?”-&%~~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早做完了,昨天不是刚递交给你批示了。哈哈,有好事?你又开始发愣了。”爱情是如何荼毒有为青年的大脑的,眼前就是活生生的例子。-&%~~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顾彦和不愿意再理会高峰,背过身去看着窗外。-&%~~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早上醒来的时候,才发现原来昨夜是下了一场大雨,那闪电交加、倾盆轰鸣并非他私人的感触。雨水的湿气从窗外轻步走入房中。-&%~~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赶忙关上窗拉紧帘子。-&%~~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仿佛只是一个梦,直到看到她安然睡在自己身旁,顿时觉得心安。直到此时,才确真的感受到她是在自己身边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握着她的手,看了她很久很久,她本来圆润的面庞不知什么时候消瘦了许多,她总是喊着吃不下,什么也不想吃。从今以后不能再由着她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顾彦和想就这样,撑着脑袋看她,直到看到天荒地老才好,但是手机接连不断地响起,拼命催他快去工作,他怕吵醒她,才依依不舍的吻了吻她的额头起身。-&%~~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早已是他的不可或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总是有这样的感觉,她在小路上走,看不到路的尽头,她一心认为,那尽头会是一栋小木屋,窗台有花朵,屋前有湖,但是她怎么走,也走不到。-&%~~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萧铁早就醒了,但她紧闭双眼,直到顾彦和悄悄关上房门。-&%~~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就像是印记,身体的酸痛告诉她昨夜发生的一切是货真价实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是什么推着自己走到这一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终于明白,不知不觉之中,顾彦和,对她的意义不再是简单的三个汉字,不单是她青梅竹马的朋友、她用婚姻交易的对象。-&%~~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作者有话说:

太难写了太难写了太难写了。
[+展开]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