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总裁尚未婚

正文第23章 共处一室

[更新时间] 2012-10-30 14:44:00 [字数] 2410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顾彦和将她拥在怀里。头枕着她的肩,一遍遍重复,又似是喃喃自语。&#|-+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为什么不和我结婚。&#|-+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为什么?”萧铁顺口一问。&#|-+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为什么是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顾彦和,你为什么就是不放过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萧铁不愿意因为“盛室”的关系和他再有牵扯,这只能让他们连彼此的日常相处都会变为一场交易,这样的局面是萧铁无法收拾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们就这样,到此为止,以后也不要再见面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说的这句话令他恼怒,他抓着她的手,声音沙哑:“你是明知故问,还是在假装不知道、永远不正眼看我,你是这样盘算的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这样说我不公平。我们并不是相爱的关系,一开始不就是商量好的么,而且,现在这份关系结束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愣了一下,转瞬即笑,笑得从容又冷酷:“是啊,确实是商量好的。既然能商量来恋爱,也可以商量着结婚。我们不能结婚吗?我们多适合。你爸爸也会放心,这是皆大欢喜的局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顾彦和!”她也被他的刻薄激怒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还是你在期待我对你有一番感人肺腑的表白……”&#|-+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好了,我们现在思考的问题都不在同一条平行线上,以后再谈好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们现在是在做什么,三更半夜,他来找她,然后站在她的小屋里吵架。&#|-+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爱你。萧铁。”他突然转换面目,严肃认真。萧铁一愣,心居然漏跳了一拍。&#|-+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样告白可以吗?”他补充上一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萧铁觉得,要不是自己对他有所了解,一定会被他此时亮晶晶的眼神,诚恳的语气所骗倒:“开玩笑马马虎虎就得了,开得这么全面认真,让人很难接住话题往下讲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萧铁还在天人交战,顾彦和已然一副要逐步攻陷城池的架势,他将额头顶在她的额上,鼻息温热,欲顺着往下探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萧铁如同小女生一般,听见自己的心一下比一下跳得用力。脸上微微发烫,瞥见镜子中自己的脸,一抹红云,从脸颊飞到了脖子边。然后她如临大敌般,连忙将他狠狠推开,顾彦和便摔倒在萧铁的小床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这次确实是喝了不少,往日坚定又冷静的眼神在此时此刻显得迷离而浑浊,看她的眼神也是热烈而不回避,他的姿态慵懒又坦然,眉眼舒俊,笑容无害。&#|-+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明明是醉态,依然好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等认知极度危险!她戒备将自己的神游拉回捆绑并丢到监狱里,然后用恶狠狠地眼神反盯回去。萧铁似乎有点明白了,为什么他周围莺莺燕燕不断,这样的天生佳人,讨人喜欢是必然的结果。&#|-+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此时他的手机铃声在这小屋里不甘寂寞地大叫起来,打破了这尴尬的沉寂。顾彦和将手机掏了出来,丢到一边,手机咕噜噜滑到了床下。他的动作再自然不过,好似把此处当做自己家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萧铁一脸难以置信:“喂喂,你这人的自我伸缩能力也未免太过强大了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是号称非自家大床绝不睡的人么。看吧,待他清醒之时必会找她要手机。萧铁一边腹诽,一边帮他掏滚到床底下的手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刚摸到手机边缘,电话再次响起。萧铁拿出来一看,来电显示上写着“吴细细”,三字如活过来一般,在眼前晃动不已。萧铁握它在手,一时间竟忘记下个动作该怎么做。&#|-+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电话响了很久才停。隔了一会,一条短信提示条升上手机屏幕——&#|-+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吴细细:我在家等你,你什么时候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突来的短信息,犹如真人在旁,亲密的低语,带着轻佻的呼吸气,响在萧铁的耳畔边。薄薄的手机瞬间顿有千斤重,沉甸甸地压着她的胸口,让她喘不过气起来。她将他的手机放在床头边,看着它一会,又找来一块布盖在上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和顾彦和结婚,这并非第一次听到的提案,早在妈妈的念叨之中,她已经将他们之间年少的娃娃亲的制定经过已经了解清楚了,但从未将其当真。甚至,顾彦和这种,样貌风度,无一不优于众人之上,从哪个角度审视都堪称完美的人凭什么要和她结婚。再者,他们之间,太多沟壑无法越过,现在的她根本没有信心开始新的感情,而他亦有爱人,若只是靠家族商业计划来做纽带来维系,因为金钱而结为夫妻的两人接下来的漫漫的余下的人生必将是“相敬如冰”……&#|-+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萧铁不敢往下想。&#|-+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酒精的后劲无需多久就发挥其惊人的效力,顾彦和竟开始觉得腹痛,并全身发冷汗,他只得紧闭着眼咬牙忍着。按理他酒量并不差,不至于落到如此凄凉的地步。只因为上次陪萧铁淋雨之后,两人都得了感冒。萧铁吃药休息养了两天,病就好了。他却接连熬夜加班,本睡眠就不足,又日日来等萧铁,此时身体免疫力本来就低到极限,还喝酒。身体自然是扛不住,各零件器官纷纷抗议。&#|-+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萧铁看他这副反常的模样,用手抚了他的额头,烫得令她心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顾彦和,顾彦和,你怎么样?”&#|-+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没事,别担心。”他身体僵硬,却勉力发声试图安慰她,伸一只手在空中一阵乱抓,直到萧铁握住他的手之后,他将那温软紧握在手中,并用力拽到怀里。他用的力气在此时的萧铁看来并算不得大力,但萧铁没预料他会由此动作而一头撞进顾彦和怀中,他的胸膛如着火一般灼烫……&#|-+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一会就好。”他是想拥她入怀,但此时手早已没有力气,刚才那一下已是全力,现在只能将手轻搭着她。&#|-+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看在你今天生病的份上,暂时收留你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萧铁挣扎着站起,叹了口气。&#|-+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萧铁虽不至于娇里娇气,但照顾病人的事的确不在行,此时已然半夜,她急的在屋子里直打转,幸运的是,上次她也病了一场,退烧药还剩下一些,电子体温计也有,这些统统先找出来。倒来水让他吃药,他已然糊涂,怎么推搡都毫无回应,萧铁只能将他扶起,让他靠着自己,再把药片喂给他。记得书上说“不管是低热或者高热,都可选用热水擦浴,热水最好在四十度以上,即为手测为微烫。程度要擦到皮肤微见红,待皮肤之下的毛细血管张开、血流增加就可散热。”她也管不了是否有效,即刻烧水给他退烧。之后是每隔二十分钟给他量一次体温。&#|-+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直到他体温将下,她才稍作休息,看了手机,显示的时间是02:11。&#|-+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实在又困又累,这小屋的客厅没有沙发,用的是木椅,她还没有“用两张木椅拼一拼就可以睡得着”的本事。只能抱着毯子蜷在地上。地板太凉,睡到半夜,已经觉得全身如被冻在冷窖之中。她是打着颤醒过来,看了一眼顾彦和,他占着她的床睡得倒是自在。&#|-+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管了,睡觉最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顾彦和,我冷死了,我要睡回床上!”他没法回答他,她还是对着睡着的他这样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然后她掀开被子的一角,钻进去,她尽量侧着身子睡在床边边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果然是床,温暖柔软,她这样悠悠地想着,倦意如云盖顶,迅速沉沉睡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