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总裁尚未婚

正文第22章 夜半访客

[更新时间] 2012-10-28 00:07:10 [字数] 2374

这场雨连绵下了几日,终于在十号早上放晴。犹如商场的脸,变化极快,上周的经济版在评论“盛室集团”时用的是“繁华过尽之后无法回避的颓败”,今天的用词已经换成了“百年经典不朽的魅力,永恒的精彩。”~!-*%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屁,全世界每天有七十五个物种灭绝,每过一小时,就有生命永远消失不复存在。~!-*%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永恒本身就不存在。~!-*%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此时萧铁坐在自己工作室附近的咖啡屋,看着自己手机订阅的弹窗新闻——“芳华集团携手盛室开创新局面”,她的对面,坐着沈立君。~!-*%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她“失踪”这几日,手机为了她吃了不少苦,沈立君说他打了很多电话,萧铁在自己的电话里来回找了好几遍,每个角落都翻个遍都没有找到沈立君的痕迹。她回来上班的第一天,看见沈立君站在她的工作室门口,眼巴巴地看着路口处,连她走过来都没有察觉。~!-*%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沈立君?你怎么在这里?”~!-*%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他回头看见是她,一副又惊又喜的模样:“你不是都从那个方向来上班的么……”~!-*%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我搬家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她重新回到工作室上班,却没有回家继续住,收拾了日常生活用品,迅速在工作室附近的美嘉花园租了个小公寓,住了进去。每天给妈妈打电话报平安之外,她还没有和爸爸说过话。~!-*%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当时她寻得这房子并决定住下来的时候,霖贞反复问了几遍:“你确定吗?是谁说要当个孝女,每天都和爸爸妈妈一起吃早餐的。”~!-*%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我最近想上班勤快点不行吗?”~!-*%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她住到这边后,顾彦和几乎天天来报到,风云无阻,她一次都没有出去见他。看他的车停在路边,等了很久才开走。~!-*%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就商场战术而言,顾彦和的确不失为一位点金神手,上一周死气沉沉一片灰暗的“盛室”,令爸爸受了那么多的苦还默默忍受咬牙坚持甚至不惜赔上女儿的“盛室”,在他的几番撩拨之下,风向大变,又重焕生机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这天,沈立君来邀请她参加烟花大会。地点就在离本城不远的园镇,是个海边度假村,这烟花会也是这几年兴起的,在萧铁的印象里,烟花盛会这种东西就是炸得漫天都是灰渣子,火药味,数秒烧钱的傻不拉几的人海会。~!-*%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她犹豫了一下,同意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当天傍晚,沈立君则开车来接她,园镇的这烟花会与别个稍微有点不同,并非震耳欲聋,烟雾弥漫,几款特色又漂亮的烟火,犹如明星一般,在主持人的介绍下轮番登场。~!-*%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会场周围,是重重叠叠的小吃摊位,流光溢彩,热闹非凡。园镇的特色小吃十分知名。这烟花会也是吃货的天堂。~!-*%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沈立君虽从不赘言,但对她确实够了解。~!-*%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它们上天之前,它们都穿着同样的外套,只有走到天空中的一瞬间,才知道自己是什么样子呢。一辈子,就这么一次。”~!-*%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萧铁,你总是心事重重的模样,我怎么样才能帮到你。”~!-*%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萧铁对着沈立君微微一笑,再次把目光投向天空:“你已经帮我很多很多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沈立君送萧铁回她那小公寓的时候,看到顾彦和正站在小区门口。此时已经是晚上十一点,也不知道他站在那里等了多久。~!-*%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他见到萧铁从别的男人的车子上下来,愣了一下,什么话也没有说,转头上了车,重重甩上车门,呼隆隆而去,留下两尾灯影及一路灰尘。~!-*%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两人怔怔地看着这一幕,萧铁暗叹:什么状况,不知情的人还以为他们三人在演大三俗的狗血连续剧呢。~!-*%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沈立君看萧铁愣愣看着顾彦和离开的方向,轻轻叹了一口气,他率先打破沉默:“今天你也累了,早点休息。”~!-*%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路上小心。”~!-*%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下次宁家庄有画展,朋友送了几张贵宾券,如果你有时间的话,一起吧。”~!-*%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嗯。”~!-*%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告别了沈立君之后,萧铁回了自己的小屋。她这小屋虽不大,但胜在方便。小小的厨房、小小的浴室、小小的客厅和卧房,连家具都是为了配合这屋子而选了比萧家小了好几号的。~!-*%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她洗过澡之后,她在电脑前接收资料。~!-*%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她一直有托征信社在寻找萧烈的消息,萧烈此回的确是下了一番功夫,他为了避开爸爸的追踪,辗转去了很多地方,还换了个名字,现在追踪到的最新的消息是,萧烈现在在一个名叫阿利亚的南亚小岛上生活,不过因为他换假名也换得勤快,导致每次消息在真假确认也相对会难一些。按照小跃的调查结果,最近,他名字叫“Acing”,中文写作:艾清。~!-*%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之前在家里,她做这些都是偷偷摸摸的。~!-*%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即时通信的头像再一次闪动。~!-*%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缘分征信小跃:接下来我发送的文档是来自艾清在阿利亚的一位好友的日志,我找了个家伙翻译成了中文,你先看看。~!-*%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小跃说完之后,发过来一个文档,萧铁接收之后打开,并细细阅读起来——~!-*%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为了能照到更好的照片,他决定和我们去了密林深处,我们以为他肯定会受不了,结果却完全出乎我们的意料之外,真想不到,他这么一个看起来很文弱的都市青年,也有不亚于阿利亚勇士的执着和勇敢,他一路跟着我们在密林里穿梭,没有怨言,虽然他的脚程确实差了一些,但咬牙坚持的模样令挑剔的古鲁哥哥都对他照顾有加,要知道,古鲁哥哥以前可是最恨来自都市的自命不凡的年轻人了。几个月之后,外表上,他也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苍白的皮肤变成了健康的古铜色,纤细的胳膊也变得有力起来。我们相处十分融洽。这天,狂风大作,我的小屋外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咚咚咚!咚咚咚!”~!-*%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萧铁被突然出现在现实里的声音吓了一跳。~!-*%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她仔细听,确实,走廊里清晰地响起了又紧又密的敲门声。哪家半夜访客这么不知趣——~!-*%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萧铁。萧铁。萧铁。”~!-*%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怎么回事?居然是叫她,声音也熟悉,顾彦和?~!-*%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她赶紧走到门边,难以置信地从猫眼里往外看,居然真的是他。不敢想象,他可以摇身一变,变成半夜骚扰良民的醉汉。~!-*%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她连忙打开门让他进屋,又检视走廊,幸好她觉醒得快,暂时没有让邻居无法忍受到出来抗议。~!-*%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他明显喝了不少酒,除了酒气很重之外,他的双眼充血,通红通红的。~!-*%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你在演哪出呢,《夜半歌声》?你怎么不在院子里高唱一段呢。跑来捶人家的门,你是什么意思啊!”她不由地担心,嘴巴却是不饶他,“你不会是醉驾吧,不要命了么?”~!-*%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你在担心我。”~!-*%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废话。”~!-*%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我知道。我是走过来的。走了很久,才到。”~!-*%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疯子。”萧铁不由得低声暗骂。~!-*%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小铁,不是《夜半歌声》,是《夜访吸血鬼》。”~!-*%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你才吸血鬼呢。”他半夜过来就是给她添堵的吧。~!-*%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好。我来当吸血鬼。”他上前一步,抱住萧铁,作势要往她的脖子上咬去,“小铁,你为什么不答应和我结婚?”~!-*%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作者有话说:

研修还没有结束撒。我要等要回学校才能恢复正常的更新。555555555555,研修还是很有意思的,就是有点累。
[+展开]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