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总裁尚未婚

正文第9章 狭路相逢

[更新时间] 2012-10-11 22:54:47 [字数] 2756

这几日她本决心做蜗牛,躲在自己的壳里昏天暗地的睡了吃吃了睡,只管蒙头大睡。@*+$*首@发www.zongheng.com%%-*#

做蜗牛之前,萧铁还是接了沈立君的电话。她那天不告而别让他很担心,他在电话里犹豫了一下要不要说方秦逸的事情,结果还是没有说出口,又道了歉。@*+$*首@发www.zongheng.com%%-*#

“萧铁,你不会下决心这辈子都不愿意和我说话了吧。”@*+$*首@发www.zongheng.com%%-*#

“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就不会接你的电话了。”@*+$*首@发www.zongheng.com%%-*#

“那我请你吃饭当做赔礼道歉吗?”@*+$*首@发www.zongheng.com%%-*#

萧铁认真考虑了一下还是拒绝了。她并不讨厌沈立君,她和方秦逸之间的事情也丝毫不关他的事情,只是她还没有准备好,只能把和方秦逸有关的东西都隔离开,逃得越远越好。@*+$*首@发www.zongheng.com%%-*#

不过让她做不了蜗牛的另有其人。@*+$*首@发www.zongheng.com%%-*#

她起居室的固定电话催命一般得响得撕心裂肺的。@*+$*首@发www.zongheng.com%%-*#

“萧铁,你为什么不接电话?现在立刻马上给我来工作室!”电话里吼叫的声音居然是平时温柔如棉,声音绝不超过40分贝的郭霖贞。@*+$*首@发www.zongheng.com%%-*#

“出什么事了?我忘记给手机充电了……”@*+$*首@发www.zongheng.com%%-*#

“三十分钟候你没出现我就死给你看!”电话应声而落。萧铁不敢怠慢,快手快脚的准备。@*+$*首@发www.zongheng.com%%-*#

刚从英国回来那会儿,她应邀到一个室内装潢设计工作室做设计师。弹性工作时间,工资还不低。萧铁做设计不单现场勘测,仔细询问了主人家的情况,量身设计之外,鉴于对本市混乱不堪的建材市场的了解,她还亲自教授如何购买建材。@*+$*首@发www.zongheng.com%%-*#

也许是大学时候一些观念的影响,她觉得所有的设计都必须是“考虑使用者的需要为出发点”,在本市,用乱七八糟的装饰品把家装得和酒吧一般的设计比比皆是。@*+$*首@发www.zongheng.com%%-*#

萧铁看了那些样板间都不忍批评。也许正式这点洁癖一般的坚持,终于得罪了一位有钱的客户。虽然单子保住了。但开始想,如果是自己的亲自的工作室,她可以签自己想做的单子做,不爱干就可以不干。@*+$*首@发www.zongheng.com%%-*#

所以,她就辞了职。她的辞职之后,一直有老顾客找上门来,不断地推荐朋友到她这边来做设计:“一定要找萧设计师!”@*+$*首@发www.zongheng.com%%-*#

于是她找了趣味相投的合作伙伴,而郭霖贞,是她的合同伙伴,是她的助手也是她的“老板”。在去年年底,她开办了自己的工作室,路边的绿植刚开始吐绿的时候,她的工作室正式上了轨道。@*+$*首@发www.zongheng.com%%-*#

萧铁叼了枚面包拎着包正准备出门,看到爸爸坐在院子里的藤椅上,膝盖上还盖着毯子,他好像睡着了,头歪在一边,这段时间,爸爸早出晚归的,其实已经很少能在家里见到他。听到她动作的声音,爸爸醒过来,回头看她:“小铁?”@*+$*首@发www.zongheng.com%%-*#

“爸爸。”她在爸爸椅前蹲下来:“爸爸要注意休息,透支健康可不值得。”“没留神就睡着了,你快去上班吧。”爸爸摸了一下她的头。@*+$*首@发www.zongheng.com%%-*#

风吹起爸爸的头发,一片片的发白。她后知后觉,从没有想过爸爸会老。@*+$*首@发www.zongheng.com%%-*#

“萧烈啊萧烈,你现在回来,爸爸也没有力气打你了。”萧铁这样想着,不自觉得眼角有点湿。@*+$*首@发www.zongheng.com%%-*#

到达工作室的时候,看见霖贞居然在连办公室都坐不住,守在地下停车场等她。@*+$*首@发www.zongheng.com%%-*#

“到底怎么回事。”她们两个并肩往一楼办公区走,两人的步伐都比平时快了几倍。@*+$*首@发www.zongheng.com%%-*#

“我们的设计图上墙体设计用了柔软的杉木。”@*+$*首@发www.zongheng.com%%-*#

“抱钉性强的杉木,没有问题啊。”@*+$*首@发www.zongheng.com%%-*#

“不晓得是哪里出了错,餐厅的吧台面本来应该用坚硬的木也被换成了杉木,几乎全都安装完之后才发现错了,工人一口咬定是我们的设计图出错,客户火了,已经在这边僵持了三天了,你又迟迟不出现,客户更加认定是我们的错了。昨天好不容易劝了回去,今天天不亮就来讨说法了。这可是我们接单以来最大的客户,如果搞砸的话……”@*+$*首@发www.zongheng.com%%-*#

霖贞用三言两语就把情况介绍清楚,她的声音有点抖。萧铁无言地拍了一下她的肩膀。@*+$*首@发www.zongheng.com%%-*#

两人说话间就抵达办公室萧铁挽了挽袖子,把手提包扔在沙发上。@*+$*首@发www.zongheng.com%%-*#

“霖贞,我先重新检查设计图草稿和发送给对方的设计图邮件,你先安抚一下客人。”@*+$*首@发www.zongheng.com%%-*#

“好。”@*+$*首@发www.zongheng.com%%-*#

萧铁坐在电脑前,深吸了口气,开始重新检查设计图纸。而霖贞则早早送了茶过去会客厅,其他小弟小妹们也神色紧张,人人自危。@*+$*首@发www.zongheng.com%%-*#

沈立君来到萧铁工作室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副人人自危的景象。他只是敲了敲门,工位上的各位如惊弓之鸟般跳了起来。萧铁的工作室成立并不久,办公区域也不大,分上下两层,黑色的铁艺楼梯将不大的办公区域分成了上下两层,上层窄,是萧铁的办公室,下层则是个子间和会客室。这会客室是透明的玻璃墙,所以他一眼就看到萧铁站在里面和别人在谈论什么。她穿着白色的衬衫,黑色的裤子和金色的细高跟鞋。头发简单绑在脑后,几缕飘在额前。干练利落的形象。她的表情告诉他事情并不轻松,因为她的眉头一直没有松开过。@*+$*首@发www.zongheng.com%%-*#

“明明设计图纸没有问题,图纸上标注了用材不同,也用了不同颜色做区分。怎么会错了呢?”@*+$*首@发www.zongheng.com%%-*#

“我第一次看萧小姐这个样子……”@*+$*首@发www.zongheng.com%%-*#

办公室太窄的坏处就是明明他现在身处访客区,也能清晰听见员工们的小声谈话。@*+$*首@发www.zongheng.com%%-*#

沈立君忍不住又把目光落在萧铁身上。他想:如果他能够帮得上忙——好像,他真的能帮上忙。因为当萧铁对谈的对象转过身来的时候,他发现这位难缠的客户和他是认识的!@*+$*首@发www.zongheng.com%%-*#

于是霖贞出来拿资料时,他迎了上去——@*+$*首@发www.zongheng.com%%-*#

“谢谢你。”萧铁由衷得对沈立君表示感谢。主设计图确实没有问题,但是在提交给工人的设计图因为一个墨点盖住了硬木的名称,导致工人误以为全为软杉木而造成的失误,萧铁表示愿意承担雇主部分损失,客人却说,因为失误耽误了他开店的时间而愤怒而咄咄逼人。中途客人喊饿了,霖贞机灵得去拿蛋糕,这短暂的休息时间的当口,沈立君笑着出现了,他嘴上说“打扰了。”然后表示十分惊喜,居然在此地遇见朋友,而客人见到他也很意外,萧铁不知道他们聊了什么,接下来的事情很顺利的解决了。“那你可以原谅我,让我请你吃饭了吗?”@*+$*首@发www.zongheng.com%%-*#

萧铁不由得笑了:“这次你帮了我大忙,请吃饭也应该是我才对。我知道有个好吃店,走吧。”@*+$*首@发www.zongheng.com%%-*#

萧铁选的店就在工作室附近,走走就到,不过隐藏在小街深处,非本地、熟知附近的人未必能找得到。店虽是老店,环境和菜色都很不错。作为平常点商务套餐在办公室解决午餐的萧铁来说,这里是她能想到的最好的地方,甚至引以为傲得推荐给好几个人。@*+$*首@发www.zongheng.com%%-*#

撩开褐色的细珠帘,服务生指引他们上楼入座。此时离就餐时间其实还有点早,所以店内没多少客人。@*+$*首@发www.zongheng.com%%-*#

萧铁低头看菜单,对面的人一声不吭,她终于抬起头来,看到沈立君虽捧着菜单却不看,饶有兴味的看看她又看看四周,一脸兴奋和期待。@*+$*首@发www.zongheng.com%%-*#

“我怎么了吗?”@*+$*首@发www.zongheng.com%%-*#

“没有,我就是,觉得很高兴。”@*+$*首@发www.zongheng.com%%-*#

萧铁想自己之前怎么就没看出来这人冒阵阵傻气:“我选了一个必点的招牌菜,其余的……”@*+$*首@发www.zongheng.com%%-*#

她话没有说完,有清脆的高跟鞋声响起,有人踩着木楼梯上楼来了。@*+$*首@发www.zongheng.com%%-*#

“怎么会选这种地方,不知道有没有雅间,万一……”高跟鞋的话也断在了半途。@*+$*首@发www.zongheng.com%%-*#

大沿帽,黑色的披散在肩膀上的波浪长发,墨镜。即便遮住了大半的容貌,萧铁也在瞬间认出了来人是某人的新欢吴细细。@*+$*首@发www.zongheng.com%%-*#

“吴小姐,真巧。”萧铁先发声,她也看到了紧跟在吴细细身后上楼来的人的面容:如被刻刀精心雕琢过的面庞的线条,深邃如墨的狭长的双眼,薄唇紧抿,如秋般的清冷表情,不笑还好,每次笑都如深冬般令人战栗。来人不是别人,是烧成灰都能认得的顾彦和。@*+$*首@发www.zongheng.com%%-*#

“萧小姐。”吴细细点头表示问好。@*+$*首@发www.zongheng.com%%-*#

这整层的阁楼,只有一桌客人,居然还是萧铁,吴细细暗叹这世界真是小得令人不愉快。@*+$*首@发www.zongheng.com%%-*#

@*+$*首@发www.zongheng.com%%-*#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