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总裁尚未婚

正文第8章 流泪不如流汗

[更新时间] 2012-10-10 18:08:00 [字数] 2712

刚醒过的时候一时间忘记了自己身在何方。等明白自己现在身处自己房间,看见窗外天色已黑,又误以为是自己在黎明快到达之前早醒了。一边看窗外灯火点点一边用手机确认时间,晚八点而已。有十几通的未接来话,有几通是陌生号码,其中一半是来自沈立君。只觉得头痛欲裂,口干舌燥的时候有人递过来一杯水。等她仰着头喝水的时候,眼角的余光看到的身影,再定睛一看,给自己倒水的居然是顾彦和。-@%+|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她没想到来人居然是顾彦和,着实吓了一跳,被水呛到,咳得满脸通红:“顾彦和……你……你……”-@%+|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什么也没有做。”-@%+|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她才反应过来,低头检查自己的衣着。面对自己需长年对抗的敌人之一,在顾彦和面前丢脸、伤自尊,她定要为此养伤半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只是睡了很长的一觉而已。”他站在书桌边上,“我才进屋,所以你也不必担心你那小身板会走光和毫无美感的睡姿被我偷看了去,左手边有早些时候给你准备安神的药,如果头疼得受不了可以吃两粒。”-@%+|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萧铁这才看见自己的床头边餐盘上摆着白粥和蔬菜,还有新鲜的水果。还有药片。-@%+|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果然看到她露出为难的表情。她从小就怕苦,喉咙似乎比别人要窄些,吃药的时候容易卡在喉咙,所以大颗粒的药片一定要掰碎。胶囊是绝对不吃的,非常情况只能选择撕掉胶囊的皮。所以此次他买药的时候有留心,刻意避开了萧铁难接受的部分。顾彦和自己也觉得奇怪,萧铁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他居然也记得住。-@%+|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颗粒不大,有糖衣也不苦。不是还要对抗我这‘恶势力’吗,没力气怎么行。”-@%+|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萧铁想起来,上次他们在车里争论之后,她在纸上忿忿写了他的名字,又在后面写了恶势力三字。这张纸大喇喇地正摆在他站的书桌面前。谁能想到被正主抓了个正着。萧铁的肩膀立刻矮了下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见顾彦和拉开门出去,她赶紧下床:“彦和,我送你。”在楼梯拐角追上了他。太急,又因为饿了整天,双腿无力结果绊了一跤,一头栽倒了顾彦和怀里。-@%+|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原来我这台战斗机也有战斗力弱到无法启动的时候啊。”她抱歉得笑,扶着楼梯把手站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他顿了一下,然后说:“还说是战斗机了,说你是推土机都高估了。你这回真是病的不轻——对我,终于你换了个称呼。”-@%+|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再连名带姓得喊你,爸爸妈妈恐怕不会放过我。”-@%+|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回房里去,他们此时在楼下呢,别让他们担心了。”他本来已下了两级楼梯,又停住脚步回头嘱咐她。-@%+|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今天谢谢你。”她“好哥们”似地拍了一下顾彦和的肩。-@%+|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然后看到顾彦和若有深意的目光落在了她的爪子上。萧铁连忙收回。-@%+|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走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萧铁站在楼梯口,听见顾彦和与爸爸妈妈道别,然后他们送他出门,声音渐行渐远。-@%+|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萧铁没有回房间,而是顺势在楼梯上坐了下来,心里满满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认真回忆起来,她和顾彦和勉强算得上是青梅竹马,小时候的“朋友”,顾彦和与自己哥哥萧烈的朋友,两个人见面的次数也算得上频繁,但两人关系一直非常冷淡,甚至可以说得上恶劣。后来因为顾彦和到国外当留学生的缘故,两人都是长大了才见到面,所以她在那次家宴上,她没有立刻认出那个高高个个子,很英俊的青年是当年那个“早熟”的小西装,当然,经过爸爸妈妈的介绍,她立刻表现出了分外的热情,对远到而来的客人表示欢迎,但对方并不领情,莫名其妙在生气一样,把她当空气,更别提回应她的招呼。-@%+|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是什么态度!-@%+|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而他似乎从不掩饰自己对她的厌恶。她偶尔和萧烈撒娇,说一些不着边际的梦话就会被他毫不留情地狠狠戳破,哪里有半点当哥哥的忍让妹妹的样子。有一次她说希望有个不进水的大床垫,她可以用它睡在湖面上,看蓝天白云看星光闪烁,顺着水飘来飘去,多浪漫啊。他在一旁听见了,说:“我知道有种殡葬是人躺在垫子上,在水上飘来飘去的。”气得她恨不能一巴掌糊过去。自然也就“顾彦和、顾彦和”这样连名带姓得叫,背地里更有“冷面神君”、“恶势力”、“小西装”、“十三爷”这些外号。连萧烈听了之后都忍俊不禁。-@%+|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和方秦逸分手之后,她回家就大病了一场,发烧一下子瘦了,精神也大不如前。萧烈担心她胡思乱想就开始带她参加他们的聚会。她和哥哥们无话可聊,也不想外出,于是家里的聚会就多了起来。顾彦和每次都会出席,本以为顾彦和见到自己肯定免不了冷嘲热讽一番,他们对峙这么些年,从未在嘴上认过输,她沦落成自己都鄙视的黛玉铁,这德行还不人见人踩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不过她担心的事情没有发生,因为,每一次顾彦和都有带不同的女伴在身边,要表现男士风度自然懒得和她斗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顾彦和的女伴大部分和她年纪相仿,萧烈认为同年纪的女生在一起比较容易拾起话题而特让她来招待顾彦和的女友们。-@%+|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她在本市确实甚少有闺蜜女友往来,大学几位好友都非本市居民,一放寒暑假就各自回家。顾彦和的众多女伴之中,李清衡参加聚会的次数最多,那位独闯雪原的少女。也只有李清衡走的时,萧铁会去送且都会送到院门外。-@%+|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因为聚会渐多了,李清衡建议在院子拐角处砌个小烧烤台:“可以砌在那边的角落,不碍眼又方便,而且简单,半天就可以做好。”-@%+|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萧铁立刻表示了兴趣,她实在不敢想象李清衡这瘦弱的小身体还能做重活:“你还会水泥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会一点。要吗?”萧铁目光亮亮的已是很期待,李清衡接着说,“那你来画设计图。”-@%+|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好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第二日便运来了砖头和水泥,李清衡和萧铁两人穿着灰扑扑的工作服又是和水泥又是垒砖头得忙活起来,男人们就打打下手,几人了小半天,砌起了一座小小的烧烤台,李清衡萧铁画的设计图的基础上做了点发挥,在台子的正面留了两个方形孔,她也不说是做什么用。隔了两天在台子表面做了贴面,两个方形孔也堵上了,但留有把手是可以整理炭灰的抽屉。家里还留了点原木,李清衡刨平了,做了个漂亮的水龙头的挡板,还拼了个小凳子。-@%+|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清衡,你有什么不会做的吗?”萧铁觉得她真是妙手,十分佩服。-@%+|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喜欢鼓捣这些东西,不顺心的时候就做水泥工,流泪和出汗都是排水,总觉得出汗比流泪要好。”李清衡没有停止手上的活继续说,“人家都说逆风处有朝阳,人生无过不去的坎,吃饱穿暖,好好对自己最好。”-@%+|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小烧烤炉子意外得好用,保温效果好,放一包炭就足够他们烤一顿的肉。-@%+|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后来李清衡开始邀约萧铁外出,或爬山或打球,她开始试着参加他们的聚会。当然顾彦和也会在场,也许是哥哥嘱咐他少刺激她果然收敛了许多。有一次,他们一群人还跑到远郊去,车子没了油回不了市区,几人在农家小屋里睡了一夜。就这样,有了李清衡做润滑剂,她才和顾彦和慢慢建立了一些革命情谊。再后来李清恒离开本市,她去了外国。和顾彦和的关系又回到不冷不热的状态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中间还有个小误会,萧铁身体好之后不久,顾彦和又交了个小女朋友,萧铁知道后气得一夜没睡好觉。好啊,这花花公子变心,又勾搭上了其他女人。-@%+|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清衡先是看着她义愤填膺的模样表示不解,后终于了解她为什么生气之后狂笑不止:“我本来就和他不是男女朋友的关系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还不了解么,因为你对我表现出极大的兴趣,所以你家聚会,顾少必会请我。”-@%+|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