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总裁尚未婚

正文第27章 初识醋意

[更新时间] 2012-11-02 15:05:00 [字数] 2507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吴小姐。”萧铁目不转睛盯着看的人是顾彦和的红颜之一吴细细,很早之前她就发现了,她如影般一直在跟在他们的后面,当萧铁把视线投过去时,会发现她立刻调转身体,假装在看别处。萧铁不看她的时候,她就会继续跟着他们。$=?^%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萧铁终于抛下顾彦和,大踏步向她走过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吴细细小姐,我不喜欢你。”这是萧铁在她面前站定的第一句话。$=?^%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不喜欢你看顾彦和的眼神,因为,他是我的未婚夫,作为他未婚妻的我无法欢迎有其他女人用热切地眼神看着他。”$=?^%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吴细细脸色变得惨白:“萧小姐,我并没有做什么不礼之事,请你——”$=?^%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顾彦和也是充满疑惑地,举步向她们走了过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嗯,没错,你并没有,所以也请你谅解,我要把他带走了。请你,不要再跟着我们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萧铁挽住刚走到她面前的顾彦和的手臂,两人一起离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们刚才聊什么?”$=?^%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萧铁警醒了一下,她毫不留情地揭开了吴细细的自尊的面纱的举动确实很不像平常的自己。她发现了自己的酒意中混合着一股浓浓的没来由的酸意。$=?^%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顾彦和,你真的是坏人。”萧铁这样回答。$=?^%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顾少的生日宴,吴细细是盛装出席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早早就排开通告日程,美美地打扮了一番,只有这一天,她可以光明正大再次看到他。半个月前的一个早晨,他说分手,那天和平常并没有什么不同,不,有不同的地方,他是大清早来找她。在她的欣喜至极,并要亲手准备早餐的时候,他说要分手,然后给了她一大笔丰厚的分手费,那套房子也一并作为补偿。他说完这一切还不到十分钟,然后迅速消失。$=?^%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想起了很久以前,她的经纪人说过,顾少很难搞定,再她之前,从没有听过他有绯闻。她以为自己是特别的,是唯一的一个。$=?^%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当她是谁啊,她可是吴细细,是有才华有前途的当红影星!何愁找不到真心相待的爱人,男人提出分手之后就死缠烂打,她才不是这种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但事实并非如此,她会在午夜梦醒时,心里满满的都是那个人的模样,他的笑容魅惑又迷人,还有,第一次见到他的情形,他的目光是如此的柔和。回忆里各种细节不断地跳出来折磨着她。$=?^%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原来,她是真爱他的。不是为了钱和地位。$=?^%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有人说,努力就可以得到。她真的,很想努力。$=?^%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于是她不顾一切地,硬生生挤到这里来。但她如何能想到,这不单只是一个生日宴会,居然还是他宣布要与他人成婚的誓会。$=?^%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顾先生。”当她终于寻得机会,来到他身边。$=?^%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来了。”顾彦和看了她一眼,简单招呼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嗯。”$=?^%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昨天发的短信是什么意思?”顾彦和从不拖泥带水,决定单刀直入,挑开话题。$=?^%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什么短信?啊,对不起……”$=?^%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们已经分手了,不要做无谓的事情,我脾气不好,并不好说话。”如果当从语义来听,他说的是威胁的话,但他的语气却很温柔,且面带笑容。$=?^%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眼前的这个人是暗不见底的深渊,是一踏入就会万劫不复的险境,他可以轻而易举的踏碎她所有的自尊和依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吴细细觉得害怕,却止不住想去依靠,想去拥有。$=?^%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怎么办怎么办,她明知道他的冷漠不亚于恶魔,但是她爱他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只能跟着他们,痴痴地站在不远处,看着那两人亲密无间的模样,她不知道自己要这样看多久,直到被萧铁狠狠撞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连她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嫉妒演变的恨意,如同血液一般,有了记忆,并在身体里流窜、生根……$=?^%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莫名其妙的订婚宴不知道是如何结束的,待萧铁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睡在陌生的房间,不,不是全然的陌生,这冷清的大卧室和客厅——$=?^%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眨巴着眼睛,终于认出,是顾彦和的房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和那些狗血的电视剧描写的桥段一样第一件事情就是检查衣服是否整齐。$=?^%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一个烂醉且一直说傻话的女人,我还没有饥不择食到不加选择的地步。”他穿着浴袍从浴室出来,看到她的动作忍不住讥讽。$=?^%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自然不缺女人,何必来挖苦我。”她暗自腹诽。$=?^%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喝了很多的酒,现在恢复了记忆,却又不敢相信:“我们昨天?”$=?^%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们订婚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真的?这是真的?”她咬了一口自己的手背,“会疼,是真的。可是我多希望这是你的缓兵之计,你只是需要一点时间来整理你不可告人的感情,需要我当挡箭牌。”$=?^%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居然想耍赖过去。说真的,她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自己的新身份。$=?^%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喝牛奶。”顾彦和将一杯热气腾腾的牛奶递给她。$=?^%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顾彦和,你到底有没有听我说话。”$=?^%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丢过来一张报纸,财经版的头条就是两大集团的强强联合的新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萧铁终于彻底清醒,仅存的最后的侥幸心理被一举打破。顾彦和不是开玩笑,昨天的订婚宴也是真的。根本不用细问,她心里也清楚这场订婚宴会发生的始末。在爸爸急于找援手的时候,顾彦和慷慨地出现了。也许正如这报纸上所写的一样,他们,真的是,强强联合。$=?^%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不喝牛奶,有酒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小孩子喝什么酒。”$=?^%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萧铁一阵气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现在恨他这副温吞水的模样,她想肆无忌惮的和他大吵一架大打出手,最后头破血流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顾彦和,我们来打架。”$=?^%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没有多余的力气陪你玩。”面对他的理所当然,她的所有的戾气全都被化解而去,所有的攻击都打到一团没有任何反应的软绵绵的棉花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说,你真的当我是异性在看吗?你都不当我是女人,我们怎么能结婚。”她抱住自己的膝盖,把头埋在中央。$=?^%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怎么知道我不当你是女人。”他欺身上来,双手撑在她身旁两侧,他的身体比她大那么多,可以整个将她包围起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仿佛,下一秒,唇就会落下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萧铁立刻一巴掌挡了回去。然后跳到地板上,连连后退,最后躲到窗帘布的后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别闹了。”她发狠抓自己的头发,“我还是很好奇,你是怎么说动你家里的长辈们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顾彦和仿佛听到了世界上最好笑的问题,他淡淡地回答了一句:“是我结婚,又不是他们。”$=?^%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真的,就这样,稀里糊涂的订婚了,且马上还要结婚?”$=?^%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萧铁,当着我的面还是注意一下你的用词,和我结婚就是那么糟糕的事情?难道不值得骄傲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短暂的沉默,萧铁像是突然切换了频道,表情变得严正,她缓缓地说了一句:“不是的,谢谢你。”$=?^%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谢谢你对盛室伸出援手,谢谢你没有让我抱着商业目的继续接近沈立君,去拖一个不相关的人下水,彻底变成一个面目可憎的人。谢谢你没有嫌弃我这个全身缺点和窟窿的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嗯?”这句话显然已经超出了萧铁日常对话的模式,顾彦和稍有失神。$=?^%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对不起。”$=?^%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对不起,要你娶一个你不爱的对象。$=?^%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顾彦和听明白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过了很久,他才凝结出一个微笑:“你在公司附近租下来的小屋我给退掉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什么!凭什么!”她终于恢复正常,从帘子后面冲了出来,捏着小拳头冲到他面前。$=?^%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因为以后你要住这里,免得父母查问起来,我才不要帮你撒谎。”$=?^%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