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总裁尚未婚

正文第4章 知难行亦难

[更新时间] 2012-10-01 00:35:15 [字数] 3188

何其忠此人,萧烈在这城里夜夜笙歌做花花公子的时候,有几个极要好的死党酒友,何其忠就是其中之一,何其忠年纪比萧烈长,身材也比萧烈有份量,笑起来是一对眯眯眼,为人义气。一度是萧家常客。$!|?=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在萧铁看来,萧烈虽为名副其实的纨绔子弟,但交朋友的眼光却不差。$!|?=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当何其忠认出远远呼唤着他的名字并朝着自己款款走的美人是好友的妹妹——萧铁时,何其忠十分高兴,表现出了极大的热情,他立刻向自己身边的几位青年才俊隆重介绍了萧铁:“盛室集团,萧大小姐。”$!|?=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萧小姐还需何总介绍,之前虽未正式见过,我们都认识。”$!|?=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萧铁自认为不混社交圈很久,但三五个男人围着她聊天的情形她瞬间适应,即使有时候他们商业任务的目的明显,她也能调适得特别好。萧铁想,应付一下又不会死,况且,人家为和你攀上话可能没少做功课。$!|?=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其实大家都知道,只是交际而已。$!|?=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但萧铁还是注意到了,这其中,有位男士和大家还是有点不一样,除了刚开始,他介绍自己名叫沈立君之外,此后就没有说过话,从头到尾,他很认真的听大家说话,不打断,也不发表意见,如果对方表达的观点是他赞同的,他会轻轻点点头,如果不能认同,也会微笑回应而不反驳。$!|?=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这个场合,妙语连珠,幽默风趣,一针见血,锐利深刻,各有各的魅力,但沈立君这种毫不表现的态度反而引起了萧铁的注意。$!|?=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她不由得揣测猜想,这是少说少错的社交新手还是故意为之的高手中的高手?$!|?=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此时他们聊的话题是何其忠讲的最近发生在他的一件真实的事例。何家是做运输起家,虽现在生意已不局限在运输领域,但“何家物流”作为何家家族企业的基点、发家起源一直是何家生意的重点之一,并衍生出“快递”、“运输租赁”等子项目。目前“何家物流”虽不是国内第一名,但确实是首屈一指的典范。$!|?=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前段时间那场恐怖的台风大家还记得吗,我可是一整天没出过门。”$!|?=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大家相视一笑,表示感同深受。$!|?=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那天我们家的人难得齐聚一堂,台风过境后的第二天才知道灾情严重,唯一一条去青山湖别墅区的那条铁道桥坏了,这样在青湖别墅区的人就完全和市内断了联系,路修好需要三天,而我们公司有一个VIP单正是要送到青山湖去的,并早在此之前,客户再三言明,此单绝不能拖延。路修好绝对是来不及了,不送又有违我们的合约。这可怎么办啊?”$!|?=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何其忠说到这里故意停了一下。萧铁笑了:“你故事没讲完就想出题,先说完再说吧。”$!|?=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当天接这笔单子的是位基层员工,因为事出紧急,他左思右想没有通知主管和经理,最后自掏了腰包租了一热气球飞往青山湖,把货准点送到客户手中。”$!|?=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原来报纸上登的新闻说的就是你们家的事啊。”$!|?=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何总监,您这不是免费做了一回广告么,新闻大大炒作了一把吗。这可是大好事啊。”$!|?=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是啊,大家都这么说,租一天热气球也不贵,本市八千块就能搞定。报社拿这事当新闻登在早报上,后来八点档新闻也以诚信为主题播了这件事情。着实热闹了一把。八千块就给我们公司做了这么棒的宣传,和费劲气力才能在电视台播出不足十秒的广告相比,确实够便宜。不过,我今天想听听在座的各位对这件事情的看法,如果这事出在你们公司,事情就摆在这儿了,之后怎么办?”$!|?=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故事不是白听的,到该答题的时候了。$!|?=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沉默了一会儿,有人说:“好好宣传一下这件事情,员工需要表扬,哦,那八千元应该会给他报销吧……”$!|?=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何其忠微笑不答。$!|?=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沈先生,您觉得呢?”萧铁见沉默先生沈立君也听得仔细,故意把话题投给这位神秘先生,沈立君显然没有想到萧铁会来这一手,猛抬头对上萧铁的笑眼。$!|?=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这个问题,也许不算正确,我确实有自己的看法……”$!|?=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老弟,你就直接说吧。”何其忠做了个“请”的手势。$!|?=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首先,借此势头,宣传要加大。此类事件贵在真实,比广告效应要好。另外,我觉得那八千元不能报销……”大家似乎有些意外,他笑了一下,接着说,“可以给予奖励表扬其‘使命必达’的精神,其次,应尽快订立相关规定,避免此类事情再次发生。”$!|?=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沈立君说完,四周一片静默。何其忠没有说话,但他脸上的赞许微笑不言而喻。这下连萧铁都对这位沉默先生的印象大为改观,虽寡言却心思缜密。$!|?=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此番闲聊之后,大家又聊了一下其他事情,后来都因有其他事逐一散去。萧铁也觉得有点乏了,便躲在角落,一株有着肥厚叶子的绿植把她藏在人声鼎沸的后面。$!|?=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萧小姐。”$!|?=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萧铁回过身,发现沈立君没有离开。$!|?=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沈先生,有事吗?”$!|?=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虽然不抱希望,但心里仍有侥幸,希望你能想起我。”$!|?=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这下轮萧铁瞪大双眼:“你的意思是,我们,之前认识?”$!|?=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从业务的角度来说,今天的顾彦和收获颇丰盛,不但计划内的任务都顺利完成,还额外谈了一些新的合作意向,还搭上了不少关键人物的线。宴会进行了一半的时候,提前完成了工作进度的顾彦和决定接下来的时间留给自己,终于从工作的状态抽出身。$!|?=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彦和。”见他终于结束商谈,吴细细才从不远处迅速靠近,他身边无旁人的时候,她会喊他的名字。本来她想去挽他的手臂,顾彦和稍稍侧身巧妙的避开了。$!|?=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代言合同的事情已经和你经纪人说好了。放心。”顾彦和看着吴细细说。$!|?=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虽然很不容易察觉,敏锐如吴细细却非常精准的看到顾彦和的眉头微不可见的轻轻一皱。$!|?=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吴细细立刻表白:“我不是为这事来烦你,能选我做代言人我感激在心,如我不够格,你也不要因我为难。今天累了吧,我不打扰你了,这就回去。”$!|?=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顾彦和看着吴细细的背影,一种莫名的情绪浮上心头,他身边女友不少,如吴细细这般知趣、且进退有度的人精少之又少,她总是表现适当,在他不耐之前总能准确退场。这也是他为什么一直和她保持交往的原因之一。$!|?=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他把视线投向落地窗那边,萧铁站在那里。$!|?=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这女人,身为他的女伴,在他身旁却只站了十分钟就“招蜂引蝶”去了。$!|?=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虽她还未正式加入“盛室集团”工作,以她耀眼的背景他料到在此场合她定会被关注被簇拥,而确实如他所料的,在宴会的前半场,她确实如此,月亮一样闪耀着。等他再次注意到她的时候,意外发现她身边的“渣碎”不知何时已散去,唯独一位男士陪在她身边,不知道他说了什么有趣的话题,她聚精会神听得津津有味,时不时展颜欢笑,十分开怀。$!|?=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我有荣幸预约你今晚之后的时间吗?”那位男士发出邀约。$!|?=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萧铁正想答应。$!|?=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当然不可以。”回答的不是萧铁,而是顾彦和。他不知何时从萧铁的背后出现,一手揽住萧铁的腰并暗中用力,让她的身体更贴近自己一点。萧铁被顾彦和意外的举动吓了一跳,她有点惊悚得瞪着顾彦和,因为明显察觉到他身上出散发的不良气息,再想到今夜她本扮演他的女伴却自顾自沉浸在闲聊之中的失职感让她选择了“忍耐”。$!|?=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脑袋瓜子迅速运转:他现在是因为她明知吴细细是他重视的女友却故意挑衅而在进行报复吗?$!|?=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萧小姐之后的时间是我的。”$!|?=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两个男人一眨不眨得互相看着对方,这气氛实在诡异……$!|?=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沈立君朝顾彦和点了一下头,然后转向萧铁:“萧铁,今天能遇见你很开心,我们再联系。”$!|?=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好。”萧铁摇手说再见。$!|?=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顾彦和的爱驾在夜风中开得很快。他们今天是提前退场,因为顾彦和说了累了想回家,牵着她的手,不,简直是拖着她离开了礼堂。此时,他双手紧握方向盘目视前方,一路行来,他一言未发。$!|?=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怎么样,有收获吗?”这气氛实在尴尬,所以她小心翼翼找话题。$!|?=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你呢?”他不答反问。$!|?=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就这样。”她想了一下才回答$!|?=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顾彦和是冰,是湿乎乎的木柴,好不容易起的话头像找不到延续的火苗,只能黯然灭去。$!|?=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隔了一会儿,不知萧铁是不是回想起了什么好笑的事情,居然勾着嘴角在自己笑开了。$!|?=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顾彦和,你刚才那么出现,会令人误会的,沈立君这人不错。我……”$!|?=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你想怎么样?”$!|?=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我想——”$!|?=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你别忘了,你现在有合约在身。”他毫不客气阻止她继续往下说。$!|?=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顾彦和!”$!|?=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顾彦和的车随着萧铁的抗议打了紧转弯,突然在路边停住,因为惯性,萧铁的头狠狠撞上了座椅靠背,她扶着后脑袋正想破口,只听得“啪啦”一声,是顾彦和解开安全带的声音,然后一个巨大的黑影覆盖下来,她被吓得停住了呼吸,心抽了一下,接着猛然跳了起来——$!|?=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顾彦和双手紧扣住萧铁的脸,不准她乱动,也不准她把目光移往他处。$!|?=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他话语冰冷且有点恶狠狠:“我们的合约,缺一个印章,我现在就给你盖上怎么样?”$!|?=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